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王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密迹金刚 书名:同盟之星
    齐格飞·吉尔菲艾斯表平静的看着前方星空里密密麻麻的机雷群。按照罗严克拉姆伯爵的战术布置,红头发的提督率领着包括瓦连和鲁茨两支舰队在内的30000艘作战舰船迂回到了同盟军的后方。

    为了放开手脚与来袭的银河帝国舰队决一死战,同盟军在通往祖国的航路上布设了令人咋舌的庞大机雷群。各种型号的机雷用最密集的布置,死死的封住了任何想从背后偷袭的敌人前进的脚步——同时也断了自己的退路。

    “莱因哈特大人~”

    红发提督的暖蓝色眼睛里有着掩饰不住的担忧。经过夜兼程的急行军,几乎是不眠不休的吉尔菲艾斯舰队总共30000艘舰船的大军按照战略安排,终于抵达了亚姆利扎星域。他们的航路图依照行星自转轨道编绘,几经周折巧妙的迂回到了同盟军的大后方。但现在已经比原来约定的进攻时间晚了整整2天——

    “如果在莱普尼尔要塞没有和同盟军第三舰队纠缠那么久就好了。”

    吉尔菲艾斯轻轻的咬了咬嘴唇,他的动作幅度很小,表也几乎没有变化。自从十年前那场灾难发生之后,一夜长大的红头发年轻人早已学会了在任何场合控制好自己的绪。

    “押后的强袭侦查舰没有发现叛乱军的活动迹象!”

    满脸络腮胡子的贝根格伦准将在通讯屏幕上向长官汇报。亚姆利扎星域朝向同盟一侧的航道并没有同盟军舰船的踪影。

    “叛乱军看样子是把苹果集中到一个篮子里了。”

    彪罗准将站在吉尔菲艾斯提督的背后,谨慎的发表自己的看法。

    “而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连篮子一起砸烂!”屏幕里的贝根格伦垂下的双手在缓慢而用力的互相搓着,“阁下,指向杰夫粒子已经准备好了!”

    银河帝国科技开发局近年来的功绩乏善可陈,每年的高额开发费用并没有给帝国的将士们带来太多的装备优势。指向杰夫粒子算是少数成功的改良型武器。将杰夫粒子发生器装入小型推进器里,可使其短距离位移到指定地点,接到开启信号之后,达到位置的杰夫粒子发生器会开始工作,在很短的时间内杰夫粒子就会散布开来。

    红发的提督下达指令之后,300个杰夫粒子发生器很快就从机雷群的缝隙里游了进去。帝**的监视屏幕上,外围的机雷群已经被红色所覆盖。

    “开火。”

    随着吉尔菲艾斯语气平静的指令,旗舰巴尔巴罗莎舰首前端的主炮出了耀眼的光束。划破星空的亮光闪过之后,原本漆黑的广阔夜空里产生了一连串的光点,这些光点开始迅速的朝周围扩展开来。短短20分钟的时间绚烂礼花过后,原本厚实无比的机雷群被炸开了足够5支舰队并排通过的大洞。

    “全速前进!”

    强袭型侦查舰将机雷群那边的图像清晰的发在了司令面前的屏幕上。就在距离机雷群不远的位置上,数量约20000的同盟军舰船正在和坎普舰队以及罗严塔尔舰队激烈交锋。更远的位置,目前无法清楚探测到。

    旗舰火龙上,一贯冷静的瓦连看着自己的部队快速朝同盟军背后杀去,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满心欢喜。正在与他通讯的鲁茨提醒他注意队列,说完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坎普和罗严塔尔看起来非常辛苦啊~”

    “呵呵,他们估计等得脖子都长了吧~”

    标准历11月621时54分,帝**吉尔菲艾斯舰队洞穿了同盟军布下的机雷群。总数约30000艘战力完整的帝**舰船出现在同盟军的后方。

    “我军后方出现帝**舰队!数量……”同盟军第十三舰队旗舰上的监察员艰难的咬住了快要痉挛的舌头。

    包括黑发的指挥官在内的人都静静等待着下文,没有人去苛责监察员什么,听到消息的人自己也被吓得不轻。

    “帝**增援舰队数量约30000!”监察员连吸了几口气终于报出了具体数字。

    “30000艘!这怎么可能?!”派特里切夫准将从座椅上跳了起来,他魁梧的材将隔板撞得都几乎歪了一半。

    “我军的机雷群呢?!”姆莱参谋长也失去了一贯的冷静。

    “被……被突破了!”

