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策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密迹金刚 书名:同盟之星
    莱普尼尔要塞,主控制室。

    从家属堆里突然冲向主控制台的人影似乎并没有惊动看守的同盟军,大多数看守仍旧在心不在焉的互相闲扯——除了一个斜靠在通讯台边上的同盟军尉官。他原本放在脚边的光束枪不知道为什么,眨眼就像变魔术一样的出现在了手上。伴随着两声刮耳的闷响,手指已经快碰到控制台的帝**士兵生生的止住了原本前冲的步伐。两团绚烂的血花迅速的在偷袭者的口扩大着范围。

    一直在远处交谈的盖尔少校和帕斯卡尔中校立即注意到了控制台前发生的变故。但是他们并没有急着赶过来。帕斯卡尔对盖尔耸了耸肩,后者似乎有些无奈的点点头。盖尔脸上的神像极了被商恶意压价,却又迫于生计不得不卖出山货的淳朴山民。第三舰队陆战联队的长官左手无声的抚下了面罩,右手拿起搁在墙边的双刃战斧,缓步朝着控制台走了过来。

    瓦格中校看着体还在抽搐的两个偷袭者,刚才还口出豪言的宪兵转眼就鲜血飞溅的倒在地上成了两条死狗。提着战斧走近的盖尔上再次弥散出那股让瓦格感到恐惧的威压。瓦格清楚的感知到,正在靠近的同盟军带队军官要动手杀人了。瓦格中校很想开口求饶,但是己方先做出了充满恶意的举动,对方要发狠报复也怪不得……

    盖尔少校还在回想刚才和帕斯卡尔中校的对话。

    “您的下属已经确认那两个漏网的家伙了么?”

    “放心好了,那种程度的伪装,我们一眼就可以看穿。”帕斯卡尔中校有些得意的搔了搔头顶的地中海。

    第一舰队常年负责追剿宇宙海盗。作战舰船击溃宇宙海盗的外围武装之后,陆战联队便会强行冲进海盗的盘踞点,用战斧将那些不肯投降的死硬分子逐一歼灭。

    “平心而论,我们第一舰队的陆战联队在格斗水准方面比第三舰队稍有不如。但是对付宇宙海盗那是绰绰有余的。”

    帕斯卡尔看了一眼盖尔上兀自在滴血的装甲服,刚才的白刃战已经彻底折服了这位很少佩服谁的同盟军资深校官。第一舰队的人员因为常年接触的对手极具特殊,积累了很多常人难以想象的经验。为了活命,宇宙海盗使用的伪装方法可谓花样百出,其构思之巧妙、用意之险恶足以让人瞠目结舌。材矮小的作战人员伪装成妇女儿童,已经是被海盗们用滥了的招数。

    突袭要塞的同盟军分为两部,盖尔少校指挥陆战联队负责攻坚,帕斯卡尔中校指挥着后勤组为火线提供有利的后备支援。主控制室的帝**投降之后,第一舰队的人员在家属堆里巡视了一圈,很容易就发现了两个潜藏的帝**战斗人员。早已见怪不怪的同盟军工作员若无其事的完成看似走马观花的检查之后,向帕斯卡尔中校报告俘虏里有两个暗钉。接到报告的帕斯卡尔立即知会了盖尔少校。两位指挥官短暂的商量了一会之后,陆战联队里枪法仅次于盖尔的夏赫亚尔上尉带着一只步枪晃到了通讯台边上。

    将或许正在自鸣得意的暗钉牢牢的看住之后,帕斯卡尔中校开始向盖尔提出自己的建议。虽然帕斯卡尔的提议对于当前计划的进行非常有好处,而且与辛达提督的指令并不矛盾。盖尔听完之后却没有马上表示同意。但是接着恶魔的私语者使出了杀手锏。

    “这些混蛋可不会像他们现在表现的那么无害,如果他们得手的话,我军会遭到巨大损失的。”帕斯卡尔中校语气温和而平静,“干掉100个帝**或是损失一个弟兄,我永远只会选择前者。”

    “但是目前他们什么都没做……”

    “那么您看着好了,如果他们像我估计的那样直取主控制台,您就按我说的办如何?”

