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金氏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筑梦者 书名:贵妇难当
    ( )    曲清幽小心地在鸾儿的搀扶下跪在红缎面黄穗子的软垫上,接过一杯茶敬献给穆老夫人。“老祖母在上,请受孙儿媳妇这碗茶。”

    穆老夫人笑着接过,茗了一口后放在一旁,拿着托盘里的一对晶莹剔透的碧绿翡翠镯子亲自戴到曲清幽的手上,“进了罗家的门就是罗家的媳妇,为罗家开枝散叶是罗家媳妇的最大职责,记住了吗?”

    曲清幽羞地低下头,“孙儿媳妇记住了。”

    之后给定国公罗阙敬茶,这个颇为严肃的公爹倒是难得地笑了笑,自是赏赐一番不在话下。

    轮到唐夫人时,曲清幽的手高举过头都有好一会儿了,唐夫人才在穆老夫人与丈夫看过来时伸手接过,瞄了一眼那对镯子,她成婚时婆母都未舍得给她,现在倒好给了这个儿媳妇,唇碰了碰杯子,然后速度极快地搁下,拿着一枝点翠镶红宝石的簪子递给鸾儿,让她给曲清幽别上,“做媳妇不同于做闺女,往后要相夫教子方才是当妻子的本分。”

    “儿媳妇记住了。”曲清幽听着这略带教训意味的话,心中暗忖:这唐夫人果然难以讨好。

    罗昊见母亲如此刁难于曲清幽,本来脸色和悦的他略带了几分薄怒,母亲对她的不满他实在难以理解,就没见过母亲为难过大嫂金氏,平都是多有维护,怎么到了他妻子这里可以相差甚远?遂不等鸾儿动手,他自己就把曲清幽扶起来。

    儿子这动作让唐夫人看得怒火高涨,好啊,有了媳妇忘了娘,儿子果然就是白眼狼。

    曲清幽偷偷打量唐夫人那唇抿得死紧,本来就不好的脸色现在更是难看,心中叹气,罗昊大爷,你不帮忙就算了,别来拆台啊。曲清幽知道丈夫是有心给她挣面子,可是这动作确是火上浇油。算了,她也不好指责他,若拿这事来说项起了口角,这对她丝毫没有好处。

    接下来给二叔父罗阚及二婶母廖夫人敬茶时就容易得多了,廖夫人例来拆唐夫人的台,笑容满面的接过,还给曲清幽不少首饰,临了朝唐夫人挑衅地一笑。

    三叔父罗阂及三婶母牛夫人就更好说话了,牛夫人为人有些拘谨痴愚,给了些东西说了几句好话。

    这场气氛尚算和谐的敬茶仪式方告结束。

    等长辈们走了,小一辈的才凑上来与新任二嫂说话,在罗昊的介绍下曲清幽用心地记着这一串人的名字与长相,罗家不愧是人口众多,看得她眼花缭乱。她在人群里搜索了一下没见着那难缠的小姑罗梓桐。

    临近午时,众人才纷纷告辞,曲清幽这才朝罗昊提起,“怎没见大伯与大嫂的踪影?”

    罗昊道:“大哥昨儿晚上发病,现在定是在院子里,大嫂照顾他抽不开。”

    “我毕竟是弟媳还是拜见一下长兄与长嫂方才是道理。”曲清幽建议道。

    罗昊想了想,“还是你想得周道,若不过去见见,过后还是会有闲言碎语传出。走吧,我们去刚好可以蹭顿午饭。”

    曲清幽坐在骡车里,撩起车上的纱帘子看着这罗府的建筑,典型的北方风格,与曲府那小桥流水,江南园林景观不甚相同。骡车穿过东西巷子,然后才折了一个方向,行了有半个多时辰才到那罗显的住处。

    罗昊携着曲清幽到来的消息一往里通报,金巧惠就赶紧放下手头的活,整了整衣裳,颇为地迎了出来,一看到曲清幽,就笑道:“二弟妹真是长得明艳照人,我看了都欢喜,更何况二叔。”

    曲清幽笑道:“冒昧前来还望大嫂见谅。”她脸上带笑地细看了金氏一眼,二十来岁的样子,小巧的五官颇为秀气,上的宝蓝色衣裙让她脸上多了几分光彩,此刻她正亲的拉着她的手掀帘而进。

    “大哥与大嫂用午膳了吗?我与清幽刚好来你们这里蹭饭。”跟在妯娌后的罗昊笑道。

    “二叔与二弟妹来得可真及时,午膳刚送来,我们都还没用呢。翠柳,赶紧去添两副碗筷。”

    “听说昨儿个大伯病发了,如今可安好了?”曲清幽拉着金巧惠问道。眼光暗暗的打量这一处外厅,清雅得很,但是那些物品一细看就是非同凡响,看来这定国府果然不愧那世家第一门的称呼,处处透着富贵但又处处不让人轻易的察觉出来,这一点就连徐姨母的安国公府也是相差甚远的。

