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赏赐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筑梦者 书名:贵妇难当
    ( )    曲清幽看着那朝她而来的罗梓桐,眼中精光一闪,镇定地勒着马绳让马在原地踏步,在罗梓桐的球槌眼看要击到座骑之时,她冷静地轻扯疆绳,马儿的腿好像跳舞般的把后蹄抬起,借势往前冲,马蹄落下,避开了罗梓桐的球槌,绕着圈圈跳动起来。

    罗梓桐没料到她居然有斯的控马技术,眼看球要落下到曲清幽的方向,不甘心的手往后一挥,状似要抢球,眼看要挥到曲清幽的上,曲清幽就像早已预知了一般,轻踢马儿的小腹,马儿的前蹄扬起往后退了两步,当前蹄落下时,她的球槌一挥,刚好接到球,腰间一转,用力一挥,往定阳公主的方向挥去。

    远处的定阳公主甚至吹了声口哨表达自己的赞赏,催马上前,一笑接过球,朝球门冲去,一路却没有遇到阻拦,那些贵家女早被刚才充满火药味的抢夺震住了,这曲家姑娘当真是好骑术。

    曲清幽轻抚着马脖子,马儿舒服地嘶叫了一声,抬头朝罗梓桐笑道:“罗姑娘,承让了。”好在这匹马十分乖巧,不然她真要危矣。

    罗梓桐心中暗恼,脸上却仍笑意盈盈,“曲姑娘的马术让在下佩服,待会有机会再与姑娘砌磋一番。”

    奔近两人的罗昊看到曲清幽安然无事,暗松一口气,朝妹妹严厉地一瞥,罗梓桐假装没有看到兄长的瞪视,骑着马儿走了,小脸虽平静,但心中早已是怒涛翻滚。

    “表妹真是错失好时机。”四皇子催马靠近罗梓桐笑道。

    罗梓桐回头也朝四皇子一笑,“表哥这话可真有意思,马球而已,表妹不至于如此没肚量。”

    “曲姑娘,你没事吧?在下的妹妹真是胡闹了。”罗昊语气有点紧张地问。

    曲清幽笑着摇摇头,然后骑着马往另一个方向而去,参加下一轮的争夺。

    看台上的人这才松了一口气,好在没有酿成血案。

    罗皇后是越看越有趣,示意宫人给她倒一碗茶,接过茶碗轻啜一口,与回过头来松口气的粟太妃道:“太妃这侄孙女骑术果然了得,那马儿就像跳起了舞似的,看得人都眼花缭乱。”

    “我倒是看得心头直跳,好在有惊无险。这姐儿的骑术我也不大了解,这要问我那位内侄女才行。”粟太妃的语气里有一丝不满,不过仍未过于表达。

    罗皇后浑似不在意,命人宣粟夫人上来。

    穆老夫人笑眯眯道:“老倒是很久没见有女子的骑术如此了得,老年轻时比起她来差远了。”

    “母亲何必自谦?父亲在世时就常说母亲乃女中豪杰,让他佩服得紧。”罗皇后温笑着道。

    “偏你还记得,小时让你骑马,闹了好久才肯乖乖地学。”穆老夫人想到女儿小时的景,心头一阵温暖。

    罗皇后倒是笑着不语,看到粟夫人已行至面前,见她正要行礼,忙挥手道:“你既是太妃的内侄女,就不用多礼了,来人,给尚书夫人赐坐。”

    粟夫人这才屈膝谢过,斜歪着坐在凳上。

    罗皇后道:“给尚书夫人赐茶,你这闺女真个文武双全。”

    粟夫人自是又道谢了一番,谦笑道:“当不得娘娘如此称赞,妾的女儿也只是略通一二,怎敢称文武双全?”

    “话可不这么说,你这女孩儿反应机敏,生沉着。”穆老夫人笑道。“只是我家那孙女儿险些误伤了曲姑娘,老就代她向夫人赔个不是。”

    粟夫人也是个精明的人,心知这两人就是要她一句话而已,忙欠道:“妾是晚辈,哪当得起长辈赔礼道歉,太夫人莫要折煞了小辈。况且马球本就带着危险,也怪不得罗姑娘,如若不拿出拼劲来,定阳公主定又要嫌的。”

    “夫人如此明白事理,本宫甚慰之。不过这事儿还是桐丫头不对,过后本宫自会让她亲自向曲姑娘赔礼。”罗皇后笑着道。

    粟夫人自是推脱一番,心下却带着几分忿然,只是不好过于表达。

    唐夫人见上方几人谈笑愉快的场面,又看回场中的争夺,好在这回女儿不再做出出格的事。

    杨夫人状似不经意地小声道:“姑,你们家这事做得真是不地道,竟然有中意的人选,就不要让婉儿那傻丫头在那一头。”

    唐夫人看着这位大嫂,原本她们姑嫂关系还是不错,不过因为唐婉的原因,这些年也疏远了不少,遂冷哼一声:“大嫂说的是什么话?好像我们耽误了婉儿的将来一样,我可不记得两家有定过婚盟。”

    杨夫人鼻子一哼,头转向一边,状似认真看着比赛。

    唐夫人自是不会找罪受,遂也不再交谈,婆母一旦决定的事,不是她就可以劝过来的。

    徐姨母对今天的事是格外的满意,旁边这对姑嫂的喁喁私语,她也假装没看到没听见,只是嘴角含笑的看着场上一众女儿们的争夺。

    马球赛的后半程,曲清幽都聪明的避开唐婉和罗梓桐的挑衅,让她们寻不到机会再来制造一次危机,最后不负众望,这场马球赛还是以定阳公主所在红羽队获胜。

    刚刚跨下马,定阳公主就上前与曲清幽道:“早知道曲姑娘也是此中好手,我就早拉你来一道儿玩,真是相见恨晚。”

