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十年!你敢吗?(补更)

    ( )    第87章十年!你敢吗?

    “天云道宗之人嚣张霸道的做派,已经深入骨子里面,实在让人心寒!”曲玄被气的吹胡子瞪眼,居然敢在自己面前嚣张霸道,还敢扬言灭了王厉,要不是自持份,真狠不得上前,抓住他就是一顿暴打,直打的他哭爹喊娘,连爹娘是谁都不知道。

    “哼!天云道宗之人,真是越来越过分,一个小小的筑基期修士口气就如此之大,居然不把我等玄天道宗两大元婴期长老放在眼中,可见天云道宗之人,他们的傲然已经深入骨子里了,真的可以说的上是与生俱来,骨子里面就有一股天生高人一等的心态!”沉着,一字一字道出心中想法,可见对天云道宗之人也是大有微词,更是大大的不满。

    “此番魔宗一役,已经能够看出天云道宗的狼子野心,看来应该提醒宗主,早做安排。”曲玄手?长须,幽幽叹息:“风雨来啊!”

    古嵘等一群天云道宗弟子的态度,引起了两大元婴期长老的感慨,足见天云道宗的实力可见一斑,不得不让人引起重视。

    “曲长老,远的不说,你教的徒弟真是好样的啊!在正魔大战战场之中公然勾结魔修,最后重伤天云道宗弟子二十二人,这却是既成事实,容不得他狡辩!”龙双眼寒芒一闪,直盯的王石毛骨悚然,后背一阵冷汗直冒,一股冷意从天灵盖经脊梁骨直通**菊花。

    “况且,对方可是古家家主之子,这事不可小觑,以天云道宗一贯作风,还有刚刚那小子临走之时的威胁恐吓之意,以及其睚眦必报的格,他们一定会以此事为由,向我玄天道宗发难的,事可大可小,即使你保他,他也得付出应有的代价。”

    “龙,别在这里危言耸听,即使他是古家家主之子,又如何,难道我玄天道宗弟子,就任由他人宰割不成,更何况,他有断胳膊少腿吗?”

    “仅凭他一言之词,就能让古家家主对玄天道宗发难,除非他脑残或者早有预谋。”

    ……

    王石等人只能无言的看着两大元婴期长老,争锋相对,面红耳赤,双方围绕着玄天道宗的尊严和王石等人的问题展开激烈的争吵。

    “哼!说到底,此间一切之事,全都是因为你曲玄教徒无妨,才致使王石无法无天,居然公然勾结魔修,重伤天云道宗之人,以后由此引发的两宗争端问题,一切都应该由你曲玄承担这个责任。”龙直接把此次事件的源头归结为曲玄授徒无妨。

    “天云道宗之人一贯如此,此间之事,怎能怪到老夫头上,你这哪门子的歪理。”

    “说道天云道宗,一切当属这个拥有天云道宗份玉牌得魔修,是他挑起此间事的争端,待老夫灭了这个魔修,一切尽皆天下大白。”龙气不打一出来,双目瞬间锁定住这次事件最最主要的当事人:王厉,准备出气发难。

    一股来至元婴期长老的威压,一股脑儿向着王厉压了过来,以发泄心中看见曲玄就会出现的无名怒火,谁TM管你天云道宗,难道你还能因为这件小事,同玄天道宗作对不成。

    位于王厉边的王石,一直冷眼旁观着两人无休无止的争吵,突然,龙话锋一转,直接转到了王厉头上,心中咯噔一声,一种不妙的感觉油然而生。

    蓦然!

    一股来至灵魂的战栗之感,瞬间袭遍全,如此威压与刚刚作用在自己上的威压,简直不可同而语,这一次当真是龙全力而发,且对象反而不是自己,而是他口中所说的罪魁祸首:王厉。

    灵力威压来的快,去的也快,就在王石脑海之中一片轰鸣,一股来至内心深处的恐惧之感遍布全,第一时间想到王厉将会命丧龙之手,一股内心深处的戾气勃然爆发,直冲霄汉。

    双耳之中传来曲玄天籁一般的冷哼之声。

    “龙,想你一元婴期修士,居然爆发自己威压,欺压一个小辈,老夫真是休与你等人为伍,你想要他死,老夫偏要让他活!”