    “好吧……”

    潜藏的帝**果然不肯就此沉寂,夏赫亚尔上尉并没有闲太久。轻易的将突袭者成重伤之后,他并没有急着报告,而是端着步枪小心的监视着还没断气的敌人。两个帝**宪兵拿枪的手还在颤动着,但是旁观的瓦格中校已经认定他们没有任何机会了。打倒宪兵们的同盟军尉官那漫不经心的动作和极其高明的击技巧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直到现在夏赫亚尔上尉都没有站直起来,而是继续斜靠在主控制台侧面的座椅上。他拿枪的手没有一丝一毫的颤动,手臂平直得可以作为水平标尺的参照物使用,年轻的脸上犹如冰雕的塑像一样神冷漠。久经战阵的瓦格中校知道,这样的对手是最可怕的。即使他们在战斗中丢掉了一只手或是一只脚,只要还能动弹,平素习练的各项技能就会继续给敌人造成杀伤。

    其中一个帝**宪兵终于挣扎着爬了起来,对手极端漠视的表大概激起了他的凶,握枪的右手快速的朝前方扬起。帝**的俘虏们发出了恐惧的惊呼声,奇怪的是,拿着步枪的同盟军尉官却像没看到他似的。夏赫亚尔上尉前端的枪口居然慢慢的垂低了,脸上的表也不再冷漠如初,他似乎有些吃惊的看着前方。

    “去死……”诅咒的话语尚未来得及完全送出去,疯狂反击的宪兵突然惊觉自己的右手不听使唤了。

    盖尔少校似乎没有动过,只有夏赫亚尔上尉在内的极少数人看到双刃战斧似乎轻轻的挑了一下。帝**宪兵拿枪的手齐腕断掉,整齐而平整的切口像是被手术刀划过一样,伤口截面处的血管几乎是同时喷出鲜血。很难说清楚手掌跌到控制台上的闷响和帝**士兵的惨呼到底那一个在先,原本在攻防战里都没有溅上太多血污的主控制台上出现了一滩刺眼的红色。夏赫亚尔上尉小心的往主控制台看了一眼,处于锁定状态的控制装置没有因为外力的冲击而产生任何反应。于是夏赫亚尔上尉收起了枪,谨慎的退到了一旁。

    还在不停痛吼的帝**宪兵突然发现周围的气氛变得很奇怪。守卫在控制台周围的同盟军士兵并没有抢上来制住敌人,而是都用一种近似同的眼光看着失去右手腕的帝**宪兵。

    “太可怜了,盖尔少校上次用这招是什么时候?”

    “老实投降不就好了,非要自作聪明~”

    “这下可惨了……”

    “帕斯卡尔中校是怎么知道盖尔少校有这本事的?”

    “闭嘴,仔细看着~”

    盖尔看了一眼控制台上的血花,双刃战斧再次有了动作。帝**宪兵的左手腕随即飞到了控制台的另一个角落上,接着是两只手臂。这时候盖尔回头看了一眼,死盯着他的瓦格中校发现那个微笑的胖子抿着嘴摇了摇头。然后瓦格似乎听到一声很轻的叹息声。失去双手的帝**宪兵腹部出现了两个很大的口子,翻开的肌里面内脏隐约可见,还没来得及发出惨叫,双腿的关节被齐膝砍断,站立不住的帝**扑到在控制台上,伤口里的汹涌而出的鲜红色瞬间就将控制台的银灰色掩盖住了。盖尔手上可怕的武器在牺牲品倒下之前挥出了最后一击,帝**的喉咙了中了一斧,深度正好让他无法说话却又没有立即致命。用力挣扎的宪兵直到把残破的体里最后一缕鲜血也抹到控制台上之后才停止蠕动。

    被眼前的惨状惊呆的瓦格中校突然意识到那可怕的凶器已经到了面前了,已经完全丧失斗志的瓦格脸色惨白的闭目等死。

    “再企图反抗,我不介意将所有俘虏做如此处理。”同盟军的恶魔出人意料的没有再行杀戮之事,留下了一句冰冷的警告之后离开了。这句话让在场的帝**家属和战斗人员完全失去了行动和判断能力,在之后相当长的时间里任由同盟军摆布而生不出任何反抗的念头。

    帕斯卡尔中校手一挥,第一舰队的人员动作麻利的跑了上来。他们将控制台上的尸体搬开,却没有将血迹清理掉。已经死透的帝**宪兵也没有被收殓起来,他飞散的零件被仔细的分摆到各处,同盟军的士兵一边布置场地一边和通讯屏幕那边的同事核对镜头的成像效果。

    “您辛苦了,真是出神入化的斧技呀。劈了不少的帝**才练出来的吧?”

