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隅落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密迹金刚 书名:同盟之星
    同盟第三舰队在奥斯提亚星域宽敞而安全的航道里向伊则仑回廊方向前进。辛达·杜鲁班坐在旗舰五月花开的指挥席里,似乎又进入了深度思考的状态。副官安琪儿中尉从钱伯斯下士手里接过了一份电文。

    “侦察舰编队的紧急报告!”

    “辛苦您了。”安琪儿中尉对钱伯斯下士有礼貌的笑了笑,拿着电文走回辛达边。她转的速度比较快,没有发现后男同事们的小动作。

    “看到了吗?安琪儿中尉笑起来的时候真是可呢。”

    “没错,但是我比较喜欢她皱眉思考的样子。”

    “睡着的样子最可。”钱伯斯下士的发言得到了普遍的赞同。虽然彼此间都毫不掩饰自己对漂亮副官的好感,抽空私聊的工作员们还是非常谨慎的控制了音量。

    “新来的曼斯塔中尉好像和安琪儿中尉走得比较近。”

    “胡扯!安琪儿中尉对任何同事都很亲切的。”

    “可是……”

    “那是辛达提督让她协助曼斯塔绘制星图。”

    “都别吵了,辛达提督也是单呢~”

    刻意压低了音量的叹气声顿时此起彼伏。

    接过电文的辛达结束了深度思考。报告内容是迪尔姆多少校拟制的,内容简明扼要:奥斯提亚星域的尽头发现帝**零星舰船。其前进方向,初步推测为奥斯提亚星域左侧的未知星域。

    虽然深入银河帝国500光年之遥,自由行星同盟的将士们对于敌境的了解其实并不多。曼斯塔中尉根据各舰队发来的导航图,绘制出了一份相对完整的星图。但是这份星图,仅仅包括了同盟军8个舰队到达过的地方。奥斯提亚星域的左右两侧虽然都存在着广阔的星域,在辛达面前的星图上却标注着未知字样。

    侦察舰保持着安全的距离,尾随前方的帝**小队进入了未知的星域,一幅幅新的导航图随之发回了旗舰。安琪儿中尉遵照辛达提督的指示,召唤了曼斯塔中尉。曼斯塔中尉随即将这些星图整理后编入了导航系统。关于这片陌生星域的名称,曼斯塔敲了几下键盘,“安琪儿星域”的字样便代替了原本的“未知”。

    这个明显的讨好动作让安琪儿高兴之余又有些担心。她下意识的看了辛达一眼,发现后者神色如常,这才放下心来。

    在同盟军原本的星图上,连接奥斯提亚星域的是诺迪昂星域,穿过诺迪昂星域,就到了第十二舰队的驻防地——也就是博鲁索仑星域。但是到目前为止,第三舰队的通讯管制员们仍旧联系不上友军。

    曼斯塔中尉绘制着星图的同时,辛达仔细的观察着屏幕上的帝**小队。回到了旗舰的梅策尔德中校也和菲恩少校一起研究着眼前的帝**小型编队。因为距离非常的远,图像不是太清晰。两人看了半天,只确认了这些帝**舰船的型号。

    “会不会是帝**的侦查小队?”

    “有可能。”

    这时候安琪儿中尉走到了二人边。

    “菲恩少校,仍旧无法联系上友军吗?”

    “是的,我们开启了双频模式。目前为止仍未能接收到任何信号——敌我双方都没有。”

    “嗯,请让管制员们暂停联系友军,对外联系切换至单纯接收模式。”

    “明白了。”

    安琪儿转离去了,梅策尔德和菲恩对视了一眼。菲恩立刻向管制员们下达指令,梅策尔德则直接向航天机方向走去。

    第三舰队放慢了前进的速度,但是仍旧朝着诺迪昂星域的方向前进着。辛达·杜鲁班神色如常的看着侦察舰发回的图像,水蓝色的眼眸里不时闪动着一道道波澜。为了不被对方发现,侦察舰拉远了距离,画面上的帝**舰船已经不是那么清楚了。同时,安琪儿星域的星图也在不断被传回。曼斯塔中尉精心编制之后,大屏幕上的星域全图正在变得越来越完整。

