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铮铮铁骨大好男儿!(二更)

    ( )    第83章铮铮铁骨大好男儿!

    “哼!”

    王石心里冷哼一声,完全无视王厉的问题,直接从古嵘的态度着手下,你天云道宗不是牛吗?那哥就把你置于风口浪尖之中,让你去面对所有正道弟子的怒火。

    反正其他七宗对天云道宗积怨已深,只耐实力不够,现在稍稍一挑衅,人家反而会忘记王厉之事,不遑论那些不知之人,又被天云道宗打压过的弟子,听到这里心中的怒火就蹭蹭的往上窜。

    现在的这个场合,如何脱,已经不需要考虑,考虑的是如何把这个问题对自己等人的影响降低到最低程度,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王石要的就是这个化了。

    逃命进入完美大陆始终是下下之策,唯有制造机会给自己脱,也为了他们以后的修炼着想。

    没办法,哥就只有把水搅浑,谁还会在意浑水里面的一个小石子呢。

    王石得势不饶人,继续胡搅蛮缠:“想我旁这位正道弟子,殚精竭虑,矜矜业业以除魔卫道为己任,干冒天下之大不韪,毅然决然的选择潜入魔宗做内应,为的就是配合正道八宗联盟,彻底瓦解魔宗的退路,却不曾想到,他已经道出了自己的份,却遭到你等的无剿杀,而这一切的原因,却只是你口中的私人恩怨。”

    “想来这位道友,当真是铮铮铁骨大好男儿,无愧于天地之间,没想到却被人污蔑,至他于死地,当真让我辈正道修士心寒,心寒拉。”王石大摇起头,一副心灰意冷的颓败模样。

    “二弟果然不同凡响,以前如此,现在亦是如此,高人拉。”王厉额头冷汗直冒,一脸汗颜,眼珠子不停的转来转去,白眼翻了又翻,实在是这二弟扯谎的本事,当真是一绝,旋即脑海灵光一闪,大手一拍储物袋,一个小小的四四方方的白色玉牌出现在手中,玉牌中间一团凸出的白云跃然其上,当真是栩栩如生,这就是以前王厉的份玉牌:天云道宗弟子份玉牌。

    “二弟,这个,想来你应该有用。”王厉直接递给了王石,小声的道,心中已经想到了下面可能出现的说辞。

    果然!

    王石双眼一亮,直接接过王厉递过来的份玉牌,高高的扬了起来,底气足足的,扯开喉咙,声嘶力竭的悲愤道:“正道八宗的道友们,你们面前的魔修岂是你等的对手,你们不防展开神识看看在下手中的这块份玉牌,这就是在下旁这位道友的份玉牌,他是天云道宗的弟子,没想到他自己甘愿深入虎,下得地狱,潜入魔宗做内应,实在是我辈之楷模!”

    “没想到道出份之后,却遭到这位道友的无剿杀,只因为他们以前的私人恩怨,而他不顾同门之谊,公报私仇,只因为他嫉妒在下边这位道友和他道侣的美好姻缘。企图夺人之妻,这等大逆不道之事,居然发生在面前这位公报私仇的天云道宗道友上,真是令人齿寒,真是令人心寒啊。”

    旋即,不待王石继续滔滔不绝的称述着“事实”,但当事人王厉,刷刷刷,人如奔雷闪电一般,右手一引,黑气滚滚的飞剑,划过空间,直奔地面之上与王厉一同逃窜,却在王石二十八只8J小怪小叶峰自爆之时,被无掀翻,却还没死的几人而去。

    扑哧扑哧扑哧

    黑芒一闪,飞剑一挑,三颗血淋淋的头颅,迎空而上,被王厉控制着悬停于前不远之处,旋即三道黑色剑芒一闪而至,直奔三颗圆瞪着双眼的头颅而去,刹那之间,天空之中,红的白的飞溅,放佛爆碎的西瓜一般。

