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狐疑?(二合一)

    第114章狐疑?(二合一)

    第一名:

    极品法宝:紫炎幻星剑!

    三品精元丹一瓶两颗!三品元阳丹一瓶十颗!

    上品灵石一万!

    第二名:

    极品法宝:五色焰罗罩!

    三品精元丹一瓶两颗!三品元阳丹一瓶十颗!

    上品灵石八千!

    第三名:

    极品法宝:玄天迟!

    三品精元丹一瓶两颗!三品元阳丹一瓶十颗!

    上品灵石六千!

    ………………………………………………………………………

    玄天道宗,玄天

    君战天双目精光闪烁,静静的凝视着大之中的王石等人,尤其是王石,其在华江等人劫杀一事上,显示出了惊人的战绩,导致最后血炼谷之内,争夺‘炼血令’之人个个谨慎无比,楞是怕招惹了王石这个煞星,出现了好几位手握一块‘炼血令’的弟子。

    (PS:当初脑子发没设定好这个,无奈搞出55个炼血令,最后反而出现了一些问题,无奈,谅解这个。)

    “你们都是我玄天道宗之内最为杰出的一代弟子,进各方查探,你等的份均无任何问题,实力资质心都耐上上之选,经过决定授予你等核心弟子份!”

    良久之后,君战天终于开口发言,道出了这次血炼谷试炼的重头戏份,道:“唯有核心弟子,才是我玄天道宗之内的中流砥柱,你等务必要潜心修炼,以广大我玄天道宗为己任!”

    “任何胆敢泄露,勾结他宗之人,一经查明,都将被无抹杀,灰飞烟灭!你等可还有话说?”君战天冷冷的环视了一圈大之中的众人,道。

    “弟子无话可说!”

    “弟子无话可说!”

    ………

    “好!从今以后,你们乃是我玄天道宗之内的核心弟子,其地位毋容置疑!待你们成就金丹期之,就有单独创建洞府的权力!”

    “《混洞太无元》、《赤混太无元》、《冥寂玄通元》乃本宗前辈修炼参悟《上清大洞真经》所创之功法,仅次于它,唯有核心弟子才有修炼的资格!今天本宗就传授你等无上大道功法,你等务必要谨慎修炼!”君战天凝视着王石等人,道出宗门的三大顶级功法。

    君战天右手一挥,十六道异芒瞬间激而出化为一道一道的意念,进入众人脑海之内,道:“你等散去吧,王石留下!”

    “咯噔!”王石眉头一挑,刚才还沉沁在《冥寂玄通元》的玄妙感应之中,君战天的一个话头,顿时把其心神拉回了现实之中,心里咯噔一声,不由升出了丝丝警惕之心。

    待虎子等十六人鱼贯而出,王石一副虚心听教,提拔而立的摸样,静等君战天训斥!

    “你是五灵根?”

    “咯噔!难道开始怀疑我不成?”王石心里一凉,心里暗暗的思索着,脸上却毫无表,一脸的恭敬,道:“禀宗主,弟子的确是五灵根!”

    “世俗大唐国,王家寨之人!修炼残缺修仙功法《天云诀》,十年突破炼气第一层,八年之前由曲长老领进宗门修炼,所修功法为最普通的《水行诀》,至今为止突破至筑基后期!”君战天风轻云淡,徐徐道:“王石!本宗可有说错!”

    “禀宗主!没有任何差错!”王石心里不仅一惊,不知道宗主为何找上自己单独谈论这些问题,只能恭敬的静观其变。

    “五灵根弟子修炼最普通的《水行诀》,居然在短短的八年时间之内突破至筑基后期,这速度想来都快比得上单灵根弟子了,不知你有何话可说!”

    “回禀宗主,弟子无话可说!弟子至从进入玄天道宗之后,都是夜以继的潜心修炼!”王石恭恭敬敬达到,心里也不仅看出君战天已经开始怀疑自己,可是为什么刚刚还把《冥寂玄通元》传授给自己,难道是假的?

    “血炼谷!自爆2阶巅峰妖峰类灵虫重伤筑基中后期修士三十几人,废掉华江,李月曼,秦靖真,迪肃,沈皓寒,华泽奕等六人手臂,可谓心狠手辣,杀伐果断!”

