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归途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密迹金刚 书名:同盟之星
    同盟军第十三舰队在汇合了第三舰队之后,在进入伊泽仑回廊的入口前追上了先行突围的第五、第九舰队——或者不如说,两支友军的残部更合适一些。

    这场动员了自由行星同盟8成战力以上的大远征,至此宣告结束。只不过,是以最凄惨的方式结束的。8支整编宇宙舰队,作战舰船总计约10万艘。加上各种辅助船只,出动舰船超过20万艘。兵力超过3000万的同盟远征军,在越过伊泽伦回廊回到同盟国境之后,剩下的况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了。各舰队具体况如下。

    第三舰队9000艘。

    第五舰队3000艘。

    第七舰队全军覆没。

    第八舰队1500艘。

    第九舰队2000艘。

    第十舰队2000艘。

    第十二舰队800艘。

    第十三舰队11500艘。

    各舰队剩余舰船总计29800。此外,第三舰队俘获帝**舰船1040艘,算是意外的收获。第一舰队支援前线的补给船队156艘,人员20000人,全部安全返航。只有第三舰队和第十三舰队保持了一半以上的返回率。

    杨威利的部队是各舰队里返回率最高的,超过了7成。但是没有人会指责他们作战不力。第十三舰队是在战场上坚持到最后,掩护友军撤离之后才脱离的。与物资上的巨大损失相对应的,3000万的远征军,活着撤出亚姆利扎星域的,只有1000万,也就是说,生还率只有30%。这里面包括了大量滞留在行星表面,来不及撤出的地面部队。这部分被俘人员或许可以通过外交手段争取回来,但这些,都是下一阶段的事了。

    辛达中将、比克库中将、摩顿少将、杨威利中将、费雪少将,远征军八支舰队的16位提督,现在只剩下他们5人而已。自由行星同盟军自建军以来,从未试过在一场战役损失11位提督。这场耗时三个多月的闹剧所造成的损失,自由行星同盟在今后的10年的时间里都未必能完全补回。

    同盟远征军剩下不多的几位实战部队统制官们,在进入伊泽伦回廊之前进行了一次会晤。这场无法用简单的文字加以表述的远征,即使对于当事者的他们来说,也还有着太多不能理解的地方。

    会议在第五舰队的旗舰利昂·格兰特上进行。总数接近30000艘的同盟军在原地停下,各舰队彼此靠近,组成了谨慎的防御阵势。实力相对完整的第三舰队和第十三舰队被布置在外围。这里已经是接近同盟本土的星域,但是小心点总是没什么大错的。虽然包括杨威利在内的提督们都认为帝**进行超远距离追击的可能很小。

    “那么,现在总算是可以比较安稳的聊聊了。”

    比克库提督看着在座的三位同僚,杨威利脸上是掩饰不住的疲惫。魔术师丝毫没有礼仪可言的向后靠在座椅上,要不是顾忌着德高望重的比克库老爹,估计他的双脚也会翘上会议桌吧。

    当然,此时是不会有任何人指责他的。比克库提督自己也用手肘撑住桌面,以分担体的部分负担。这种程度的连场恶战,对于已经70高龄的老提督来说,实在是残酷的折磨。

    摩顿提督的军帽捏成一个长方条扔在桌上,他憔悴的脸上依然有着不屈的战意,只是时不时掠过唇边的低声叹息彻底暴露了他心底的悲痛。

    坐在杨威利对面的辛达提督却看不出有太大的绪波动,水蓝色的眼眸里平和而宁定。辛达右手缠着纱布,食指在桌上一道一道的轻轻划着。

    “这是个深不可测的男人,幸好不是敌人啊。”如此考量着的老提督想起了路菲普提督的评价,他之前和辛达并不熟识,只是因为听多了路菲普的夸耀之词而对这位年轻的舰队副司令有了很深的印象。

    辛达手上的伤口已经全好了,他不断的变换着画圈的力度,满意的感受着手上传来的反应。没有问题,已经都好了。

    “如此进入海尼森的航道之前就可以拆掉纱布了,也免得让露西斯担心呢。”辛达看了一眼杨威利,后者那副又累又饿的疲惫神态和奇迹或是魔术之类的字眼一点都联系不起来。

    谁都没有先开口。辛达的手指在划完第50个圆圈之后终于打破了沉默。

    “嗯,我想大家都很累了。不如先来些茶点,然后再细谈如何呢?比克库提督?”

