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幽会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筑梦者 书名:贵妇难当
    ( )    罗昊见她笑得开怀,遂道:“南昌国今年的贡品里有这么一只猫儿,我见颇为袖珍可,遂从姑姑那儿讨来,好像叫什么波斯猫来着。”当时他看到这只猫儿时不知怎么就想到了她,于是不顾姑姑异样的眼光硬是要了来。

    “贡品里也有活物?”曲清幽抱着猫儿一阵逗弄。

    “怎么没有?别说猫儿,什么珍奇的狗儿、鹿儿、鸟儿等等都有,没有你猜不到的,只有你想不到的。”罗昊笑道。

    曲清幽斜睇着他道:“你也颇为不仁道了,这么小一只猫儿还把它塞到袖子里,也不怕把它闷死。”

    “我这不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嘛。”罗昊摸着鼻子笑道。“你给它起个名儿吧?”看她喜欢这只猫儿,他脸上的笑容更甚。

    “嗯,叫什么好呢?”曲清幽偏头想了想,突然想起前世自己养的那只猫儿,然后颇为怀念地道:“叫白白。”

    罗昊也不大在乎她给猫儿取了什么名字,笑着道:“你喜欢就好。”

    曲清幽抱着白白转起了圈子,白白颇为骄傲地昂着头,似乎知道自己极讨主人喜欢。罗昊坐在一旁看她那少有的少女怀,摸着手上的茶碗,没想到一只猫儿就能让她开心。

    白白自从来了倚莲院之后就成了院子里最受宠的动物,那只八哥已经退居二线。鸾儿几个大丫鬟有事没事都逗弄一下,这猫儿时常慵懒地卷成一小团缩在一角晒阳光,就更惹人怜了。

    周嬷嬷还笑说:“看来这回姑娘可许对了人家,比先头那个好,还知道送只宠物来讨姑娘的欢心,姑娘真嫁过去我这心也就放下了。”

    曲清幽抱着白白坐在炕上笑着不搭话,古代的女人要求真低,只要夫婿稍为疼一点就心满意足了。可是她毕竟不是这本地人,她也许会做好一个妻子的角色,但那也只限于妻子,她的心还是要好好地护着。心伤一次就够了,重生时她就许过愿这一世她不会再让任何一个男人轻易伤到她。

    曲寰的满月宴,粟夫人特意办得比那洗三的宴席大得多,曲府也在今天高朋满座。

    不过做为未来亲家母的唐夫人却借病没来,粟夫人接到消息时脸色略变了变,倒是曲清幽笑着拍拍母亲的手安抚了一下,粟夫人方才开颜,朝王之利家的吩咐道:“你备上几样养生的药材给定国公府送去,顺便问候问候未来亲家母的子。”

    至于徐繁也派人来回说是来不了,请小姨见谅的话,还送上了一份厚礼。粟夫人倒是颇为感慨地说:“看来你这表姐在夫家子也不大顺心。”

    出嫁的媳妇不由已,曲清幽其实很早就明白这个道理,这些都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吃过晚宴之后,看大戏时,曲清幽方才寻着机会问徐姨母:“表嫂怎么没一块儿来?难不成又犯病了?”

    徐姨母皱着眉道:“昨儿还说要一块来的,可今儿个却遣丫鬟来说子不舒爽,怕冲撞了寰哥儿,故就不来了,我也纳闷着呢。回头再去看看她到底在弄什么夭娥子?一天到晚都让人不得安生。”

    “我看你那媳妇儿乖巧着呢,姐姐,你就别再嫌了。”粟夫人不客气地道。

    “我哪在嫌她啊?你没和她处久过哪知她那脾?只有征哥儿当宝似的,别人说一句都不行,一天到晚西子捧心,谁受得了?”徐姨母径自说道,私毫没有给自家儿媳留脸。

    汤夫人自是知道这大姑,在一旁抽帕子捂了捂嘴,专心看戏。

    曲清幽圆场道:“我看表嫂接人待物有礼得很呢,姨母还在叫屈,若是别人家那些个说一句顶三句的,那家的婆母岂不是要揪心了?”

    “你这丫头,就像你娘说的,疼外人多过疼自家人。”徐姨母笑着道。

    “所以,可见养闺女也不全是贴心的,我这心也揪着呢。”粟夫人作势叫屈。

    曲清幽笑着倒不接话,这婆媳关系由古至今就从来没和谐过,有心说笑也总比抓着儿媳批斗强。

    汤夫人笑着道:“我看也是,我家那个也都不省心的。”

    “娘。”粟丽不依地道。

    曲清幽看了一会儿戏,实在不怎么喜欢这古代的戏曲,而且戏台子这里颇为沉闷,转头看鸾儿等丫鬟倒是看得津津有味,于是也不叫她们,独自一人往园子里走去。

    周围假山美景在月色下倒是颇为神秘,仿佛带上了一层银色的面纱,就等待美丽的姑娘轻轻地去掀开。

    数着手中的竹子,她低着头走着,突然撞上一道墙,忙抬头看去,笑道:“你怎么也出来了?”