    “全舰队一级警戒状态,转向前往~安琪儿星域。”安琪儿中尉用甜美的声线传达着辛达提督的指令。

    这道指令虽然简单而明确,听到的人却都有些忍不住好笑。副官小姐自己说完之后,脸也有些发烧。

    从五月花开发出的指令立刻被传递到了各部门。管制员们全神贯注的控着仪器,舰船作员们有条不紊的将发动机功率增大,炮手们也都沉稳的打开了作台上的护板。

    唯一显得有点闲的编队,是克·冯·盖尔少校的陆战联队。他们迄今为止,在与帝**的战斗中,只负责了一次押解战俘的任务。几乎可以这么说,陆战联队的小伙子们体尚未运动开,任务就结束了。接下来估计又是一场舰队战,那么他们还得继续坐板凳——虽然如此想着,盖尔少校的部队也和其他部门的同事一样,在规定时间内做好了战斗准备。

    盖尔在接到命令之后很快就穿好了装甲服,比标准战斧要大一号的双刃战斧被他小心的放在触手可及的地方。第三舰队陆战联队的长官斜靠在墙上,表平静的看着自己前方的天花板,保持着随时可以出动的状态,但是精神并不紧张——这样可以使得体在较长时间的待命状态里不会变得疲累。队员们也和自己的长官一样,装备整齐之后,选择了自己喜欢的姿势,安静的在部门所属的房间里等待着可能会来的出击命令——虽然他们都觉得,希望不是很大。

    莱普尼尔要塞是格尔萨克星域(也就是同盟军星图上标注的安琪儿星域)最大的补给基地,同时也是银河帝国腹地少见的超大型军事要塞之一。要塞主炮芬里尔之牙,单发威力虽然比不上雷神之锤或是秃鹰之喙,其远超舰炮的口径也使得一般的宇宙舰队在进攻要塞的时候要仔细考虑过。八门同样口径的主炮使得要塞在防御方面几乎没有死角,可以实现对任何角度的四炮齐,而且不需要雷神之锤或是秃鹰之喙那么长的蓄力时间。

    “就发炮速度来说,实用远远超过雷神之锤。”

    “是啊,雷神之锤的威力固然可怕,但是蓄力时间太长。在敌人的舰队散开队形冲锋的时候,至多能打出两到三发的有效攻击。”

    “所以伊则仑要塞必须配置强大的驻留舰队。那个要塞单凭主炮是守不住的。”

    银河帝国的设计师们充分考虑了伊则仑要塞的优劣之后,精心设计了莱普尼尔要塞。再做出一门雷神之锤并不是办不到的事,但是那样却没有意义。不同于伊则仑要塞时的华丽做派,简朴实用成了建造莱普尼尔要塞的指导思想。

    莱普尼尔要塞的外壁由超合金装甲构成,厚度仅次于秃鹰之城,虽然不像伊则仑要塞的流体金属外壁那样能完全抵消舰炮轰击,但在对抗飞弹类武器时的防护能力却优于前者。

    银河帝国的工程技师们花了2年的时间,将数个小行星移动、拼凑到一起,组成了要塞的基础。之后的改建工程更是浩大,工部省和财政省一度就帝国腹地建立要塞的必要进行过争论。但是在李丁海侯爵的大力支持下,建设要塞所需的经费还是一一到位了。当然,门阀贵族们在冬季猎狐或是季赏花时,传出了类似“李丁海侯爵不过是为了和弗兰西拜公爵比拼政治影响力,绝非关心帝**务”的流言。不管事实究竟如何,莱普尼尔要塞在建成之后,作为该星域最大的战略基地,还是发挥了相应的作用。

    从银河帝国的首都星奥丁出发的远征舰队,中途都要停驻莱普尼尔要塞,以获得必要的补给和休整。相比之下,秃鹰之城的实际使用价值就不是太高。李丁海侯爵将自己力主完成莱普尼尔要塞的行为宣扬成对帝国的巨大贡献,推杯换盏之际时常拿出来吹嘘。听者虽然不以为然,却也找不出太好的反驳理由。

    “将莱普尼尔要塞作为进攻叛军们的中途补给点,完全是本着废物利用的思想。”

    “这个要塞的作用还是不容忽视的。”

    莱因哈特在领军进攻自由行星同盟时数次停驻过莱普尼尔要塞。红头发的吉尔菲艾斯跟随着金发的好友一次次的经过莱普尼尔要塞去进攻同盟,又一次次的越过这里返回奥丁。

    他们出发的时候,带着安妮萝杰的牵挂和嘱咐,遥远的征途因此变得不再令人畏惧和厌烦。返航时再次经过这里的时候,莱因哈特和吉尔菲艾斯则充满了重逢的喜悦——获得了胜利之后,即可得到会见安妮萝杰的机会。只有在这种时候和吉尔菲艾斯谈起姐姐,莱因哈特才会发自内心的笑出声。

