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狼牙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密迹金刚 书名:同盟之星
    吉尔菲艾斯舰队,旗舰巴尔巴罗莎。

    通讯管制员们将同盟军舰队的图像放上了司令面前的大屏幕。总数约11000艘的舰队以非常快的速度朝莱普尼尔要塞方向驶去。强袭侦察舰发回的几个特写画面上,同盟军舰体上的“03”字样清晰可见。

    “这想必就是瓦连提督之前提到的同盟第三舰队吧。”红发的提督语气平和的对两位幕僚说。

    彪罗和贝根格伦两位准将点点头。他们已经习惯了长官对任何人都很和气的说话方式。瓦连舰队剩余7000艘舰船不到,补给船队损失殆尽。贝根格伦觉得,如果是自己说这句话,多半不会像吉尔菲艾斯提督那么客气——

    “这就是大败瓦连舰队的同盟第三舰队吧。”——自己肯定会这么说的。就算瓦连提督听到,他也不能反驳什么。事实摆在那里,打仗从来就不是靠嘴皮的。

    贝根格伦准将承认,自从配属到红发的提督麾下之后,自己已经变得比以前温和多了,不再动辄喝酒发脾气。吉尔菲艾斯提督有种能将周围的人同化的奇妙亲和力,不同格的下属都会很自然的团结在他的周围,最大限度的发挥出自己的实力。

    “吉尔菲艾斯提督绝对是名将。”贝根格伦有次喝酒的时候向彪罗如此的说。

    “能编到吉尔菲艾斯提督麾下,是我们的幸运啊。”彪罗由衷的点点头。

    “感谢大神的眷顾。”

    “愿大神护佑吉尔菲艾斯提督。”

    两人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同盟军应该已经发现了背后袭来的帝**舰队,那么他们为什么不反转阵势迎击呢?彪罗和贝根格伦在对方眼中都看到了疑惑。

    “恐怕他们是想先拿下莱普尼尔要塞吧。”红发的提督看了两位幕僚一眼,将视线转回大屏幕。

    利菲斯提督的舰队已经被歼灭,要塞目前处于防守空虚的窘况。同盟军以数量11000艘的正规舰队全力进攻的话,攻陷莱普尼尔要塞的成功率非常高。

    “但是,即使没有了驻留舰队。芬里尔之牙的威力也不能无视啊。”贝根格伦曾经短暂的在莱普尼尔要塞服役过,对于八门要塞主炮的威力非常清楚。

    “利菲斯提督为什么会中埋伏呢?”彪罗有些像是自言自语的说。

    “啊,利菲斯提督虽然是门阀贵族出,但是我不认为他是饭桶。”贝根格伦用中肯的评价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同盟军恐怕是用计策将利菲斯提督的舰队引出要塞的。”红发的提督脸上出现了担心的表

    “也就说,同盟军伏击利菲斯提督和偷袭要塞是同时进行的!?”贝根格伦和彪罗异口同声的喊道。

    如果要塞已经落入同盟军手中,那么况就会变得非常糟糕。吉尔菲艾斯舰队将不得不同时面对芬里尔之牙和总数11000艘的同盟军舰队。

    “如果是这样的话,同盟军的指挥官简直是太狡猾了。他想把我们引到要塞去,然后用芬里尔之牙对付我们。”

    “绝不能让同盟军逃到要塞去!”

    红发的提督平息了幕僚们激动的绪。

    “贝根格伦准将,你率领前锋部队加速追上去。舰队进入有效程之后立即展开攻势,如果同盟军还击就尽量拖住他们。彪罗准将,你的部队从左翼切入,在贝根格伦准将的舰队开始攻击之后,视况提供援护。”

    “是!”彪罗和贝根格伦向长官敬礼之后快步朝穿梭机方向走去。

    红发的提督目送两位下属离开之后,拿起了报人员刚刚送来的几页文件。

    “辛达·杜鲁班提督~”吉尔菲艾斯开始仔细的阅读关于同盟第三舰队的报。

    莱普尼尔要塞,主控制室。

    包围圈里还能动弹的帝**已经为数不多了。他们有些不知所措的用疑惑的眼神彼此询问着。呼啸而来的死神为什么在即将克尽全功的时候放过了猎物,这个诡异的事实让原本已经准备为皇帝陛下尽忠的帝**士兵们面面相觑。