    “不见了佳人自然出来寻啊?怕被嫦娥仙子掳去月宫做伴,那谁还我一个娘子啊?”罗昊玩笑道。

    曲清幽凑前闻了闻,他上的酒香味颇浓,“你喝了不少酒?”

    罗昊道:“就喝了那么一点。”伸手牵过她的手,

    “如果难受,我让人去煮碗醒酒汤?”曲清幽感觉到他似乎有些醉了,转正要离去。

    谁知罗昊却手一圈揽住了她的腰,“不碍事,你借我靠靠。”他借酒醉拉着她的子坐在石凳上,头搁在她的肩膀上,手悄然从后面揽上她的纤腰,他感觉到头似乎被她的香味迷得更晕了。

    “你上用了什么熏香?”一靠近她,就闻到那一股子香味。

    曲清幽抬袖子闻了闻,没闻到什么香味啊?“没有,我不大喜欢用香熏衣服,或许是沾上了香炉里的香味吧?”这人的鼻子属狗的吗?

    曲清幽也没有推拒他,既然他已经成了她未来的老公,不管喜欢还是不喜欢,这已经是既定的事实,那她惟有试着去接受他这个人。她伸出手轻触他的额头,感到有点。“真的不碍事吗?”

    见他摇摇头,她刚想缩回手,就被他一把抓住,两眼盯着她看,突然咬上她那纤纤玉指,吸着她手指的动作在这夜色下极为的暧昧,曲清幽突然觉得子有点发,虽然在这世她仍是未经人事的姑娘,可是在前世她毕竟是结过婚的,这带了点暗示的挑逗动作她自然是感觉得到的。“别,给人看到了不好。”她意从他嘴里抽回手指。

    谁知他却真咬了她的手指,手指上传来一阵带点酥麻的疼痛,“这是你不乖的惩罚。”他笑着放开她的手,并未进一步去侵城掠地。

    就在两人带点意乱迷的看着对方之时,一声轻咳声震醒了两人,他们朝声响处瞧去,竟然又是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今晚怎么那么多人不去听戏,专往小花园凑。罗昊心底暗骂一声,面对此人,他揽住曲清幽的另一只手不自的收紧了一点。

    “两位要亲也太早了点吧,我记得你们俩还未成亲吧?”司徒鸿冷笑道,那笑容里带了点嘲讽,带了点落寞,也带了点嫉妒。

    罗昊揽着曲清幽站起,笑道:“那不劳未来妹夫挂心,我们俩再怎么逾越礼教,也比不上未来妹夫结婚半年多就当爹的速度。”

    司徒鸿脸上笑容一收,这人说话丝毫不客气,“你就算不为自己的名声考虑,也得为清幽的名声考虑吧。还没有成亲就在小花园密会,若被有心人撞见,你让清幽如何面对世人的悠悠之口?”

    “清幽两个字好像不是阁下该叫的吧?那可是我这个为未婚夫的权利,你该叫声大姨子才对。”罗昊笑着提醒,不过那双眼睛却是满含警告的意味。

    司徒鸿的眼睛顿时就冒出了火。

    曲清幽见这两人说话似乎越来越有火气,想轻拍掉罗昊揽住她腰的手,谁知却如山般撼不动,而她的动作自是惹来他不满地一视,轻扭腰挣脱他的束缚,他毕竟也不想她真的出丑,就势松开了手。

    得回自由的曲清幽道:“我出来有一阵子了,估计母亲要找,我就先回去了。你们俩慢慢聊吧。”

    “我送你。”罗昊不慌不忙地拉着她的手,临走前朝脸色不好的司徒鸿笑道:“未来妹夫,我们先失陪了。”

    曲清幽朝司徒鸿看了一眼没说什么也就走了,在他一天没有放下对她的愫,她也不宜与他过多的交往。

    看着那两人相偕离开的背影,司徒鸿懊恼地握拳捶向一旁的树干上,为什么会弄成今天这个模样?原本他才是那个早到的人。

    罗昊与她并排而行在夜色中,良久,他才道:“他对你来说应该不再有任何意义吧?”

    曲清幽停下看着他的脸道:“我想我不用回答这个问题吧。”

    “你生气了?”他笑道,心里自然是知道两人绝无瓜葛,要不然也轮不到他来定婚盟,只是他想听她亲口说出来。

    “没有。”她的声音有点闷,抬头看了眼戏台子,两人若这样进去不大好,于是挣脱他的手道:“我先进去吧,若给人看到了,指不定还会有什么流言。”说完,也不待他回答,径自往前走去。

    他原本就无意与她共同走进去,站在原地笑着看她的影走远,原以为她没什么脾气的,看来颇像他送给她的那只白白,素里就是一副优雅高贵的仪态,若惹恼了就会在不经意间伸出它的小爪子,狠抓你一把,不过这样才有趣。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贵妇难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