    监察员将观测到的图像放到大屏幕上。同盟军背后的机雷群已经被炸出了一个大窟窿,三个耀眼的蓝色三角正从里面快速冲了出来。

    “40分钟后,第五舰队和第九舰队将进入敌人援军的程~”

    黑发的提督手指握成拳头抵住了嘴。休伯利安的舰桥上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帝**总旗舰伯伦希尔。

    “阁下,吉尔菲艾斯提督的援军到了。他们已经开始攻击叛乱军第五、第九两舰队。”

    奥贝斯坦冰涩的喉舌少见的显得不那么刺耳。站在罗严克拉姆元帅边的侍卫奇斯林上尉仿佛看见参谋长那常年冰封的脸上有那么一丝不同的表。虽然这罕见的景转眼即逝,忠实的奇斯林却觉得之前笼罩旗舰的极度冰寒一下子消融了。

    莱因哈特没有说话,银河帝国最年轻的元帅似乎没有让这个突如其来的利好消息弄乱阵脚。他的站姿依然笔,但是元帅肩章上的金色雄鹰却用轻微的颤动暴露了主人的心。金发的年轻人英俊的脸上有一丝笑意,如果仔细看的话,可以发现白皙的皮肤下有一抹晕红正在慢慢扩散开来。

    亚姆利扎星域会战再次迎来转折点。相对前两次节点的稍纵即逝,这次获得赛点的帝**似乎是胜券在握了。吉尔菲艾斯舰队的30000艘生力军赶到战场之后,银河帝国在亚姆利扎星域的作战舰船总数达到了67000艘,数量上对同盟军近似达到了2:1。而且,吉尔菲艾斯舰队出现的位置非常好,同盟军第五、第九两舰队已经陷入被前后夹击的绝境。整体形式上看,虽然阵型不是太完美,帝**已经对同盟军形成四面合围之势。

    然而,与帝**4位提督处于恶战当中的同盟军第十三舰队依然在W25空域占据上风。米达麦亚、罗严塔尔、梅克林格、毕典菲尔德,莱因哈特元帅府的半壁江山出尽全力,依然无法从乱战的漩涡里脱。他们被魔术师精妙绝伦的魔法所牵引,不由己的继续舞动着华丽的死亡旋律。

    在帝**眼中,杨威利无疑已经和死神成为同类或是代理人。现在帝**虽然在整体局势上取得优势,K75空域的同盟军也无疑会被包围。但是帝**的提督们却非常的清楚,如果可怕的魔术师想要再施展一次魔法,他是完全做得到的——这个家伙比所有人事先估计的都要可怕得太多了!

    “如果杨威利豁出去自己不逃,我军即使能取得全胜只怕也要损失过半。”

    罗严塔尔嘴里的冷酷话语让边的幕僚们不寒而栗。好在托利斯坦舰桥上站的也都是些久经战阵的狠角色,众人一时的惶惑之后都冷静下来,转而开始分头料理各自分管的工作。不惧生死是一回事,帝**的指挥官们在忙碌之余,却又不由自主寻思着自己已经交掉的遗嘱里是否有遗漏的地方。

    战舰人狼上,米达麦亚接过拜耶尔蓝递过来的毛巾,擦掉了脸上的血迹。他脚下的战舰在刚才的对攻中结结实实的中了6炮,指挥台险些被大火烧塌。爆炸掀起的气浪里,超过20人的损管人员被炸得血横飞。但是他们的牺牲没有白费,司令官只是被下属的血溅到脸上,并没有在刚才那轮灾难的大火里受太重的伤。舰桥的火势也被扑灭了,前仆后继的损管员们在被高温烤死十几人之后终于将灭火剂到了合适的位置上。米达麦亚看了一眼脚边的工作员遗体,脸上掠过一丝不忍和心痛。但不知道为什么,疾风之狼感觉到原本一直笼罩在心头的巨石已经不知不觉的移开了。

    “这样子都没能要我的命,接下来该你倒霉了!”米达麦亚把毛巾攥成了麻花。

    人狼掀起了一轮风暴,幸存的舰桥人员用怒吼回应了司令。

    米达麦亚的话代表了大多数帝**的心理。同盟军在占据上风的时间里没能彻底击溃米达麦亚舰队,从而确立胜势,那么接下来缓过劲来的帝**将开始走运了!不知道大神奥丁是不是真的在护佑着银河帝国,劫后余生的的将士们纷纷振作起精神来。