    盖尔少校呼出一口长气,虽然部下遵照命令停止了攻击,但是眼前的残酷景象并没有因此变得稍微和缓一些。被战斧劈倒的帝**绝大多数已经停止了呼吸,但是仍有少数没断气的伤兵在呻吟。还能行动的帝**看看眼前那闪着寒光的利斧,犹豫着不敢去救助受伤的同伴。

    “谁是指挥官?”盖尔少校取下了头盔。

    残存的帝**沉默了一会,一个用手捂着腹部的中年男子艰难的站了起来。盖尔面无表的看着红色的液体从他的手指下慢慢的渗出来。从出血量判断,应该是被战斧前端的尖刺戳中。但是眼前的帝**官还能站起来,说明他在遭到攻击时做了有效的闪躲。

    “大概就刺进去了那么半寸左右,很敏捷的手。”盖尔在心中给了对方一个切合实际的评价。

    “要塞驻留舰队司令兼防务长官斯卡萨哈·冯·利菲斯提督目前率领舰队出击,负责防务的是凯溟·冯·巴赫兰少将。”受伤的男子尽量站直了体,“但是他已经在你们之前的攻击中殉职了。”说到这里,他的语气有些悲伤。

    盖尔少校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了一具披挂着少将肩章的尸体。他点了点头,示意对方继续说。

    “下官是穆鲁克·瓦格中校,巴赫兰少将的副官,目前军阶最高。”

    “你们剩余的装甲掷弹兵在哪里?”

    瓦格中校苦笑了一下,“已经没有了。”

    大概是看到盖尔的眉毛挑了一下,瓦格接着解释道:“要塞装甲掷弹兵一共4个大队,平时分驻各处,主控制室附近的2个大队……你们既然已经到了这里,应该见过他们了。”

    “其余的2个大队呢?”

    瓦格看了一眼屏幕。显示要塞各处的图像上,到处都是欢呼的同盟军士兵。他们脚下是帝**横七竖八的尸体和肆意流淌着的鲜红色。这时候,盖尔的副手夏赫亚尔上尉汇总了各处作战况,向长官报告。同盟军已经在各处击溃守卫的帝**,要塞主炮控制室及动力运转中心等要害位置全部落入掌控之中。

    “你们,可以处死作战人员……但是能不能放过这些平民呢?”瓦格颤抖的嘴唇艰难的吐出了近似哀求的话语。正是为了后的人群那一线微弱的生机,他才放弃了帝**人的尊严,对杀死了自己的长官和无数部下的敌人低头。

    “他们是什么人?”

    “要塞驻防人员的家属,本该在探视期结束后离开的。但是……罗严克拉姆元帅的总动员令……舰船移动都被严格管制,这使得他们无法及时离开。而且……”

    盖尔略微想了一下,随即明白了瓦格没有说完的话语里包含的意思。莱普尼尔要塞地处银河帝国腹地,拥有5000艘舰船的驻留舰队和八门威力恐怖的主炮,可谓固若金汤。再加上本远离同盟军的进军路线,这使得帝**的指挥官多少有些大意。而且……平心而论,谁不愿意前来探视的家人能多留在边一段时间呢?

    “你们认为主控制室最安全,所以将家属都集中到了这里?”

    “是的……”瓦格中校看了一眼盖尔少校手中的双刃战斧,低声回答。

    “我军会善待俘虏,现在请你下令放弃抵抗吧。”

    之后的事进行得非常顺利。投降的帝**得到了同盟军承诺的优待,他们获准在被监控的况下,取出医疗器械和药品,救治受伤的同伴。至于过道里的帝**家属,盖尔少校索让他们留在原处。经过简单包扎的瓦格中校和剩余的几个帝**尉官和他们呆在一起,低声的安抚惊恐不安的女人和孩子。

    吉尔菲艾斯舰队的扰乱攻击没能给同盟军造成太大的困扰。贝根格伦准将的突袭部队花了很长时间才勉强赶上同盟军的后卫部队。同盟军显然不想和帝**过多纠缠,短暂的交火之后,利用熟练的队形转换,各分队配合默契的分头撤走了。贝根格伦准将的部队虽然在数量上占优,但对手圆熟的舰船运动使得他不敢过分紧。之前出动的试探攻击分队在同盟军犀利的炮击面前几乎完全不是对手。

