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 精彩还在后面

    ( )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个时候,门口又响起一道清凉的声音,没有半点感,却不难看出,对方已经处在暴怒的边缘,“没想到,我们刘家在你们秦家眼里竟然这么不值一提。”

    孙必武回过头,望着这个从小到大一起坑人,打人,跑路的发小,心里面还是温馨多过于其他,他没有想到,在自己的三令五申下说自己解决,刘炳文还跟了进来,不管前面是否是在门口潜伏,但在最关键的时候,能站到自己边,还是难能可贵的,正因为明白秦家还没有显露出来的后手,他才更珍惜这份相对而言来的晚一些的友谊。

    哪怕是活了大半辈子,被誉为喜怒不形以色的秦万云在看到刘炳文的时候,都难免皱起了眉头,虽然对方在城府与制怒方面都无法让自己这个混迹商场多年的老人欣赏,但在于这个年纪,比起自己家里那几个三十来岁还不懂收敛的混小子强的太多,不仅在踩人的时候每每都留着后手,甚至表现出来的疯劲也不容小觑。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动起手来不顾后果,丝毫就不按常理出牌,比疯子还疯癫,才是最可怕的,对于习惯按常理出牌的秦万云,这无疑于是大逆不道,但他还是不敢小瞧这个目前在自己心里比不上孙必武四分的刘炳文。

    在场的其他人则显得有点不知所措,毕竟他们还没从孙必武踩下整个江南JUN区大院的震撼中挣扎出来,又掉进一个帝都刘家的怨恨中,传闻里,刘家虽然不算是帝都第一流的大门阀,但向来在大事大非上一锤定音的能力还在江南上流社会里传传,更何况作为解放后入京唯一一个以谋略成为元帅下属的几十个世家中,现在硕果仅存的一个,地位可想而知。

    而秦纯白的大伯更是见识过刘炳文上次的那场风波,出手果断,即使是几任前的福布斯首富在场,也是唯唯诺诺,不敢吭声,丝毫就没有一分像握有数百亿资金的金融巨鳄所该有的范。

    见识到家族里面伯伯们的表,秦纯白嘴角不由的露出一抹,不屑冷笑,只不过在刻意收敛之下,还是让人看上去仍然是一张精致可的动人容颜,若有兴致的观察着自己家族老一辈人和新一任公子哥们在处事做人上所表现出来的手腕。

    虽然她一开始还不怎么确定,边的这个男人是不是传言里那个不惧天地,不惧鬼神,只对兄弟,父母亲人负责的孙家大少,但她对于一个同样能使出这样蛮横手腕的男人还是十分的感兴趣,而她没有说出来的事,如果眼前这个男人真的是自己所说的那个帝都公子哥,那他也是自己乃至整个北大所有天之骄子的偶像,原因很简单,却异常可笑。

    “好一个孙必武,好一个刘炳文。”

    秦万云冷笑道。端起自己孙女递过来的一杯茶后。做出一幅若有所思的摸样,淡然道:“原来是那个三年前还没啥出息,三年后退伍回家就惹得自家老爷子勃然大怒的孙家大少啊。刚刚跑到江南省走完一圈后,就特意不远千里跑到杭城跟我们这群老家伙来场下马威,是不是太急了点?”

    秦柏叶迷惘的站在自己家长辈后,虽然自己还是早已经娶妻,掌握着一两家上市公司,但是对于台面上很多事都不甚了解,但他刚刚跑过去和自己爷爷说出那件惊天大祸事,才明白,现在的孙必武,之所以有今天也是拜自己所赐,如果不是自己管不了下面那玩意,也不会在三年前就埋下祸根,把一个本该没啥出息的男人,得因为兄弟而踏上一条不一样的路,甚至于现在如果能把这件事化解,他乐意把赵玲和赵思思一起送给孙必武都成,女人多的是,有钱就成,假若能化解这场让秦家人头疼的冲突,那下任家主的位置或许自己还能争一争。

    “难怪现在还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原来对我们的底细早已经了如指掌了啊,可我就想不懂,你这个老不死的,难道就觉得自己压的下我们孙哥?三年前或许可以,但是三年后的现在,也不去打听打听,在帝都,谁又敢与我们孙哥正面交锋!”刘炳文不由嘲讽道,虽然语言中带着几分夸张,但是做为共和国最年轻的大校,明显,谁都不敢小视,况且钱在权面前,自古以来都是婊子养的存在,前者服务于后者,后者则至高无上。

    秦万云放下茶杯。并没有说话,但脸色依然没有什么变化,除了不菲的城府外,更多的是克制,虽然近几十年来自己在秦家至高无上的威严被一次又一次的挑衅,但除了咽不下去这口气外,他要做的是如何化解当前的局面,一个刘炳文就已经足够让他投鼠忌器,更何况再加上一个背景浑厚的孙家大少!

    “你知道你这句话意味着什么嘛,刘炳文,是不是上次那件事的太容易,让你觉得我们江浙无人?”秦万云说道。

    “秦家代表不了整个江浙地区!”孙必武听完秦万云的话后,冷笑道。

    原本刘炳文和孙必武联手下还显得没啥底气的秦万云在听到孙必武这句话后,就好像是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朝着后的几个儿子反问道,“你们说呢?”

    几个神经绷紧到一定层度的中年男人在听到自己父亲的话后,不由的毕恭毕敬回道,“当然。”

    孙必武没有回话,笑而不语,坐在沙发上,喝了口茶后,便玩弄起自己的火机,八风不动!

    而坐在他边的秦纯白则若有所思的凝视着孙必武,这个只曾听说,不曾见面的男人今天带给她太多太多的惊喜,哪怕是刘炳文这种让人觉得不能招惹的男人,在他面前都温顺的跟猪一样,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她很期待,但更多的是玩味。

    “是不是觉得很后悔,当初如果你没和那婊子在一起,就没有今天的事,或许秦家还是秦家,孙家还是孙家,刘家还是刘家,彼此最多老死不相往来,而不会出现这种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局面。”孙必武笑着望向秦柏叶,简单的嘲讽他一句后,便继续沉默,喝了口已经温凉的茶水,没有说话,而刘炳文却顶替了秦纯白的业务,帮他端茶倒水。

    秦柏叶的叔伯们在听到孙必武的话后,不免推卸责任的带着怒气望着秦柏叶,现在剑拔弩张的局面竟然是由家族的小辈引起,除了知道真相时已经勃然大怒的秦万云,其他人都无法接受这位一向中规中矩不犯错误后辈惹出来的弥天大祸。

    “就这样,今天只不过是前戏,精彩的还在后面,我说平秦家,就不会给你们留下以后可以锦衣玉食的钱囊。”孙必武玩味说完,便站了起来,没有再看已经暴怒的秦家人一眼后便带着刘炳文离开,只不过手上多了张来时没有的纸条,那是秦纯白悄悄交给他的。

    ----

    猪想努力更新了,猪想保持更新了,求下推荐票,如果大家给力了,我更新一定给力,好汉们!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公子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