    同盟军第五舰队旗舰,利昂·格兰特。比克库提督联系上了摩顿提督。在大远征里艰难的存活到现在,两位同盟军舰队司令从对方眼里都看到了漫长的星际航行终于要达到终点的解脱。

    “看样子阿普顿提督他们不用等太久了。”

    “是啊,比克库提督。可惜我还差一级,这次依旧弄不到元帅的帽子。”

    比克库提督和摩顿提督会心的笑了笑。年过70的老提督摸摸了雪白的胡须,摩顿提督端正了下头上的扁军帽。两人看着大屏幕上的曲线变化。现在已经无力回天了,同盟第五、第九两舰队被2倍以上的帝**前后夹击,全灭只是时间问题了。唯一的悬念是,杨威利能不能从这片已经注定成为同盟军坟场的地狱里逃出生天。两位提督都希望杨威利立即抛下友军,转向从W25空域里突围。目前帝**阵型混乱,各部完全配合不上,短时间断然无法拦截住这位用兵出神入化的年轻人!

    “比克库提督,要联系杨提督吗?”

    “不用了,那样会给他压力的。”

    摩顿提督点了点头,他看了一眼W25空域的星图。整整4支帝**舰队的标示在闪着光芒。真是了不起啊,多么精妙的战术啊,只差一点,真的只差一点。摩顿提顿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他并不畏惧即将到来的死神,只是为杨威利的战术没能实现而惋惜。

    “再会了,摩顿提督,如果你先到,记得给老头子占个位置。一次挤过去那么多人,估计酒吧里都满了。”

    “知道了,比克库提督。”

    W25空域,同盟军第十三舰队旗舰休伯利安。

    黑发的提督拢在嘴边的手指终于放了下来。杨威利吸了吸鼻子,从齿缝里呼出口长气。出乎众人的意料,同盟的魔术师这次只是单纯的吐气而已,并没有抱怨什么。

    “格林希尔中尉,联系费雪提督。”

    费雪提督立即出现在司令官的面前,仿佛之前他一直等在屏幕的那头等待召唤一样。杨威利开始布置战术,费雪有些花白的头发随着脑袋的轻微动作有些不规则的抖动着。杨威利的指令像往常一样简单扼要、目的明确。费雪提督仔细的记下了司令的全部布置,然后庄重的行了军礼。中断通讯之前,舰船运动名人说了句和战术布置无关的话。

    “阁下,能配置到您的麾下作战,是下官一生的荣耀。”

    杨威利搔了搔头发,视线离开了变黑的屏幕。

    “好了,格林希尔中尉,请给我拿杯白兰地来吧。”

    菲列特莉加中尉这次没有再贯彻自己的健康理念。漂亮的副官小姐转去执行命令了。

    “同盟军第十三舰队开始调整阵列!”

    内容相同的信息在帝**的通讯回路里用最快的速度传递着。精于用兵的帝**提督们不约而同的放下了手头的其他事,全神贯注的看着屏幕上的曲线变化。

    W25空域里的同盟军第十三舰队开始朝左边的空域转向。他们的攻击渐渐变得没那么猛了,而是转为以牵制为主。失去了完整队形的帝**舰队虽然暂时缓了一口气,却也没有太多的办法阻止对手目的明显的撤离。

    “明知道杨威利要开溜,我们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拜耶尔蓝咬牙切齿的望着屏幕上的同盟军,己方舰队被罗严塔尔舰队隔开了,无法直接攻击杨威利的部队。从友军侧翼绕过去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狡猾的魔术师显然早就考虑到了这点。同盟军运动的轨迹非常巧妙,他们顺着罗严塔尔舰队的侧翼擦过。被集中火力打得乱成一团的这部分帝**根本无力对擦肩而过的敌人做太多有效的动作。如果米达麦亚舰队全速赶往上述空域。那么等他们赶到的时候,同盟军肯定已经拉开距离并且调整好了队形。面对舰船数量是自己2倍的杨威利,年轻气盛的拜耶尔蓝并没有狂妄到认为那样子也会有胜算。

    “现在这种局面对我们来说已经是非常好了。”疾风之狼显然没有被下属的愤怒绪所感染,“如果不是吉尔菲艾斯提督的援军到了,我们不知道还要狼狈成什么样子。”

    “他这是要逃呢,还是要赶去K75空域救援友军?”

