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成了水门的父亲

    ( )    天月看着一脸坚定的波风水门笑了,大声的笑起来,毫无顾忌的大笑。“波风水门,你的觉悟比我强,你的信念比我要高,若是给你足够的力量,或许你会成为真正的救世魔王,未来的计划中,怎么能没有你”天月想着。

    “很好!水门你记住,今天的话不准告诉任何人,哪怕是你最亲近的人,知道吗”天月对着水门严肃的说道。

    “嗯”水门答应道。

    “如此,就让你知道我的计划,从新认识下,我叫天月,别人都叫我魔蝶天月”天月缓缓的说道。这个时候天月突然有种被窥视的感觉,向四周看看却没有任何发现,然后窥视的感觉突然消失。“是三代吗,不可能,他没有那么傻,而且望远镜之术对我没有用,算了,现在已经消失了,想找都找不到”

    “魔...魔蝶....天月”水门看着眼前大哥哥一样的美少年怎么也不可能想到,原来这个就是被忍界盛传的最强浪忍,影级之下无敌的魔蝶天月,连白牙前辈都打败的魔蝶天月。水门再一次被震惊了。

    看着震惊的水门,天月优雅一笑,看来自己的名声影响已经很大了“我的目标是,斩断一切仇恨的链锁,从新建立新的世界,一个和平美好的世界,为了这个目标,我愿成为世人所憎恨的魔王,那么”天月向水门伸出了右手“你愿意成为魔王手中的剑吗”

    “我愿意”水门重重的握住天月的手。

    ――――――――――――――――――――――――――――

    【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世界会如此痛苦,终于成为忍者的我,开始在上忍老师的带领下做了一个C级任务,去剿灭一个山寨,终于可以出村的我发现世界外面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好,无数的孤儿在乞讨,路上还有好多死人就那么死在地上,我看到了各种被兵荒马乱波及的普通人在痛苦的呻吟,有些人甚至饿到在吃人,好可怕,好想回村,村子里是最美好的,看到这一切的自己胆怯了,因为他发现与村子相比外面简直就是地狱,在上忍老师的带领下我们完成了任务,在上忍老师的教导下我开始去学习慢慢的去无视,去漠视,我没有拯救世界的力量,我所能做的仅仅是让自己的村子和平,但是每一次都忍不住去想那些痛苦的事,每一次都是对我的折磨,老师说过,这一关过不去就不能成为一个忍者,我就努力的去忘却它,随着世界的流逝,我已经渐渐的忘记,但是我的面前却出现了一个人,一个吃拉面都没钱付账但是看起来很贵气的人,我替他付了钱,然后他把我带到后山的森林里,在这里他告诉我自己的目标,同时向我发出了邀请,我接受了,因为他是魔蝶天月,一个有力量拯救世界的人,我所能做的仅仅是成为他手中的剑,世界的痛苦将由我们斩断。】水门的回忆

    ――――――――――――――――――――――――――

    森林一个水池旁,一大一小两个少年围在一个火堆周围,一人拿着一条鱼在那烧烤着。

    “水门,你的父亲呢”天月问道,天月一直很好奇到底谁时水门的父亲,似乎原著中没有写到!还是说自己忘了。

    “我也知道,从我记事起就是孤儿”水门有些落寞的说道。看着落寞的水门天月轻轻的拍了拍水门。

    突然似乎想到什么,嘴角微微挂起一个恶作剧般得微笑,一闪而逝,正看着烤鱼出神的水门并没有发现。

    “我在前世是18岁,在这里呆了5年多,也就是说自己现在又23岁的年龄了,虽然样貌没什么变化,但是足够了,嘿嘿!有得玩了”天月偷偷的贼笑道。

    天月拍了拍水门突然说道:“若是可以的话,就让我来当你的父亲”

    “嗯?”水门突然有些愣愣的看着天月,眼中透露着惊喜和不可思议。

    “怎么,不愿意”天月看着水门眼睛一睁说道。

    “不...我愿意,只是太惊讶了”水门急忙答道。揉了揉发红的眼睛“好大的风沙啊,都进眼睛里了”

    天月看着眼睛红红的水门,对于孤儿来说,一个可以给予温暖的人无疑是很重要的“我突然觉得我有点喜欢你了――波风水门,似乎当你的父亲也不错啊”天月轻轻的站起来走到水门的跟前,抱住了水门。

    被抱住的水门在也忍不住的眼泪流了下来,却怎么也弄不湿天月的衣服(是不是有点破坏气氛,原因是天月的衣服是伪装蝶变的)。

    “好了,不要哭了,不要忘了现在你可是一个忍者”天月松开水门说道。

    “嗯!”水门轻轻的嗯一声,就看见天月手中泛着蓝光对着自己的脸一抹,一阵清凉过后,脸色的泪迹都消失了。

    “好厉害啊!”水门一脸羡慕的看着天月。

    “这个你是学不来的,不过我倒是可以教你其他的”天月看着水门羡慕的样子说道。

    “很厉害吗”水门说道。

    “嗯!我刚才查看你的体,发现你的体对空间的亲和力很大,你就是说学习空间忍术有事半功倍的效果”天月对着水门说道。

    “空间忍术?”水门被天月说的忍术名字弄的一脸问号。疑惑的看着天月。

    天月轻拍下额头。“忘了他现在不是未来的四代火影波风水门,现在他只是个小孩而已”“所谓空间忍术吗就是我们刚才来的时候我所用的能力,空间忍术到底是什么我来给你做个试验”说完天月拿出一片树叶,然后手中出现一个冰针在树叶两端刺两下做了个记号。继续对着水门说道:“假如说从这个孔到另一个孔的距离是100米,一个在两者之间走动需要5分钟,那么会是空间忍术的人则可以”天月将树叶对折“可以从这里一步到达,5分钟所需的过程对会空间忍术的人来说仅仅只是一瞬间”天月说道。

    “那不就是瞬术吗”水门有些无聊的说道。“彭!”

    “好痛”水门一脸无辜的看着天月。

    “瞬术这种垃圾忍术怎么能和空间忍术相比呢”天月看着水门说道。“空间忍术其实就是把自己拉入亚空间,然后从亚空间到达目标地点,空间契合越高的人,就越容易打开亚空间,比如把攻击转移”说完,天月从水门上拿出一把苦无说道:“看好了”说完就向着左边的一棵树甩出苦无,在苦无快要扎进树中的时候,空间一阵波动,苦无突然消失。然后天月对着莫名其妙的水门说道:“去看看树的背面”

    听到命令的水门连忙跑去,当看到背面的时候,水门惊讶无比的看着扎在背面的苦无。拔出苦无跑到天月边“父亲大人这是怎么回事”水门满脸求知的问道。

    被水门一声父亲大人叫的舒爽无比的天月说道“这就是空间忍术忍术的厉害”然后从怀中拿出一个卷轴对着水门说道:“我的空间能力仅仅会用但却道不明,所以无法教给你,这是一个朋友写的关于空间忍术的基础,看完之后毁掉”把卷轴给了水门。

    “斑对于空间领悟的基础,在加上自己带他转移的感悟,现在的水门在空间忍术的利用上应该比原著更强”天月一变烤着鱼一边想到。

    一会时间!水门把卷轴看完,吐出一个火球术把卷轴烧了。

重要声明:小说《火影之蝴蝶风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