    杨威利的手第一个举了起来,“同意。”

    摩顿提督有些意外的看着辛达,然后他也点了点头。比克库提督脸上出现了一丝笑意,那种老年人特有的宽容使得原本满脸的凝重一下子化开了。

    “嗯,那么全体通过辛达提督的提案。先解决生存问题再讨论路线问题好了。”

    杨威利往后重重的靠了一下,座椅直接顶到了墙壁。魔术杨在提案通过之后就这么让双手耷拉下来,右脚搁到了左脚脚面上,一副茶点没到不要打扰我的样子闭上了眼睛。

    辛达体谅的起对老提督说,“我来安排吧,您歇着好了。”

    利昂·格兰特是第五舰队的旗舰,按理说辛达如此的行为仿佛有些越庖代俎的嫌疑。但是老爹显然并没介意。老提督欣然接受了辛达的好意,也像杨威利一样向后靠在椅子上闭上了眼睛。

    辛达走到门口,开启了安全门的开关。三位司令的副官等候在门外。法菲尔少校显得有些可怜兮兮的独自站在一边。安琪儿中尉正拿出了自己的艾尔芙香精给格林希尔中尉试用。女人——尤其是漂亮女人对于香水一类的东西仿佛特别没有免疫力,原本不是太熟悉的两位美女副官立即就找到了共同语言,小声而快速的女密语不停的折磨着可怜的法菲尔少校。

    “怎么样?不错吧?”

    “唉,味道真的非常纯正呢。人工调和的香精完全没办法比呢。”

    “即使在产地数量也不是非常多,真正纯手工制作的喔。”

    “哎呀,难怪海尼森完全没有见过这个东西。很贵吧。”

    “还好啦。半个月的薪水咯。”

    “……”

    用秘传工艺萃取的香精混合了女人的体味之后,立即让空气里弥漫了一股让人想入非非的味道。法菲尔少校已经下意识的站成了军姿,目光呆滞的看着墙壁。近在咫尺的两位美女从香水聊到了服饰,越说越投机的两人几乎忘记了和他们一起处于待机状态的副官原本是有三位的。

    辛达的突然出现然让待命中的副官三人众有些意外。尤其是格林希尔中尉,在执勤时间和同事闲扯还被上官逮到现场,这让她有些慌乱,敬礼的手举起之后才发现还拿着香水瓶子没放下。

    好在辛达提督只是微笑着还了礼,并没有指摘格林希尔什么。

    “安琪儿中尉,让舰上送些食品和饮料过来,要快。”

    简单扼要的指示完毕之后,辛达回过头来对其余的二人说道,“没什么事就在附近休息吧,都辛苦了。”

    安琪儿中尉直接向旗舰传达的指令立即得到了执行。第三舰队高效的运营效率在这样的小事件上也同样得到了印证。虽然后勤参谋们不是很清楚,为什么辛达提督会要求旗舰朝友军供应饮食。早就习惯了不问缘由,彻底执行命令的参谋们立即行动起来。

    闻听到此事的帕斯卡尔中校已经早就把自己视为第三舰队的一员,于是他理所当然的也加入了进来。

    会议室里的提督们仅仅只休息了30分钟不到,门外边就响起了敲门声。辛达揉揉了鼻梁,看了一眼边的同僚。杨威利盖在脸上的帽子依旧没有动,比克库提督轻轻的搓了下额头,摩顿提督则是立即睁开了眼睛望向门口的方向。

    第三舰队的运作无疑是成功的,米迪奥中校只用了5分钟就准备好了物资,菲恩少校花了10分钟安排运输船只。由于帕斯卡尔中校的提议,追加的大型补给船也在准备中。考虑到同型舰船的停靠难度非常低,因此并没有调用精英驾驶员,但是为了防备意外况的出现,史特雷中校和海因茨少校全副装备的上了备用的补给船。距离第五舰队最近的一艘补给船亚特兰蒂斯号用16分钟完成了停靠利昂•格兰特的航行。

    总之当安琪儿中尉推着盛满食物和酒水的餐车进入会议室的时候,距离辛达提督的指令下达正好过了28分钟而已。

    “很好,安琪儿中尉,拿过来吧。”辛达满意的看了看表,示意安琪儿从比克库提督开始分配食物。

    老提督饶有兴趣的拿起一个印着双头鹰的罐头,“这可是稀罕东西呢。给我来这个吧,还有这个。”

    “好的。”安琪儿中尉此刻的表现完全像是一位体贴的餐厅服务生。精致的面容,得体的微笑,到位的送餐动作,一切都让疲倦的提督们觉得舒服极了。

    应该说,帕斯卡尔中校对于食品方面的了解完全当得起专家的称号。被他精心布置过的餐车可以满足各种口味的人,众提督在得到了各自的食品之后都吃得比较满意。安琪儿中尉完成餐桌陈列之后,看了一眼辛达,她的本意是想站回辛达提督的侧面。然而辛达的指示却是事与愿违。