    罗严塔尔也在盯着大屏幕,他没有太多的理会部下上报的最新损失况,就那么自顾自的低声问着自己。

    杨威利的部队在敌我双方的关注下从W25空域快速的抽出来。费雪提督的舰船编排像以往一样无懈可击。同盟军第十三舰队总数12000艘的舰船漂亮的划出一个完美的弧线,切过罗严塔尔舰队的左翼之后,从帝**阵列的缝隙里钻了出来。在他们后的接近16000艘的帝**舰船散落得犹如星罗棋布的繁星,无数或大或小的战斗编队茫然不知所措的呆在原地等待长官指令。

    K75空域的比克库提督看着杨威利的舰队在大屏幕上不断的改变着位置,仰天长叹了一口气。

    “杨,你这个傻瓜~”

    如果自己是战地总指挥,比克库提督此刻一定会用军令的形式强令杨威利的部队立即脱离战场。现在的局势非常清楚,同盟军再奢谈胜利之类的话题已经不现实了。作为服役了50年的同盟军人,比克库提督此刻没有过多顾虑自己的命。如果可能的话,他希望能为同盟的明天多保留一些希望。这场大远征已经吞噬了自由行星同盟太多的精英,乌兰夫和波罗玎这两位昔耀眼的星辰已经永远陨落在了异国他乡。但如果杨威利的第十三舰队能成功的突围逃回同盟,这位在残酷的战斗中展示出非凡才华的年轻人一定能成为同盟军未来的中流砥柱。可惜,事没有像老提督估算的那样去发展。

    鲁茨之前并没有和杨威利交过手。他只是从瓦连的讲述中了解到这是一位异常可怕的对手。不久前,就在奔袭亚姆利扎星域的途中,鲁茨还和瓦连谈论过同盟军一方的提督们用兵的优劣点。瓦连对杨威利和辛达•杜鲁班都赞不绝口,认为他们是同盟军中的王牌。鲁茨听得一度手痒心动,作为武将的他,自然期待遭遇超强的对手。鲁茨想过,如果有机会和同盟军的这两位提督交锋就好了。毕竟,同盟军昔的双星之一波罗玎提督,正是在他的攻击下殒命的,鲁茨有足够的资本放此豪言。

    大神奥丁仿佛听到了勇猛的鲁茨提督心中的呐喊。鲁茨舰队的旗舰,战舰斯齐鲁尼尔上警报声刺耳而高亢,监察员用最快的速度将同盟军的运动轨迹估算了出来。

    “同盟军第十三舰队已经脱离W25空域,朝我部所处K75空域袭来!”

    “其数量初步估算为12500艘左右,按照目前的前进速度,1小时后我军右翼将进入对方程!”

    鲁茨捏紧了拳头。

    “杨威利这是要救援友军了,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有多厉害!”

    为了应对破阵而来的杨威利,鲁茨舰队暂时放缓了对同盟军第五、第八两舰队的衔尾追杀,将阵列朝着右翼大幅度的倾斜过来。炮手们压着发键的手指已经弯曲到了极限,随时可以用超快的速度变成激发。令鲁茨有些意外的是,在吉尔菲艾斯提督的命令下,瓦连提督的部队也脱离了攻击同盟军的序列,用最快的速度朝自己这边靠拢过来。这使得在前哨战里战绩斐然的鲁茨略微有些不舒服。

    同盟的魔术师没有让战意沸腾的鲁茨提督等待太久。面对帝**几乎可以说是谨小慎微的布阵,杨威利用意图明显的齐拉开了第一轮攻防的序幕。鲁茨和瓦连两舰队成犄角之势排列,他们小心的一边还击一边慢慢拉近两军距离。

    同盟军第五舰队旗舰,战舰利昂·格兰特。

    比克库提督联系上了摩顿提督。两位经百战的同盟军舰队司令很快的对当前形势做出了正确的判断。为了应对杨威利的猛攻,帝**的两支舰队已经转向,这使得背后的死神那收割生命的镰刀突然变短了一大截。虽然帝**的吉尔菲艾斯舰队仍然在继续攻击,但他们的炮击也不再像刚开始那样锐利,紧的速度也慢了很多。很明显,作为敌方王牌登场的帝**增援部队给予了杨威利最高的评价和足够多的重视。

    “摩顿提督,我军的危机虽然尚未解除,但是无疑我们去敲诈阿普顿提督他们的酒钱这个计划必须得拖后执行了。”