    然后随之而来的就是莱茵哈特的军阶再次提升,下次离开奥丁的时候,归属他统率的部队也会相应的增多。

    “叛乱军们的触手不太可能伸到那里,但是,吉尔菲艾斯,你还是要小心。”

    “是,莱因哈特大人。”

    战前最后一次会议结束之后,莱因哈特留下了吉尔菲艾斯。两人喝着顶级的帝都红酒,吃着安妮萝杰亲手做的饼干,默默的在心里计算着下次会面的时间。

    斯卡萨哈·冯·利菲斯中将在莱普尼尔要塞指挥官的座位上有些无聊的扯着头发。按照莱因哈特元帅的命令,要塞已经准备好了充足的补给物资,等待友军前来进行补给和休整。利菲斯中将是银河帝国门阀贵族里少数能力不错的将官之一。虽然本族的家长——李丁海侯爵对于“金发小子”极度的痛恨仇视,利菲斯中将自己对于莱茵哈特的评价却相对的比较中肯——

    “伯爵夫人无疑动用了自己的力量帮助弟弟,但是叛乱军却没有任何理由对他心慈手软。”

    同盟军空前庞大的侵攻部队让银河帝国内部的声音变得统一起来,利菲斯中将也接到了李丁海侯爵发来的密电,让他全力协助金发小子。

    本就无心阳奉违的利菲斯中将统领着所辖部队,不折不扣的完成了莱因哈特元帅的指令。虽然指令包括让他听从与之职级一样的吉尔菲艾斯中将的指挥,利菲斯中将也没有表示任何的异议。这让李丁海侯爵大为满意——在他看来,利菲斯中将当然是因为接到了他的密电才采取了克制态度。

    10月1016时左右,莱普尼尔要塞与友军失去了联系。经验丰富的利菲斯中将心知这是因为附近空域里的友军全部投入作战了。在叛乱军盘踞的空域里展开了激战,空间里充斥着能量乱流,暂时联系不上是正常的。

    莱普尼尔要塞保持着最高的警戒级别,安静的等待着第一支需要补给的友军到来。要塞司令利菲斯中将以下的150万帝**官兵都很乐观的认为,战火不可能烧到莱普尼尔要塞来——同盟军的领航员绝对不会有格尔萨克星域的星图——至今为止他们的侦察舰从未在临近星域出现过。

    标准历10月1322时,要塞观察员的视野里首次出现了友军的踪影。派出去巡视的游击小队遇到了求援的友军。总共才6艘舰船的游击小队无力满足友军的增援要求,于是他们引领着心急火燎的友舰朝要塞方向疾驰而来。

    利菲斯中将看着游击小队发回的报告。

    瓦连提督的舰队在与叛乱军第三舰队的交锋中处于不利境地,已经在西连西亚星域战败。目前瓦连提督率领舰队冒险穿越了多拉基亚星域,败退到了奥斯提亚星域。报告上显示,瓦连舰队剩余7000艘左右的舰船,但是补给船只全部损失殆尽,能作战的舰只也只有5000艘左右了。出现在通讯屏幕上的瓦连舰队人员证实了况的危急。

    “叛乱军衔尾杀至,瓦连提督命令我们火速前来求援。”

    “目前叛乱军追到哪里了?”

    “我们离开的时候,瓦连提督指挥舰队在奥斯提亚星域的中部与叛军再次展开激战。”

    “知道了,你们先下去休息吧。”

    “请您尽快救援,我军剩余战略物资已经不多……恐怕,恐怕瓦连提督支撑不了太长时间了。”

    进入了修理间的瓦连舰队求援船只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能量消耗也非常严重。利菲斯中将犹豫了片刻之后,命令要塞驻留舰队5000艘舰船全部出动,前往奥斯提亚星域增援苦战中的瓦连舰队。

    利菲斯中将的旗舰,战舰德尔加多率领的舰队在屏幕上渐渐远去了踪影。舰船修理工间的技术士官转头安慰焦急的同僚,“不用太担心,叛乱军只比瓦连提督的舰队多出3000艘而已。利菲斯提督的部队一到,战局就会立刻扭转的。”

    “不见得呐~”刚才还满脸焦虑的同僚突然口气变得有些诡异。

    感觉不对的技术士官回过头来,正好看到一把锋利的匕首插向自己的颈部。诧异不已的技术士官眼看着自己的鲜血像喷泉一样涌出,体无力的慢慢倒下,渐渐变得模糊的视线里,工作间里的其他同事也都一一倒下了。