    满脸笑容的中年胖子温和的话语让瓦格中校浑起了刺汗。他的直觉告诉自己,眼前这个有些秃顶的中年军官才是刚才那场惨剧的导演兼编剧,拿着双刃斧的家伙不过是照着剧本演而已。

    盖尔沉默的从帕斯卡尔中校边走过。他朝夏赫亚尔上尉点了点头,示意他配合同僚的行动。第三舰队陆战连队的长官取下面罩,将双刃战斧靠在墙边,仰头看着天花板——仿佛像辛达提督一样进入了深度思考。

    另一个受伤的帝**宪兵被粗暴的拖出了瓦格中校的视线范围,中弹的部位在地板上拖出了长长的血迹。态度温和的胖子语气客气的要求剩下的帝**脱下衣服。虽然满怀不解,但是陈尸控制台的宪兵已经做出了表率。成为俘虏的帝**们顺从的脱下了上的军服。

    “不,不,您就不必了,瓦格中校,您这衣服还有用。”帕斯卡尔中校仿佛完全进入了导演的角色。

    “夏赫亚尔上尉,我需要个口齿伶俐,反应机敏的伙计来演绝地反击的英雄。”

    夏赫亚尔想了一会,然后推荐了自己。他按帕斯卡尔中校的要求吐字清楚的将几段绕口令说了一遍之后,拿过一件帝**尉官的衣服换上。帝**的家属们则被赶到了监视屏幕的远角上,瓦格中校的周围也站了4名换上帝**服装的同盟军士兵,而且他被要求坐在地上不得站起来。

    大屏幕上的同盟军舰队渐渐的进入了视野,但是让瓦格中校惊喜的是,数量相当不少的帝**舰船尾随而来,双方随即展开了激战。同盟军舰队面对数量占优的帝**舰队采取了守势,双方的攻防转换看得瓦格中校冷汗直冒。眼看着帝**的本队渐渐拉成了尖利的纺锤,对于宇宙舰队非常熟悉的瓦格中校判断出,进攻的帝**准备不惜代价的强行冲击同盟军的阵列了。只要注意不进入芬里尔之牙的程,这个战法的成功率在6成以上,当然本军的损失绝对不会小。

    “辛达提督传来指令!”

    同盟军传令兵的喊声让瓦格中校不由自主的朝控制台望去。同盟军小心的在校准主炮,没过多久,他听到了芬里尔之牙运作的特殊声响,那沉闷的能量填充蜂鸣声充斥了主控制室。但是,大屏幕上的帝**舰船并没有进入狼牙程之类。瓦格中校准确的估算出,目前在芬里尔之牙程内的,都是同盟军舰船。

    “他们疯了?”

    瓦格无法解释自己看到的东西。但是接下来,让他目瞪口呆的事发生了,同盟军居然朝自己的阵列开火了!那个总是面带笑容的胖子一脸悲戚的和拿双刃斧的家伙说着什么,隔得太远,瓦格无法听得清楚。但是狼牙咆哮之后,超过200艘的同盟军舰船被击毁了!

    “盖尔少校,这太让我难过了。”帕斯卡尔一脸的悲悯之色,“菲恩少校现在肯定心疼死了。他费了那么大的心血才抢救出来的200艘严重损毁的舰船,就这么被报销掉了~”

    “他会理解的,这是辛达提督的指令,我们照着执行就不会有问题。”

    “说的是,但是您知道,后勤参谋对于手边管理的物资是有感的,每艘舰船都像他们的孩子一样啊。”帕斯卡尔说着,居然从眼角挤出几滴眼泪。“菲恩少校,您可不要恨我,牺牲这些孩子,我和您一样难过啊。”

    紧接着控着主炮的同盟军发出了第二波攻击,这次的攻击命中效果就不是太理想。背后遭袭的同盟军舰队动作迅速的切进了帝**的左右两翼先锋里,简直就像是和背后的芬里尔之牙算好了配合的节奏一样。第二波攻击几乎没能给同盟军造成像样的损失,反而使得帝**的阵列受到一定的波及。要求通讯的红灯随即急促的闪烁起来。