    “您说的对。我们现在已经有余力从帝**的布防空隙里寻找突围的契机了。”

    “J36空域里的两支帝**舰队的距离不是太理想,我们从这里斜刺过去,对方多半不会坐视我们溜掉,估计会向友军寻求协防或是互相靠拢。”

    “好提议,之后我们再转向返回K75空域去和杨提督汇合。让他们跟着股后面吃灰好了。”

    两位刚从鬼门关兜了个来回的提督风趣的打着形象的比喻,他们并没有将对杨威利的敬佩溢于言表,甚至都没有过多的谈论这位冒着极大的风险赶来救援自己的同僚。现在战场的主导权已经交到杨提督的手上,努力配合他的脚步就是了。

    随着宝贵的时间一点点流逝,红发的提督谨慎的布防显得愈发的明智而必要。瓦连再一次领教了魔术师战术变化的无迹可寻。杨威利在帝**两支舰队的夹击之下不紧不慢的调整着阵列,不停的进行着试探攻击。被对手变幻莫测的阵型变化弄得疲于应付的鲁茨终于收起了开始时的傲慢。舰船损失统计表上的数据让斯齐鲁尼尔上的众人面面相觑。短短4个小时的战斗,鲁茨舰队已经失去了2000艘舰船,而对手的损失仅仅是600艘不到!同盟军第十三舰队明显高出一筹的舰船运动使得帝**的数量优势完全显现不出来。鲁茨很清楚,如果不是瓦连舰队出色的协防,自己会损失得更多。

    “没办法了,全舰队暂时后退,重整队形。”

    旗舰斯齐鲁尼尔发出的命令迅速传递到全军,被同盟军犀利的攻势打得损失不轻的鲁茨舰队开始向后退去。与此同时,瓦连舰队缩短了与友军之间的距离,他们的牵制火力也变得更猛烈了。

    W25空域里的帝**舰队已经初步完成了队形重整,3位缓过劲来的提督竭尽全力的收拢手边所有还能战斗的舰船。现在的战况已经非常明朗,双方就是在赶时间。如果帝**的众提督们能赶在杨威利脱离战场之间将其包围,那么这颗同盟最闪亮的星辰就将陨落在亚姆利扎星域黑暗的星空里!

    “虽然损失了这么多~”

    “我们仍然拥有可以左右战局的实力。”

    “如果能够干掉杨威利的话……”

    米达麦亚、罗严塔尔、梅克林格在通讯屏幕里快速的达成了共识。疾风之狼的眼睛里闪动着丝毫不加掩饰的寒光,艺术提督优雅的抚mo着鬓角的头发,罗严塔尔那总是带着一丝刻薄的嘴唇扭出了足以让奔流的瀑布结冰的笑容。

    帝**总旗舰,伯伦希尔。

    金发的元帅大人已经坐回了指挥席。可以用一波三十折来形容的亚姆利扎会战已经给了他足够的惊奇。莱因哈特具有卓越的战略眼光,他非常满意红发的好友采取的应对之策,也很清楚正在W25空域里集结的提督们想干什么。现在对于总指挥官的他来说,再对前线下达任何具体的指令已经显得毫无意义。虽然个积极的罗严克拉姆伯爵非常渴望亲自迎上去,和这个可怕的对手直接交锋,作为上位者的自觉却让他不得不克制住自己。

    “双方都打得非常出色,不管是杨威利还是我们。”莱因哈特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显得平静。

    “吉尔菲艾斯提督选择遏制同盟军第十三舰队,而不是强力的全面包围。”冰冷喉舌的参谋长看似无意的一句话似乎隐含了很多。

    “吉尔菲艾斯做得很好,即使是我也不能做得更好了。”莱因哈特像是警告似的扭头看了奥贝斯坦一眼。

    奥贝斯坦适时的在元帅大人不满的目光扫来时躬行礼,用看似恭敬的态度回避了上官的不满。参谋长背部的黑色军服在舰桥灯光的映照下隐隐出现了反光迹象,似乎在拒绝任何形式的光亮照到上。

    “阁下,增援的补给舰队发来消息,他们已经赶到亚姆利扎星域的入口处了。”

    奇斯林上尉将另一个利好消息报告给元帅大人。战前莱因哈特按照自己一贯的用兵风格,准备了足够的预备队。吉尔菲艾斯率领的援军负责兜底包围,而为了预防会战时间被同盟军的顽强抵抗拖入加时,后续的补给船队也是必不可少的。

