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明目张胆的借刀杀人!

    ( )    第19章明目张胆的借刀杀人!

    皱云三人,看着暴怒而来的魔道弟子,就一阵头大。

    肚子里把王石二人的亲戚问候了不下几百遍,从魔道弟子散发的灵力波动来看,两个魔修的修为,应该都在他们之上,至少也是炼气七层的境界。

    可惜,他们不知道的是:两个魔道修士都是刚刚突破的筑基期强者,虽然都是重伤之,但浑也散发着堪比炼气九层的灵力波动。

    王石和虎子二人座在玄黄马上,瞬间掠过皱云三人,冲天而起,停在双方头顶上方,看着皱云三人与魔道弟子短兵相接。

    以此为中心,一圈一圈的能量涟漪,犹如冲击波一般,不断施虐,所过之处,无不遭受灭顶之灾,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开去。

    一时之间,地面上飞沙走石,断树横飞,火光四起,尘土飞扬,大地震动,魔气滔天。

    两个重伤的筑基期魔修,被一个炼气期五层和一个炼气期三层的正道弟子偷袭,还打扰两人疗伤,筑基期强者的尊严岂能被两个小小的炼气期弟子所践踏,这是他们所不能容忍的。

    早在王石激出两道水剑时,已经被玄天道宗重伤的魔修,怒火瞬间升腾而起,没想到两个蝼蚁一般的杂碎,也敢戏耍他两。尽然用那不疼不痒的漫天水剑攻击二人,这是在挑衅筑基期强者的尊严,是**的羞辱。

    然后这两个蝼蚁般的东西,居然仗着飞行灵兽瞬间冲天而起,而失去了飞行法器的魔修,想追也是无可奈何。

    王石和虎子的升空,却突然把皱云三人暴露在魔修的眼中。居然派两个蝼蚁来挑衅,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叔可忍,婶婶不可忍。两个魔修的怒火瞬间降临到皱云三人的头上。

    两个魔修浑一震,体之中冲出无边黑气,大手一挥,黑气之中瞬间产生铺天盖地的黑色异芒,牢牢的锁定着三人,犹如奔雷之势,裹挟无尽杀伐之气,誓杀三人。

    主修土属功法的皱云,刚刚炼气五层境界,修炼法诀的时也不久,只能施展最基本的防御法诀,土墙。攻击法诀,石锥。

    皱云第一时间,就在自己前布置了一层又一层土墙,用来抵挡前方犹如蝗虫过境一般的黑色异芒。

    冯怡与郎清松二人的速度也不慢,两人都是主修火属功法的修仙者,一道又一道炙火墙矗立在前,期望抵挡住魔修铺天盖地的黑色异芒。

    而皱云三人的修为,最高也不过炼气六层,怎么能够与筑基期魔修相提并论。双方的法诀相遇,只不过一个照面,皱云三人布置在前的浑厚土墙,炙火墙,就犹如土鸡瓦狗一般,瞬间崩溃。

    好在三人都是生力军,而两个魔修却是重伤之,体内灵力已到油尽灯枯之时。

    就在黑色异芒,轰破了一道又一道土墙,火墙之后。其威力也在这个过程之中逐渐削弱,皱云三人布置在前的最后几道防御,终于在摇摇坠的况之下,生生抵挡住黑色异芒的轰击。

    皱云三人暗松了一口气,心中恶狠狠的咒骂着王石两人,居然敢在他们面前,明目张胆的借刀杀人。

    “哈秋……”王石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伸手摸了摸鼻子,笑道:他们在咒我。”

    “哈哈,石头哥,他们表演的真给力,太过瘾了。”虎子摸了摸后脑勺,双眼贼亮贼亮的盯着地面上的黑色异芒,土墙,火墙,石锥不断的碰撞,憨笑不已。

    “嗯,虎子,我再给他们浇一把油。”王石嘿嘿笑了一声。旁若无人,好似朋友一般随意的闲聊,但声音却出奇的大,道:“虎子,有三为师兄为我们压阵,这次我们真是涨了见识。”

    “你看,三位师兄的姿那是多么的帅,法诀也是信手拈来,大手随意一挥,就能杀敌于无形之间,偶像啊!”

