第三十三章 月信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筑梦者 书名:贵妇难当
    ( )    周嬷嬷端着茶盘子进来,恭敬地摆在曲清幽的面前,回头望着钟嬷嬷道:“看来钟嬷嬷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钟嬷嬷这回沉着气应道:“老奴人老了,眼力听力都不好,管着这些下人也感到力不从心,这不,正想借着这个机会把院里的账册交回给二,这还是二亲自管着方妥。”说完,把厚厚的一叠子账本放到了案几上。

    曲清幽瞄了一眼,慢条斯理地端起茶碗慢慢地拨着茶叶然后又慢慢地举起手凑到唇边小茗了一口。

    众人看着她那缓慢的动作,有些人沉不住气地站出来道:“钟嬷嬷年事已高,这账她管着确是辛苦,二是院里的女主人,本应该是二接手为妥。”说完低下头,不过那瞬间闪过的目光颇有些挑衅。

    “哦,你叫什么名字?”曲清幽终于发话。

    “奴婢叫桃红,是侍候二爷的。”桃红福了福,把侍候二爷这四个字说得格外的重。

    “模样儿倒俏的,不过话说这院里的人谁不是侍候夫君的。”曲清幽笑道,“你们都把自个儿的名字报一报吧?”

    曲清幽稳坐主位听着她们一一报上名来,双眼特意扫过那叫嫣红的女子,正是之前就给她行礼的那个。除此之外还有几个叫茜红、银红之类的大丫鬟,她也是特意看了看。

    曲清幽站起将账册推回给钟嬷嬷,道:“这账嬷嬷管惯了,就还是交回给嬷嬷管吧,月底向我汇报就行了。”

    钟嬷嬷一直就担心自己管账的权给这新鲜上任的二收了回去,没想到她倒大方,把这账又推回给了她,要知道府里发的月例钱都是按院拨的,管着这账手上也是有着不少现银的。她的老手伸了伸想把账收回到怀里,但想了想又道:“这……老奴管着似乎不合规矩,二还是指定他人吧。”

    曲清幽笑道:“给嬷嬷管,我这心也是安的,毕竟你可是夫君的妈子,断断不会做那些个欺上瞒下之事,我焉能不放心?”

    钟嬷嬷一听她说什么欺上瞒下这话,心中“咯噔”一声,这二不会是听到了什么风声?但转念一想这不可能,二初来乍到,耳朵就能伸得这么远?想定了她的心神也定了,伸手抱回账册,道:“若老奴再不听二号令,就是老奴的不是了,往后老奴会把账目给二报清楚的。”

    “这不就结了。各人该干什么就去干什么吧,往后院子里的大小事务还是让钟嬷嬷管着,你们不服钟嬷嬷的号令就是不服我的号令,可都听清楚了?”临了,曲清幽放重声音道。

    一众下人忙道是,想来还是钟嬷嬷高杆,二都还要给几分薄面。一时间,那些低等仆人都出了去,独留桃红、嫣红并几个大丫鬟在屋里侍候。

    罗昊踏进屋子时,见曲清幽歪在炕上抱着白白闭目,于是忙脱了鞋坐到炕上抱着她道:“吃晚膳了吗?”

    曲清幽原本有些迷糊,感觉到有人抱着她,忙抬头看是罗昊,遂笑道:“还没呢,这不在等你么?”

    罗昊有些心疼道:“下回别等了,父亲说起事来有时就会忘了时辰,饿着肚子就不好了。刚好我也没吃,正好一块儿用吧。”然后抬头吩咐丫鬟布菜。

    “公爹没留你用膳?”

    “留了,不过我怕你等,所以赶着回来。”罗昊扶她坐正子,好在他拒绝了父亲留他用膳,要不然他的娘子还要饿到什么时候。

    桃红见二爷进来至今目光都未看向她,不甘心地上前抢着布菜,好让二爷多看她一眼。“这三鲜鸭子,二爷最吃了。”

    莺儿忙咋呼道:“我们姑娘,不,是二吃鸭子,闻也闻不得的。”

    曲清幽忙责道:“就你多嘴。”不过一双美目还是斜睨了罗昊一眼。

    罗昊看着她笑道:“其实我也不大吃。”抬头朝丫鬟道:“把这道菜撤了吧,往后给厨房下单子不要再做鸭子了。”

    桃红原本想表现一番,现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莺儿把那盘三鲜鸭子端了下去,脸上一阵潮红。

    罗昊道:“你们都不用侍候了,都下去吧。”

    桃红扁着下唇跟着众人退了出来,鸾儿等人颇为不屑地看了她一眼,桃红狠瞪了她们一眼,然后各干各的活去了。

    嫣红笑道:“没想到你想表现,二爷还不领请。”

    桃红讽道:“我知道你想讨好二,将来好混个姨娘来当,要不刚才还巴巴的行礼?”

    嫣红笑了笑,“总比你在二爷上下功夫强。”说完,不待桃红回答自个儿就走了,桃红免不了又是一阵臭骂。

    夜里,罗昊抱着曲清幽行早上未完之事,谁知当两人正意乱迷之时,曲清幽突然一把推开他,把薄被往自个儿上一卷,光着子倒在一旁的罗昊不解地看着她,上前抱着她道:“怎么了?”

