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拭目以待

    古韵云走了,如同她悄无声息的来到杭城一般,同样不带走一片云彩,只不过,留下的那份举足轻重的资料却足以让孙必武在接下来的博弈里面迅速一锤定音。

    望着桌上的两杯已经清凉的茶水,孙必武嘴角不免泛起一抹自嘲的苦笑,当一个人用三年的战地厮杀,无数从生死线跌倒,又爬起来,只为一个梦想,也就注定无法再为任何一个女人放弃任何东西,他闭上眼睛,或许只有宏观的布局与谋取最大的利益,才能自己安静!

    走出青腾茶馆,孙必武也没有立刻就走的意思,相反来到人潮人海的西湖边,望着水波漾的湖面,愣愣发呆,仔细的思考着接下来的布局,若有所思。

    毕竟杭城一行,谈不上凶险,但是,随便哪一方面的处理不尽人意,也必然会带给孙家或者是自己太多意料不到的污点和暗地里的敌人,甚至于不难想象,一个总资产接近1000忆的大世家,为什么每年要花费大笔的钞票不上福布斯财富榜的最大原因,不外乎是在暗地里给一些见不得光的人物洗钱亦或者是在做着各种各样的隐投资,更何况财不露白这条恒古不变的定律早已深入人心。

    就在孙必武还在为接下来的事考虑再三的时候,一个弱不风的年轻人拎着一袋啤酒,坐在了他的旁边,眉宇间充满了无以言明的忧伤跟落寞,从袋里拿出一罐啤酒后,拉开拉环就直接仰头大灌,如果不上亲眼所见,很难看出,这么斯文干净的男人也有这么狂放的时候。

    或许是第一场做出这么出轨违背人生定义的事,男人虽然坚持的一口气喝完那罐啤酒,到了最后却还是不停的咳嗽,却还是忍了下来,没有让剧烈的肺部运动让眼角流出泪光。

    “什么狗的我们还小,不懂得,什么狗的山盟海誓,所谓的两小无猜,哪怕是人生种最美好的东西放到现在,难道就都是只能拿来回忆却一点也经不起时间的考验吗?英雄多自屠狗辈,难道你就对我没有信心,十年以后出寒门的我,会比世显赫的他差多少或者弱太多吗?十多年的朝夕相伴又算是什么,当年又是谁宁愿自己招人耻笑,还要给你买那块2999块钱的卡西欧手表的?”瘦弱男人说完,便已沉默,好像现在才发现边的孙必武一样,不再出声,哽咽哭泣,男儿有泪不轻弹,可真正到了伤心处谁又能不动容呢?

    “哥们,能给一罐吗?”孙必武站在他面前平静说道。

    陷入悲伤太多的男人沉默了片刻,抬起头来擦干眼泪,随既望着边这个看上去虽然平易近人,但却拒人千里的男人后,点了点头,从袋子里递给他一罐啤酒,只不过他现在还不明白,就这样一罐廉价的青岛,将会改变他的人生。

    “为了女人?”孙必武打开易拉罐喝了一口后,问道。

    青年男人并没有没有说话。

    神渐渐的憔悴着,叹了口气,拿起另一罐啤酒再一次一饮而尽,明显没有喝过酒的他又一次狂咳不止,但还是咬了咬牙,不愿被人可怜,但眼神中的痛苦却不难让人看出是怎么一回事,世间最伤人的莫过于感,孙比武之所以会浪费时间的陪他喝酒,也是因为他现在的神,太像吕余生当年。

    “或许你现在觉得必不可少的女人,将来会让你觉得可有可无的。感并不是人生唯一的调味剂,最重要的还是要学会把握自己命运。”孙必武微笑道,他没有想到,同样的话,三年后竟然会再说一遍,虽然三年前吕余生没听进去,但他希望边的男人会明白,自己的一片苦心。

    青年望了眼边的孙比武后,苦笑道,“你不会明白的,因为我们不一样!”

