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动手

    ( )    赵思思并不明白,边男人突如其来的动手到底是为了什么,所幸为一个混迹于大大小小各种圈子的女人而言,她并不愚笨,睁开眼睛,边男人神清澈,丝毫就没有半点应该属于偷鸡摸狗行那苟且之所的荒,内心渐渐的平静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红润的沉重呻吟,不高不强,却别有一番风味。

    事总是在出人意料的时候瞬间出现转折!

    一道耀眼的强光突然从不远处的地方传来,刹那间打乱了赵思思前一秒才平静下来的心魂,而孙必武压根就没有在意,不退反进的得寸进尺,不知过了多久,对方的光线突然关闭,取而代之的是一男一女,一个神暴怒的如同一尊执法金刚,一个则笑若夏花,不带半点含蓄……

    “婊子养的娘们……”或许是出于涵养,穿着一件阿玛尼西服的男人并没有过多的咒骂,可熟悉他的人都明白,这个行走于杭城多年口碑不错的秦家大少可是从来都不曾如此失礼,甚至可以说是暴怒,所以她边的女人也明白,这次她得到的,会比跟车里的那个男人洽谈时说的还多,属于她的房子,车子,份,而最重要的还是可以砸死不少穷人的钞票……

    也就在他们下车的一刹那间,孙必武突然停下了动作,他怀中的赵思思也看到了那个与她博弈了不知多久的男人和心中为之惋惜,却又无比憎恨的狐狸精,没有惶恐,只不过是眼神呆滞,内心明白,自己即将什么都失去,因为赵家不会为了一个给自己男人带绿帽子的女人而着把老脸去帮她争取她想要的东西。

    这无关道德,只是面子问题,一个屹立于浙江温商近百年的世家,要想帮亲不帮理的话,除了大把的票子外,更要声望!

    赵思思的子微微的颤抖,突然好像想明白事的来龙去脉,眼神惊恐的望着此时还半搂着她的男人,一切都像一个为她准备的局,都怪自己的冒失,才会走到今天的这一步,平里的精炼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普通女人遇到事的懦弱,让人心疼,却依然倔强的不愿服输。

    “放心,我不是他派来的,相反,我比你还更讨厌他。”孙必武望着渐行渐近的男人一眼后,拍着赵思思的肩膀,低声呢喃道。

    虽然事并不像他表面上的冠冕堂皇,或者说毫无干戈,但确确实实是他叫赵玲过来的,不为其他,只因为孙必武等不了多久了,那口压在心里的怨气无时无刻的压在他的心里,让他每每想起,脑中都会闪过自己哥们的那道淡然微笑,即使是在杀机四伏的多国演习中,孙必武也时常想起,如同心魔。

    赵思思听完,反倒冷静了下来,因为她明白,自己现在唯一的出路就是听信边男人的话,对自己无害,如果赢了的话,将一步翻,如果输的话,那还能比现在还要糟糕吗?但她还是没有急着回答,时间是最好的利器,刚刚还绪激动得不知道如何处理的女人,几分钟内又恢复了正常,等待着孙必武的下一步行动。

    车厢中原来的香艳气氛现在已经淡然无存,孙必武也没有继续呆下来的意思,他也想尽快去会会不远处那个被不少江浙公子哥津津乐道的秦家大少,随后便独自下车。

    背影如狼像鹰,却并不孤独。

    “赵玲,今天不算,我们已经多久没见了?”孙必武来到他们面前,朝着此时还面带优雅微笑的女人一语双关说道,语气温醇却暗藏杀机。

    赵玲愣了愣,可没过多久,便已经明白,眼前男人是想告诉自己,今天下午的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就行,所以也就没有过多停留,欣然道,“四年了……”

    秦柏叶在孙必武和赵玲的对话中也没有特意去插嘴,他本来就不是一个傻子,在刚才边两人的接触秦柏叶已经多了几分怀疑,今天这场**难逢的大戏是否是他们一手策划,可随后却又淡然,因为现在的场面对他并无坏处,如果真能抓住赵思思小辫子后让她净出户的话,那对于他就无异于一份天大的豪礼,那可是近二十亿的股份,换成谁也不愿意丢给一个恨自己入骨的人手里,何况还是一个女人。

    “是啊,四年了,可你还记得那个曾经说过要陪你一起走过一个中国的男人吗?”