    “嗯,安琪儿中尉,告诉门外的同事们,都辛苦了,好好休息下吧。”

    “是。”安琪儿将餐车留在会议桌侧面,行礼后离开了。

    门关上的时候,辛达补充了一句,“你们一起用餐好了。”

    安琪儿微微的点头,心里寻思着,早知道把餐车推出来多好,现在只能拜托法菲尔少校了。然而事实再次证明辛达提督是算无遗策的。法菲尔中校还没来得及表现,从甬道的那头突然传来小型车轮摩擦地面的声音,同时出现的还有两个截然不同的脚步声。

    帕斯卡尔兴冲冲的推着一辆满载的超大号餐车快步而来,而这位小心谨慎的后勤主管显然并没有忘记安全警戒。安琪儿清楚的看到,跟在帕斯卡尔后面的,居然是神冷峻的夏赫亚尔中尉。那把光束枪不管是挂在他上什么位置都像张着嘴的眼镜蛇一样可怕——虽然因为这是在友舰里,夏赫亚尔并没有带枪。夏赫亚尔步伐非常稳健,行进中制服下摆的衣角时不时的翻开一点点,眼神好的人可以看到下面的亮白色。而内行人士可以由此判断出这是陆战联队的制式匕首,想截留这辆餐车的人最好先掂量一下自己的斤两……

    辛达提督的指示立即被传达给帕斯卡尔中校。帕斯卡尔侧头想了一下,左手食指搓了下嘴角。夏赫亚尔中尉有些担心的看着他,因为那辆餐车实在是太大了~夏赫亚尔认为自己如果一只手的话,能不能控制好是个值得严肃思考的问题。

    然而有些事确实与绝对的力量无关,只是关系到熟练度或是技巧而已。

    帕斯卡尔脸上的错愕只是维持了5秒钟不到的样子,他径直一个直线推进将餐车送进了甬道的角落里,动作利落得像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餐厅服务生。

    “这样啊,辛达提督真是体察下呢。”帕斯卡尔说着对着餐车按了几下,从翻开的一块隔板后面摸出一些物件。“那么我们就按指令执行吧。我说,夏赫亚尔中尉,快来帮我一把。不能让女士们做粗活吧~”

    醒过神来的夏赫亚尔和法菲尔这才发现,帕斯卡尔手里摆弄的是几简易折叠桌椅。野外生存训练本来就是陆战联队的必修课程之一。于是很快的,餐桌上就摆满了丰盛的食物,第一舰队的后勤主管甚至还带了几瓶40年的帝国红酒。

    “法菲尔少校,带了骰子么?”

    法菲尔差点把刚喝进嘴的美酒喷出来。帕斯卡尔中校一脸促狭的拿起一块面包,一边抹上厚厚的黄油,一边得意洋洋的看着狼狈的法菲尔手忙脚乱的抓餐巾。

    “别那么紧张嘛,我们玩小一点,不会让你连老婆本都输光的。”

    “现、现在是上班时间!帕斯卡尔中校。”

    “嘻嘻嘻嘻~慢点喝,法菲尔少校。”

    帕斯卡尔的笑声突然戛然而止,因为他看到夏赫亚尔的手掌盖在了餐桌上。这位陆战联队的副队长在莱普尼尔要塞一战中,斩杀的帝**数量只比队长盖尔少一点点而已。虽然在体力快耗尽的况下,多击杀一个敌人都意味着实力的等级差异,但无疑夏赫亚尔的手上功夫是很强的。

    长而有力的手指慢慢的移开了,6枚骰子安静的躺在餐桌上,六个六点。

    “怎么玩?”

    帕斯卡尔转了转了眼珠,“这个么,我已经结婚了。所以没有老婆本可以输了,夏赫亚尔中尉,你和法菲尔少校玩就好。我做公证,公证。”

    精致的饮食使得杨威利暂时从疲惫和愤懑的绪中脱出来。应该说,杨威利是个对于生活质量不是太挑剔的人,外在的环境即使变得再糟糕——多半是由于自己的懒惰造成的,他通常都能心平气和的活下去。但这并不等于说,杨是个对于美好食物无动于衷的人。

    第三舰队提供的饮食极致奢华,在放开手脚大肆洗劫了莱普尼尔要塞之后,同盟的军需官们在自己的战场上拥有了压倒优势的兵力可供调遣。见多识广的比克库提督对于那两瓶70年的帝国红酒赞不绝口。杨威利不断的点头,然后毫不客气的不断朝自己的杯子里倾倒价值连城的红色液体。

    “今天的酒钱就抵得上老头子一年的薪水啊。”