    停靠在船坞里的求援舰船里冲出了装备整齐的陆战联队,他们动作麻利的向还没反应过来的帝**维修人员杀去。除了维修用具之外,几乎手无寸铁的船坞工作员在这些早有预谋的武装人员面前,就像绵羊遭遇雄狮一样没有反抗能力。

    克·冯·盖尔少校将战斧从帝**士兵的尸体里拔起,沉重的双刃战斧在命中对手颈部的瞬间就切开了主动脉。盖尔并不是残忍嗜杀的人,他没有顺势劈下对手的脑袋——那样除了浪费体力之外没有任何用处。

    “少校,已经得到了要塞结构图纸。”

    “杰夫粒子的散布完成了么?”

    “已经完成。”

    “好,立即进攻主控制室和各要害部门。”

    为了救援友军,利菲斯提督的舰队几乎是全速前进的。当他们来到接近奥斯提亚星域的D35空域的时候,旗舰德尔加多上响起了监察员的喊声。

    “12点钟方向,出现同盟军舰队!”

    利菲斯提督扬了下眉毛,“数量多少?”

    “约为3000艘!”

    “距离我军还有多远?”

    “按当前速度计算,40分钟之后敌人前锋部分就会进入我军程。”

    利菲斯提督伸出右手,“舰队立即进入战斗状态!”

    虽然在这里出现同盟军的舰船让他有些意外,但是区区三千艘敌舰还不至于让他惊慌失措。

    屏幕上的同盟军舰船已经清晰可见,约3000艘的舰船排成了锥形阵,正高速朝莱普尼尔驻留舰队冲来。

    “哼,想打我个措手不及吗?”

    利菲斯提督在镇守莱普尼尔要塞之前,多次参与过对自由行星同盟的作战。第三次迪亚模特之战时,他指挥的部队顶住了同盟第十舰队的攻击。作战中,利菲斯沉稳的指挥得到了缪肯贝尔加元帅的高度称赞。可惜的是,虽然利菲斯此战中表现出色,得到胜利女神垂青的却不是他。莱因哈特舰队击毁同盟第十一舰队旗舰的巨大功勋,让其他帝**指挥官的收获显得暗淡无光。

    针对同盟军的突击阵型,利菲斯提督将阵列调整成了鹤翼之阵。同盟军的锥形阵如果硬撞进来,会被两翼的帝**舰船猛击纺锤的侧翼,其正面的尖角面对厚实的鹤腹,也很难在短时间内突破。

    利菲斯舰队的鹤翼之阵刚刚展开,原本快速冲来的同盟军舰队突然减速并变向朝菲利斯舰队的左翼驰去。

    利菲斯提督冷静的观察着同盟军的阵列,向各分队下发了新的指令。同盟军想先行击破左翼的意图已经被他察觉,绝对不会眼睁睁的让他们得手!

    旗舰德尔加多发出的指令被管制员们迅速传递到各分队。帝**鹤翼阵的双翼开始变化,左翼向内拉动,右翼迅速向左翼靠拢。

    随着两军的舰船运动,彼此的距离进一步缩小。战舰德尔加多的屏幕上,同盟军舰船已经清晰可见了。

    利菲斯提督从指挥席上站了起来。“各舰炮门全开!准备进攻”一连串的舰船运动之后,莱普尼尔驻留舰队已经成功的抓到了同盟军的侧翼,接下来便要用一个锐利无比的直线冲锋给对手一次重击。

    “侧后方出现敌人舰队。”帝**蓄满了力道的攻击还没来得及发出,旗舰德尔加多上,管制员的喊声让众人脸色大变。

    “详细况如何?”利菲斯提督抓紧了拳头,还算冷静的问道。

    “敌舰队数量约2000,从5点钟方向朝我军快速袭来。大约30分钟后我军的后卫部分就会进入他们的程。”

    “向右偏转进攻角度30度,组成圆锥阵,直击前方同盟军的尾翼部分。”

    莱普尼尔驻留舰队没有理会后方袭来的同盟军部队。他们将队列调整成了极具攻击威力的圆锥阵,加速朝前方的同盟军杀去。

    按照利菲斯提督的设想,前方的同盟军不如自己实力雄厚,而且被自己抓到了侧面,此刻正是最狼狈的时候。即使他们立刻变阵,以正面阻挡自己,仓促组成的防御阵势也无法抵御圆锥的尖角。

