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大战即发

    ( )    等到孙必武走出门口后。

    依然还停留在别墅里的刘炳文反倒一脸笑的如同院老鸨般的望着站在场内的秦家人,愣了半天后,蹦出一句,“一群不怕死的家伙,难道就不明白惹到你们孙爷比惹到你们刘哥还更危险吗?”

    已经临近崩溃边缘的秦万云听到刘炳文的这句话后,大怒道,“刘炳文,你信不信自己再敢乱说一句,今天除了孙必武外,你就别想离开秦家大院,而他也不敢保你。”虽然面对孙必武的时候秦万云克制了许久,毕竟理亏,但是对于刘炳文这个在他眼里依然还臭味干的家伙,秦万云也就没那么客气,直接当场发飙,虽然对付不了城府极深地孙家大少。

    但对知根知底的刘炳文,他压根就没有任何顾忌,甚至可以说不用再隐忍下去,对于一个年近古稀的老者而言,如果事事都看得太开,也就不是凡人,有怒气就要发泄,没怒气也要找机会发泄,对于《本草纲本》了解甚详的秦万云,说实在的,从本质上来将,也是一个哪怕是放在地方上都可以轰动一方的养生专家,可份使然,所以哪怕造诣再高,也仅仅局限于服务于家族。

    “吖,终于发火了,老乌龟憋久也会生病的,你说的话,我当然信,可那又怎么样,或者你有把握让除了孙哥之外我就扣押在这里,可你就压根不明白,即使保不了我,他也依然会而出,这是你们这群铜臭味十足商人所不了解的,我也不屑和你解释。”

    刘炳文说完,嘴角露出一抹冷笑,表冷漠到冰点,肆无忌惮的望着已经如履薄冰的秦家后辈。

    语气里透着股股寒意,笑着说:“而你把我抓起来又能怎么样,就算孙哥不出手,过两天我爷爷来了,你们不依然得放人,难道真以为小小的秦家在江南这一带就算是什么一手遮天的巨鳄?多用点脑子想想,孙哥既然能踩下大半个江南JUN区公子哥而毫发无损的离开,那还会畏惧你们这群老而不死,只会祸害百姓的牲口?”

    刘炳文的这句嘲讽商人表面上看来毫无杀伤力,但是对于一向推崇家族势力钱权结合胜过权贵的秦家,金元政策或许很多时候不起眼,但是用的好,拉下一两个强者还是极其容易的,比如去年的国美主席,前两年的泸市孙正毅,在落马下野前,也不难发现有他们暗地里作的痕迹。

    所以无论是养尊处优习惯的秦万云不能接受,就连后的子孙都无法接受,哪怕孙必武踩下整个江南JUN区公子哥群伙,但在于老一辈人眼里,那只不过是偶然,而侥幸逃脱,甚至可以说是幸运。

    秦万云甚至气的连回答刘炳文的话都没有能力,苍老枯木的老手紧紧拽着茶杯。脸色发青,如果现在的局面在他眼里已经到达了无法挽回的地步,那么,他毫无疑问,绝对会让在场的保镖对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下手。

    “爷爷,喝口水,消消气,气坏子可就不好了。”这个时候,秦纯白连忙的给茶杯已经空乏的秦万云倒了杯水,打了个圆场后,一脸阳光的望向了小人得志十足的刘炳文,说道,“刘家大少,我可是听说,以前帝都上流公子哥里面流传过这么一句话,就是东古西刘北孙南赵,可最近几年普遍认为可以缩减为东古北孙,对不?”

    此时巴不得有人出来打圆场的秦家人在听到刚刚从帝都厮混了三年回来以后的秦纯白说出的趣事后,同样表现出一脸茫然,东古西刘北**孙,他们并不是没有听说过,做为共和国成立以后入京驻扎目前最为顶尖的四个家族,向来盛产将军的古家无疑于排在最前,而从来都崇尚玩斗狠的刘家排在第二,第四则是后勤出的赵家,而第三的孙家,虽然表面上毫不起眼,摇摇坠,确实以出谋士而盛名,改革开放后,全中国有接近四成的政策出自他们的手,就足以明白这个不显山不漏水恐怖家族的底蕴。