    虽然都是同盟军——也就是帝**嘴里的叛乱军,但是眼前的同盟第三舰队显然与之前被红发提督尽数歼灭的第七舰队有不小的差别。

    “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对手啊。”贝根格伦准将看着面前的大屏幕,无奈的咬着牙。

    从贝根格伦舰队的前锋舰队开始突击,到同盟军撤离战场,贝根格伦感觉到自己完全是在被压着打——虽然自己总数4500艘的舰船占据了数量上的优势。帝**用密集火力全力冲击同盟军阵列的行为几乎没有收到任何效果。同盟军后卫阵列里数量并不算太多的装甲舰行动迅速,它们用超过常规的密集队列排成了防御阵势,厚重的舰非常稳妥的抵消了帝**大部分的攻击。同盟军装甲舰的防御力优越,航速也不错,但是短距离的移动不是太灵活——这个是自认还有些能力的帝**指挥官都有的常识。

    贝根格伦准将作为红发提督的主要幕僚之一,当然很清楚这些事实。正是因为如此,面对同盟军近乎诡异的战法,他几乎完全没有思想准备。同盟军的装甲舰动作迅速,很快就完成了在阵列前沿的防御布阵。它们阵列组合完成的速度,简直像小型驱逐舰一样灵活。

    贝根格伦虽然不是“门阀贵族家的饭桶”,但是也无法在短时间内看破同盟军的阵列运动。同盟军的装甲舰开始朝前运动的同时,其前进路线上的友舰非常恰当的让出了位置。犹如魔方的六个面突然开始了有序的转动,转眼就从原本凌乱的格局里翻出了一面同色的。而简单的直线运动显然难不倒装甲舰的作员们。他们很舒服的就在短时间里推进到了阵列前端,用厚重的钢铁长城掩护住后的友舰。

    首波攻势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帝**突击分队很快就遭到了同盟军的反击。确切的说,来自同盟军装甲舰背后的还击只有两次,都是齐,但是其效果却相当的恐怖。超过一半的帝**舰船受到了损伤。直接中弹的舰船并不是太多,但是中弹的舰船几乎都没有任何自救的机会。超过三台以上发动机同时中弹,任何本领通天的损管人员都束手无策,只能祈求能量风尽快的取走自己的生命,免得在高温地狱里受煎熬。而诡异的是,中弹舰船都处在要命的位置上,或者本正在全速前进,或者背后有友舰正在高速冲过来。

    贝根格伦准将见势不妙,立即下达了后撤的指令。但是就在同盟军反击开始的同时,其阵列里斜冲出一支速度奇快的小队。在贝根格伦准将调集的增援部队赶到之前,这只小队已经运动到了帝**前锋部队的侧翼。等帝**的监察员看清那是同盟军的飞弹舰编队的时候,己方的突击分队已经全部被死神的镰刀勒住了脖子。

    实战经验丰富的贝根格伦准将就这样眼看着自己的前锋部队被干净利落的歼灭了。就在他咬紧牙关,指挥部队后退重整队形的时候,同盟军开始整齐的向后撤退。从屏幕上看,双方的舰船几乎是同时后退的。贝根格伦准将盯着屏幕上的同盟军,犹豫再三之后,还是没有下达追击的命令。同盟军的后卫部队井然有序的从战场撤出。对手那种从容不迫的队列变化和分队间的彼此掩护,让贝根格伦准将想起了不久前遭遇的同盟军王牌部队——同盟第十三舰队。

    “他们可是击败了瓦连提督的……”贝根格伦准将摸着脸上的络腮胡子,时不时用指缝扯下一根来。

    等彪罗准将的部队赶到的时候,同盟军已经退到了莱普尼尔要塞的主炮程内。莱普尼尔要塞方面对于程内的同盟军没有做成任何的反应。

    “果然是已经失陷了。”贝根格伦准将面色忧虑。

    “我们先别轻举妄动,等吉尔菲艾斯提督的部队赶到吧。”