    “我们修为浅薄啊,刚遇到魔修,一个照面都抵挡不住就败下阵来,要不是三位师兄为我们压阵,现在,我们已经面见宗门先祖去了。”

    “还有,你看。那两个狗魔修,还真以为修为很高,很了不起了是嘛,我看就是个狗,一坨狗屎。一遇到三位师兄就犹如如同土鸡瓦狗一般,瞬间死于三位师兄精妙的法诀之下。”

    “石头哥,我们真该谢谢三位师兄为我们压阵,不然我们的小命就要交代在这里了。”虎子摸了摸后脑勺,憨憨的道。

    “虎子,这就对了。你看三位师兄,浑散发着雄浑的灵力,坚硬的土墙,炙的火墙。还有攻击力强横的石锥,火球,哎真不是我们能比得了的,真是太佩服了。”

    “虎子,你要看清楚了啊,三位师兄这是在指点我们。以他们雄浑的灵力,收拾两个魔门贼子还不是手到擒来,这是他们在用实战指点我们啊,我们一定要好好吸取他们的经验。”

    王石与虎子二人,座在玄黄马上,高谈阔论,评头论足,放佛俗世之中达官贵人观看斗兽一般。

    可是,下面的皱云三人,有着吐血的冲动,恨不得立刻飞上去,狠狠的抽王石几个大耳瓜子。

    你这是在捧人,还是在挖苦啊。

    这是**的羞辱,杀人于无形啊。

    皱云三人拼死拼活的低档着两个魔修的诡异攻击,如果不是三人配合的天衣无缝,加之也看出了对方是重伤之,灵力似乎要枯竭的样子,根本坚持不下来。

    而这个时候,王石那个恶魔的声音还不断传进皱云三人的脑海之中,三人哭无泪啊,面对面得被挖苦,却不能还嘴,要是一个疏忽,小命交代在这里,他们连哭的地方都没得哭。

    话说皱云三人,哭无泪之时。

    对面的两个魔修,那是有苦自知,本已受重伤,还要面对以前自己伸伸小指头就能捏死的蝼蚁的攻击,而王石那气死人不偿命的闲聊震的两人是阵阵血气上涌。

    如果他们还有飞行法器在,一定立马丢下面前这三个对手,冲天而上,追杀王石到天涯海角,海枯石烂。

    那一张臭嘴,几乎说的他们重伤之,有着吐血而亡的趋势。

    TM的,这架还怎么打啊。

    五人哭无泪,想死的心都有了。

    “噗。”

    果然,一个胖脸魔修,终于忍不住,仰天一口鲜血狂喷而出,这是被气的,被活生生气的吐血。

    “走。”

    两个魔修,狠狠的瞪了一眼玄黄马上的王石,撒开脚丫子,狂奔不已,生怕再在这里,不被对方给杀了,也会被对方给活生生的气死。

    “虎子,我就说嘛,这两个魔道贼子,就是土鸡瓦狗,根本不值一提,在三位师兄的手中,瞬间就能飞灰湮灭。”

    “师兄三人,果然都是仁义之辈啊,连魔道贼子都不忍杀害。当真是我辈正道弟子之楷模。”

    王石还装模作样的对着地面之上气的吐血的三人作了一个揖。

    “噗。”

    终于,地面之上的皱云三人,终于没有忍住,血气一阵翻涌,刚刚与魔道贼子一战受的伤发作。

    仰天就是一口鲜血狂喷而出,洒满天空。

    这是被气的,加之受伤颇重,一时没有忍住,就发生了这样的一幕。

    王石叫虎子让玄黄马的高度降了降,对着地面之上的皱云三人道:“哎,多谢三位师兄为我两师弟压阵,才免除了我俩被魔道贼子屠杀的下场。”然后猛的一拍脯道:“三位师兄不用担心,你们尽管疗伤就是,我们一定为三位师兄誓死守护。”

    “这样,三位师兄,我等先去周围巡视一翻,看是否还有魔道贼子在此地逗留,我等一定灭杀之,以报三位师兄的维护之恩。”王石一脸诚恳。

    人刚刚吐血以后,本该一脸的苍白,可是皱云三人白皙的脸颊却格外的红晕。

    他们心里那个气啊!倾尽五湖四海之水,海枯石烂之时,也不能熄灭心中的滔天怒火。

    旋即沉的道:“等等再说。”\');

重要声明:小说《随身完美修仙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