    “现在战事还没有正式结束,按照同盟的战时管制条例,俘获物资可以酌使用。”辛达举起酒杯,“为了离去的同僚们。”

    幸存的提督们沉默的响应了辛达的提议,4支举起的酒杯在灯光下泛出的血红色显得非常刺眼。比克库提督突然觉得手里的杯子像铅块那么沉重,仿佛那些都是逝去的同僚和下属的血液一样。

    摩顿提督大口的喝干了杯中的血红色,“啪”的一声重重的把酒杯放到桌面上。出产于银河帝国宫廷的水晶杯质量非常过硬,没有出现任何的不妥迹象。

    “真是太惨了啊。几乎是一瞬间,帝**米达麦亚舰队就出现在了我军的后方!他们的速度就像风一样的快!”

    一贯稳重的摩顿提督仿佛在酒精的刺激下失去了常态,他粗鲁的用手背擦掉了嘴角的液体,恶狠狠的瞪着餐桌,他面前是一个银河帝国出产的牛罐头,上面的双头鹰标示在灯光下闪闪发亮。

    其余三位提督没有出声,辛达拿起酒瓶,慢慢的给摩顿提督的酒杯加满。杨威利看着摩顿握紧的手背上暴起的青筋,仿佛有些不忍的偏移了视线。

    “沙雷姆提督的旗舰在最初的攻击中就被击中了。帝**像锥子一样狠狠的扎进了我们的阵列里。”摩顿拿起再次盛满的酒杯喝了一口,这次他喝得很慢,“沙雷姆提督把指挥权移交给了我,然后直到他去世,再也没有第二句话了。”

    第九舰队在克伦伊特星域会战里损失惨重,超过一半的舰船在米达麦亚舰队的奇袭下被击毁。现在,在利昂•格兰特的作战会议室里,当事人摩顿提督低沉的男中音将那一战的惨烈缓慢的讲述了出来。

    “您做得很对,当时没有别的更好办法了。”杨威利仔细的思考了整场战役的经过之后,给出了客观的评论。

    “嗯,冷静而有效的切割阵列,及时的将有生力量带离死地,了不起啊,摩顿提督。”辛达重重的呼出口气,险恶的战局即使由旁观者的角度看来也是那样的让人感觉惊心动魄。辛达没有思考类似于“如果当时是我的话该如何应对”的问题,他从不认为这种事后诸葛亮有任何的用处,从当时的况判断,摩顿提督无疑做出了唯一正确的选择。

    “只是,摩顿提督,您的处置如果被有心人拿来做文章的话,可能审查会方面会有些麻烦。”辛达慎重的斟酌着自己的用词,他知道摩顿提督现在心非常不好,被迫将下属丢弃在战场上,任何一个指挥官都无法处之坦然吧。

    比克库提督看着辛达,这位年轻人无疑具有超常的远瞻和足够的手腕。老爹非常有兴趣的想知道,接下来辛达会说些什么。

    “你不妨将此战的详细经过记录下来,可能回国后不久就会用到的。关于如此处置是否得当的问题——当然,我是指审查会的老爷们会如何看。”辛达看了一眼杨威利,“我想杨提督和我都愿意在必要的时候进行说明的。”

    杨威利点了点头,摩顿提督的处置并没有任何的问题。不管是谁问到他的话,杨威利都会如此回答的。

    比克库老爹满意的点了点头,老提督拿起一块脯慢慢的嚼着,此刻的他就像一位慈祥的祖父看着年轻的后辈们在商讨事务一样,就只是静静的看着,并不发表任何评论。在场的年轻人已经用行动赢得了老爹的认可,他们完全有能力处理当前的问题,并不需要自己多唠叨什么。

    辛达出色的谋划和执行能力让比克库提督想起了格林希尔上将,这位有着军中绅士称号的参谋总长让比克库感到异常的失望。如果格林希尔上将能够及时的说服罗伯斯元帅撤军或者采取更保守些的布防的话,同盟军的损失绝对不会像现在那么大。格耿直的比克库提督甚至觉得,格林希尔上将的专长是在处理人际关系上,这个从他庞大而深厚的军中人脉可以略知一二。但是为参谋总长,只擅长和稀泥显然是不够的。在亚姆利扎会战之前,比克库提督和格林希尔上将通过一次话,老提督觉得对方简直是在敷衍自己。

    “大敌当前仍然在执着的玩弄自己的平衡之术~”比克库老爹想着摇了摇头。

    接下来辛达开始讲述西连西亚战役的始末。这场跌宕起伏的大战让在场的三位提督听得非常入神。帝**瓦连舰队的布置不可谓不周到,运气也可以说足够好。但是仍然在这位不动声色的年轻人面前吃了大亏。