    王厉用行动来诠释了王石的话语,毕竟在刚刚逃命的过程之中他在意的一个朋友秦飞已经自爆飞灰湮灭了,其他人与他何干,而且魔道之中有几人能真正相信。

    “想必大家已经看见了,我边这位道友,的确是正道之人潜入魔宗的内因,在他的心中除魔卫道,才是自己的天职。”王石摇了摇头,做疼心疾首道:“为了进入魔宗,他做出了天大的牺牲,选择了修炼魔修功法,为的就是真正的打入魔宗,苍天啊,大地啊,想必诸位道友已经明白,这位道友乃是真真正正心怀天下苍生,一心除魔卫道为己任的正道之士。”

    “只是在魔宗被围攻之时,却遭到了小人为了私人恩怨的围剿,于是不得不借助魔修的力量来抵挡,在下不才正好与他有过一面之缘,知道他乃是真真正正的正道之士,遂出手相帮,为他解开份之疑,还他一个清白。”王石滔滔不绝,喋喋不休的阐述了半天,完全无视古嵘每次即将接口的话语,声调再度拔高,把其淹没,洋洋洒洒长篇大论下来,最后得出:看,哥都把份玉牌拿出来了,就是为了还他一个清白。

    “无耻,这人也忒无耻了。”拓石刚刚还一副视死如归的绝然态度,居然在王石这样长篇大论的谬论之下,完全的缴械投降,以前杂没看出来,这人也忒无耻了,要是以后跟着他,自己被他卖了,说不定自己还得帮他数钱。

    拓石额头黄豆般的冷汗,潺潺望下直流,实在是被雷的无以复加。

    “高啊!石头哥真是牛!”虎子摸了摸后脑勺,满眼的小星星,偶像啊,看,人家这水平,多牛

    王厉更是眼观鼻,鼻观心,一脸的严肃,面上写着:哥是当事人,哥不发表意见,你看哥这个样子,就知道这人说的是真的。

    毕竟这里只是战场之中的冰山一角,远的不说,近的就说吴?,沈皓寒,华泽奕三人,都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王石滔滔不绝,犹如绵绵江水一发不可收拾的说辞,咕噜咕噜咽了口唾沫,双目圆瞪,目测裂的死瞪着王石,实在是太震撼鸟,这高帽子真是一顶接着一顶,完全不给对方一点喘息之机。

    这人:妖孽啊,惹不得,不说实力,光这份戴高帽子的本事就是一绝,不被打死,也得被对方给吓死。

    妖孽!

    那就说说另一个旁观者,兼半个当事者,灵霄阁萧俞莹等五人来说,他们可是亲眼见证了整个过程的,王石也认识,天云道宗之人虽然不认识,但也有帮助其扰过王厉等人的逃窜之事。

    “萧师姐,他太厉害鸟,活人能被他说死,死人能被他说活,还能跳出棺材,来蹦?两下。”灵霄阁另一位女子应薇,嗔目结舌的道。

    “小薇师姐说的没错啊。”灵霄阁一男弟子迎合的道,咕噜咕噜,还不忘咽了口唾沫,实在是太崇拜鸟。

    “这……”萧俞莹直接被震撼的无以复加,右手下意识的遮挡住微张的小口,心道:太,太,也太那啥了,这死人还真能被他说话呢。心中已经肯定了应薇的说法。

    不说近处这些知之人,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王厉摇一变就变成了天云道宗潜入魔宗的内应,但那份玉牌却假不了,上面的气息的确与那人同源,虽然两者相距有点大,估计也是修炼了魔修功法,所出现的状况。

    但远处之人,却不知,而是被小叶峰的自爆还有王石的积昂陈词所吸引,还有着份玉牌和王厉的实际行动做证据,完全的先入为主,认为王石说的就是对的,而王厉就是一个真正的正道之人,而古嵘心狭窄,公报私仇,还借助天云道宗的名头,来挤压王石等人,的确是天云道宗一贯的嚣张霸道作风,真是苦了这位深入虎的弟子,由衷的佩服啊。

    “槽!你TM胡说八道,你们都得死!”古嵘怒急攻心,一脸狰狞,扬手就是一道剑芒劈向王石。

重要声明:小说《随身完美修仙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