    王石感觉曲玄的声音,在这一刻,犹如天籁一般,婉转动听,是这个世界上最好听的声音,因为他带给了自己希望,曲玄救下了王厉。

    如此近距离之下,即使他想拉着王厉遁入完美大陆之中,也是不可能的。

    “曲玄,我龙灭杀魔修你也来找茬,你未免管的太宽了。”

    “哼!老夫徒弟的人,不是你说打杀就能打杀的,你想做,免谈。”

    王石感觉自己等人夹杂两大元婴期长老的气势对抗之中,随时都有覆灭的危险,心中的怒火蹭蹭的往上窜,自己最难容忍的就是,有人居然在自己的面前,扬言打杀自己的大哥,自己的亲人,岂是他人说打杀就打杀的,既然如此说,就要付出应有的代价。

    心中泛起了一股深深的杀机,冷眼盯着龙。

    元婴期长老的感应是何等的灵敏,就在王石内心之中的杀机升起的刹那,龙就已经感觉到,自己面前这个小小的筑基期修士,居然对自己产生杀意,一个小小的筑基期修士对自己这个元婴期长老,产生杀意,对,就是对一个元婴期长老,产生杀意。

    这是何等的可笑,何等的荒谬。

    自己居然被小小的筑基期修士所看不起,居然对着自己产生杀意,这是对自己实力的侮辱。

    “嘎嘎嘎,好大的胆子,你想杀我吗?”龙邪看着王石,怪笑着道。

    “你居然敢对我产生杀意,你能承受得住元婴期长老的怒火吗?哈哈,看来,你还不知道元婴期在你们这些犹如蝼蚁一般的筑基期面前,那是天一般高高在上的存在。岂是你小小的筑基期修士所能了解,蚍蜉撼大树,螳臂当车。哈哈,我龙居然会被一个小小的筑基期修士所鄙视,居然对我产生杀意,当真是滑天下之大稽。”龙越说越是寒,面沉如水,显然已经怒急。

    顿时风阵阵,王石如临大敌,双目赤红,怒目圆瞪,毫不退让,针锋相对,如果眼神能够杀人,我想,龙大概已经变成长虫了,而且是那种断成了一节一节的长虫。

    即使在曲玄气势威压的保护之中,虎子等人也感觉一股来至灵魂深处的战栗之感:这就是元婴期长老的威严吗?

    虎子,拓石,王厉等人齐齐一震,以为自己等人终于逃脱了天云道宗之人,没想到片刻时间不到,又要承受这位长老的怒火,似乎对方已经怒急攻心,对自己等人产生了杀意。

    尤其是王厉,感受的格外清晰,尤其是龙扫而来的双眼,让他如堕冰窖,灵魂冻结而死。

    “龙,我王石得罪你一次,就不怕得罪你第二次,你居然扬言灭杀我大哥,龙有逆鳞,触之必死。”王石缓缓的抬起头颅,双目赤红,燃烧着熊熊怒火,狠厉道:“生死台!你我终有一战!”

    “咯噔!”

    曲玄下意识的看了看这个徒弟,能够感受到其话语之中,那种毅然决然,视死如归的态势,一股来至骨子里的绝不妥协,不甘屈服,于天公试比高的决心。

    “哈哈!哈哈!你要和我上生死台!”龙殷红的双眼,怒瞪着王石,显然已经怒急攻心,一个小小的筑基期修士居然要和自己上生死台,这是多么大的讽刺,多么大的屈辱,即使跳进黄河也洗不掉的侮辱,龙断断不能接受,蝼蚁一般的人物,对自己的侮辱,这是关乎一个人的尊严,是比生命还来的重要的人生信念。

    “你配吗?”龙居高临下的打量着王石,以一种猫戏老鼠的戏谑之,怜悯的道:“十年,百年,千年,还是一万年。”

    “可笑当真可笑之……”

    “十年!”王石双眼精芒一闪,一字一顿,似乎鼓足了全的力气:“你-敢-吗?”

    这是王石对龙的挑战。

    曲玄楞住了,虎子楞住了,王厉和拓石也楞住了。

    十年,一个筑基中期修士妄想在十年追赶上元婴期修士,并且订下十年之约,是这个世界太疯狂,还是王石太幼稚。

    每个人的心中都在这般质问着自己,这可能吗?

    怒了!

    龙简直被气疯了,要不是曲玄在这里,他一定生吞了面前这个大言不惭的小子,这是对自己**的羞辱,是最自己尊严最最无的挑衅,龙怒急反笑,脸皮一阵痉挛似的颤抖,目眦裂的道:“好!好!很好!本长老就看你有什么凭仗,十年能成长到什么程度。”

    龙大袖一甩,翩然而去,不经意间看能看见他颤抖的肩头,实在是这货被气的委实不轻,又不能拿这个小辈如何,有曲玄撑腰,今天自己是别想收拾掉他,现在再呆在这里,只待一刻,只是一吸时间,都感觉浑不舒坦,好像有无数双眼睛,在背后对着自己指指点点,戳自己的脊梁骨。

    “十年!”龙咬牙切齿,几乎把牙齿咬断了一般,狠的道。

重要声明:小说《随身完美修仙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