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骄傲的让人心疼

    简单把该说的事和赵思思说完以后,孙必武也没有什么再逗留在这里的意思,既然已经开门见山的把该讲的事都说出来,他就有把握,赵思思一定会答应自己,因为那个理由,足以让赵思思再一次走到无法选择的位置上。

    所以,现在的局面对于她而言妥协或许共赢,拒绝则自取灭亡。

    孙必武走出电梯后,就直接的赶往西湖畔的一个青藤小茶楼,服务员也只是瞄了他一眼后,便七拐八弯的把他带到一间颇为幽静的雅间门口后就迅速离开。

    打开厚重的房门,一道倩丽影意料之中的出现在他的面前,桌上摆放着两杯依然冒着青烟的茶水,女人见到他后,也没有起,随既又把已经全满的茶水倒掉,重新倒了两杯,可和刚刚相比,只剩七分。

    应该也是见怪莫怪,孙必武也没有什么惊愕,直接的走到了女人的旁坐下,望向她的眼神却是出奇的温柔,没有半点面对秦纯白的冷漠跟面对赵思思时的伪善,孙必武下意识的伸出手来抚摸边这张看起来格外精致的容颜,原本异常熟悉的两人,现在已经不懂得如何开口。

    “三年了,回帝都的时候你没见我,在内蒙的时候你也没见我,难道非要我特意赶过来一趟,你才会放下你那狗的尊严和所谓男人的矜持吗?”

    女人没有制止孙必武动作的意思,原本括淡的声音变得异常清凉,纤细白嫩的手指颇有规律的摩擦着桌上的杯子,一典雅庄重的纪梵希限量版长裙凸显出她不同寻常的份,不化妆,但精致的容颜却足以让任何人在见到她的第一眼就望而却步。

    可以想象,哪怕是再有权柄的男人跟她在一起都会有一种难以言明的压力,这还不包括她上那一连串闪眼的头衔。

    听到她的话后,孙必武就收回停留在半空中的右手,端起桌上的杯子,动作不温不火,望着这位在帝都声名雀跃的女人,道,“这只是你一厢愿的,而且,我觉得我并没有做错什么,上面的老头子都在盯着你呢,如果不是杭城山高皇帝远,光一个林家大少就足够我应付了,更别说我们家现在掌权的那位跟你们家一直以来并不看好我们的那群三姑六婆。”

    气氛异常尴尬,古韵云也没有想到,已经不再吊儿郎当的孙必武再也没有以前那么好说话,甚至从为人处世的方式也出现了一种惊天的逆转,不安分的迹象太过于明显,眼里蕴藏着东西,除了野心外,便无其他。

    “你变了,变得让我不熟悉了,这还是三年前那个一言不合,就敢跟自己家里位高权重老者拍桌子骂婊子养的那个三不怕吗?”女人黯然神伤,孙必武的解释并没有让她释怀,相反,曾经青梅竹马的男人已经不再是那个傻傻愣愣的书呆子。

    三年前他因为吕余生的死而选择改变,最初还让自己小小雀跃一番,可接下来三年的隐忍不发,心机也变得越来越重,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必树立一片敌人的形事方式已经太不符合中庸之道,所以,她来杭城,更多的是想让他在秦家的事上收手,再等几年又如何,毕竟现在的局面对他很不利。

    孙必武一怔,随既说道,“韵云,并不是我变了,而是我们都在变,在这个金权唯上的社会里,如果我们不选择践踏别人敢践踏的事,那么,我们将会被其他世家淘汰,秦家的血太古板了,甚至可以说守旧,出现我这么一个愣头青在外面到处惹事生非,我家老头子并不会说什么,说不定高兴起来还会多喝一壶二锅头,别以为这三年中,我离开帝都,我就对现在几大家族的摩擦一无所知,相反,我比你们看的都透,如果孙家还像三年前那副德行,那么,很快就会遭到其他三个世家的围剿,当然,其中还有你们古家。”

    话音刚落,孙必武的脸上带着一点涩意,随既又轻声道,“也许,你也可以说我在危言耸听,但是聪慧如你,难道就没看出其中的利害?我想,不是你不知道,而是你一直以为一切都能依靠我们两个人的关系避免,或许古家和孙家在帝都联手便能彻底压过其他两个世家,但是,那群老头子愿意看的,不是四个家族毕竟的旗鼓相当,而是有人能迅速独占鳌头,以你现在在家族的地位改变不了什么的。”

    古韵云听到孙必武的话后,不由的叹了口气,原本古井不波,好像天塌下来的脸上没有了最初的从容,兴许是想要反驳一下边男人的观点,可话到嘴边,终究没有说出口。

    “你怎么会这样认为呢,放下秦家的交锋,我们回帝都,只要两家老人拍板联姻,现在设想的事就不会出现,你就不能为了大局而放弃一些可有可无的事?”古韵云犹豫了片刻,一脸黯然说道。

    她虽然明白,吕余生在孙必武心里的地位,但是古韵云从一开始孙必武对付秦家的开始就已经明白,如果再不阻止,那么或许几个家族的厮杀会提前开始,小小的秦万云不足为虑,但他代表的势力则很容易说明很多事

    就拿短时间内秦家策反刘炳文爷爷埋在江浙的那么暗棋就很能说明事,对方是因为什么而选择归附,又因为什么原因所以被秦万云所知而采取行动,表面上看来并不大害,可实际上的事并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得清的。

    孙必武摇了摇头,低沉笑道,“男人和男人之间的友,你们女人永远不懂,如果为自己哥们报仇和为家族亲人扫平后顾之忧都算可有可无的事,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那我还算是什么男人?而且,就算我回帝都了,就那么容易过关?况且,如果能昂首的回去,我就不回落魄的跟狗一样去求别人放我们一马,就这样吧,告诉你们古家那群尸位素餐的老头子,我很快就会上门拜访,五年之内,孙家的势力将彻底的在中国各个主要城市遍地开花,到时候,命运才算掌握在我自己手上。”

    古韵云看到孙必武的样子,紧咬着嘴唇,从椅子旁的手包里面取出一份材料放在桌上后,便起离开,背影哪怕落寞,但也倔强骄傲的让人心疼……

    ---

    今天就一更了。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公子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