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马球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筑梦者 书名:贵妇难当
    ( )    定阳公主含着一抹笑看着那明黄色宫装的女子缓步而来。

    曲清幽与众人一道在台下跪着,直到台上传来“起”的声音这才抬起头来。朝上一看,皇后雍容华贵,头上的凤冠在阳里格外的耀眼。她边跟着两个丰神俊朗的男子,其中一个她倒是认得的,正是罗昊。

    粟太妃朝一旁坐去,把主位让给皇后,皇后笑道:“老太妃有好节目也不派人知会本宫一声,若不是听昊哥儿提起,本宫还不晓得有这事?定阳你这一份也是逃不掉的。”

    粟太妃道:“皇后若有兴致,我求还求不到呢。”心下却知她只是在找借口,宫里的大小事她会不知?这绝无可能。

    定阳公主一甩鬓边的碎发,上前道:“皇嫂这可是怪错了好人,这马球赛可是我一力主办的,只是皇嫂好像最近子骨欠佳,皇妹也就自作主张了。”

    “劳定阳挂心了,早好了,皇上还说让本宫多走动走动,这病也就不药而愈。”皇后眼眉一挑笑道。脸一转向穆老夫人道:“母亲,近来子可好啊?”

    穆老夫人笑道:“老当益壮,四皇子与昊哥儿还未娶上媳妇,老才舍不得那么早去找那死鬼。”

    皇后朝儿子望去:“就快了,今年怎样都给他选上一个。”

    四皇子道:“母后选的,儿臣都会满意,只是二表哥还未娶呢,母后是不是先给二表哥选一个?”

    “那是当然。”皇后笑道,一双神似穆老夫人的鹰眼在罗昊的上扫过。

    “对了,儿臣听闻燕京最近出了一个才女,一句:枝上柳棉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流传颇广。不知这位姑娘是否被皇姑邀请了来?”眼睛看着定阳公主,眼尾去促狭的看着罗昊,后者只是一味笑着,未有绪表露。

    “没想到四侄儿倒惦记着,我又怎能不请她来玩?难得有一个女孩儿对我的味口。”定阳公主笑道,吩咐旁人:“去,把曲姑娘请上来。”

    曲清幽忐忑不安地跟在绿衣宫人的后朝高台行去,不知召见她有何用意?

    待到皇后面前,曲清幽屈膝道:“民女参见皇后娘娘。”

    皇后接过宫人递上的茶茗了一口,并未叫“起”,而是朝定阳公主道:“这就是那位曲尚书家的才女?”

    定阳公主道:“四侄儿说的不正就是她?我初见时也极对胃口,故而邀她来打马球。四侄儿莫不是对曲家姑娘感兴趣?”最后的话已经有些出格了。

    粟夫人在后面听得眼里就快冒出火来。

    “姑姑拿侄儿来开玩笑不打紧,不过这话可唐突了曲姑娘,姑娘家的闺誉要紧。我只对她的诗感兴趣,想一睹才女这风采。”四皇子笑道。

    “看来姑姑真是说错话了,该罚,该罚,曲姑娘,莫放在心上。”定阳公主状似玩笑道。

    曲清幽心里也是对这群贵人多为忌惮,封建王朝就是一个没有人权的社会,就算她也是官家女出,稍有差池即可丢掉命,依然维持屈膝的动作恭敬道:“民女又岂会放在心上。”

    罗昊不满的朝四皇子看了一眼,后者微不可察暗暗赔罪。就在他准备上前替曲清幽解围时,皇后朝他的方向看了一眼,方才笑容可掬地道:“起来吧,抬起头给本宫看看。”

    曲清幽方才慢慢抬起头来,早已知道皇后出定国公府罗家,但那长相却酷似穆老夫人,不过她不像穆老夫人般多了几分柔和,眉宇间却多了几分杀气。看到皇后也玩味的看着她,她这才知道自己出格了,忙低下头来。

    “曲姑娘相貌确有几分男儿之气,难怪定阳引为知音。”皇后笑道,目光却与穆老夫人交换了一下。

    定阳公主上前抓着曲清幽的手腕道:“既然皇嫂见也见过了,我的马球赛可要开赛了,再拖就太阳都要下山了。”

    “你这妮子有够急的。”皇后把茶碗递给宫人,笑道。

    “不知姑姑可曾缺裁判?我与二表哥可以充当。”四皇子上前自荐道。

    定阳公主看了看表兄弟二人,她这侄儿素里就一副温和的样子,至于罗昊更是摸不清他的品,不过他能当上这大理寺卿想必也是有些手腕的人,故笑道:“那敢好,有四侄儿与罗卿家参与,必定精彩万分。”