    “宗主!弟子确实无辜!奈何他人心狭窄,容不下弟子。华江等人串通他人,意致弟子于死地,弟子也只是以雷霆手段无奈自保!”王石不卑不亢,大声的为自己辩解的道,搞不清楚君战天为何单独留下自己,来谈论自己的修炼和血炼谷的问题。

    “枯山,你搭救一魔修,重伤天云道宗二十几人,可有此事?”君战天慢条斯理的缓缓道来,双眼只是这般静静的凝视着王石,不知道其心底做何打算。

    “咯噔!难道怀疑我是魔道细?”王石心里又是一凉,搞不清楚君战天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心中不仅冒出了这个念头,要是君战天突然发难,以自己的修为或许连进入完美大陆的机会都没有,难道自己要陨落?

    王石心中不免升起一股悲愤之,猛的抬头,看盯着君战天的双眼,道:“他是我失踪七年的大哥!敢问宗主大人,我这个做弟弟的为了父亲寻找大哥,何错之有?该不会宗主大人以为弟子乃是魔道的细吗?弟子无辜啊!”

    “魔道细!如果让本宗发觉核心弟子之中有魔道细存在,你以为你还能存活下来吗?本宗还会传授《冥寂玄通元》给你吗?”君战天反问的道!

    “弟子愚昧!敢问宗主单独召见弟子所谓何事?”王石糊涂了,越来越是搞不懂君战天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了,难道修为到了他们这般层次,都喜欢玩神秘吗?

    “你曾经一度失踪了三年!三年之后,返回宗门,修为突飞猛进,一举踏入筑基中期的行列,而此段时间正好是九仓山争夺玄水寒潭之役!而三年后,在你回宗门的前不久!玄水寒潭突然之间消逝的无影无踪,对此你有何看法?”君战天紧紧的盯住王石的双眼,心中也不知作何想法。

    “咯噔!咯噔!”王石心底的一块石头沉了又沉,君战天怎么会把此等事牵扯到自己的头上来,虽然这事确实是自己所为,但自己表露在外的实力,又何德何能能参与其中。

    “禀宗主!这事确实与弟子有小小的关系!”王石索来个真真假假,要知道自己堕入玄水寒潭之事,还有姜阳等人知道,现在就是不知道君战天知道不知道自己曾经堕入过玄水寒潭之中,如果君战天知道自己堕入过玄水寒潭,而自己这个时候,却说与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反而更让人怀疑。

    “当真?那你可曾知道这是为何?玄灵重水又是如何消失于无形的?被何人所得,是你,还是另有其人?”君战天双眼一瞪,精芒一闪,心道当真还能问出点东西来。

    “宗主!弟子不知道玄水寒潭为何消失!但弟子的一修为确实与玄水寒潭有关!”王石简简单单说出了结果,却发现其并不知道姜阳知道自己堕入玄水寒潭,随即对着君战天悲愤的道:“宗主!弟子一心一意当自己乃玄天道宗之人,弟子也心怀血!但弟子不评啊,望宗主为弟子做主!”

    一时之间,王石说的那个声泪俱下,举世同悲,话题转移大-法开始。

    “王石,你为什么不平,这事又与玄水寒潭有何牵扯,给本宗细细道来!”君战天眉头一挑,道。

    “是,宗主!”王石平静了下心神,深吸了一口气,良久,道:“宗主!当年九仓山之上,弟子只有炼气五六层的修为,但是弟子一心一意为宗门斩妖除魔,诛杀了许许多多魔宗的炼气期弟子,但是,弟子最后不是死在魔道之人的手中,却是被我玄天道宗之人所陷害,把弟子打入玄水寒潭之中,致弟子与死地!望宗主为弟子做主!”

    “放肆!何人偷袭你?你又是如何从玄水寒潭之中活着出来的,速速道来!”君战天大怒,生平最恨有人残害同门,血炼谷之内华江主动带人劫杀王石之时,才会默许王石废去他人的右臂!

    “禀宗主,这件事还需从当年九仓山,姜阳偷袭静师姐一事上说起!”

    “什么?又于他有关?

    “是的!”

    于是王石开始陷入自己的回忆之中,把自己如何得罪姜阳,然后姜阳如何怀恨在心,如何偷袭他,让他堕入玄水寒潭之中。然后又把枯山之上之事,简简单单说了一篇,中间对于如何从玄水寒潭之中逃脱一事,一笔带过,道:“宗主!难道弟子为同门师姐护法,也有错吗?难道弟子被同门弟子偷袭,就是应该的吗?”