    贝根格伦和彪罗将各自的舰队靠拢到一起,保持了安全的距离。他们一边等待吉尔菲艾斯提督的本队,一边紧张的观察着同盟军的动向。同盟军背靠莱普尼尔要塞,摆成了方圆之阵。

    同盟军旗舰,战舰五月花开。

    “提督,后卫部队安全返回。布阵也已经完成。”副官安琪儿中尉拿着报告向司令汇报。

    “各分队准备况如何?”辛达看着屏幕上的帝**舰队,沉声问道。

    “全部按预定计划准备好了。”

    辛达点点头,“联系要塞里的部队。”

    赶到莱普尼尔要塞的吉尔菲艾斯稍微犹豫了一下,立即下令全军展开攻势。彪罗准将的部队开始攻击之后,同盟军随即开始还击。莱普尼尔要塞外围的空域首次被能量乱流充斥。

    红发提督的部队差不多是同盟军的2倍,但是数量上的优势几乎体现不出来。这让帝**的将士们非常郁闷。吉尔菲艾斯舰队之前在格兰达星域的战斗里,与友军配合,以三倍兵力对战同盟第十三舰队,居然没有取得全胜,反而折损了近2000艘舰船。现在,在银河帝国的腹地格尔萨克星域,他们以2倍兵力攻击同盟第三舰队,开局同样不容乐观。

    同盟军背靠莱普尼尔要塞布阵,防御阵列非常厚实。而在反击中的舰船运动和对时机的把握,也显示出他们的指挥官用兵水准相当不俗。

    “几乎和杨威利一样难缠。”贝根格伦准将在屏幕里对彪罗准将抱怨着。

    “连续遭遇叛乱军的三支舰队,这本已经是可以拿去吹嘘的事。”彪罗也是一脸的无奈。

    “而其中竟有2支舰队是叛乱军的王牌~”贝根格伦准将手一颤,足足扯下了七八根胡须。

    “我们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

    彪罗的感慨并非是乱发牢。如果说,格兰达星域的战斗让帝**的将士们充分见识了魔术师的戏法,那么眼下在莱普尼尔要塞外围的战斗,则让他们切实体会到什么叫“同盟第一的命中率”。前者让帝**了解到,数量上占优有时并不能占到多大的便宜,而后者让他们感受到技不如人的苦涩。

    “奥贝斯坦应该被撤职查办!”贝根格伦准将眼看着同盟军又一次击退了同僚的进攻,他们精准的炮击使得帝**已经不敢在正面与其硬碰了。

    “没错,这种报他居然没有打上红色标识!”彪罗心疼的看着舰船损失统计表上的数据。因为刚才那一轮强攻失败,代表帝**的数字上升了不少。

    “银河第一的炮手他们都当得起啊。”贝根格伦准将指挥着部队上前,援护彪罗舰队回撤的舰船。

    红发的提督静静的看着屏幕上的同盟军,他的本队并没有投入到第一线的作战中去。贝根格伦和彪罗的部队加起来,数量与同盟军差不多。但是目前从场面上看,同盟军占据了绝对的上风。

    同盟军充分的利用了背后的莱普尼尔要塞。芬里尔之牙凶名在外,帝**不敢冒险越过主炮的程,绕到同盟军背后去。这使得帝**在进攻时有些展不开手脚。同盟军却因为无需担心被对手绕到背后,最大限度的发挥了防守一方的优势。他们的炮击异乎寻常的凶狠,帝**每一个细微的失误都无法获得大神的眷顾而免于受罚。同盟军的指挥官眼光非常锐利,几乎连对手攻防转换时的队列变化都能捕捉到破绽。已经有不计其数的帝**舰船作员们因为自己的小失误,让全舰付出了惨重代价。

    同盟军的旗舰,战舰五月花开上。辛达·杜鲁班并没有像帝**想象的那样,全神贯注的指挥着前线的战事。坐在指挥席上的同盟军舰队司令只是沉默的看着前方屏幕上不时闪过的亮光,那是己方舰船中弹爆炸后燃起的火焰。同盟军小心的护卫着自己的旗舰,他们非常稳妥的把旗舰团在了阵列深处,五月花开深蓝色的舰隐没在一片墨绿色的海洋里。