    马球运动在大夏国极为鼎盛,不论贵族或平民对打马球也是极为衷,宫廷里的贵妇人也不甘落后,常年在宫中举办马球赛,罗皇后未嫁之前也是此项运动的好者,但最为出名的却是这位定阳公主。

    马球比赛分队是按抽签来的,曲清幽看了看手中的签号,是红签,递给了宫人,宫人就给了她一顶插了红羽毛的头盔,她把关盔系在头上,排到了红队一队里,定阳公主恰恰与她在同一组,看到这,她顿时松一口气。

    罗梓桐与唐婉抽到的是黑签。罗梓桐一面打量着曲清幽一面慢悠悠的把头盔戴在头上,好戏就要开场了。踏上马镫,她利落的骑上了一匹黑马,两腿夹紧马肚子,握紧长柄球槌,两眼紧盯曲清幽。

    曲清幽上马的姿势堪称优雅,看得众人一阵目瞪口呆,没想到一个上马的姿势也能丝毫不粗鲁,再配上她脸上从容的笑容,即使一胡服,不得不让人赞一句淑女当如是。而她跨下的红马极为乖巧的任她骑着,轻扯疆绳,手持球槌。

    四皇子朝表兄罗昊挤挤眼眉,后者倒是嘴角含笑不置可否。

    定阳公主不开始对这场比赛期待起来,翻上马,把手中的球槌高举起,道:“开赛。”

    定阳公主虽已年过三十,但她相貌姣好,段一如年青女孩,击球动作如行云流水格外引人注目,旁人也知她个,如若故意相让这位公主就会当众摔球槌愤怒离场,后果就不堪设想。

    曲清幽击球时倒不是格外让人注目,不过几个回合之后,她也发现了不对劲,唐婉居然处处针对她。

    就像现在,她刚用球槌击中球,唐婉的马就到了她边,两人的球槌碰撞在一起,球滚向了另一个方向,曲清幽正勒马不去追那球,唐婉却不依不饶的围着她转,不得已惟有追着球,暗看了一下周围的状况,用力把球往定阳公主的方向击去。

    定阳公主也机灵的接过球,一路横冲直撞硬是把球击到了球篮,顿时红羽这边兴奋异常,定阳公主还朝曲清幽赞扬地一笑。

    唐婉咬着下唇坐在马上,手中的球槌握得死紧,本让那曲清幽与自己纠缠,借机让她出丑,谁知她却把球击给定阳公主,让她错失良机。

    曲清幽倒是镇定的坐在马上,轻夹马肚子避开唐婉。

    四皇子笑着对罗昊道:“今天的马球赛格外的精彩,若不是二表兄提起,我可真要错过了。”

    罗昊笑道:“马球赛还是激烈一点有趣,这样各人都不会藏着掖着。”

    四皇子听了这二表兄的话,倒是朝曲清幽的方向同地一瞥。唐婉的处处挑衅连他都发现,这二表兄更不可能没发现,况且,还有一个等待时机出手的表妹。这表妹自幼就喜欢黏着二表兄,朝罗梓桐看去,只见那张小脸格外的宁静,球槌在她的手中挥舞如臂所指,这表妹格好强,又能隐而不发。

    曲清幽刚避开唐婉,把球击出,谁料罗梓桐却拦空把球朝她与唐婉的中间击去,她刚想避开,唐婉就像早已预知她的行动一般骑马与她错而过,她的球槌惟有伸长击打球,球弹起,罗梓桐手快的催马冲上前状似要抢球,可是那球槌却是挥向曲清幽跨下的马。

    曲清幽看着罗梓桐的笑容,与她面对面,顿时即知不好,抢球是假,要击中她的马倒是真,这罗梓桐心机够深。

    远处的定阳公主早已看见,却没有上前去阻止,这曲姑娘究竟会如何反应?她颇为好奇。

    罗昊却暗叫不好,妹妹这次太胡闹了,如若击中了马匹,马儿横冲直撞这曲清幽就危险了,一夹马肚子往两人争斗的方向跑去,只愿来得及阻止妹妹的闹剧。

    四皇子眼眉挑起看着罗昊去英雄救美。

    看台上的人看到这惊险的一幕,都为曲清幽暗出一把汗,穆老夫人不暗暗责备孙女,桐儿这次太胡闹了?

    罗皇后倒是将涂满寇丹的手轻撑着头颅,体往前倾,嘴角浮笑地看着场中两人的交手,曲清幽的定还可以,不过其他方向如何就看这女孩如何处理眼前的危机?

    粟夫人与徐姨母两人早已把心提到嗓子眼了,对那罗梓桐都是满心的恼怒,万一球槌击中马,幽儿就危矣,如若幽儿有个三长两短,定会与定国公府没完。

    粟太妃仿佛看到了血案似的,把脸往后转,不愿看到嫡亲侄孙女出事,暗念“阿弥陀佛,佛祖保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贵妇难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