    夏赫亚尔上尉清了清嗓子,朝通讯台的同事做了个手势。通讯屏幕上出现的是来援的帝**舰队指挥官,听着两者之间的对话,瓦格中校瞪大了眼睛,对帝国的忠诚超过了被残酷处死的恐惧,这位忠诚的帝**中校拼命想要戳穿同盟军的把戏。然而~早在通讯屏幕亮起的瞬间,边的同盟军士兵已经动作默契的一齐动手将瓦格按得死死的,有力的手臂虽然在之前的战斗里有些超负荷运作,但是4:1的超有利局势,使得被压制者完全无法动弹分毫。瓦格中校犹自不甘的的挣扎着发出呼喊,希望通讯屏幕上的帝**准将能注意到自己,进而发现况不对。正满口敬语的夏赫亚尔上尉显然发现了后的状况,但他只是稍微回头看了一眼,就将此事解释得无比圆满。

    “……中断了……我们只好……”

    字正腔圆而又吐字清晰的夏赫亚尔上尉让躲在盖尔背后的帕斯卡尔中校收获了意外的惊喜,同时也让瓦格中校的心变得冰凉。他总算知道自己落到什么样的一群人手里了……

    贝根格伦和彪罗几乎被突如其来的炮击打晕了。芬里尔之牙的6发齐一波接一波的轰击着帝**的阵列。亚当斯准将面对阵型大乱、破绽百出的对手,轻而易举的就占据了完全的上风。他指挥着同盟军的左翼分舰队给予对手沉重的打击之后,毫不犹豫的调转方向,开始攻击帝**本队的右翼。短短30分钟的战斗,被同盟军舰队炮火和要塞主炮夹击的贝根格伦、彪罗舰队损失了6成以上的舰船,完全失去了队形,各舰慌乱的朝没有炮火的空域冲去。

    被帝**本队压缩至要塞主炮程内的同盟军本队,已经将阵列编成了纺锤之阵。转移了攻击重点的芬里尔之牙放过了已经四分五裂的贝根格伦、彪罗舰队,开始炮击帝**的左右两翼。

    “同盟军缩小阵列不是为了积蓄突围的力道,而是为了让我军阵列的被攻击面尽可能的增大!”

    巴尔巴罗莎上的幕僚们大惊失色后恍然大悟。

    话虽如此,纺锤之阵的威力不可小觑。原本朝要塞方向退却的同盟军舰船关闭了向前出力的发动机,后座的主发动机在很短的时间内将功率增大到80%以上。同盟军本队适时的发动了一次短距离的反冲锋。由于帝**的本队之前压得太靠前,面对密集火力的中央突破,吉尔菲艾斯舰队有些招架不住了。

    遭到要塞主炮接二连三的轰击,帝**左右两翼变得千疮百孔。芬里尔之牙的单发威力远不及雷神之锤,但是炮击速度却极大的弥补了这一点。正对主战场的4门主炮一刻不停的将死亡的光波送进帝**阵列,侧翼的两门主炮也勉为其难的将角度调整到极致,尽可能的撕咬想从左右两侧逃出地狱的帝**舰船。

    “全军后退!”红发的提督大声呼喊。

    接到指令的帝**指挥官们打起精神,一边咬牙应对正面同盟军本队的反击,一边将左右两翼收紧,同时还要抵挡同盟军分舰队对托鲁奈森舰队的猛攻。

    亚当斯准将的满脸兴奋的喝令部下加大攻击强度。疲于应付的帝**只能被动的应对同盟军的攻势采取防御,在同盟军的高速巡洋舰肆无忌惮的突袭之下连连后退。

    红发的提督看着朝自己的右翼挥刀直入的同盟军,好看的蓝眼睛里闪过一道凌厉的电光。几道简单的命令随即从旗舰巴尔巴罗莎下发到各分队。

    帝**虽然节节败退,但是本队部分依旧阵型不乱,左右两翼已经收拢,还能行动的舰船都从芬里尔之牙的程里脱出来,整齐的汇入了本队。之前在近距离遭到要塞主炮猛击的帝**分舰队也差不多逃出了狼嘴,但是他们已经损失超过了7成,更要命的是失去了统一的编制和指挥,短时间内难以投入战斗。