    远处一个犀牛角浮雕摆件引起了她的注意,果然与罗皇后赐给她的那个相同,看来她果然还是没猜错,这皇后给她的物品真与金氏是同一份的。

    金巧惠一听这个话忙歉意道:“说起这事儿,我还没来得及给二弟妹请罪呢。都怪我没把夫君的子照顾好,还让二叔连夜奔波,让你们连新婚之夜都受牵连。我这心一宿都不安。想着明儿个得闲了才去你院中亲自请罪的,没想到反而是二弟妹先来了。”

    “大嫂客气了,我与大哥是兄弟哪会计较这个?”罗昊道。

    “就是啊,他们兄弟之间哪还需分彼此?大嫂这样说,倒让弟媳颇为不安。”曲清幽忙道。

    金巧惠道:“二弟妹能见谅真是太好了,我这心啊终于安定了。”

    正说着话,李姨娘搀扶着一个瘦弱的男子进了来,曲清幽一见赶紧站起,“让弟媳进去请安就行了,大伯何必亲自出来?恐怕待会病体违和。”

    罗显苍白的脸笑了笑,“听说二弟带你过来了,我这为人长兄的焉能不出来相见?况且昨儿还让二弟妹虚等了二弟好些时辰,我与你大嫂这心都过不去。”说完,还咳了好一阵子。

    “大哥,你怎么又来了?”罗昊责备着,亲自上前扶着罗显坐下。

    “你们再这样说,我都不好意思来打挠了,今儿个本还应该给大伯与大嫂敬茶来着,你们还让不让我全了这礼?”曲清幽惟有打趣说了几句。

    金巧惠赶紧道:“这又不是在长辈面前,这虚礼不行也罢。”

    曲清幽端起桌旁的茶碗给罗显及金巧惠跪下奉茶。

    金巧惠忙着站起上前扶起曲清幽道:“二弟妹怎还这么多礼?让我都怪不好意思的。”

    “礼到了才好拿大嫂的赏赐啊。”曲清幽笑道。

    金巧惠一听笑开了,忙转吩咐让人去取一些首饰来,亲自给曲清幽戴上,双眼不经意的溜过那对翠绿镯子,羡慕道:“没想到老祖母给你这对镯子?”

    “这镯子还有何来历?”曲清幽心底颇为怀疑这镯子究竟是个什么出,那婆母看到它时眼睛也是不大友善的。

    “这可是罗家的传家之宝呢,我过门那会儿老祖母也没舍得给我。”金巧惠笑着解释。

    曲清幽忙道:“那是老祖母错。”

    金巧惠也聪明的不在这问题上打转,笑着拉她坐下用午膳。

    曲清幽自也是乐意不提这个问题,有时候长辈的厚也会是一种催命符,看来这老祖母虽有意维护她,但又处处给她考验,这罗家的女人可真是一山还有一山高,越老越厉害。

    罗显与罗昊兄弟俩看她们妯娌处得好,心里也是放下一块大石,这世家里女人之间若没有纷争子才过得安宁。

    用膳之时,李姨娘并两三个衣着稍显华丽的女子在一旁侍候着,曲清幽心知这必是姨娘与通房,金巧惠待她们称不上友善,但也称不上恶意。

    曲清幽悄悄看着那罗显用膳,他的膳食明显与人不同,每样都是一小碗一小碟的,但是他每样用了一点后就停箸不用了,这样看来罗显的病还是来自天生的,寿命终难长久。

    用过午膳,两妯娌倒是凑在一块儿说话好不亲

    一旁的罗显对兄弟说:“你这媳妇还是选得不错,难怪明知她是粟家的人,你仍是执意说服老祖母与姑姑,就为了娶她。”

    罗昊把那参茶递到大哥的手里,“你别看她那样子,有时候发起小脾气来也够我喝一壶的。”

    “小打小闹会有,但不会让你没脸,人前人后她都会全了你的脸面,这才是好媳妇,像你大嫂也是贤惠的,只是我这病啊注定难活得长,难为她了。”罗显叹气地道。

    “大哥说什么丧气话呢?哪有自个儿咒自个儿的,这话赶紧别说了,否则母亲又要伤心了。”罗昊道。

    一提起母亲,罗显就知道母亲是偏心的,一直以来他多过弟弟妹妹,好在弟弟并未计较母亲的行为,他的心方才好过一点。

    曲清幽与金巧惠两人讨论着京里目前流行的衣饰,一会儿笑一会儿比划的好不闹。

    突然竹帘掀动,罗梓桐笑着进来:“哟,看来我来得真是巧啊,二哥与二嫂也来了,大哥你的病好些了吗?”

    “今儿个还算舒爽。”罗显望着胞妹笑道。

    “我还想今儿个你这妮子跑哪儿去了呢,连个人影也见不着。”罗昊笑道,不过眼里却对妹妹昨儿个做的事有几分指责。

    “二哥惦记着我啊?我这不是出现了吗?你们男人说话无趣得很,我还是跟大嫂与二嫂聊天有趣得多。”罗梓桐笑着朝曲清幽与金巧惠走近。后面两人赶紧站起来道:“小姑来了?”

    “我若不来,你们岂不是背后结盟排挤我?”罗梓桐嗔了一句,听来颇为俏,一派的小儿女天真的神

    两个当人嫂嫂的都知道罗梓桐是笑里藏刀型的,见她坐下说话,两人都暗自悄悄提防着。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贵妇难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