    战斗已经进行了5个小时,帝**损毁舰船数达到了2000艘,同盟军方面则是500艘。

    吉尔菲艾斯舰队在总数上继续占据优势,红发的提督脸上的神态似乎一如往的沉着。但在众人视线不及之处,吉尔菲艾斯那暖蓝色的眼眸里飞快闪过一道光芒。不同于之前在格兰达星域拦截杨威利,眼前的战斗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供他消磨。莱因哈特的集结命令已经下达,而残存的同盟军一心求战。亚姆利扎星域的主力决战几乎已经不可避免。红发的提督很清楚,如果不能及时拿下莱普尼尔要塞,自己无法赶去和好友会合。

    “杨提督肯定会赶到亚姆利扎……那样的话,莱因哈特大人的计划恐怕……”红头发的吉尔菲艾斯皱了下眉头。

    莱普尼尔要塞,主控制室。

    空气交换装置开启之后,杰夫粒子的浓度在缓慢的下降。角落里的穆鲁克中校表复杂的看着周围的同盟军取出了光线枪。

    “如果在之前的战斗中能使用光线枪,我们恐怕能守住主控室大门——至少能支持更长的时间。”穆鲁克无奈的叹了口气。

    看守俘虏的同盟军士兵显然因为被看守对象的质而没有拿出太多的警觉。除了离得很近的那个士兵注视着俘虏们的一举一动,其他人都显得有些松懈。或许是因为之前的战斗让体太过于疲劳,抑或是到手的胜利让绪有些放松,总之大多数看守都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穆鲁克中校注意到,那个至少杀死了他20个同僚的同盟军带队军官,走到了大厅的另一侧。而他的对面,一个有些秃顶的同盟军官正在和他说着什么。

    盖尔少校的表有些为难,他仿佛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

    “放心好了,不会有问题的。”

    “可是,帕斯卡尔中校,这样做的话……”

    帕斯卡尔中校还在起劲的劝说着同僚。注视着他们的穆鲁克中校不知为什么突然觉得背后有些发冷。他的直觉告诉自己,那个看起来有些发胖的中年同盟军官上有股危险的气息。这种感觉和之前那个拿着双刃战斧的家伙完全不一样。拿着双刃斧的家伙上是一股纯粹的死亡气息,站在他面前,穆鲁克中校感觉自己像被牵进屠宰场里的牛一样。但是这种可怕的威压感在自己下令投降之后已经消失了。

    相比之下,帕斯卡尔中校和蔼可亲的笑脸让穆鲁克中校本能的感到危险。看着这个圆脸的家伙不住笑着拍盖尔的后背,穆鲁克觉得他简直像个把算盘拨弄得劈啪作响的商。

    “大神会惩罚他们的。”穆鲁克后突然传来一个冷的声音。

    在女人和孩子的中间,有两个影正在慢慢的移动着。穆鲁克中校吃惊的发现,他们并不是来探视的家属。他们虽然材矮小而且穿着平民的服饰,眼中流露出的凶狠却让穆鲁克也不住打了个冷战。

    “你们要干什么?”穆鲁克轻声的问道。

    “我们要给同盟军一个惨痛的教训。”其中一个人慢慢的从衣服下拿出了一支手枪。

    之前同盟军并没有仔细搜查帝**的家属,他们只是限制了俘虏们的行动自由。盖尔少校似乎对之前被杀的孩子感到非常的歉疚,在确认他已经没救之后,吩咐下属将其装殓起来。而对于剩下的帝**家属,他也并没有进一步的具体指令。帕斯卡尔中校见状,安排了下属的人员对俘虏进行管制。

    “你们会连累其他人的!”穆鲁克中校知道了同僚的意图之后,语气严厉的小声斥责道。他认出了这两个人,他们是帝国宪兵队的家伙们,专门负责探查军队中的所谓危险分子。

    “刚才战斗的时候你们去哪里了?居然躲在家属堆里!可耻的家伙!”