    曲清幽的脸如那红纸般,低着头不看他,表除了窘还是窘。

    “娘子?”罗昊的手伸进被子里抚摸那冰肌玉肤,曲清幽却拦着他,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颇为不好意思的凑近他耳边说了句话:“我那个来了。”

    罗昊没弄明白他的娘子到底说什么,一脸不解地看着她。

    曲清幽见状,忙又耳语道:“我的月信已至。”

    罗昊这才听明白,苦笑了一下,老天真是没有成人之美,抓起一旁的衣物穿了起来。

    曲清幽看了眼他上某个部位,道:“你若难受,可以让别人来侍候。”她的话中带了几分试探意味,媚眼如丝地看着他。

    “瞎说什么。”罗昊随意道,“我们正新婚,没必要要通房丫头进来侍候。”捏了捏她的鼻子,他是知道她的心思,不过他不明白的是她为什么对那些不足以威胁她地位的女人那么介怀干什么?然后暧昧地抓着她的手按在那肿胀的部位道:“要不你帮帮我?”

    罗昊见他的娘子脸色虽红,可是却没有拒绝的意思,笑着揽她在怀里吻着。曲清幽的手却也没得闲,直到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手上一湿,她才难为地低着头埋在他的怀里,他自是笑着吻了吻她的脖颈。

    等曲清幽收拾妥当两人再躺下睡觉时,已经是深夜了。

    良久,曲清幽总是翻来翻去睡不踏实,已处于半模糊状态的罗昊摸了摸她的子,有点冰,盛夏时节怎么会如此冰凉,忙撑起道:“我去叫府里的大夫来看看。”

    曲清幽忙拉着他躺下,“为这事找大夫?多丢人。况且女人来那个大多都这样,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真没事?”

    曲清幽摇摇头,罗昊这才躺下来,把手探进她的衣物内覆在她的小腹上,“这样会不会好点?”

    曲清幽感到冰凉的小腹处传来一阵气,果然感到舒服一点,嘴角含笑地缩进他的怀里慢慢睡去。见她睡安稳了,他才放心地沉入梦乡。

    天亮了,曲清幽方才醒转,看到罗昊仍在睡,他的手仍贴在她的小腹处,看来他维持这个姿势睡了好久。她把他的手轻轻移开,看了他的睡颜一会儿,低头在他的唇上轻吻了一下,“这个当是给你的奖励。”

    曲清幽不惊动罗昊悄悄下,把帐幔拢好,让贴丫头进来侍候,换好了衣物梳好头之后,方才踏进暖阁。

    周嬷嬷早已在此侍候,一见她忙道:“二总算出来了,老奴正想进去催呢。”

    “我们这就出发吧,新媳妇若给婆母请安都迟到了,会惹人话柄的。”曲清幽道。

    清晨的罗府颇为安静,除了一早洒扫的仆人,走动的人不多,一辆红毡骡车在巷子里驶过,周围的仆人都停下手恭敬地在一旁站着让骡车经过。

    唐夫人的住处是位于罗府的中轴线上的,曲清幽正下车之时,见罗阙正从院门口出来,于是三步并做两步上前行礼道:“儿媳给公爹请安。”

    一朝服的罗阙颇为满意地笑道:“你是新媳妇,这些天不用一大早来请安。”

    “来给公爹与婆母请安是为媳妇的本分。”曲清幽道,恭敬地目送公爹离去后,她才转进了院子。

    唐夫人的院落比起她住的莲院房屋要高大华丽得多,不过就面积来说还是莲院更大,毕竟那座荷花池塘就占了不少地。

    曲清幽走到廊下之时,外头守着的丫鬟方才往里通报,可是她等了好久也没听到唐夫人传她进去的话。

    鸾儿颇为焦急地看着里屋的动静,小声地道:“二,国公夫人是什么意思?即不传进去也不让先离开?”

    曲清幽沉住气恭敬地站着,示意鸾儿不要多话。

    将近半个时辰过去了,才有丫鬟来传:“夫人让二进去。”

    曲清幽素手掀开竹帘,转了一下方才进暖阁,唐夫人正在梳妆,于是忙上前行礼请安道:“儿媳来向婆母请安。”

    唐夫人仿若未听见她的话,一面指示丫鬟这里该戴什么,那里该配什么,置曲清幽独个儿在那儿半蹲着。

    周围除了丫鬟走动的声音,就是唐夫人吩咐的声音,惟独好像不知道曲清幽的存在一般。

    曲清幽知道这唐夫人是有意刁难她,若她反脸走人,那唐夫人更有理由拿出家法来整治她,惟今之计就是蹲到她满意为止。

    唐夫人的眼角扫过曲清幽,抿紧唇愣是不开口让她起

    ------题外话------

    偶也厚着脸皮来求几张票票,话说看到票票偶会比较有动力,感谢大家的支持。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贵妇难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