    即使孙必武一普通打扮,他也看得出来眼前的同龄人决非自己这种放在人群中就会没有区别的凡人,如果没有这种眼光的话,他也就不是那个被予以厚望的人际学高材生了。

    “我们不一样”孙必武喝了一口啤酒自嘲道。

    不可否认,如果单从世而言,年轻男人和那个高门大户的二世祖差距的还是太多太多了,所以哪怕再有信心,在十年后压他一头,但现在,无异于纸上谈兵。

    就在孙必武准备开口的时候,一对极为耀眼的男女朝他们走来,青年材高大,但内敛的气质掩盖了自的跋扈,一从头到脚的名牌彰显家世的不凡,而那女人虽然谈不上太过于精致,但简单的可以用耐看和漂亮来形容,堪称尤物。

    女人并没有理会站在青年男人边的孙必武,径直走到那位瘦弱的男人面前,柔声道:“正擎,我想我们并不合适,希望你可以找到比我更好的女孩子。我知道你对我很好,但是感这种事不是感动就能够维持,也谢谢这么长时间以来对我的照顾!”

    文雅柔弱青年眼眸中泛着浓重化开的惆怅和伤感,却没有说话,意料之中的分手竟然来得这么的快,而且是在自己刻意躲开他们的况下,找上门来的,堪称耻辱。甚至于哪怕分手了,他也没有恨他,作为一个双鱼座男生,他拥有了太多这个黄道十二宫里面最多优点星座的优点,天生的温柔,跟对女生的体贴,让本来沉溺在幸福里面的他,以为两人会这么静静的走进婚姻的堂,然后一起慢慢老去,等到再也走不动的时候,可以一起去看那以前没有见过的地方,以前想去的地方,一起去看海,一起去享受青藏高原的宁静跟尼泊湖的无之水,最重要的是,是自己牵着她的手,一步一步走下去,哪怕眼角的皱纹再多,也不介意,因为记忆是最可靠的东西,所有的美好都在他的心里,可还是没有想到这个人生最大的梦想在大学就成为破灭的幻影,其中的酸痛哀伤不是一般人能够体会的。

    “对不起,正擎。”

    女孩犹豫了片刻后,没想到再次见到这双依旧痴眼眸时,内心的酸疼会突然跳跃,耐看的脸上挂满了无以伦比的歉意。

    毕竟,对于幸福而言,女人跟男人的定义都不一样,很少有女生会愿意陪伴在一个目前还落魄跟狗一样的男生边,哪怕他再像一块美玉,没人雕工,也会失去光芒。

    而她后的英俊青年则是冷笑的望着面前的这位手下败将,满脸不屑,对于他来说这样的对手实在是太没有竞争力了,自己的能力几乎都在他之上,结果自然毫无悬念。

    “又是一出狗血的明白钻石比玻璃重要的肥皂剧,能再有点新鲜劲吗?“孙必武冷笑不已,女人总是喜欢用各种表和痛苦来掩饰自己对曾经男人的疼,就在你还自感内疚以为自己做错什么大逆不道的事让她失望的时候,她已经顺势退出,正如能说我喜欢你,就不会说我你一样,到头来可以归类为喜欢不等于,而如果你要她解释的话,她也会模糊不清的告诉你,跟喜欢的定义差不多。

    孙必武说完,随既冷漠的扫了一眼,女人边那个骨子里透出自傲的年轻人,如果凭长相而言,这样油嘴滑舌的男人确实比边这位不善言辞的斯文青年来的吃香的,哪怕家世,外貌,一掷千金的豪气,也不是后者可以与之相比,所以,这个女人只所以会选择背叛,实际上也并不是什么错误,但是,当他看到这张类似顾盼儿容颜的脸,他就间接想起了已经死去的吕余生,内心一阵苦涩。

    ”最多一年内,整个江浙都会记得今天被你抛弃的男人,两年内,整个南方,都会注视着这个男人的一举一动,三年内,到时候整个中国都会为你惋惜!”

    孙必武站起笑道,轻藐的望着眼前的侣,嘴角流露出不屑,丝毫就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的意思。

    女孩边的青年男人听完以后,眼里全是很浓厚的藐视,从孙比武的穿着上,他已经不难看出对方的价,冷冷道,“你觉得这有可能吗?”

    孙必武没有回答,拉起那个一脸痛苦的青年,转就走,冷漠道,“我们拭目以待吧!”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公子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