    亚当斯准将利用有利的形势,发动了一轮又一轮的猛攻。但是帝**的指挥官显然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准备,看似狼狈却十分有效的防御使得同盟军的攻击并没有得到太多的实质收获。

    感觉十分恼火的亚当斯准将联系上了卡隆中校,准备用飞弹舰的强攻打开胜利之门。两人商议完毕之后,同盟军的巡洋舰编队再次发动了攻势。被高速移动的对手在阵列上抓到薄弱点,穷于应付的帝**不敢怠慢,一边还击一边用队列变化来化解攻势,渐渐的在帝**的左翼位置上,形成了一个圆月型的缺口。

    “让卡隆中校出击!”亚当斯准将一边下令一边让部下对准帝**被打出的缺口加紧攻击。

    同盟军的旗舰,战舰五月花开上。辛达·杜鲁班一直凝神看着帝**的阵列变化。

    突然同盟军的司令从座位上用力的站了起来,“不好!让亚当斯准将立即后退!”

    通讯管制员们立即将指令发了出去。但是大屏幕上的曲线变化显示,一切已经都是徒劳了。

    同盟军利用猛烈的炮击将帝**的本队左翼压缩出一个往内凹陷的圆弧,从高速巡洋舰背后冲出的飞弹舰编队随即朝陷口冲去。但是还没等卡隆中校下令发飞弹,本该被之前的凌厉攻势打得节节败退的帝**突然动作整齐的朝陷口的中央部来了一轮密集的飞弹发。同时陷口两侧的帝**舰队迅速拉长了队形,像巨人张开手臂一样向中间合掌。

    虽然卡隆在最后关头冷静的将首轮飞弹朝帝**的方向出,但是对方数量居多的飞弹将同盟军的攻势抵消了大半。陷口的中央部成了火山口,装甲单薄的同盟军飞弹舰像被蒸干的飞蛾一样化作了灰烬。

    “飞弹舰约哈瓦沉没!卡隆中校战死!”

    接到辛达提督指令的亚当斯准将及时的将部队向后撤去。左右袭来的熔岩没能将同盟军的大队卷入火山口,帝**左翼的双掌合围慢了一步,只是击毁了不到100艘的同盟军轻型巡洋舰。绝大部分的同盟军舰船已经脱离帝**左右合击的火力网。

    被打得惊魂未定的亚当斯准将接到了司令的第二道命令。

    “向右偏转队形45度,迅速与本队汇合。”

    久经战阵的亚当斯擦了一下额头的冷汗,立即执行司令的命令。

    同盟军的本队在左翼友军遭到帝**反制的同时,加强了对正面对手的压制,极富冲击力的纺锤之阵变成了高机动的长蛇之阵。原本集中攻击帝**中央部的进攻路变成了对整个帝**本队的整体压迫。

    吉尔菲艾斯有些遗憾的吐出口气,屏幕上同盟军的本队已经稳妥的咬住了自己。从死亡陷阱里脱的左翼同盟军分舰队正依靠芬里尔之牙的掩护朝本队靠拢。而这个时候贝根格伦、彪罗舰队的残部刚刚完成队形重整,行驶到芬里尔之牙的火力范围外的空域。可惜他们慢了一步,全速后退的同盟军已经退进了要塞主炮的程内了,没能及时咬住对手的帝**已经不可能利用阵列纠缠冲进要塞炮程了。

    “同盟军真是狡猾啊。”

    “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断臂呐。”

    “溜得真够快的。”

    议论纷纷的幕僚们惋惜司令的绝杀战术被同盟军仿佛未卜先知般的后撤避过了大半。

    “全军一边抵消同盟军的攻势,一边有秩序的后撤。联系贝根格伦和彪罗。”

    红发的提督说完仿佛有些疲累了似的,轻轻的叹了口气,他没有坐到指挥席宽松的靠椅上,而是换了个方向站立。

    同盟军并没有进一步的追击后退的帝**,汇合了左翼舰队之后,他们谨慎的退后至要塞主炮程之外。

    辛达·杜鲁班听完亚当斯准将的汇报之后,温言安抚了几句。自觉应该对卡隆中校战死负主要责任的亚当斯准将语气坚决的向司令请罪,他认为正是自己的冒进使得己方的大好局面丧失,从而未能给帝**造成毁灭打击。

    “好了,亚当斯准将。”辛达挥手制止了下属自责的言语,“帝**的指挥官吉尔菲艾斯提督用兵狠辣,被他算计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卡隆中校的殉职自然要有人负责任,但那个人应该是我。”

    “提督……”

    “现在我需要你将阵列调整好,接下来的战事还需要你的部队。”辛达水蓝色的眼眸里光芒闪烁,“亚当斯准将,你能做到么?”

