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代言人

    没过多久,孙必武就来到赵思思位于杭城南区的小窝,虽然并不大,六十平,可在寸土寸金的江南皇府而言,一平米也要十八万,不可谓不昂贵。

    赵思思在孙必武面前,反倒没有多少拘谨,简单给他到了杯茶后就椅在了他旁边的沙发上,等待着孙必武想要告诉他的事,毕竟他们都已经一起经历过警察局的那场风波,不免明白,眼前的男人看似鲁莽,其实内心狡诈如妖,并不好惹。

    孙必武喝了口茶,见到赵思思没有任何举动,只是靠在椅子上安静等待他答案时,才明白,这个女人为什么能正面的面对在拥有秦万云这只老狐狸撑腰的秦栢叶时,还能不落下风,随既内心嘲讽了自己一句,看来前面的跟自己接触时所做出来的惶恐,恐惧,兴奋,张扬等,都是为了给自己这个依然还摸不着底的人一种假象来的。

    不可畏心机深重。

    但是哪怕是现在才明白她的本来面目,但是孙必武还是觉得不足一虑,女人天生就是依靠男人,再强势的妹子,难道能在单独出动的时候,让自己彻底满足吗?

    “原本,我以为秦家的男人都是一群草包,但是,现在看来,自己还是来得早了点,不然秦纯白从学校出来,或许,现在秦家现在账目上的黑幕,三年时间,足以焕然一新,彻底洗白。”孙必武呢喃说道,既然赵思思守株待兔,他就不妨模糊不清的告诉她秦纯白的暗地里的几个小手段,既起到敲山震虎的效果,也能让赵思思明白,自己现在的地位最多是他杭城这盘大棋的棋子,再敢放肆,那就不是现在的这个局面了。

    果然,在孙必武刚刚说完以后,赵思思也没有含糊,收拢起表面上刻意营造的气定神闲,脸上多了几分严肃从容,瞬间的气质变化也让她精致的脸蛋变得绚丽起来,虽然已经脱离秦家,但从昨天晚上秦家大院忙里忙外,跟早上的一系列动作,都不难看出,面对孙必武的时候,他们还是不敢怠慢,所以,今天如果孙必武没有给她电话的话,她也会给她电话,只不过既然孙必武已经先行邀约,那么,她就有必要保持矜持的捞取更大筹码,既保证吃相不会太丑,也保证自己可以得到最大利益,毕竟家族后面的那群老家伙已经对自己失去耐心,如果没有更有利的事发生,那最后失去后台靠山的自己说不定就是第二个黄光裕。

    “你去秦家了?”赵思思举棋未定,还是抛出一句不敢确定的疑问出去。

    孙必武听完,也没有什么隐瞒,但是还是稍微的点到即止,笑道,“是的,昨晚去的。”

    得到这句回复以后,就更确定赵思思的猜想,所以,她也就没有什么拿捏私藏的地方,“那是你还没有正面接触他们,秦纯白虽然是年轻一代最得秦家老爷子宠幸的孩子,可是,她的那群叔叔伯伯哥哥姐姐阿姨婶婶可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一个个表面上干点实事并不会,但是暗地里刷刀子什么的做得比谁都顺手,甚至于,最近几年如果不是因为老爷子的一次拍板大怒后,秦纯白,或者早就死在自己亲人手里了。”

    “额,看来秦家还不像表面上的钢板一块啊。”讲到这里,孙必武也就明白,为什么秦纯白会以自己为筹码来谋取更大的利益,不是没有理由,而是不争,在秦万云百年之后,再没有保她的况下,那么下场会更惨。

    赵思思笑道,“不然你觉得秦栢叶为什么明明在面对我的时候明明占据上风,却不敢行动是为什么,还不是怕自己稍微一点做不好,秦家的其他人就会群起而攻之。”

    孙必武想了想,没有说话,盯着说话六分真四分假的赵思思,嘴角还是露出了抹冷笑,来到了她的边,右手抓起她的下巴,眼神冷漠,说道,“看来,哪怕到了四面楚歌的地步,你都不愿意把自己的底牌全然说出,你不觉得你说的话有多假吗,或许你以为能忽悠到我,可我告诉你,别做梦了,虽然我不是在杭城长大,但是我手头上的资料或许比你了解的秦家还要真实,收取你的那些小伎俩,这样没必要,如果不老老实实合作的话,我难保,你不会是下一个秦栢叶。”

    赵思思没有回话,倔强的望了眼肆无忌惮,本毕露的孙必武,眼框里的泪珠若隐若现,挣扎的甩来以后,叹了口气,道,“你既然觉得我说的话是假的,那为什么还要来问我?”

    孙必武玩味说道,“如果不这样,怎么能知道你是哪一面的,杭城不小也不大,可假若我表面上的代言人心怀异志,那么,无异于给自己捆上了一枚定时炸弹。”

    “代言人?你难道就觉得我会答应你的要求了?赵家虽然不像秦家的那么树大根深,但如果我们联手和他们一起对付你的话,我想,就算是再有势力的帝都公子哥,在江南,也无法为所为吧。”赵思思突然冷眼一笑道。

    “从政的赵家跟经商的秦家如果一起携手的话,或许,杭城无敌,可你也太小看我了吧?我敢保证,现在只要你有这份心,扫地出门的人不会是其他人而是你,如果还想子活得更滋润的话,那么,就好好和我合作,而作为我表面上以后江南地区的代言人,你能得到的会是更多。”孙必武笑道。

    赵思思不言不语,思索了片刻,回道,“你就这么有信心?”

    “这不是信心,因为秦家被我整垮,是你们家族那群老家伙欣然意见的事罢了,更何况,我实话告诉你吧,赵家,不过是我家老爷子埋在杭城的一枚棋子,不然最近秦栢叶会肆无忌惮的和你离婚,如果没有秦万云的背地里暗许,他敢那么做?别忘了,赵家虽小,可你还有一个省委书记的伯伯呢。”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公子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