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那个人

    ( )    原本已经足够惊人的审讯室又戏剧化出现了一幕让所有人都意想不道的局面,哪怕是刚刚被一巴掌打的认不着北的中年警司也丝毫想不通,为什么看起来最没背景的孙必武竟然能让刘炳文这个从踏进江浙的第一天就挑动所有人神经的大纨绔心甘愿的在忍受一记耳光以后还能忍气吞声的按照他的暗示行动。

    如果简单的以脾气而言,那简直就是荒谬,这可不像那个传闻中一进江南就开始无法无天,因为一句RI你丫的,就敢拔枪指着一大群红三代的大猛人原先在所有人面前的该有的格,可他也没有多想的机会,随后也就释然,毕竟事已经走到这一步,在体制内除名的结局已经在所难免,只希望别殃及池鱼就成。

    哀莫过于心死,除了心灰意冷外,他心疼的更多的是,接下来每年在这个位置上几十万或者几百万的净收入将彻底的化为乌有,原先还以为是往上爬的大好机会竟然就在短短的半小时内突然出现一种如堕地狱的苍凉感,置处地,任谁也无法接受,更何况是一个向来面对小老百姓都趾高气扬的男人呢?

    爬的越高也就意味着跌的越疼,赚的越多,也就意味着胃口有多大。

    就在刘柄文还想询问孙必武接下来应该怎么办的时候,一个材已经有点发福的男人匆匆跑进审讯室里面,看着眼前那个带着数十个特种兵就硬闯警察局的男人,猛擦了把汗,望了眼此时屹然占据主导地位的孙必武毕恭毕敬说道:“很不好意思,孙先生,我是这个警察局局长,董瑞,今天的事我想是有点误会,还请你大人大量别放在心上,至于对你造成不愉快之处还请海涵,具体我肯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处理方式,请千万别放在心上。”

    中年男人听完他的话后,脸上渐渐的没有了生气,虽然结局已经在意料之中,可他不曾想到的解职宣判居然来的这么快,全乏力的慢慢瘫痪在地上,眼神空洞,不发一言。

    警察局长看着突然瘫倒的中年警司并没有半点同或者愧疚的念头,甚至可以说是松了口气,如果没有替罪羔羊,那他也无法圆这个已经逐渐失去控制的紧张场面,而现在无异于百利无一害,间接的也让他可以顺水推舟的把眼前的事全部一股脑的推倒这个跟随了自己多年的心腹上,其中缘由也只有这位在这盘秦柏叶和孙必武这场小规模博弈的重要棋子清楚,向来作威作福的自己今天先是接到市委大院的电话要求严肃处理那位在南山路涉嫌抢劫的年轻人。

    可从话里话外的敲打,不难让这只混迹官场多年的老鸟明白其中的猫腻,所以他才会不动声色的在办公室里喝着六千块钱一斤的龙井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默示手底下的人做出一些哪怕是在二级城市都属于大逆不道的事

    可事突然发现的变故是让他意想不到的,当刘柄文带着几十个全副武装的尖刀兵闯进来的时候,这位正值壮年的警察局局长就已经有点坐立不安,而随既接听的几个电话更是夹含着金棱军区和中海武警跟省长办公室的电话,都毫无例外的表示极其关注这件事,叮嘱他注意分寸,不要作出违反组织上纪律的事,要在明确的调查之后再做定论!

    这无异于敲山震虎,所以当他来到审讯室的时候,心里多少还是有几分忐忑的,思索着要怎么样才能让那个过江猛龙毫无怨气的离开,这样才不会影响到自己前面放纵下属所致成的天大“误会。”

    可就在董瑞刚刚准备踏入房间的时候,孙必武甩在刘柄文脸上的那一把掌更让他对于孙必武的份越发的震惊,在局面正准备朝着无法预料的地方发展时,他已经无法再隔岸观火,只好连忙的走了进来,只是脸上带的恭敬比起面见省委领导的谦卑还多了一些奉承的成份。

    孙必武听完,面无表的朝着跟前的男人说道,“在来杭城之前,本来我对于这个最近几年被誉为全中国最为人化的城市还带着不少好感,可今天发生的这件事还是让我震惊之余,甚至有点惊讶,如果这是任何一个警务系统里面惯的话,我想,如果没有合适的解释,就不仅仅是一个两个三个人丢官那么简单的了。”

    孙必武说完,又道,“况且就算我答应,跟我打小就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发小也不会同意的。”

    刘柄文站在孙必武后,正眼都没有瞧一眼忐忑不安的董瑞,面部由于刚刚无辜留下的掌印显得格外狰狞,说道,“这点,我也不清楚,只能看看董局长的处理方式了。”

    有时候,兄弟的感会因为一件微不足道小事而彻底翻脸,可发小的感却不会因为一巴掌或者一脚而产生什么质的变化,尤其是在一向以抱团著称的军区大院,歪门邪道小偷小摸气量小的枭雄式男人女人固然不少,可只认死理的铁哥们也并不是没有。

    而现在后退几步的赵思思甚至可以说是极其后悔,本来旗鼓相当的局面悄然的因为自己的袖手旁观的变为弱势,对于刘炳文,她并不是不认识,更可以说是极其熟悉,当他踩下那一群平里在杭城耀武扬威的公子哥时,赵思思的桌面就有一份属于刘炳文的资料,本来还寻思着即使不能拉拢也别惹上这个脾气暴躁的红二代时,突如其来的见面竟然是在这样的场合下,最初她还以为刘炳文是秦柏叶的盟友,可当孙必武一巴掌抽过去的时候,事的真相已经不言而喻了。

    就在她还在为自己的冲动而考虑如何回到原点,使眼前这两个青年不把气发到自己头上的时候,孙必武递过来的一杯水打破了赵思思的思路。

    是有意伸出来的橄榄枝还是绅士风度使然,她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接过水后,来到孙必武边,惊魂未定。

    看着赵思思这个样子,孙必武已经了然,如果在这个时候他能够用往常的甜言蜜饯展开一道又一道极其威猛的感攻势,那么,他相信刚刚遭遇背叛,从天堂跌入地狱的赵思思一定不会拒绝,但孙必武还是没有行动,他已经不是那种喜欢就上的男人了,虽然赵思思的部谈得上圆润的如同一个熟透的香瓜,可是再怎么的材不错,他也不愿意,没有感,只有发泄的上战斗并不是他想要的,况且,孙必武也早已经过了冲动起来就不折手段的葱翠青年华了,更多的是保持一种若即若离的漠然。

    漂亮的女人有时候就好比是一颗圆润剔透的葡萄,如果只有精致的脸蛋,34D的围而没有一个足以让大部分成年男人咽下口水挑起**的水蜜桃态部,那也就没有任何意思,只有三者结合,才能拥有最佳的味道,经久回味。

    孙必武笑意温暖的看了眼眼前已经逐渐忐忑的中年局长,没有说话,却好像是在无形的给这位已经承受着无数压力的男人一个不大不小的警示,让他明白现在该有什么样的态度,应该做什么样的事,才能让自己放下成见,不再痛打落水狗。

    脸色已经逐渐苍白董瑞没敢继续出声回复,内心正在权衡着说出背后指使自己的那个人与现在的局面所造成的伤害孰轻孰重,就在他咬了咬牙,刚刚决定说出那个人名字的时候……

    ----

    还有1-2章。码完睡觉。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公子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