    “!!是!”亚当斯准将感激的行了标准的军礼,转执行司令的命令去了。

    结束了通讯的辛达闭上了眼睛,缠着纱布的手掌轻轻的抚过脸庞。这位在局部用兵和整体战略方面无疑都有着极高造诣的年轻提督突然感觉到非常的累。习惯于早作准备的他,早在战前几个月就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做足了准备工作,明里暗里的调整和筹措让三位能力不俗的主管参谋都几乎累垮。大远征前夕,不论是在军需物资还是战术安排,第三舰队都已经处于绝佳的出战状态。相对于其他仓促出击的舰队,辛达有理由认为本舰队的前期准备已经堪称完美。

    但是人算终究不如天算,辛达也承认战阵与后勤事务处理存在巨大的差异。已然形成结局的某些事,任凭你再长袖善舞也是无力回天。舰船姑且可以纳入“物资”损失的范畴,牺牲的人员却是绝对无法通过事后弥补或是备用方案来挽救的。

    辛达可以用备用的战术击退帝**,却无法让库•赫林重新停靠在卫星轨道上。算无遗策的绝杀突入可以击毁帝**的全部辎重队,同样无法让侦查舰编队的将士们再次看到法巴尔上校处变不惊的面容。

    “路菲普提督他们会了解的……”

    这样的自我安慰无法让辛达从深深的愧疚里解脱出来,心地淳厚的年轻人内心深处始终认为,如果自己再做得好一些,或许这些和蔼亲切的同僚和部属便不会变成阵亡统计表上的数据。

    “如果是杨提督的话,他会怎么做呢?”有些惊异于自己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想起已经失去联系多时的同僚,辛达仿佛有些自嘲的摇了摇头。

    “提督,损失统计表出来了。”

    安琪儿中尉的到来打断了辛达的思绪,第三舰队的司令提起精神,有礼貌的道了声“谢谢”之后,开始仔细阅读菲恩中校拟制的报表。

    莱普尼尔战役。帝**投入作战舰船22000艘,同盟军约11000艘。自吉尔菲艾斯舰队彪罗分舰队炮击同盟军第三舰队开始,到帝**本队撤出芬里尔之牙火力范围,双方交战时间超过了2天。最后的结局是,帝**方面被击沉及严重损毁的舰船超过7000余艘,同盟军方面则损失约3000艘。

    安琪儿中尉随即递上了第二分报告。这份报告是梅策尔德中校拟制的。辛达看完后陷入了沉思中。舰桥上的众人看着沉默不语的司令脸上神色数度变化。过了5分钟左右,辛达给出了新的指令。

    “尝试和帝**的指挥官建立联系。”辛达顿了一顿,用稍小一些的音调对安琪儿说:“请给我来杯咖啡。”

    芬里尔之牙频频发后的能量残留使得空间通讯受到了极大的干扰。通讯管制员们费了不少的力气才接通帝**的通讯频道。当吉尔菲艾斯接到部下的报告时,辛达正好把喝空的咖啡杯递换给副官。

    “我是银河帝国宇宙舰队的齐格飞·吉尔菲艾斯中将。”

    “我是自由行星同盟军第三舰队的辛达·杜鲁班中将。”

    极致简单的寒暄语,辛达·杜鲁班和齐格飞·吉尔菲艾斯的会面就这样,在事先完全没有任何征兆的况开始了。

    五月花开上的众人屏住呼吸的看着屏幕上那几乎还可以被称为少年的帝**提督。火红色的头发下是一张平和而又亲切的脸,诚恳而又认真的表让人很难生出敌对之心。虽然很清楚卡隆中校正是送命于此人的谋略之下,同盟军的众人却不由自主被吉尔菲艾斯的风采所深深折服。

    安琪儿中尉眼中过分明显的迷茫和四处乱窜的星星让一直注意着她的一众男同事非常不满。一贯小心谨慎的钱博斯下士忍不住小声的问道:“这家伙和辛达提督谁更帅呀?”