    大屏幕上的帝**补给船队约3000艘在左右两侧的护卫舰队团护下,用最快的速度朝元帅大人的本队靠拢过来。虽然距离还比较远,强袭侦查舰已经可以清楚的看到涂装着红白两色的医院船了。

    莱因哈特看了一眼大屏幕,缓慢而轻柔的呼出口气。目睹此一景的帝**工作员们也不由自主的跟着在心里松了口长气。同盟军的王牌部队第十三舰队已经从稳站上风的W25空域离开,4位提督的队型重整接近完成。而吉尔菲艾斯提督的部队面对杨威利的攻击虽然显得有些吃力,但同盟的魔术师距离救出友军还有不小的距离。现在随着银河帝国的后备补给船队接近赶到会合位置,可以说战场的天平已经彻底倒向帝**一方了!

    “现在拖得越久对我们就越有利。”金发的年轻人将手里签发的指令交给奇斯林上尉,细长白皙的食指掠过自己的额头,一缕耀眼的金黄色高高跃起。

    补给船队对于元帅大人发出的指令不敢怠慢,屏幕上的光团加速向前行驶。他们显然准备跟在总司令的后面一起赶到W25空域,为已经疲惫不堪的友军提供急需的后勤补给。

    被包围的同盟军非常很清楚,死神强行按在他们头上的沙漏容量并不是太大,帝**的四面合围之势一旦真正的完成,本次远征军的最后一兵一舰都无法再看见海尼森的出。

    负责拦截同盟军第五、第九两舰队的坎普提督和鲁帕夫准将眼看着对手将剩余的舰船朝着本军两舰队的中间硬挤了过来。

    “想趁杨威利拖住了瓦连和鲁茨,从我们中间溜掉么?哼哼~”坎普习惯的张手朝后探去,粗大的手指碰到了已经破掉的靠背。费赛尼亚准将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坎普有些尴尬的收回了手。前女武神王牌驾驶有些悻悻的搓着手掌。

    察觉到同盟军的意图之后,坎普立即联系上鲁帕夫准将。两人随即就阵列调整达成了一致。两支帝**舰队加速朝后方退去,同时迅速缩短彼此之间的距离。现在用不着耗费宝贵的战力发动强攻,拖住对手慢慢耗掉时间就可以稳胜券了。

    同盟军第五舰队旗舰利昂·格兰特。

    “提督,前方的帝**舰队开始后退了。”

    “嗯,联系摩顿提督。立即执行下一步计划。”比克库提督喝掉茶杯里的茶,轻轻的呼了口气。老人的脸色呈现出难看的铅灰色,副官法菲尔少校看在眼里暗暗担心,偏生又没有一点办法。

    原本一直超前快速突进的同盟军突然出人意料的停止了前进,他们像实现就约好了一样,几乎在帝**加速后退的同时原地停下并180°转向。在坎普和费赛尼亚准将的面面相觑里,剩余舰船数量不到10000艘的同盟军舰队开始加速返回K75空域。

    与帝**的瓦连、鲁茨两舰队缠斗良久的同盟军第十三舰队随着友军的靠近再次变阵。杨威利的部队以飞快的速度收拢队形,在帝**的提督们紧张思考的短暂时间里,一把很具有写实意义的纺锤出现在K75空域。瓦连看着同盟军的纺锤之阵,艰难的咽了口唾沫。于此同时,其余的帝**提督们也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被同盟的魔术师利锥指住的鲁茨舰队。

    “杨威利要拼命了!!”

    完成阵型调整的同盟军加速朝前冲去,外围的舰船上下旋转翻动着发着死亡的光波,密集防守的帝**阵列被打出了一道道裂痕。不敢后退的鲁茨舰队用最强的火力进行还击。勇敢的鲁茨提督不愧为击坠同盟星辰的名将!动作花俏的同盟军先锋在他的冷静而有力的指挥下损失惨重!然而,为了对付这些外围纷飞乱舞的轻型舰船,鲁茨舰队已经竭尽全力。闪电般刺来的纺锤前端没有给他任何的喘息时间。帝**的众提督表各异的惊呼声里,鲁茨舰队的中央部像被烧红的餐刀切割的酪一样分崩离析。

    “瓦连提督,请你立即与我一道从左右两翼夹攻同盟军第十三舰队。”红发的提督第一个做出了反应。

    “遵命!”

