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上辈子欠了你的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迷失乡 书名:爱妃 饶了朕吧
    第二章 上辈子欠了你的

    马蹄的声音伴着尘土滚滚而来,杜悠悠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心里惊吓得要命。小手抓住男人粗壮的手臂,指甲嵌入他的肌肤,却引得他愈加狠烈的噬咬。

    这到底是什么况,怎么莫名其妙被人“咬”,现在还要被人追杀?

    杜悠悠眨巴眨巴的瞪着眼,环视周围……只见两人所处的是一条深幽的小巷,路面由青石铺就,古色古香,将他们包围的一些绿瓦修葺的破旧屋子,带有几分古色古香的味道,巷子清净空悠。

    这……这里是?

    古代??

    一群乌鸦凌乱飞过,杜悠悠意识自己很可能穿越了,而且还上演了最老的桥段,压死了一个男人!

    “主人,这里有血迹!若是属下推测没错,离王定在这条小巷里!”

    很快,大队人马临近,撼动了地面,杜悠悠慌乱中推开那男人。

    “我小命要紧,先走了!”

    刚,她纤柔的皓腕被一双有力的手臂握住,掌心似烙铁般灼烧着她!

    “若儿……别走!”男子压抑地粗喘一声,手掌收紧,抓得杜悠悠手腕都快碎裂。

    杜悠悠低头,这才看清楚刚才欺负她的男人,竟是个俊美妖孽到让人发指的男子!深邃的眼眸紧闭,浓眉似剑,痛苦地紧蹙着,鼻梁高,唇瓣薄而不失饱满,脸若鬼斧精凿俊美无俦,一头墨黑的发散落他如玉般前肌肤上。

    前有一道极深的伤口,鲜可见,血早已转为深褐色,相信之前定是流了许多的血,受了极深的伤,以至于寒凉的空气让他喘息显得极为虚弱……

    “若儿,救我……只有你才能救我……”他的眉极深,似刀刻,却透着凄凉的悲色,似那些伤并不足以让他如此痛苦,而是他的心俱碎,痛到无法睁眼。

    男子薄唇泛白,血色殆尽,杜悠悠心头一软,心想既然这男人不会放自己走,大队人马又追来,进退维谷,倒不如先救了他再说。

    “好好好,我救你!”

    杜悠悠咬牙,听着愈来愈近的马蹄声,抱起那受重伤的男子,一路拖到小巷的尽头!废柴堆得很高,她用废旧的木柴将两人藏起。

    “冷……好冷……”

    男子唇色发白,如同被浸泡在寒水之中,白得吓人。靠在她的肩头,一股股浓浓的血腥味刺激着她的鼻。

    杜悠悠皱了皱,虽说她不认识他,但见他受重伤,前的伤口似是被刚才不当的拖动而拉扯了肌,导致裂开,汨汨的鲜血如妖冶的流动袖砂,悚目惊心!

    杜悠悠摸了摸跟着自己穿越而来的包,取出一瓶矿泉水,打开,送到他的唇边。可他实在太虚弱,纯净的水从他惨白的唇瓣滑落,沿着他的唇角蜿蜒流下……

    “大概是我欠了你的吧!”

    她转过头,闭上眼,先是饮了一口水,再是将水送服至他的口中。当她的唇一碰到他的干裂的唇瓣时,男人子一颤,贪婪地攫取她香软的唇。

    水,如清晨的露,那男子竟无法放开他的唇,似沉醉于她发间的幽香与这香甜的甘露。

    晨曦,透着干柴在两人的脸上落下斑驳的疏影,醉人的美好,他凭借着最后一丝脆弱的意志,眯眸看了她眼前的女人。

    眉清目秀,干净脸蛋没有上任何脂粉,与这个时空的人有所不同的是,她的长发自然散落,没有绾发,清新自然。

    若儿?

    是他的若儿吗?

重要声明:小说《爱妃 饶了朕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