    如果说西连西亚战役使得比克库提督对辛达的用兵能力刮目相看的话,那么莱普尼尔要塞战役则让这种认知大大的加深了。辛达讲到自己将帝**引进要塞主炮程之后,杨威利不由得鼓起掌来。

    辛达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抄袭您的伊则论攻略而已。杨提督。”

    随着时间的推移,提督们将自己经历的况完整的讲述给同僚们听,同时了解到自己原本不知道的况。原本支离破碎,疑窦重重的事实像拼图的零件一样渐渐凑成了完整的图案。罗严克拉姆伯爵的计策正如辛达和杨威利事前估计的那样狠辣。

    “如果所有的舰队从一开始就下定决心撤退的话~”摩顿提督的言论已经接近危险的程度,如果被审查委员会得知的话,恐怕会引起不小的麻烦吧。然而在座的都是刚刚共闯鬼门关的袍泽,慎重的摩顿提督也变得没那么小心言辞了。

    “可惜总司令部没有下达任何的指令~”辛达难以避免的想起了已经离去的路费普提督。在最后一次商议布阵细节的那个下午,辛达一度动过念头直接撤离,话到嘴边终究是没有说出口。就算路费普提督一贯全力支持辛达的工作,这样的言论也未免骇人听闻了一点。

    “在回廊口没有遭遇帝**主力之后就该立即撤离。”杨威利毫不掩饰对于总司令部的不满。

    “总司令部和前线指挥官出现了思想不同步的况,这是非常危险的啊。”比克库老爹叹了口气,“或许,总司令部根本就没有具体的指导思想可以下达给前线吧。”

    辛达和杨威利在默默的点头。两位年轻的提督从一开始就照着自己的打算规划着舰队的应对举措,事实证明他们是对的。

    “即使是这样,这位了不起的年轻人也没能完全实现他的宏伟蓝图呢。”比克库提督看着在座的三位同僚,“不管怎么说,我们活着回来了。”

    辛达再次举起了手里的酒杯,四位幸存的提督用得自银河帝国的战利品,悼念着离去的同僚也庆幸着自己的归来。然而对于幸存者们来说,更多的责任也同时加注在他们上。

    这次会晤的意义在之后的岁月里渐渐凸显出来。与会的四人在极其亲切的气氛下进行了长时间的交谈。自由行星同盟军在这场大远征里损失了半数以上的人员和物资,重新整合势在必行。幸存下来的众人或许还没有意识到,他们在茶余饭后的谈话已经对战后同盟军的重建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帝**总旗舰伯伦希尔

    宽敞的觐见之间里,结束了战斗的提督们分成两列站在台阶下。台阶上的座椅还空着,头发半白的参谋长奥贝斯坦站在椅子旁边。作为参谋长,他有权利站在莱因哈特元帅的侧。但是相对于众提督的中将军阶,奥贝斯坦目前仅仅是准将而已,这使得列于台阶下的某些提督有了心理和实质都不把他放在眼里的理由。

    米达麦亚看了看站在对面的罗严塔尔。金银妖瞳冷漠的眼神里出现了一丝笑意,那是仅仅给与米达麦亚一个人的温。疾风之狼深深的吐了口气,刚刚结束的亚姆利扎会战对于这位才华横溢的指挥官来说有着太多可以回味的地方。米达麦亚在与同盟军的激烈交锋中,在鬼门关前连续打了好几个转。杨威利无疑是超强的对手,勇敢的米达麦亚承认,自己好几次已经被同盟的魔术师进地狱门了!这种跨越了生死线的战斗,对于指挥官的锤炼是可想而知的。想起杨威利那鬼神难测的用兵,米达麦亚下意识的嘴唇,仿佛经历了残酷的煎熬终于获得解脱一样的觉得回味无穷。

    疾风之狼用眼神询问对面的好友,罗严塔尔缓慢的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正在回味这场注定要被后世大书特书的经典会战。罗严塔尔的手指微微弯曲着,仿佛被同盟军迫的巨大压力正在被一点点的化解。杨威利所施加的可怕威势在今后相当长的时间都将会成为金银妖瞳的养料,催迫这位出类拔萃的指挥官进一步提升自己的用兵境界。

    罗严克拉姆伯爵仍旧没有出现,等候的提督们正与侧关系亲善的同僚轻声交谈着。没有人理会奥贝斯坦,不过参谋长仿佛完全不把这种况当一回事。奥贝斯坦只是沉默的站在座椅的右侧,仿佛与那把精致而华贵的座椅化为了一个整体。

    这时候大门开启了,同时传来的还有卫兵敬礼的声音。“吉尔菲艾斯提督到!”

