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表白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筑梦者 书名:贵妇难当
    ( )    五月初五端午节,曲清幽刚吃完了朝食,粟夫人就撩帘进来,她忙道:“一大早的,娘有何事?”

    粟夫人笑着让人把物品往炕桌上一搁,道:“这是今儿个早上皇后娘娘赏赐的,你看看?”

    曲清幽一听皇后娘娘这四个字心里就咯噔一下,脑子里迅速的想起皇后娘娘那双鹰眼,以及眉间的杀气。翻了翻物品,和田玉雕成的福字玉佩,上等宫扇两把,还有一对上等玛瑙镯子,一对刻花镶蓝宝石的簪子,犀牛角浮雕摆件,另还有上等绸纱八匹。

    “没想到皇后娘娘还是颇为看重你,过节儿都不忘给你赏赐,这回娘还沾了幽儿的光,娘娘也给我赏赐了一些物品。”

    曲清幽道:“这些物品是不是皇后娘娘特意赏给罗家的媳妇姑娘?”

    粟夫人道:“宫里的娘娘念及娘家人,时常过节都会赏些物品。就像太妃娘娘过节也时常赏赐予我是一样的道理,不过你还未嫁过去,皇后娘娘就记着你,这可是好事啊。”

    曲清幽只是笑笑,吩咐鹃儿把物品收好,“不知那定国公府的世子夫人得的赏赐是什么?”

    粟夫人一听怔了怔,女儿怎提到了金氏,转而一想,她顿时出了一冷汗,朝周围的下人道:“别把姑娘得到的赏赐一一都说出去,如有人问,就说赏了些玩意儿。”

    曲清幽笑着安抚粟夫人,“现在说这些已晚了,再说也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事,相信罗家比我们还清楚赏了些什么物品。”

    “都是娘糊涂,一时就顾着高兴,把这事现在闹得全府谁个不知道。”粟夫人后悔地道。

    “娘,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曲清幽笑道,如若皇后真给金氏也是一样的物品,那也只能笑着吞下去,这个皇后娘娘与那罗梓桐不愧是姑侄俩。

    曲清幽出阁的期临近了,曲府近更是忙得通天,就连曲清幽也不得空儿,常要与粟夫人核实嫁妆。

    这嫁妆颇为丰厚,粟夫人还嫌不够,隔了一会儿又让王之利家的添点什么。

    曲清幽笑道:“娘,这都够多了,再添都快没地儿搁了。”

    粟夫人道:“我就得了你这么一个孩儿,哪能好的不尽给你啊?难不成还留给外人?”

    “那娘真要把全府的财富都搜刮给我?”

    “若不是你爹那个老顽固,这又有何不可?”

    曲清幽这会儿倒是说不出话来了,斜歪在母亲的怀里,鼻子有点酸道:“娘,真的够了,谢谢娘。”

    粟夫人拍拍她的脸蛋,“娘只望着你好,嫁妆丰厚点,到了夫家也不会有人小瞧你。”

    妈抱着曲寰进了来,朝粟夫人行礼道:“哥儿来给夫人请安。”

    粟夫人点点头,随意地朝婴儿看了一眼,倒是曲清幽坐正子朝妈招手,妈会意地抱曲寰走近了给她看,“哥儿真是有福的人,看姐姐多疼弟弟。”

    曲清幽脸上带笑地伸出食指朝那小小人儿的下巴逗去,那个小小的人儿也睁着一双大眼睛盯着她看,小嘴一咧,露出了一个无齿之笑,嘴角还有涎水流下。

    粟夫人朝小人儿看了一眼,笑骂道:“这小东西,小小年纪就会勾引女子,长大还得了?”

    粟夫人的形容词让曲清幽听得有如天雷,“娘,寰哥儿还小呢,哪懂这些。”

    粟夫人心里谈不上多喜欢这个孩子,只是想到自己亲自把他教养大,将来也会亲昵些,怎么都比那个过继时已经有妻有儿的继子强。

    罗府的忙乱也不亚于曲府,唐夫人自是忙得脚不点地,加上大儿子时不时的就发病,让她更是心忧。小儿子又时常往那曲府跑,现在更是传得满天飞,她听了心里多多少少不痛快,为这事没少说儿子,可儿子偏说名分已定,况且也碍不着礼教什么事,听得她肚子里的那把火烧得更旺,对这未来儿媳的不满又加了一成。

    罗昊回了府,换了衣衫后即往穆老夫人的院子,刚进去,即见老祖母正在逗着松毛狮子狗玩儿,遂上前行礼。

    穆老夫人笑着打趣道:“终于想起了我这个老祖母了?还以为你过了河就不记得我这把老骨头呢。”

    罗昊笑着坐在老祖母的旁边,道:“看老祖母说的,好似孙儿是那忘恩负义之人。”

    穆老夫人笑着拍打了一下孙子的头,“面子里子我都给你做足了,这下满意了吧?”