    瓦连的旗舰火龙率领着所有还能战斗的舰船,不顾一切朝同盟军的左翼冲去。与此同时,吉尔菲艾斯舰队彻底放弃了对同盟军第五、第九两舰队的监控,转向攻击杨威利的右翼。黑暗的星空里巨大的墨绿色纺锤在帝**近乎疯狂的攻击下溅起了道道火花,那是外围舰船爆炸时引起的死亡焰火。

    同盟军旗舰休伯利安。

    盘腿坐在指挥席上的杨威利表严肃,他上方的舰船损失统计表正在飞快的变化着数字。

    “格林希尔中尉,联系费雪提督,开始第二阶段。”

    接到指令的同盟军再次进行了变化,舰船运动名人的战术编排像往常一样精妙。同盟军纺锤的外围开始进行剥离,一个个的小型战斗团体和本队分离,90°转向朝侧翼的帝**杀去。依旧是华丽的旋转移动,依旧是在帝**的强攻下灰飞烟灭,这些与本队脱离的战斗小队却极大的拖延和抵消了帝**的攻击,甚至他们的还击也给快速突进的帝**造成了不小的损失。同盟军巨大的纺锤每前进一光秒都要付出不小的代价,但他们却固执的不肯改变线路。鲁茨舰队像一扇被擂城木不断重击的城门,正在痛苦的呻吟着。用体支撑着擂城木不断冲击的勇士们虽然不断的遭受着来自左右的攻击,他们的攻势却不曾减缓过一分半点。吉尔菲艾斯仿佛看见那些倒下的勇士们仍然在用手指,肩膀甚至是脊梁驱动那可怕的檑木发动一次次的冲击。

    “战舰巴克利斯中弹沉没,副司令斯托克顿少将战死!”

    随着旗舰斯齐鲁尼尔上的监察员报出的噩耗在舰桥响起。帝**鲁茨舰队终于被同盟军完全刺穿了阵列。同盟军第十三舰队突破了帝**的包围网,全舰队剩余11000艘舰船从杀机重重的十面埋伏阵里顺利突围!

    莱因哈特从坐席上站起来的看着大屏幕上,他的脸上全是难以置信的惊愕,鲁茨舰队的中央部被洞穿的大窟窿足够并排冲过2个舰队。同盟魔术师的纺锤在刺入鲁茨的膛同时恶毒的变化了形状,杨威利的部队在贯穿鲁茨舰队的一瞬间出动了全部的舰载机。这些和战舰相比简直就是小豆丁的舰载机飞快的冲进了帝**布阵的空隙里,用最短的时间扩大了纺锤捅出来的伤口。大大小小的爆炸笼罩着鲁茨舰队,极度紊乱的能量流使得帝**的监察员们无法联系上旗舰斯齐鲁尼尔。

    “战舰斯齐鲁尼尔无法连接通讯,目前况不明!”

    金发的元帅回头看了一眼奇斯林上尉,英俊的脸上已经没有了一丝血色。奇斯林上尉布不知所措的看着总司令,一时进退不得。好在他没有等得太久,罗严克拉姆伯爵很快的给出了新的指令。

    “两翼伸长,再次组成包围阵!”

    总旗舰发出的指令立即传递到了帝**的各级指挥系统。已经完成队形重整的毕典菲尔德、梅克林格、罗严塔尔和米达麦亚全速朝同盟第五、第九两舰队背后赶去。瓦连舰队已经靠到了鲁茨舰队的旁边,飞快的填补友军的防守空隙,虽然那个空隙让一个舰队来填显得有些勉强。吉尔菲艾斯舰队重新开始捕捉同盟军的侧翼,红发提督的舰队在所有的帝**舰队里显得最有余力,他们的舰船运动轨迹清晰,目标明确。

    “杨威利跑了就跑了,这个混蛋确实厉害!但是剩下的叛乱军他就别想救出去了!一个也别想!”

