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虚假的记忆

    ( )    (特别声明,以下的章节全部都是主角天月给纲手等人灌输的虚假记忆)

    一行人来到帅营,来到帅营,里面只有橙水在警戒,蝇树刚醒来。

    “蝇树”纲手惊叫了一声,但是蝇树并没有发现她。

    “这里是镜像,我们只能看不能动”断对纲手说道。“我知道”纲手静静的看着蝇树。

    脚步声传来,橙水突然睁开眼睛,白牙这些外来客也看向门帘处,随着声音越来越近,一阵风吹起门帘,一个优雅的少年进来。

    “魔蝶天月”橙水惊声道。

    “终于来了”白牙众人。

    “没想到,你们竟然认出我,无所谓,我这次的任务就是摧毁木叶营地,杀了指挥官”天月一脸优雅的说道。

    “魔蝶天月,虽然你很强,但是我也不弱,只要我支撑一会儿,等大家都回来就是你的死期。”橙水一脸戒备的看着天月。

    “呵呵!想象很美好,但是现实却很残酷”天月还是那么优雅的笑着。然后突然消失。

    “我觉得还是先把这个下忍处理了比较好”天月的声音从后传来。橙水立即看向后面,就发现天月已经站在了蝇树的后。

    “蝇树”不是橙水而是纲手,纲手看到天月突然出现在蝇树的后忍不住惊叫起来。

    “住手”看到天月手拿着蝴蝶已经伸向蝇树,橙水立即喊道。

    “这个人对你很重要是不是,你说我若是拿他的生命来威胁你自杀,你会做吗”天月的手已经放在了已经吓傻的蝇树肩膀上。

    “真卑鄙!”纲手立即骂道。其他人也是恼怒的看着天月,就连白牙都皱起眉头。

    “放心,我不会这么做的,因为这不符合我的份,而且杀你不过一瞬间”随着天月的话音刚落,整个人便已经消失。

    “你说我该怎么杀了你呢”天月出现在橙水的后拿着一把青色的能量剑架在橙水的脖子上说道“是用这把剑隔断你的脑袋呢,还是用蝴蝶让你消失呢”

    “怎么可能...”橙水看着架在自己脖子上的能量剑失神的说道:“我们之间的差距真有这么大吗”“我们之间的差距就是这么大,除了影级,任何人在我面前都是蝼蚁”天月轻轻的说道。

    “为什么.....”

    “嗯!”听到声音的天月疑惑的看着蝇树,说话的人就是蝇树。

    “为什么你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却不去帮我们阻止战乱..只要帮我们击退四国,战争就会结束了”蝇树大声的喊道。

    “帮你们阻止战乱!!哈哈!哈哈哈!太好笑了”天月突然毫无形象的大笑起来。“帮你们阻止战乱,不要把自己想的太高尚了。好啊!不就是帮你们阻止战乱吗!四国为什么一起攻击你们,还不是因为资源的问题,把你们灭了,四国得到了想要的资源,战争不也是停止了吗”天月看着蝇树玩味的说道。

    “这...这不同,他们才是侵略的国家”蝇树有些底气不足的说道。

    “反正要世界和平吗,与四国争斗,只会让战争更长久,但是与四国联手灭了你们木叶村,不就是更快了吗,不如你们商量商量,让你们村子的人都自杀算了,与世界和平,牺牲一个村子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天月继续说道。

    “这..我们..”到底是太年轻了,蝇树被天月忽悠的无话可说。

    “纲手,没想到你弟弟还是个‘和平份子’啊!”大蛇丸对着纲手说道,和平份子读的很重。

    “少罗嗦!好和平不好吗”纲手有些脸红的说道,毕竟蝇树的问题是在是太丢人了。看到纲手的样子,其他人也是一阵偷笑。

    “其实,你们不过是想保护你们的村子罢了,不要拿世界和平来当遮羞布,因为你们不配!”天月说着突然收起了手中的能量剑。架在脖子上的剑消失后,橙水也转过看着天月。

    “你们可还曾记得,12年前,为了取得胜利而被你们当饵的那个村子”天月说道。

    “我听说过,由于敌人太多,不得已爷爷以那个村子为饵发动大型忍术解决敌人,这件事也是他最愧疚的事”橙水看着天月说道。

    “他也会愧疚!”天月冷哼一声。“我就是从那个村子里逃出来的唯一幸存者”天月缓缓的说道。听到天月的话所有人都楞了!终于明白天月为什么对木叶没有好感了,为什么之前他从不接木叶的任务。恐怕除了木叶高层的原因还有他自己的恨!

