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宫廷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筑梦者 书名:贵妇难当
    ( )    来到这大夏国十来年,这还是曲清幽第一次到这最高首府来瞻仰,前世的那座紫城就极为恢宏,不知这大夏国的皇宫又该有几分气势?

    坐在轿子里行走了好长一段时间,曲清幽掀开纱帘一角看到红墙黄瓦的长长巷子,偶有一群列队的宫女走过,一路上都是这样的景致,她渐感无趣,遂放下手,端坐在轿中。

    轿子终于停下了,曲清幽步出轿子与母亲随等候的宫娥前往粟太妃住的重华宫,穿过重重宫门才来到目的地。她眼角扫过,宫的周围植满了绿色植物,此刻花开得姹此嫣红好不闹,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守寡多年太妃住所那种深景象,廊下站满了宫女太监,此刻正鸦雀无声。

    曲清幽等了近一刻钟,才有太监捎了一下拂尘,“宣吏部尚书夫人粟氏与闺女觐见。”

    曲清幽见大内装潢得极为隆重,柱子与梁上都绘有吉祥图案,周围的珍玩古董也不少。

    掀开门帘,曲清幽的鼻子渐渐地闻到了一股香味,这才算到了暖阁,暖阁内倒是极为朴素温暖多了。一个穿银白穿云暗纹宫装的四、五十的妇人一见到她们,急忙起,把粟夫人抱在怀里,语带泣音道:“我的儿,你总算来了,都快想死我这老太婆了,总算临死前见着你。”

    粟夫人也含泪地道:“姑姑可还好?”

    一旁的宫娥拿出帕子给太妃抹泪,“娘娘,见着娘家人该高兴才对。”

    “都是我老糊涂了。”粟太妃放开粟夫人,拉着手细细的打量,“一转眼这些年,你也变了不少。”

    粟太妃守寡已经很多年了,就更难见着家里人,每见一次这老太妃都会喜极而泣。

    粟夫人拿出帕子抹了抹眼泪道:“姑姑看来气色尚好,侄女也就放心了。”

    两人又哭泣了一阵,才算止住。

    粟太妃收住泪,这才看向站在一旁的曲清幽,眼前一亮道:“这就是你那闺女?”

    粟夫人这才拉过女儿向粟太妃道:“可不就是,我就这么一个闺女,闺名清幽。”

    曲清幽这才施礼道:“民女参见太妃娘娘。”

    粟太妃忙伸手扶起道:“自家人哪还需那么多礼数?长得花儿一样,就跟你娘年轻那会儿似的。”

    粟夫人笑弯了眼道:“不是我自夸,我这女儿知礼数,懂规矩,比我那会儿好多了。”

    “我瞧着也是。”粟太妃笑道。

    “民女没有太妃娘娘夸得那么好。”曲清幽谦道。

    “怎么没有?我粟家的女儿都是好的。”粟太妃道。

    这时有宫人上来禀道:“太妃娘娘,汤夫人来了。”

    “宣。”

    曲清幽一听这汤夫人,即知是舅母来了。舅舅粟俊英腿有残疾,娶的妻子是四大候府之一忠勇候庶女汤氏。果然没有多时,就见一个与母亲年龄差不多的女子进来,一进来就给粟太妃问安。

    粟太妃疑惑地道:“怎不见丽儿?上回你还说要带她进宫的。”

    汤夫人道:“前儿个贪玩得了风寒,现正在家里呆着呢,大夫说不让吹风。”

    曲清幽赶忙见礼顺带问候了丽表妹数句。

    突然,嵌金丝穿花红色门帘被人不甚恭敬地扯开,一个内着深紫衣裙外穿灰色暗花不制衿的老妇人迈着大步走了进来,满头银丝盘着发髻,髻上插着一只金步摇,头上戴着灰色绸纹中嵌暖玉的额贴,一双鹰眼透着几分犀利,不过嘴角线条柔和,倒让她相貌中的英气少了几分。

    粟太妃亲自起上前迎道:“穆老夫人,你老可算来了。”

    “老又没经通报就进来了,还望太妃娘娘原谅则个。”穆老夫人豪迈笑道。

    “老夫人这说的是什么话,你老能来我这坐坐,我还求之不得呢。”粟太妃道。

    曲清幽本来看着粟太妃与穆老夫人互动,可是却有一道目光在自己上肆意打量,定睛看去,是一个与徐姨母年纪相仿的妇人,鹅蛋脸,颧骨颇高,嘴唇有些薄,惟有绽开一抹客气的笑容相迎。

    那妇人见她朝自己看来,那放肆打量的目光依然毫无遮掩,寻着机会方才屈膝道:“妾见过太妃娘娘。”

    粟太妃这才看向妇人,道:“定国公夫人免礼。”

    穆老夫人倒没理那边厢的礼节,而是笑容可掬的朝曲清幽看去,见她上穿着件暗色牡丹花鹅黄窄袖襦衫,下着湖蓝色长裙,裙摆处用黄线挑了几朵牡丹,耳垂明月铛,项挂金璃缨络圈,行动间霜色牡丹织纹披帛轻舞,而两侧步一点声响也没有,模样儿俊俏,有宜男旺夫相,心下更是满意。“这可是太妃娘娘的侄孙女?”