    听到孙必武的话后,赵玲没有直接回答,记忆里的那个男人离自己太遥远,他给不了一个女人想要的幸福,甚至就连一个小小的钻石项链都买不起,更谈何房子,车子和后半生的托付呢,所以她并不后悔自己最初的选择,离开或许是最好的,何况是找到了一个年少多金的男人足以让自己的虚荣心得到最大的满足。

    没错,赵玲承认自己很拜金,可那又怎么样,对她而言,并不是每一个女生都愿意跟一个注定一辈子都没多大出息的男人在一起,哪怕吕余生拿自己的前途赌他们的明天,也不能!

    死,很简单,虽然前半年赵玲老是心神不宁,但现在,也已经忘了,看的淡了,她要做的是把我现在。

    “忘记了……也不愿意去想起,他离我太遥远,更何况,柏叶比他更合适我,虽然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很那个婊子在一起,但是我只能说,这里并不是北京,也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说完,赵玲甜蜜的搂着秦柏叶的左手,笑如花。

    孙必武一点都不生气,哈哈大笑了以后,不退反进的向前走了一步,朝着秦柏叶伸出了手,道,“很荣幸见到你。”

    秦柏叶愣了愣,犹豫了片刻后,还是伸出手去,对于赵玲和孙必武两个人的对话,他或多或少听出点端详,可那又怎么样,毕竟是自己喜欢的女人,他从不让赵玲吃半点苦,虽然明知道她是因为自己的钱才跟自己在一起的,但却并不妨碍他的索取和赵玲的奉献,等价交易,几百万或者再多?

    对于一个动辄出手上千万都不眨眼的人来讲,还是太少了,甚至是廉价,女人只要自己喜欢,就成!

    可秦柏叶却没有想到,在他的手和孙必武一接触的时候,对方竟然不按常理出牌,猛然一动,倒手反扣住他那双从来只在女人上蹂躏的厚重大手,一脚朝着前一秒还笑容满面的赵玲踹了过去,当得上凶狠,可却出人意料!

    车中的赵思思看到这个场面后,望了眼已经挣扎出孙必武右手的秦柏叶后,下意识的呢喃道,“风雨来风满啊。”

    孙必武也没含糊,不动声色朝着秦柏叶笑道,“不好意思,我这人就是有这么一点毛病,看不惯婊子和口两个世界上最最傻最2的人呆在一起还觉得自己特自豪,特般配,特有成就感,但却丝毫不明白,这一对SB在我眼里,就是一对跟狗差不到哪去的畜生!”

    承受住孙必武一脚的赵玲并没有晕过去,单手倚在地上后,神如同蛇蝎的望着眼前这个不按理出牌的男人,好似要记住他的摸样……

    “你知道你这样子有什么后果吗?假如今天你不干出这样的事,我兴许会考虑放你们一马,好歹一夜夫妻百恩,可现在,你觉得车里面那个婊子保得了你吗?”秦柏叶看了眼赵玲,确认没事后,冷漠的望着孙必武说道。

    “这已经是后事了,秦大少。”

    秦柏叶听完,不怒反笑,现在他已经没有最初的那抹云淡风轻,毕竟在杭城他还没受过这样的耻辱,“好,好,好,我们好好玩,杭州的水深着呢,别一不小心,淹死了,那就可惜了。”说完,也没有半点和孙必武纠缠的意思,回过头去,准备扶起已经站不起来的赵玲。

    可就在他刚刚回过头没有多久,一个不恰时怡的声音响起,“什么?能再说一次吗?”

    秦柏叶听完,一脸冷笑,回过头来,走到孙必武前面,一字一字的说道,“杭州的水深着呢,别一不小心,淹死了,那就可惜了。”

    孙必武听完,露出一个灿烂微笑,抓起秦柏叶的领带,一巴掌朝他那张还算俊俏的脸甩了过去,脸上充满着嘲讽,道,“接下来,我要玩死你们……”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公子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