    “姜阳那个孽畜!本宗一定要他知道知道什么是门规!”君战天大怒,但却关心另一个问题,不仅疑问的道:“那你又是如何从玄水寒潭之中活着走出来的,要知道玄灵重水,以你等修为之人,触之必死!”

    “回宗主!弟子被偷袭,一头扎进玄水寒潭之后,浑冰寒彻骨,直望潭底堕落,随后不醒人事!当弟子清醒过来之后,却发现远处一个黑洞正在狂吸玄灵重水,弟子眼皮一睁,就被吸了进去,之后就不醒人事,再次醒过来之后,就已经出现了九仓山一里之外!”

    “你能平安无事?还有黑洞把你和玄灵重水一起吸入?”君战天眉头皱了起来,质疑的道。

    “是的!弟子也颇为不解!”王石肯定的点了点头,但是君战天一脸怀疑的表,显示其根本就不相信王石所说,不由装作怀疑的态度,想了想道:“其实弟子有个大胆的猜测?”

    “什么猜测?”君战天没想到还有这一说,急切的道,毕竟玄灵重水的消逝,让他很不爽,之前能发现王石这一小小的线索本来也没报什么期望,只是原则上找来询问一下罢了,对于五灵根弟子修炼为何会这么快,修仙界之中能获得机缘仙缘之人何其之多,所以只是好奇一问而已,没想到还能问出点东西来。

    “其实这事还要从弟子进入宗门的时候说起。”王石点了点头,道。

    “还要从进入宗门的时候说起,难道我玄天道宗之内还有机缘不成?”君战天疑惑了。

    “这个弟子不知!或许是吧!当初弟子份卑微,修为浅薄,也没有灵石,也想进入灵宠认主会去碰碰运气,这么好,刚好就和一头灵兽起了交!就是弟子的幽冥猫!听说还是宗主你带回宗门之内的!”

    “幽冥猫?”君战天狐疑的想了想道:“是的!本宗的确是带回来一只萎靡的幽冥猫,没想到被你所得,然后呢?”

    “之后有一天,幽冥猫突然痉挛发狂,全颤抖,濒临死亡的时候!吐出了一股黑色液体,从弟子手臂进入体之后就被吸收,消失不见了。弟子也不知道为何如此,但是却没有什么其他不适之处,而且从那之后,弟子修炼的速度开始加快,堕入玄水寒潭之后不死,或许也正式这个原因,不然弟子实在想不出来,有何其他原因?”王石如是说道,然后:“宗主!这幽冥猫是你带回来的,想必其吐出来的黑色液体,你也应该明白是什么东西吧?没想到却成全了弟子。”

    “有这种事?”君战天狐疑的看了看王石,但是君战天也知道他的确带回来了一只萎靡的幽冥猫,自己也不知道幽冥猫萎靡的原因,难道正如面前这个小子所说吗?”

    “禀宗主!确实如此!弟子进入宗门以来,唯有幽冥猫那次事件很是诡异,之后九仓山弟子偷袭堕入玄水寒潭之后,一直都是处于晕迷之中,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弟子的确不知!”

    “不过,弟子认为,玄灵重水的消失或许是人为的,不然怎么会在如此关键的时刻突然被吸走,还打扰了弟子的修炼,如果多给弟子几年时间,想必弟子的修为还能更上一层楼!”王石胡扯的道,把自己的突然清醒归罪与有人吸收掉玄灵重水,来打扰自己的修炼。

    如果真是自己所为,这么好的修炼机会自己岂会发过,想到这里之后,王石又开始胡扯的道:“事后弟子知道,我玄天道宗自己地盘之内的东西,居然有人不让我们使用,却想瓜分,最后一直这样耽误着,为什么在商量好了的时候,玄灵重水突然消失。弟子认为这是有人在拖延时间,为自己独吞仙灵重水做准备,同时断送了弟子的大好机缘!”

    “哎!弟子心中一直有这个疑问,如此大好的修炼机会,却被生生打断,弟子心中一直有个疙瘩,但知道也知道,这时候正是弟子机缘已进之时!”

    “王石,你先下去吧!“君战天眉头微皱了挥了挥手,还沉沁在自己的思索之中,的确如王石所说,玄灵重水消失的时间也太巧合了吧,而且我等这样的宗门,都没有如此灵宝能够全部收掉玄灵重水,以王石的机缘断然也没有可能。

    “难道是天云道宗所谓?”

重要声明:小说《随身完美修仙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