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别后悔就行

    ( )    秦柏叶就这样走了,没有反抗,也没有挣扎,甚至连失去面子的狠话都没有说出来,可孙必武明白,这样的人才是最可怕的,败能忍,胜不骄,但庆幸的是,自己在暗处,而对手在明处。

    回到酒店,已经是凌晨两点多,赵思思却没有回去,死皮赖脸的是跟着孙必武来到了他的房间里面,洽谈接下来的事

    毕竟出了这样一件事,她有必要摸清孙必武的底牌到底是什么,不然赵思思哪怕是城府再深,也无法安心,甚至可以说是到现在为止,她还没有完全相信这个男人所说的话。

    孙必武也明白,赵思思的想法,但是出奇的没有回答的意思,两个人现在都捆绑在一条船上,说到底,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如果这个在杭城各个圈子里口碑不错的女人还没有明白事的关键,那也就白活在这个世界上了。

    气氛尴尬到极点,使得彼此间的话题不知道应该怎么延续下去,孙必武也没说啥,把开着的电视关掉后,给他们泡了两杯茶以后,便率先开口,“是不是很好奇,我今晚的所作所为?”

    赵思思听完,却没有说话,安静的等待着坐在对面的男人接下来要讲的话,可大约过了几分钟后,孙必武反倒沉默了起来,眼神游离在自己的脚间,似欣赏,却更**,但也没过多久,赵思思便恢复了该有的态度,一笔带过的双脚闭合,丝毫没有把刚刚的事放在欣赏,开口说道,“我并不好奇,但我知道,这对我有害无益,如果你觉得今天的事就可以这样轻易过去的话,那很抱歉,你太小看秦柏叶在江浙一带的势力,一个根基深厚的大家族比任何穷出生的孩子都更懂得隐忍是没错,可对于记仇,也毫不逊色,除了明面上的那群在各个部门跳的欢乐的秦家小喽?外,还有不少混迹于地下世界的老狐狸都以那个已经隐退数年,却依然一言九鼎的老人为主,孙必武啊,孙必武,难道你觉得好似四面楚歌的秦家真的就那么的不堪吗?”

    “呵呵,那已经并不重要了,因为这些事我早已经知道,要怪只能怪秦柏叶不识抬举,心也太黑了些,况且,就算我扇了他一巴掌又怎么样呢,换做我,我也会忍气吞声的在暗地里使小刀子,并不会说出来,挨疼是小,面子是大,而且,闹大了,该考虑收场的是他,而不是我,现在媒体的眼睛无时无刻的都在盯着秦家,看似钢板一块的核心,又有几个值得信任,就他二伯和四叔背地里的那点小动作又有几个人不清楚?”孙必武直言不讳的说道,他明白,既然赵思思会说出上面的那段话,也就意味着接受自己的橄榄枝,对于接下来的事,他压根就不需要去想,只需要去做,去执行,就成!

    赵思思没有接话,只是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缓解下自己今晚承受的过多刺激,见过不少张狂的大纨绔,她还没有见过像孙必武这样的,暂且不说对方的份,但是这样没有脑子的蛮横作为,并不像一个拥有深厚底蕴世家子弟该做的事,反倒有点像鄂尔多斯的爆发户一般,后果她已经不敢去再多想了,毕竟这盘初手天元便一鸣惊人的棋盘从一开始就跟随着这个男人的不走寻常路而惊险异常!

    一阵不合时宜的敲门声响起,打断了赵思思的思路,她望了眼坐在对面一脸冷笑的孙必武后,瞬间明白,为杭城地头蛇的秦柏叶压根就不可能咽下刚刚在孙必武这里尝到的苦果,而选择伺机报复,可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更可以说是迅速。

    就在赵思思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孙必武已经来到门口,出乎意料的并不是想象中的场景,而是几个穿警服的男人,走到气氛暧昧而又异常古怪的房间里,对着他们两个人冷冷道:“两位是刚刚从开南山路那块出来吗?请和我们去一趟派出所!”

    或许见过的黑幕太多,孙必武对于眼前这两个人上披着的那制服并没有什么好感,甚至可以说骨子里带着几分排斥,看了眼赵思思以后,默然说道,“没想到杭城的警察竟然如此敬业,如果是对于每一个来到杭州的小老百姓都有这样的询问的话,我想没必要,如果是逮捕的话,请给我看看你们的逮捕令。”

    “你以为你们两个还有选择的机会吗?逮捕令在车上,如果不接受配合的话,我们有权采取适当的手段,后果如何,我想你们都很清楚。”肩膀上挂着一颗星的男人率先开口,脸色同样不怎么好看,如果不是上面特别交代这里的女人背景不俗,他早已经强行把他们带走,哪会还和他们两个人在这里墨迹?

    “这就是你们的职业道德和守吗?”赵思思听到这里后,再也没有客气,从小到大都被家族长辈捧在手心的她可以说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威胁,所以,现在多的是气愤跟愤怒。

    “难道你觉得我们要跟两个至今还没洗脱嫌疑的犯罪分子讲道德和守吗?那样也太可笑了?”中年男人说道。

    “犯罪分子?”孙必武嘴角扬起了一个灿烂笑容,他长得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用这样的词汇给自己上这样滑稽的帽子,哪怕是来到杭城的前一年里,他在拉斯维加斯赌场亲手干掉的那几个黑手党巨头,证据确凿,也没被美利坚中央报局带去审讯,因为他有着绝对的把握才会动手,那是在赌桌上训练出来的魄力,渐渐的她猜得透所有人隐藏在黑暗中的心思,可却到至今都唯独看不到自己的,曾经孙必武坦然的笑称自己就是黑暗本

    “好,我们跟几位走一趟,只要你们别后悔就行……”说完,孙必武朝着赵思思笑了笑后,率先出门。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公子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