    “方圆之阵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才能布置好。他们来不及的。”利菲斯舰队的旗舰德尔加多上,指挥席上的幕僚们对于当前的形式都比较乐观。同盟军虽然摆出了前后夹击的阵势,但是其前后两部分的舰队并没能很好的配合。本军高速切过前方同盟军的尾翼之后,可以顺势转向攻击他们的侧翼。

    被帝**集中炮火攻击的同盟军阵列出现了崩溃的迹象,整个尾翼部分与本队的连接被切割开来。帝**的指挥官们都满意的看着战局按司令官的构想发展着。

    “9点钟方向出现同盟军舰队!”观察员的喊声再次不合时宜的响起。

    大屏幕上,在利菲斯舰队前进的路线上,约3000的同盟军舰船正高速冲来。按当前的速度推算,20分钟后,帝**左翼就会遭到炮击。

    利菲斯提督攥紧了拳头。“前锋部队加大攻击力度!全速前进!”

    “敌人的阵列……变得弯曲了。”德尔加多的监察员吃惊的看着被己方集中炮火攻击的同盟军阵列。

    前方的同盟军舰队整个向内折了起来,被帝**炮火攻击的位置上迅速的拉出一道空隙。帝**舰船出的光束穿过那道缝隙之后消失在银河的深处。折成了两段的同盟军舰队再次进行了队列变化,5个小型队列取代了之前的整体编队。此时帝**的首轮猛攻正好到达临界点。分成了5个小队的同盟军以超快的速度完成了90度转向,随即开始了凶猛的反击。他们用默契的配合和精准的击,给了高速冲锋的利菲斯舰队重重的当头一棒。帝**原本非常流畅的前突攻击被完全的打乱了。同盟军猛烈的炮击使得他们不得不减速并调整阵列。对手的炮击命中率高得离谱,帝**密集编排的队列里爆炸声不断,被中弹的友舰引爆的舰船不计其数。

    “减速!散开队形!”利菲斯中将竭力的控制着已经有些混乱的己方队列。

    可惜,他的对手没有给他太多的时间。德尔加多的监察员惊恐的发现,侧翼冲来的同盟军再一次提升了前进的速度。

    “我军左翼遭到同盟军炮击,敌舰队型号确认,高速巡洋舰编队!”

    “见鬼!瓦连提督的部队去哪里了?!”

    亚当斯准将这次没有急着给予对手的侧翼以重击。他充分发挥了高速巡洋舰的速度优势,从侧翼的多个位置用炮火分断、扰乱着帝**的阵列。

    等后方的同盟军也进入有效程的时候,包围圈里的帝**已经失去了统一的指挥和有序的编制。亚当斯准将按照辛达提督的战术安排,确认了帝**的旗舰之后,在第一时间就将其击沉了。利菲斯舰队的旗舰德尔加多虽然有护卫舰船的掩护,但是在同盟军高速巡洋舰命中率极高的多点攻击之下,护卫队列很快被打出了破口。

    “左舷方向敌舰光束三连!”

    “立即朝前方加速!”

    反应迅速的作员还没来得及高兴,观察员因为绝望而变得嘶哑的声音再次响起。

    “敌舰五连发光束袭来,预计弹着点左舷。躲不开了!”

    德尔加多的观察员并没有弄清况,利用时间差发的五道光束其实来自3艘不同的同盟军舰船。同盟军的炮手们在非常舒服的角度进行着酣畅淋漓的侧翼攻击,他们充分的让帝**的同行们见识了什么叫同盟第一的命中率。战舰德尔加多左翼的辅助发动机几乎在同一时间全部中弹。

    失去旗舰之后,帝**加快了溃乱的速度。没有了完整的队列也就无法组织起有效的反击,帝**的舰船被同盟军有计划的分割包围,在对手精心构筑的陷阱里徒劳的做着最后的挣扎。

    完成包围的同盟军轻易的在局部实现了对帝**的以多打少。帝**凌乱的队列和无序的炮击在同盟军严整的阵型面前几乎完全不起作用。

    同盟军补给船队的指挥舰海格里斯,舰船损毁统计屏幕上,代表帝**舰船的数字正在飞快的增加。时不时扫几眼屏幕的梅策尔德中校正在和菲恩少校通讯。

    “况很不错,我军舰船损失不是太大。”

    “帝**完全失去了队形,现在只是在拖时间了。”

    “都按辛达提督布置的那样进行着。”

    “帝**应对我军的动向采取了一系列的行动,结果还是把自己送进了包围圈。”