    粟太妃牵着曲清幽的手上前道:“正是,是我内侄女的女儿,姓曲,闺名清幽。”然后才转头朝她道:“这位可是定国公府的太夫人。”

    曲清幽不敢怠慢,忙屈膝行礼。

    穆老夫人笑着朝她道:“孩子,到老这儿来。”

    曲清幽见状惟有上前。

    穆老夫人亲的握着她的手,问她今年多少岁数了?答曰:“十六。”定国公夫人唐氏一听眉头微皱。

    粟夫人在一旁不吭声,难怪姐姐徐姨母在收到宫帖的那天特意遣人来嘱咐,进宫那天把幽儿打扮得漂亮一点,原来是这样,心下一则以喜一则以忧。

    汤夫人在一旁悄悄与粟夫人耳语,“看来表姑娘将来有当国公夫人的命。”

    粟夫人小声怒道:“弟妹可别乱说话,毁了我家幽儿的名声。”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汤夫人道。

    “八字都没一撇的事,怎当得准?”粟夫人冷笑道。

    汤夫人见粟夫人神色不对,闭紧嘴巴不再言语。

    曲清幽被这对婆媳的目光与问题弄得浑不自在,但仍一一温笑着回答。

    粟太妃道:“温静娴雅,进退得宜,我一见啊就喜欢得不得了。”

    “嗯,太妃所言不差。”穆老夫人笑道。

    “哟,看来我又来迟了。”徐姨母进来道,“姑姑可还好啊?”

    粟太妃指着徐姨母笑道:“我还正想着呢,你可算来了。”

    徐姨母向穆老夫人问了好,又与唐夫人点了点头,“我这来得早不如来得巧,看来得都差不多了,我若再迟可就要丢老脸了。”

    “繁丫头怎么没来?”唐夫人问道,安国公府的嫡出小姐嫁给宁国公府的公子,唐夫人与徐姨母也算是有亲戚关系。

    “她就快出阁了,这次帖子我替她向定阳公主推了,就这几天功夫,还是不要到处乱逛的好。怎不见桐姑娘呢?”徐姨母惑道。

    穆老夫人笑道:“那丫头早已跟相熟的姐妹们玩去了,说是马球开赛时再凑一块。怎不见木老妹一块儿来啊?”

    徐姨母笑道:“婆母历来不看马球赛,遂也不打算来。”

    “都快午时,用过午膳再往校场而去,定阳那妮子要不然待会来催,大家准没时间用饭。”粟太妃道。

    唐夫人自是和徐姨母两人攀谈起来,眼角瞄到婆母与曲清幽的互动,心头就有点不以为然,这丫头看来还是不如自个儿的内侄女婉儿好。

    唐夫人的那点小心思全落在徐姨母的眼里,倒也不甚在意,有婆母在,她还做不了主。

    众人刚用过午膳,定阳公主就派人来催,粟太妃就笑骂道:“这妮子等一刻都不行,大家还是快去吧。”

    曲清幽向众人行礼告退随绿衣宫人去换装。穿过了几重宫门,繁花似锦的景色也来不及过多的欣赏,被带到了另一处巍娥的宫

    罗梓桐刚一转头就见曲清幽进来,果真是她,遂撇下表姐唐婉,朝曲清幽行来,“听闻曲姑娘马球打得不错,到时还望曲姑娘不吝赐教。”

    “罗姑娘,赐教不敢,在下其实也是略通一二。”曲清幽道。

    唐婉讽笑道:“曲姑娘过谦了吧,你那一二可是要技惊四座的。”

    “技惊四座?清幽自问没这本事。”曲清幽冷淡地道。

    罗梓桐却不会学表姐那般当众给人难堪,那样并不显得自己高杆,“我表姐说话直,曲姑娘可别放在心上。”

    这时,有宫人来请各位姑娘换装,曲清幽正好借词告辞。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唐婉道:“表妹,你刚刚干嘛还向她赔礼,况且我又没说错。”

    罗梓桐笑得让唐婉毛骨悚然,“表姐太过不淡定了,要让她出丑有更好的机会,何必贪这一时口舌之快?”说完转离去。

    校场外一大群着各色艳丽胡服的姑娘们,一个个的乍看之下还以为是少年郎。惹得看台上的贵妇们窃窃私语不少,讨论谁家的姑娘更俊俏之类的。

    粟太妃居中坐着,周围的贵妇按份地位而坐。

    徐姨母与唐夫人两人闲话家常,忽而见宁国公夫人杨氏缓缓而来,遂笑道:“亲家母,还以为今儿个你不来了呢?”

    杨夫人道:“家下有些事,抽不开,本想推了定阳公主的邀约,可是又怕婉儿那丫头怪我,说是连她的场都不捧。”

    唐夫人道:“婉儿那丫头就是子急了点,我看着就很好,倒是大嫂可别拘着她了。”

    杨夫人笑道:“姑说的是什么话?哪还能拘着她,只是姑娘大了总得要议婚事,最近我正为这事儿发愁呢?”说完,还含着几分希冀地看着唐夫人。

    徐姨母接口道:“婉姐儿模样好定也能配个好的,亲家母何须发愁呢?没得是庸人自扰。”

    “就是这个理,大嫂别太忧心了。”唐夫人仍是模棱两可地道。

    杨夫人听着这话,心里冷笑一声,遂转开话题不再说,看来这姑还是指望不上,回头还得在世家子弟中挑一个合适的。

    粟太妃与穆老夫人聊得正尽兴,眼尖地见着定阳公主一绛红色马球装走来,笑着指道:“你这主人儿总算露面了,还要我这老太婆来给你撑场面。”

    定阳公主随意给粟太妃问了安,笑道:“有老太妃在此坐阵,我才能偷闲片刻,再说这场面还是老太妃在行。”

    粟太妃自是还笑骂了几句才作罢。

    定阳公主道:“姑娘们估计也等急了,我这就去吩咐开赛。”说完转往校场而去。

    忽然一声太监的声音响起:“皇后娘娘驾到。”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贵妇难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