    “住口,我们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宪兵慢慢的向通道的外围移动,周围的女人和孩子都用惊恐的眼神看着他们。

    “快停下!你们是要夺取主控制台吧?不会成功的!你们快停下!”穆鲁克中校低声的咆哮着。

    但是宪兵们显然没有把他的话放在眼里。宪兵作为特殊的存在,有自己的指挥体系,普通军官并不能指挥职级低于自己的宪兵队成员。

    屏幕上,背对要塞的同盟军正游刃有余的应对着帝**的猛攻。

    “立刻就让你们笑不出来了!”小个子的宪兵已经移动到了通道的出口处。他突然站起,朝主控制台冲去。

    红发的提督考虑再三之后决定加大攻击力度。他实在耗不起了,如果在这里耽误了过多的时间,亚姆利扎会战可能会出现变数的。吉尔菲艾斯的本队编成了纺锤阵型,贝根格伦和彪罗的部队非常默契的分头向同盟军的两翼扑出。

    同盟军的旗舰,战舰五月花开上,辛达从指挥席上站了起来。

    这时候,莱普尼尔要塞方面有了反应。通称为芬里尔之牙的要塞主炮中的四门,突然开火了!亮度堪比超新星的闪光里,4道光龙直奔同盟军阵列而去。

    自由行星同盟的首都星,行星海尼森。

    标准历10月15中午12时。现在正是用餐时间,五月天餐厅生意红火。等待空座的客人超过了20位。露西斯一边对等待的客人们表示着歉意,一边让服务生尽量快的收拾用餐完毕的餐桌。

    “4号桌的客人结账。”快步走来的班克斯轻轻的喘了口气,把托盘上的现金卡送到露西斯面前。

    “好的,马上收拾桌子吧。”露西斯动作麻利的结算着账目。

    “不行啊,露西斯小姐。4号桌的客人虽然结了帐,但暂时没有要走的意思呢。”

    “这样啊,真是没办法……”露西斯有些无奈的苦笑了下。

    “他们好像是军队的人……”班克斯看了一眼周围,走进了柜台里面。

    露西斯将现金卡和发票一起放回班克斯的盘子,有些奇怪的看着红头发的服务生。

    班克斯压低了嗓门,“我听到他们说,前线的部队已经和帝**交火了。”

    露西斯手里的笔滑到了柜台上。班克斯担心的看着露西斯的脸开始变得苍白起来。

    露西斯有些慌乱的想拣起柜台上的笔,但是她试了几次都没能成功。

    “露西斯小姐,你不舒服么?”

    “我~我没事……”露西斯话音未落突然用手背捂住了嘴,她转快步的跑向了洗漱间。

    班克斯叹了口气,他走到了露西斯之前站的位置上。换上了一副非常阳光的笑脸,班克斯对吵嚷着要座位的客人们说起了早已背熟的客话。

    稍微平复了一下客人们的急躁绪,班克斯回过头来招呼伙伴,“嗨,马努达,过来一下。把这张卡和票据送给4号桌的客人。另外,找个人去洗漱间看看露西丝小姐。她好像有些不舒服。”

    露西斯吃力的把头从水龙头下抬起来,刚才的一轮呕吐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她吃力的捧了一把冷水漱了下口,呼出口长气之后勉强镇定了下。洗完脸之后,露西斯已经表面上平静了下来。她拿过一把梳子,对着镜子收拾了一下头发,准备稍事休息之后就返回工作岗位上去。

    镜子里的漂亮女孩脸色有些苍白。露西斯突然轻轻的拍了下自己的脸,轻声告诉自己要振作起来。

    “好了,现在继续工作吧。”努力的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挤出了一个笑脸,露西斯拨弄了下头发。

    突然,她的手停在了脖子上的一根链子上。链子的造型非常的精致,在它的末端,挂着一个精巧的水晶瓶子,里面是鲜红色的液体。露西斯抚mo着瓶子,心里觉得安定了些,腹中翻江倒海的感觉也慢慢平复下来。

    “辛达,你不会有事的,对不对?”露西斯说着解开了挂扣,把水晶瓶拿在了手里。

    她穿过了洗漱间的后门,走到了餐厅的中庭里。正午的阳光让露西斯有些眩晕的感觉。她仔细的端详着手里的小瓶子,在阳光的照下,瓶壁上的星图清晰可见。水晶瓶里的香精轻轻的晃动着,把整个星图都染成了刺眼的红色。

重要声明:小说《同盟之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