    没有注意到对方眼神和话语里的不怀好意,安琪儿下意识的回了句,“各有各的优点呀。”

    突然听到背后传来压低了音量的“啧啧”声,回过味来的安琪儿中尉恼怒的转瞪着正大嚼舌头的同僚。

    “看来长得帅是有好处啊……”

    “可不,这种小男生可是很受欢迎的类型啊。”

    “……”

    唯一完全不受影响的人,大概就是正和吉尔菲艾斯会谈的辛达。他似乎没意识到自己现在的举动会被史学家们重重的描上一笔。

    “目前的况,我有个提议,不知道贵官是否有兴趣听听。”辛达口气平静。

    “您请说。”吉尔菲艾斯也仿佛是在和朋友喝下午茶般的语气放松,然而他背后的众幕僚却无一不对屏幕上的同盟军指挥官怒目而视,正是这个不动声色的家伙,用狡猾的陷阱让他们损失了无数的同僚和士兵。

    “贵官目前的当务之急,是夺回莱普尼尔要塞的控制权,对吧。”辛达完全无视帝**提督背后的众人口型明显的“废话”,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其次当然就是全歼我部。”

    红发的年轻人看着比自己年长10岁左右的对手,“请继续说下去。”

    “恕我直言,您目前两样都做不到。”辛达斟酌了一下语气,“或者说难度比较大。”

    “您很坦率,是这样的。”吉尔菲艾斯的右手掌微微抬起,后原本有愈演愈烈趋势的沉重呼吸声消失了。

    “您原来的目的是什么我并不清楚,不过我几乎可以肯定您此行的初始用意决不是夺回要塞。倘若是由您防守这个要塞的话,我恐怕很难得手。”

    “您过奖了。”

    “我们要离开,而您呢,急着夺回要塞。所以我们不妨做个交易。”

    “愿闻其详。”

    屏幕里是年轻人完全不像装出来的镇定态度让辛达很有些佩服。吉尔菲艾斯中将是罗严克拉姆伯爵的心腹,这是众所周知的。但是同盟军的提督们事先并没有估计到,这位红头发的年轻人同时还是位了不起的用兵家和谋略家。如果辛达知道,不久前杨威利和自己做出过同样的感慨,不知会作何感想。

    应该说,辛达提出的建议对于帝**有着极大的。吉尔菲艾斯沉思了片刻之后,语气谨慎的说道:“请保持通讯频道的畅通,我稍后给您答复。对于您要求我方暂时停止敌对行为的要求,我答应了。”

    通讯被切断了。辛达微微撇了撇嘴,叹了口气。

    “安琪儿中尉,请联系要塞内的部队。”

    出现在屏幕上的盖尔少校神似乎有些疲累,夺取要塞的战斗使得陆战联队成员几乎都透支了体力,不少人的手臂直到现在还处于酸麻状态。盖尔在汇报之前显然已经和帕斯卡尔中校确认过了。

    “计划顺利,所有的一切都在我们的掌控下,阁下。”

    辛达点点头,“辛苦了,立即执行脱出作战。”

    盖尔恭敬的敬礼后中断了通讯。他回过头来招呼帕斯卡尔中校。突破帝**严防死守的走廊不曾让盖尔皱眉,漫天飞舞的血花更是无法动摇他钢铁般的意志,甚至就连帕斯卡尔要求的“场地布置”,盖尔都不折不扣的完成了。但是对于眼下的后勤事务处理,第三舰队陆战连队的长官承认自己完全的不在行。

    “辛达提督指示我们开始执行脱出计划。”

    “好的,盖尔少校,您辛苦了。请下去休息,接下来的事请交给我们。”

    这时候,下属向帕斯卡尔报告,从要塞上空的舰船上下来的多架航天机已经在港口平安着陆。

    “机上搭乘人员是梅策尔德中校和菲恩少校。”

    “好极了!他们终于来了。弟兄们,给我打起精神来。这次可是第三舰队配合我们工作!”帕斯卡尔中校伸出双手用力的刮了几下头顶的地中海,满意的看了一眼眉飞色舞的下属,补充道,“让我们亲的同事们好好看看,什么叫转运俘获物资!”

    回答他的是让瓦格中校胆战心惊的吼声和不怀好意的阵阵笑。

重要声明:小说《同盟之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