    “那是公主抬举了,民女哪能与公主相提并论。”曲清幽把球槌递给一旁等候的宫人。

    绿衣宫人上前朝定阳公主行了礼后,即道:“皇后娘娘宣众位贵女一道觐见。”

    以定阳公主为首,一众贵女在后规矩的上前。

    皇后笑道:“今儿个才算见到女儿风范不输给男儿,遂各位女儿都将赏赐一番。”微笑地让旁边的太监宣读赏赐物品。

    底下的贵女们多是喜不自胜的,能得到当朝皇后的封赏这可不多见。

    定阳公主笑道:“皇嫂可是把我的风头都给抢走了,我可嫉妒了。”

    皇后笑着指道:“本宫在帮你挣脸,居然还埋怨本宫,天下可有这道理?”

    定阳公主自是笑得眼弯弯的回了几句,不过那双眼睛里却是寒芒一闪,快到让人来不及捕捉。

    周围的贵妇看到皇后与定阳公主两人笑呵呵,脸上也始终带着笑容。

    皇后朝曲清幽招一招手,后者急忙上前,屈膝在她面前。皇后亲自扶她起来,褪下手中戴着的凤镯,亲自戴到她的手腕,惊得曲清幽忙又要屈膝,皇后道:“莫要多礼,曲姑娘今儿个表现当得本宫赏赐这只镯子。”

    “娘娘,这……”曲清幽看着手中的凤镯赶紧推拒地道。

    “这可是本宫的赏赐。”皇后眯着鹰眼道。

    “民女谢过娘娘的恩典。”曲清幽见状也不再推辞屈膝道。

    “这就对了。”皇后和蔼地拍拍她的手。曲清幽真是感到受宠若惊。

    罗梓桐上前道:“姑姑,侄女对刚刚在球赛中险些误伤曲姑娘,而向曲姑娘道歉。”说完,朝曲清幽一弯拱手。

    曲清幽忙避开道:“罗姑娘无须自责,人家还说场上无父子,姑娘认真对待值得赞扬。”这罗梓桐能屈能伸,实是不得不让人佩服。

    “曲姑娘不计较我的过失,梓桐感激之至。”罗梓桐站起微笑道。

    皇后笑着上前拉过罗梓桐道:“桐丫头知错能改,不枉姑姑疼你一番。”

    罗梓桐在皇后面前都是一番小女儿神态,嗔了几句,惹来皇后高兴地大笑了起来。

    众人对曲清幽手腕上的那只凤镯既羡慕又嫉妒,可知大夏国的龙凤图腾那可是帝后的专利,旁人都不得私自使用,惟有皇家赏赐方能拥有。

    四皇子朝罗昊随意地道:“二表兄的心愿看来可要成真了。”母后都将凤镯赐予她,这态度表得可是在场的人精没一个看不出来的。

    罗昊笑道:“那四皇子可要来捧场喝杯喜酒了。”

    “那是当然,我可是出了不少力气的,可不许你过河拆桥。”四皇子状似警告道,定国公府不但是母后的外戚,更是他不可缺少的助臂。

    罗昊笑而不答,这四皇子虽是表弟,外表时常一副笑脸迎人,内心想什么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目前大皇子与四皇子两人可是皇位有力的争夺者。

    马球赛结束,临离去前,粟太妃抓着粟夫人的手不舍地道:“你这一去,不知我是否还能再有见到你的一天?”

    粟夫人自也是哭了,自小就丧母的人,粟太妃比起徐姨母来说更多的扮演了母亲的角色,直到那年一顶小轿把粟太妃抬进了宫中,自此见面的机会自是少之又少。曲清幽扶着母亲自也是安慰了几句。

    徐姨母在一旁劝道:“姑姑想念小妹,往后自是再找机会召入宫中来见,姑姑也莫要如此悲伤。”

    粟太妃这才缓过伤心来,细细地与粟夫人叮嘱了几句,这才放粟夫人离去。

    “姐姐。”粟夫人心中有许多的疑问想向徐姨母问清。

    徐姨母眼睛朝四周瞄了瞄,挥挥手道:“有话我们回头再讲,你带幽儿先回去。”

    “姨母,那侄女与母亲就先行告退。”曲清幽扶着母亲坐上轿子,转朝徐姨母屈膝行了一礼,这才坐上轿子离去,母亲心中有疑问,她又何尝没有?不过这是皇宫,有问题也得回家才能从长计议,母亲过于急躁了。

    曲清幽转着手中的凤镯,皇后这是什么意思?真是打赏她的?不见得吧,她只是一个尚书之女,皇后就仅仅只是赞赏而赏给她如此有代表意义的镯子?想起穆老夫人的态度,看来她好像不知不觉之中卷入了某场预谋当中。心中自嘲一笑,本平安度,只因一时的不淡定终招来了大麻烦。

    回到府邸后粟夫人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那只凤镯,这是福还是祸?拉着女儿的手道:“回头把这只镯子褪下,鸾儿记得要把它收好了,这可是皇后娘娘亲自赏赐的。”

    鸾儿急忙应道:“是,夫人。”

    “娘,不用太担心。”曲清幽只得安慰数句,她在这个时空最重要的人无疑是粟夫人了,明知道有时候出风头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但是无论如何她也做不到为了避祸而自辱,这样别人就会笑话粟夫人教女无方,难怪无子云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贵妇难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