    一个轻捷的脚步声朝着众提督站立的地方靠近过来。帝**的精锐提督们停止了相互间的交谈,动作整齐的朝来人敬礼。红头发的吉尔菲艾斯在走进提督们中间的时候举起右手还礼,然后径直走上台阶,站在椅子的左侧。奥贝斯坦无机质的义眼冷冷的盯着元帅府里的第二人,众提督对吉尔菲艾斯的敬服是毋庸置疑的,而这与奥贝斯坦一贯主张的“不能设置第二人”的提法完全背道而驰。

    在吉尔菲艾斯出现之后不久之后,台阶背后的专用升降机传来声响。耀眼的金发和仿佛不属于这个世上的美丽面容出现在通道。莱因哈特元帅脸色沉扫视着在场的众人,然后仿佛有些气闷似的坐到了椅子上。奥贝斯坦敏锐的捕捉到了一些不同的东西,元帅大人在看到吉尔菲艾斯的时候,脸色变得温和了些。

    “两位出现的时间非常靠近,估计是一起走到觐见之间附近才分开的~”义眼的参谋长在心里暗自盘算着。

    莱因哈特坐稳之后再次逐一的打量着众人,“你们都做得很好,战斗得非常出色。”被元帅大人的目光扫到的提督们双手背在背后站得笔直。连续数天的恶战仿佛并没有摧垮他们的体和意志。

    “毕典菲尔德提督到!”

    传令官的喊声从门口传来,莱因哈特面孔一下子收紧了。吉尔菲艾斯看到这一幕,有些担心的咬了咬嘴唇。但是红头发的年轻人什么都没说,他将视线投向门口。黑色枪骑兵的统帅低着头,脚步沉重的朝元帅大人面前走过来。

    “毕典菲尔德提督!”莱因哈特话语里的怒意就连石头人听到都会发颤。

    “属下在~”被点名的毕典菲尔德不敢再前进,他谦卑的原地单膝跪下。

    “由于你的冒进,被叛乱军抓到了舰队侧面,损失了很多的宝贵战力。”莱因哈特一字一句的数着毕典菲尔德的罪责,“如果不是吉尔菲艾斯提督及时赶到,我军恐怕就陷入战败的深渊了。而且,你被杨威利突破阵列,使得我军错失了歼灭叛乱军第十三舰队的良机!”

    毕典菲尔德不敢回话,他撑着地面的手掌在微微的颤抖。

    “对此你可有辩解之言?!”

    “没有~”

    “那么我宣布,解除你的一切职务,你的部下由吉尔菲艾斯提督暂时代管,你到闭室里好好反省吧。”

    莱因哈特说着站了起来,他仿佛怒气未消的重重甩了下披风。“散会!”说完就头也不回的朝升降机走去。

    毕典菲尔德撑着地面的手一下子失去了力量,曲着的另一只膝盖也无力的跪倒下去。站在旁边的几位提督纷纷赶过来,安慰着这位不幸的同僚。梅克林格和鲁茨都蹲下去,扶住毕典菲尔德的肩膀。

    这样的处罚无疑是太严厉了!毕典菲尔德虽然是有重大责任,但是他在前哨战里击败同盟军第十舰队的功绩是不应该被抹杀的。说到被杨威利算计的事,之前黑色枪骑兵也击破了同盟第八舰队。即使不能功过相抵,至少也不该被停职的。

    吉尔菲艾斯看着跪倒在地的毕典菲尔德,红头发的年轻人皱了下眉头,转朝莱因哈特消失的地方快步走去。

    米达麦亚和罗严塔尔站着没动,他们清楚的看到吉尔菲艾斯朝着升降机的方向追过去了。那个是元帅大人专用的,但是没有哪个卫兵会蠢到拦阻吉尔菲艾斯。

    “毕典菲尔德真可怜,这处罚有些太重了。”

    “吉尔菲艾斯追过去了。希望元帅大人能听得进他的话。”

    奥贝斯坦冷冷的看着众提督的不同举动,冰冷的义眼也慢慢的瞄向升降机。“他和罗严克拉姆伯爵的交如果被当成特权使用~那就糟糕了。”

    通往元帅休息室的甬道上,吉尔菲艾斯追上了甩着披风快步而去的莱因哈特。金发的年轻人心中的怒气显然仍旧没有消散,虽然听到了好友的呼唤,但是莱因哈特并没有立即停下来。

    “阁下,阁下!”