    罗昊笑道:“老祖母这语气听来颇为埋怨,孙儿都不好意思再来求你了。”

    穆老夫人笑道:“曲家丫头不知是走运还是不走运,偏遇着你。”带着几分兴味道:“不过这幽姐儿确是不俗,那天那种况下她仍能镇定沉稳,我们定国公府就需要这样的媳妇,方能再兴旺个百来年。”说完,又抚起了狮子狗上的毛。

    “老祖母想得倒长远。”罗昊端过丫鬟手中的参茶递到老祖母的手中。

    “别告诉我这老婆子,你小子打的不是这个主意?”穆老夫人眯着鹰眼道,她这孙儿确是不错,虽然长孙病得一塌糊涂,但有这次孙,她这心始终才没总悬着。喝了一口参茶,她又开始打趣孙子:“我看那幽姐儿也不像是个容易降得住的主,真不知道你们婚后,谁能降得住谁了?”

    罗昊笑着道:“老祖母说的怎么好像是两军对垒似的?我的娘子可是娶来疼的,什么降不降的?”

    穆老夫人笑着斜睇孙子一眼,忽而正色道:“我看你这未来的媳妇比你娘强,将来也会是你的贤内助。”

    罗昊笑着打揖道:“那我代清幽谢过老祖母的夸奖了。”

    穆老夫人又笑着拍他道:“你小子也不害臊,人家都还没过门呢,你就偏向她。老祖母可要吃醋了。不过也别怪我这把老骨头不提醒你,你偏归偏,可别在你母亲面前做得太过,将来这幽姐儿可有苦头吃的。”

    “相信母亲不会太过为难她。”罗昊笑道。

    穆老夫人那双布满皱纹的手轻抚狗儿上的软毛,男人啊,总以为女人之间相处很容易,殊不知在一言一行之间就种下了将来纷争的苗头,那她就等着看将来她这骄傲的次孙栽跟头。

    罗昊自那天与曲清幽有了那么一点点的小矛盾后也没来得及去找她,想是过些子,她那猫爪收起时他才去比较好。

    这天,当罗昊处理完事务正准备去看看他那即将过门的娘子时,唐婉像一阵风般的刮进来,他皱着眉看着这个表妹,“表妹这么急匆匆来有何事?”

    唐婉看着眼前男人那状似不耐烦的样子,心中一阵委屈,眼中含泪道:“听闻二表哥即将要娶曲姑娘为妻?可是真事?”自那天马球赛之后,她一直被母亲关在府里,若不是今天她偷听到丫鬟们在议论定国公府给曲家的聘礼,她也不会知道心上人即将另娶她人。

    做为一个男人,罗昊一直是知道这个表妹对他的那点心思,但他可不记得自己可有给过这个表妹任何希望,依然笑着道:“是真的,而且婚期快到了,若表妹愿意,可以留下来喝杯喜酒。”

    唐婉从来不知道话可以如此伤人,“你居然要我留下来喝杯喜酒?二表哥,你难道不知道婉儿一直以来对你的心思吗?”

    “唐表妹,这话以后不要再说了,你是公候千金,这话会让你的闺誉受损的。”罗昊冷着声音道。“若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说完也不顾唐婉转出书房。

    唐婉的泪水不受控制地流下来,脚也不受控制地上前抱住那个走的男人,“二表哥,婉儿喜欢你啊。”她终于把憋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罗昊沉下眼睑,伸手拉开她环住他的手,回头看着那张梨花带泪的脸,伸手把帕子递给她,唐婉下意识地接住,睁着一双泪眼看着他,希望他能回心转意。但他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她差点崩溃,“可我不喜欢你。”

    唐婉顿时怔住了,他居然如此残酷地说他不喜欢她,“二表哥,你太过分了。”然后煞白着一张脸奔了出去,她大胆的告白竟只换来他一句无无义的不喜欢。

    外面的培烟见唐表姑娘奔了出去,忙掀竹帘进来,罗昊吩咐道:“别把刚才表姑娘的事传出去。”

    培烟忙道是,心下却想,这么不要脸面的姑娘,他家二爷又怎么会看上眼?

    罗昊突然重喝一声:“看了那么久,该出来了吧。”

    培烟被吓了一跳,二爷这是在叫谁?正询问,谁知竹帘被一只白润的手掀开,罗梓桐笑着走进来:“二哥怎那么大声说话?都吓着我了。”

    “桐儿,别嘻皮笑脸的,你的胆子可不是那么容易就吓破的?以后这些事别再干了。”罗昊语气颇重地道。

    “我都干了什么?我怎么不知道啊。”罗梓桐冷笑道,以前二哥最疼她,可一碰上那个曲清幽就全变样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贵妇难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