    听到这里的时候,还没人会把孙必武联想到那个层面,甚至他们也只知道刘炳文是出自帝都刘家,但更重要的一点是大家都在猜测着秦纯白说这话的真正意图,是解围,还是警惕,就不言而喻。

    刘炳文督了一眼出来圆场的秦纯白,并没有直接回答,毕竟在他眼里,能得到这种消息的人,多的数不胜数,本来帝都公子哥层次的一举一动就在其他家族的关注中,或许自己从小到大的各类兴趣好,哪怕喜欢熟女的怪癖,现在都整理的异常详细的丢在那些个素未谋面的老家伙面前,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理念,在这一点上,恰好被国人很好的运用了起来。

    看到刘炳文没有答话,秦纯白也没有什么介意,自顾自的继续说道,“所谓的东古北孙,实际上,刚刚出门的那个家伙并没有入选,但是确实那个强大男人的弟弟,而各种从各种渠道传来的消息和孙家老爷子对孙必武的培养,甚至不难看出对待两个孙子的栽培和倚重上,孙老爷子更偏向于后者,至于东古,就更不用说了,家里人都可以说十分熟悉。”

    “是那个古家丫头吗?”好似出于忌惮,秦万云后不远的一个女人站了出来,犹豫了片刻后开口说道,毕竟作为燕京jun区出的人,哪怕天高皇帝远,但是多多少少都听过古韵云那个天之骄女的风言风语,那可是被无数位开国元勋捧在手心的女人。

    “恩,没错,就是她,如果我没有说错的话,当初我进入北大的时候,爷爷和你们都叫我要尽量的和那个女人打好关系呢。”秦纯白听完以后,笑嘻嘻的接过话茬说道,丝毫不理会刘炳文脸上闪过的白眼。

    秦万云皱了皱眉头,不知道自己一直以来疼的孙女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提出这样的话题,但是他明白,这个自己从小拉扯长大的小女孩已经不像当年最初的懵懂天真,甚至可以说是已经精通世道,不然也不可能在一进入学校就闹得满校皆知,顺利的完成自己交付给她的任务。

    世家子女总是无奈,从小的时候开始,哪怕再得家族长辈喜欢,也难免沦为棋子,所以秦纯白在一开始就已经想通,没有停顿,便继续说道,“我曾经在一个帝都一线公子哥的嘴里听说,那个去年刚刚踏出校园,现在毅然已经是gongqing团特别培养对象的古韵云起一直都在等待着一个男人,而且已经等了快四年了,看上去,如果没有结果,她还会继续等待。”

    说道这里,秦万云的脸色骤变,明显已经听出了孙女潜意识里面的台词,带着一分无法控制的颤声问道,“纯白,这是真的吗?”

    秦纯白点了点头,便没有回话。

    而在场的所有人不免重新的给孙必武的份来了一场新的定位,古家女人的眼光和品位跟地位如何,明眼人都明白,谁都清楚,为gongqing团特别培养对象接下来的地位会怎么样,而为她一直等待着,苦苦恋着男人又代表着什么事,那可是共和国政治金字塔最后的巅峰,虽然现在还为时尚早,可古韵云现在才算刚刚开始,踏出校园,只要忍得住寂寞,不犯错,最多还有四十年,就能到达那个位置。

    甚至于从一开始,起点就比很多很多很多人高的太多了。

    回头想了下,秦万云原本还没有多大胜算的内心不免的再一次起了动摇,那是面对庞然大物的无奈感,在得知古韵云苦苦等待的人是孙必武的时候,他更是无法接受,年轻一辈之间的勾心斗角实际上很多时候都是为了继承家业的小打小闹磨练手腕,根本就很难撼动家族里面最初埋下的根,而站在他们后面的老狐狸们也不愿意看到愣头青继承人的出现,所以碰上毫无章法却又以护短出名的孙家,秦万云一向运筹帷幄的脸上终于彻底的沉了下来,思索着接下来是忍气吭声还是背水一战,只不过在他闭目思考的同时,看出端详的刘炳文便朝着门外的孙必武追了出去。

    大战既发啊……

    ---------

    大家推荐给力了,我也给力,明天2更最少,还有几万存稿,看大家能把我爆至白衣不?求推荐票哦!!!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公子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