    战舰王虎上的怒吼代表了帝**众提督的心声。在他们看来,尚未冲出包围圈的同盟军第五、第八舰队已经是蒸锅里的料理了。

    比克库提督面带微笑的看着大屏幕,数据显示超过60000艘的帝**舰船已经将自己围在了中间。

    “呵呵,看来这把老骨头还值点钱嘛。”

    动作最快的帝**吉尔菲艾斯舰队已经开始攻击同盟军第九舰队的右翼,前方被杨威利杀出的血路上是严阵以待的瓦连舰队。令帝**的提督们欣慰的是,鲁茨的旗舰虽然被同盟舰载机击中,但是并没有沉没,在爆炸里丧生的舰桥人员里也不包括舰队指挥官。被炸伤大腿的鲁茨一边让医务官包扎伤口,一边神色冷静的指挥舰队重整队型。

    “双鬼封门之势啊,鲁茨和瓦连的动作非常快。”

    战舰托利斯坦上,罗严塔尔用一贯的冷峻口吻评价着同僚。他对面屏幕里的米达麦亚点头称是。瓦连和鲁茨的应对堪称无懈可击,鲁茨舰队的残军用最快的速度从连环爆炸的风暴里冲了出来,依托瓦连舰队摆出了标准的防御姿势。

    同盟军第十三舰队旗舰休伯利安。

    “格林希尔中尉,联系费雪提督,开始第三阶段。”

    已经冲出重围的同盟军第十三舰队停止了前进,他们用整齐划一的动作原地停船并180°转向。舰队在交战时做这样的动作是非常危险的,之前帝**的毕典菲尔德舰队仅仅只是做了个90°转向就直接导致了全舰队的溃灭。但是现在杨威利的周围并没有强力的帝**提督在架着狙击枪时刻准备抽冷子开火,所以同盟的魔术师用一个华丽得近乎嚣张的转调整好了队型。

    加比尔准将率领的补给船队穿梭在舰队的运行缝隙里,作战舰船为了配合补给队的工作并没有全速前进,这使得加比尔准将可以比较从容的将最后一些剩余的燃料和弹药送进战舰里。杨提督将领军再度杀向重围,这对原本已经逃出生天的同盟军来说无异于重返地狱。同盟军的所有补给船队都已经接到指令,完成补给之后即可脱离战斗序列,自行朝伊泽伦方向前进。

    “辛达,如果是你在这里,会不会做出同样的决定呢?”

    加比尔接过下属递过来的报表,首期离队的船只已经启航,他自己所在的编队按计划也将在1小时后离队。原本没想着还能活着离开亚姆利扎星域的加比尔神色已经非常的淡定。目睹了无数的生命在眼前陨落之后,因为伤感友人的离去而一心求死的他慢慢改变了想法。卡介伦少将配属的第五舰队尚在帝**的铁壁合围之中,前景非常堪忧。如果包括他在内的补给队成员最终尽数殉职,加比尔简直不能想象战后的同盟后勤系统该如何进行统筹安排。武器或是船只可以让造船厂开足马力再做,优秀的人才却绝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补充得来的。加比尔清楚的记得,自己和辛达从小参谋时代到今天的成就经历了多少的艰辛和历练,没有经受过战火洗礼的年轻人永远无法像他们的前辈一样出色。

    加比尔将审阅完毕的报表交换给下属,点点头示意他开始实施。虽然在细节方面还有些许的瑕疵,但眼下这种况也无法再把工作做得更完美一些了。想到这里,辛达那总是有条不紊,沉稳而厚重得从不知惊慌失措为何物的脸又出现在加比尔的脑海里。如果是这家伙在这里,想必能做得更好吧。加比尔并不自负的认为自己能够取完全代卡介伦少将的职位,但是不管怎么说,为了那些已经变成回忆的人,还活着的人就必须自觉的承担更多的责任。

    “对于同盟来说,一个活着的加比尔准将要比殉职的加比尔少将有用得多——辛达的轮调。”加比尔摸了摸鼻子,“嗯,迪格斯那混蛋多半还会说什么政府可以节省一笔不小的抚恤金之类的废话。”

    同盟军旗舰,战舰休伯利安。这艘深蓝色的战舰已经注定将成为银河帝国将士挥之不去的永恒噩梦。

    “阁下,加比尔准将请求通讯。”

    “请接过来。”

    屏幕里的加比尔准将郑重的向杨提督敬礼,同盟的魔术师感谢补给队的出色的工作,同时对不能抽调护卫舰船表示歉意。

    “请您保重,期待着在海尼森再次与您一起喝酒。”加比尔恭敬的敬礼之后切断了通讯,剩余的补给船只在指挥舰米利尔西安的指挥下开始离队。

    标准历11月723时16分,同盟军第十三舰队完成了最后一次补给,全舰队10500艘舰船以纺锤之阵编排,再次朝K75空域驶去。在他们的前方,是被帝**的优势兵力重重围困的同盟军第五、第九两舰队。

重要声明:小说《同盟之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