    “好了,吉尔菲艾斯,不要再叫阁下了!”莱因哈特终于停了下来,他甩了甩了头发,止住了友人显得生分的称呼。这里并没有外人,最近的卫兵也在50米外。

    “莱因哈特大人~”吉尔菲艾斯喘了口气,“关于毕典菲尔德提督的事,请您再考虑下吧。”

    “为什么?”莱因哈特一脸‘就知道你要这么说’的表别过了脸,“毕典菲尔德做错了事,就该受惩罚,难道不对么?”

    吉尔菲艾斯平静的看着莱因哈特气鼓鼓的脸,“您的愤怒到底是针对毕典菲尔德提督的还是谁的呢?”

    莱因哈特转过脸来看着红发的好友,“你说我在针对谁?”

    “您~”吉尔菲艾斯仿佛言又止的犹豫了一下,“您其实是在气自己吧~气自己又成全了杨提督的威名。”

    “唔!”莱因哈特像是一下子被掐住了气管,一口气完全憋住了。急剧增加的气压使得原本白皙的面孔都变红了。金发的元帅仿佛是爆发一样的吼了起来,“我不应该生气的吗?!每一次都是这个家伙!迪亚摩特!亚斯提!亚姆利扎!每一次都在我即将取得全胜的时候出来搅局!”莱因哈特的双手攥成拳头,愤怒的砸向前方的空气,仿佛同盟的魔术师正得意洋洋的站在那里。

    吉尔菲艾斯突然提高了音量,“杨提督无疑是超强的对手,正因为如此,我们一定要全力以赴呀!莱因哈特大人,现在我们前有同盟的杨提督,背后有门阀贵族,可谓腹背受敌。所以请不要再在部下里树敌了!”

    莱因哈特有些吃惊的看着吉尔菲艾斯,在他的印象里,红头发的友人还从未如此对自己大声喊叫过。

    吉尔菲艾斯看着仿佛若有所思的莱因哈特,他想到的是出征前的那个下午。安妮罗杰伯爵夫人像往常一样准备了手工烘焙的饼干和糕点,已经长大的邻家男孩和弟弟安静的坐在椅子上看着姐姐忙碌。

    “喔,对了,地下室的柜子里有一瓶好酒,麻烦元帅大人去拿一下吧。”安妮罗杰放下盘子,拨了一下鬓角的头发。

    “呵呵,姐姐也开我的玩笑,好好,我去拿。”莱因哈特轻笑着站起来,指挥千军万马的右手轻轻的挥了下。他拍了拍吉尔菲艾斯的肩膀,转朝地下室走去。

    齐格飞微笑着看着,他觉得,为了眼前的这一刻,再苦再累也是值得的。

    安妮罗杰看着弟弟的背影消失在门口,脸上的笑容慢慢的凝固了。银河帝国最美丽的那张脸上出现了一丝忧愁。齐格飞不安的站了起来,他走到安妮罗杰的边,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安妮罗杰望着远处地平线上正慢慢落下的红,“弟弟现在很顺利,我知道他一直都很努力,可是你知道吗?吉克,一直太顺利的话,他会变得听不进别人劝的,那样就危险了!”

    “那个时候,唯一能阻止莱因哈特的人,就只有你了。吉克!”安妮罗杰抓住了齐格飞的手,眼里的依靠毫无掩饰的流淌而出。齐格飞看着安妮罗杰忧郁的脸,心里仿佛有团火慢慢的烧了起来。但是他仍旧没有说话。他只是坚定的迎上了安妮罗杰的眼睛。

    “如果弟弟连你的话都听不进去,那他就离灭亡不远了。”安妮罗杰意识到自己正抓着吉尔菲艾斯的手,脸上出现了一丝红晕,但是美丽的伯爵夫人并没有放手,相反,她抓得更紧了。“我知道,这样对你太过份了,但是吉克,我真的没有别的人可以拜托了。”

    吉尔菲艾斯感受着安妮罗杰温润的手指上传来的温度,伯爵夫人并没有用昂贵的宫廷香水,在这个距离,鼻子嗅到的那股令人心神安宁的味道是淡淡的体香吧。

    “我明白,请放心的交给我吧。安妮罗杰小姐。”虽然安妮罗杰早已拥有了帝国皇帝御赐的封号,但是在齐格飞的心里,她仍旧还是那个会笑着给自己烘干衣服,做好吃饼干的美丽少女。无论如何,安妮罗杰拜托自己的事是一定要完成的!齐格飞没有察觉到,自己的眼神慢慢变得炙起来。