    “菲恩少校,如果他们一开始的时候,我是说如果~”梅策尔德中校沉吟了一下,“在刚发现我军前锋的时候就果断的掉头开溜的话~”

    两人都沉默了片刻,然后异口同声的说,“没用,那样他们会遇到辛达提督的重型战舰编队。被挡住去路的帝**最后还是会被包围的。”

    莱普尼尔要塞里的战斗也到了白化的程度。

    盖尔少校已经记不清自己劈倒了多少拦路的帝**了。遭到突然袭击的帝**做出的抵抗出乎意料的顽强。尤其是通往主控制室的甬道上,战况极其惨烈。

    盖尔单手持斧,欢快流淌着的血液顺着下垂的斧尖倾注到地板上。失去了生命的帝**士兵仍旧保持着前冲的姿势,但是脖子上的伤口已经不许他继续前进了。这是个文职人员,他没有装甲服和战斧,仅仅只是拿着一把比较大号的餐刀而已。在装备着双刃战斧的盖尔面前,他的威胁不会比一个拿着树枝的儿童大多少。但是他没有犹豫,直接对着盖尔冲了过来。结果是显而易见的。盖尔有些不解的看着前方的甬道,帝**的尸体码成了堆,整条甬道的地板已经被流淌的鲜血覆盖。一直很注意保存体力的盖尔感觉到手臂上传来一阵阵酸麻。

    “这是第几个了?”盖尔无奈的摇摇头,停止了自己徒劳的计算。

    在夺取主控制室的过程中会遭到帝**的有力抵抗,这个觉悟盖尔是有的。但是眼前的况显然已经超过了他原先的估计。

    “让预备队全部投入战斗,一定要尽快拿下主控制室。”盖尔吸了口气,带队继续向前杀去。从半小时前开始,帝**的装甲掷弹兵就不再出现了。前来抵挡同盟军的帝**人员,并没有披挂利于近程格杀的装甲服,武器也不统一,从战斧到匕首,甚至还有一看就知道是临时从墙上拆下的装饰用器具。

    “这种没开刃的装饰用圆斧,即使给你劈中也没多大用处的~”一个同盟军陆战联队的成员用脚踢开帝**的尸体时,嘴里小声嘟哝了一句。

    “在密布杰夫粒子的环境里,疯狂的投入一般士兵和我们硬碰。帝**的指挥官傻了么?”

    满怀着不解和疑惑,得到了预备队支援的同盟军陆战联队终于跨过了帝**的尸堆。死守在甬道尽头的帝**被同盟军无的战斧斩杀殆尽。最后两个帝**校官在盖尔少校的双刃战斧面前只支撑了5秒钟不到。第三舰队陆战联队的长官干净利落的劈倒他们之后,主控制室的大门终于落入同盟军掌控之中。获得了胜利的陆战联队成员们没有多少的喜悦之心,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之前从未在一次战斗里杀过那么多的敌人。

    “汇报当前况。”盖尔揭开了面罩,用标准的持斧姿势站立着。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用平稳的语气向队员们下达指令。盖尔那原本银白色的装甲服已经完全染成了红色,点点滴滴的血液正慢慢的从服装的各关节处滴到地板上。

    “是!按图纸的标示,这里就是主控室的大门,旁边那个门则是通往住宿区的。”

    “立刻打开主控室的大门。”盖尔将战斧换到左手,用腹式呼吸缓解着体的疲劳。天知道门后面还有多少帝**,为了防备万一,陆战联队的成员用挤压式爆裂药剂在门上开了孔,然后将杰夫粒子灌了进去。门开之后,被大口径的光线枪扫可不是好玩的事

    “少校,好了。”

    盖尔点点头,他放下面罩,握紧了战斧。最坏的估计是,门后面还有一个大队的装甲掷弹兵。盖尔非常清楚,必须尽快拿下主控制室。虽然队员们都很疲累了,但现在不是休息的时候。

    大门倒塌的刺耳轰鸣声里,盖尔第一个冲了进去。

    “应该还可以应付的。”感受着体各处传来的阵阵酸麻,盖尔下意识的咬了咬牙。完全无视耳边响起的,长短不一的惊呼声,盖尔手起斧落,漂亮的左右斜劈之后,门边的两个帝**士兵鲜血飞溅的倒下了。浑浴血的陆战联队成员们跟随着长官,潮水般的杀进了莱普尼尔要塞的主控制室。

重要声明:小说《同盟之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