    “没想到,魔蝶天月竟然跟我们木叶还有这样一段事,这样一来恐怕他所作的一切我们都无法怨恨了,因为这是他的复仇”大蛇丸有些沉默的说道。“他若是复仇我们能挡住吗!该死,若是他真的要毁灭木叶我一定要阻止他,哪怕是死”自来也死死的盯着天月。

    “不会,因为他杀了风影”白牙突然说道。

    在场都不是笨人,听到白牙的话,微微思索就明白了!中间一定发生了什么,让天月放弃了仇恨。

    “我是一个孤儿,在战乱时期孤儿就等于死亡,但是我却被他们收留了,度过了一段还算幸福的时间,但是就是因为你们,把我的一切都毁了”天月突然激动的吼道。“我要复仇,我要毁了木叶,毁了全世界,世界一切的罪恶都源于人类,那么只要毁了世界,世界就没有痛苦了”天月回复了优雅的微笑,但是眼中却透出仇恨光芒。天月的话在场让所有人震惊。

    “家已经被毁了,仇人如此强大,我只能一步一步的踏上复仇的步伐,战乱时期,根本就没有我的生活空间,你们这些生活在阳光下的人永远无法想象影下的痛苦,与恶狗抢食,捡垃圾为生,甚至吃人,这些都是小儿科。找不到食物,就只能饿死!为了不被饿死,我学会了偷。偷东西让我能够养活自己”天月有些出神的倚在帐篷中低沉的说道。这一刻所有人都静了下来,无论是蝇树橙水,还是纲手白牙等人。他们只知道孤儿的痛苦,但是从来没有想过一个孤儿的经历。他们更是从来没有想过外人无比强势的天月曾经也有过这么一段痛苦的经历。尤其是纲手,原本以为是无缘无故杀了自己的亲人而怨恨的心,却在一点点的消散,蝇树和橙水只是死亡,而木叶带给天月的却是生不如死。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经常偷盗的我,到底还是被抓住了,而代价就是死刑,在死亡的那一刻,我觉醒了,带着对仇恨不得报的怨念和求生的**,我的血脉觉醒了”天月看着橙水说道。

    所有人都被吸引了主要力,天月的神秘能力到底是什么?这一刻马上就要知晓了!

    “华夏血脉!来自洪荒大陆的华夏血脉,从遥远的地方降临这个世界,并创造了世界。我们一族交给了你们这些原住人力量,当你们这些原住民得到力量后,却妄图背叛我们,虽然当初偷袭成功,但是华夏一族的力量岂是他们这些叛徒可以抵挡的,除了一个生还,其余的全部死亡,哦!忘了说了,这些叛徒就是你们口中的神明,唯一的生还者就是死神。虽然消灭了叛徒,但是他们的力量和怨念还是形成了一种新的生物――妖魔。妖魔祸乱人间,当时经历过背叛的我们,也没有出手相救,而是选择了离开,但是还是有一个人流了下来,他看不惯妖魔祸乱人间,同时又怕你们再出叛徒,并没有直接给你们力量,而是把能力全部减弱之后传授给你们,这些力量还不是每个人都能成功拥有。这就是你们所知的妖魔时代。而那些得到力量的人则被称为阳师。”跟随着天月的话语,所有人都沉浸在远古的秘闻中。

    “后来!为了避免阳师力量过强,而做出一些过分的事,那个人又留下了一些基础武技,这些力量所有人都能学习,目的就是为了压制阳师,可是武士发展很快,在加上适合拥有阳术的人越来越少,最终还是被武士给替代了,这个就是你们所说的武士时代的来源”天月对着橙水说道。

    “看到武士时代降临,恐怕世界无人压制,那人便将所有妖魔和妖魔死后的力量集合起来,制造一个有着10条尾巴的怪物。这个怪物就是10尾,然后将其封印起来,当鲜血和怨念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十尾便会破封而出,到时候拥有它将毁灭世界,原本就想这么让世界到底终点,后来这个人想了想,就把自己的一滴血融入了一个婴孩的体内,让其拥有轮回眼和全属体,然后自己就消失了”天月缓缓的说道。

    “这个人就是你们的六道仙人,而他再次将阳术消弱以这个世界每个人一出生就拥有的查克拉为根本,创造了所有人都能修炼的忍术,只不过个人的天赋大致决定了一个人的成就。就是这样,忍者也替代了武士时代”天月站了起来。所有人都还沉迷在这些远古秘辛之中。震惊天月的份,震惊天月的力量,震惊世界的起源。

重要声明:小说《火影之蝴蝶风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