    “谢谢你,吉克,谢谢你~”安妮罗杰的脸渐渐变得烫了起来,她看着齐格飞认真的眼睛,这个记忆里的邻家男孩已经是银河帝国的中将了,确切的说,是一个了不起的男子汉了。数年的宫廷生活,使得安妮罗杰对于男人看自己的眼神变的非常敏感。虽然惧于皇帝的威严,没有人敢于直接的挑逗帝国最受宠的嫔妃。但是对于男人迷恋的目光,安妮罗杰并不陌生。齐格飞的眼神是那样的熟悉而又陌生,那仿佛是充满了但又没有任何索取的目光,并没有半点zhan有或是亵du的yu望。这种眼神没有让安妮罗杰感到害怕,因为她从这个红头发的男孩上所感觉到只有温暖和可以依靠的稳重而已。

    “这,难道说我~”安妮罗杰有些害怕,但更多的是喜悦的心。这时候,门廊里传来了莱因哈特的脚步声,两人放开了手。安妮罗杰低头整理桌面,吉尔菲艾斯转看着地平线。

    “姐姐,你这里难道会有盗贼光顾么?放得那么好,我找了好久呢。”

    “呵呵,元帅大人学会开玩笑了呢。”

    吉尔菲艾斯接过莱因哈特手里的酒,小心的打开。三个人围着餐桌,开心的吃着喝着,谈论着轻松愉快的话题。

    “我会尽全力的,安妮罗杰小姐,莱因哈特大人这里我会努力的守护着~”

    吉尔菲艾斯欣慰的看着莱因哈特眼里的狂躁慢慢消失了。

    “我知道了,吉尔菲艾斯,毕典菲尔德的处罚取消吧。你去告诉他,好么?”

    红头发的年轻人坚定的摇了摇头,莱因哈特短暂的错愕了下,随即明白了过来。如果由吉尔菲艾斯去宣布赦令,毕典菲尔德一方面会对红发的提督铭感五内,另一方面难免会对莱因哈特怀恨在心吧。不能让部下的忠诚心转移方向。莱因哈特缓缓的点了点头。

    “好吧,吉尔菲艾斯,待会我去宣布。”

    吉尔菲艾斯得到了满意的答复,他微微的躬表示自己没有异议了。莱因哈特呼了口气,他笑了笑,“还有别的事么?吉尔菲艾斯。”

    吉尔菲艾斯的神色变得凝重了,“是的,关于我们两大对手之一,自由行星同盟军,除了杨提督,还有一个不能不认真对待的人啊。”

    “你是说同盟军第三舰队么~”莱因哈特脸上刚刚浮现的笑意瞬间冻结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深刻的戒备,那是面对强敌时的自然反应。“之前瓦连和你都与之交锋过,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家伙?”

    “嗯,我把经过详细告诉您吧。”

    “好的,到这边来,我这还有一瓶好酒,我们慢慢说~”莱因哈特伸出手臂握住友人的胳膊,两人一道朝元帅休息室走去。

    为了迎击同盟军规模空前的侵攻,银河帝国本次动员的兵力也可谓足够庞大。因为主战场在帝国的腹地,莱因哈特舰队在后勤保障方面得到的支持要比同盟军多得多。除了直属8位提督指挥的部队之外,银河帝国所有在战线涉及到的范围内,需要动员的力量都无一例外的纳入了元帅大人的掌控中。

    对于交战双方而言都过于残酷的亚姆利扎会战终于结束了。银河帝国如愿以偿的击败了入侵的同盟军。可以说,莱因哈特舰队取得了整场战役的最终胜利!但是损失统计表上的数据却让金发的元帅完全高兴不起来。由于杨威利的骁勇善战和同盟第三舰队意外的伏兵,帝**在亚姆利扎星域损失了过多的战力。

    经过整备,从亚姆利扎星域起航前往帝都奥丁的莱因哈特舰队况如下。

    吉尔菲艾斯舰队,剩余舰船14000艘。

    米达麦亚舰队,剩余舰船7000艘。

    罗严塔尔舰队,剩余舰船8000艘。

    梅克林格舰队,剩余舰船6000艘。

    鲁茨舰队,剩余舰船4000艘。

    瓦连舰队,剩余舰船5000艘。

    坎普舰队,剩余舰船6000艘。

    毕典菲尔德提督的部队在战役的最后被杨威利局部优势兵力痛击,几乎全军覆没。同样的,元帅大人自己的卫队,也被同盟军第三舰队的伏击所重创,只剩下1000艘舰船不到。

    战前动员的8支舰队,超过10W作战舰船的大军,整整损失了一半。从各地调集的补给部队也有不轻的损失。但是和同盟远征军20W艘舰船只剩不到3W艘撤出亚姆利扎星域相比,这样的成绩单还不至于让帝**参谋本部的老头子们勃然大怒。在皇帝陛下一贯有意的回护之下,罗严克拉姆伯爵凯旋之后,元帅的权杖上想必会更加光芒四

重要声明:小说《同盟之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