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双刃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密迹金刚 书名:同盟之星
    第十三舰队返回海尼森之后,受到了首都民众的烈欢迎。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响彻云霄,“魔术师杨!奇迹的杨!”整个同盟都为这位年轻的英雄而疯狂。杨的坐车在经过海尼森大道的时候,一度因为路边民众抛掷的鲜花堵塞了道路而无法通过。随行人员不得不下车搬开花束,车辆才得以顺利通过。人们将记忆里的艾鲁法西亚奇迹翻了出来,和杨威利这次的功绩相提并论,结果是杨进一步被神话了。

    不可否认,听着耳边狂的欢呼声,杨威利一度有那么点飘飘然的感觉。但是随着“杀进奥丁!消灭银河帝国!”的吼声开始响起,杨威利的脸上开始出现了忧愁。当初只是为了“获取一、二十年的和平”这样简单的目的才接过这个烫手的山芋并艰难的完成了它。现在看来,似乎况开始朝原先没有预计到的方向发展了。

    “至少本部长是打算借这次成功缔结和约的。”杨目前也只能如此的安慰自己了。但是他心中也开始怀疑光靠本部长的意志能否左右军部的方向。宇宙舰队司令罗波斯元帅与席特雷本部长经历了将近半个世纪的竞争关系。他会不会采取完全相反的强硬观点令人担忧。虽然罗波斯元帅近年来表现出的慵懒和颓丧和几年前那位英明神武的宇宙舰队司令难以联系得上,但是谁又能保证这个把越来越多的时间花在午睡上的胖子在突然摸到把好牌之后不会乱来?

    市民们表现出的狂让杨有些不安。他隐隐觉得自己似乎做错了什么事。如果不是不流一滴血就攻下伊泽仑要塞,如果伤亡很大的话……市民们的态度会不会冷静一些?他们会不会认为“虽然胜利了,但是也付出了相当的代价,是该休息的时候了。”杨苦笑着摇了摇头。回到军官宿舍的杨,接过尤利安泡制的红茶,盘腿坐在桌上思索着这令他头痛不已的可能。在本不该取得胜利的时候却取得辉煌的胜利,犹如吞下有毒的果实,在历史上就此崩溃的政权或是王朝可谓不胜枚举。昨天的胜利导致了今天错误的判断并最终引发了明天的失败。杨威利不是不懂得这个道理,但是就算时光倒流,他又能够保留现在的记忆,难道他就能修改作战计划,使得己方大量伤亡来换取民众可能会有的冷静心态么?想到这,杨威利罕见的拿着红茶杯发起了呆。

    尤利安有些不安的小心问道:“提督?今天的红茶…味道不好么?”

    杨威利没有回答,他仍旧沉浸在自己的空间里。直到亚麻色头发的少年问第二次时才回过神来。看着尤利安忐忑不安的神,杨笑了笑,将杯中的红茶一饮而尽,然后将空杯递还给自己的被监护人。“哪里,尤利安的红茶永远是最棒的。我在想,干脆今天不作饭了。我们去外面吃怎么样?”

    “好啊,去哪里呢?提督。”

    “上次去的那家如何呢?”

    “啊,遇见辛达提督的五月天餐厅么,好呀。”

    “嗯,不过这次不会遇到他了。第三舰队已经离开海尼森了……”

    两人换好衣服,出门招呼自动车,准备前往海尼森郊外的那间口味极具特点的老字号餐厅。

    顺利抵达仙德拉星域的辛达·杜鲁班接到了统合作战本部传来的本次第十三舰队攻陷伊泽仑要塞的详细攻略。仔细的研究过杨威利那天才的构想和令人叫绝的实行力之后,辛达在赞叹之余也有了些许的担忧。作战报告应该是杨威利拟制的(至少是本人认可的),客观而简练的文笔描述了攻略进行的具体步骤,包括每一步的用意和实际达成的效果。薄薄的几张纸看得辛达惊心动魄。这场胜利的取得是如此的艰难,当事人所处的局势又曾是何等的凶险。然而,现在,这奇迹般的巨大胜利使得整个同盟都洋溢着的欢快的气氛,第三舰队目前驻留的仙德拉星域也不例外。辛达认为,对于杨威利的称颂和褒奖无论怎样都不嫌过分。但是民众对于这场胜利的看法和随之而来的期望值却与实际况相去甚远。

    虽然“伊泽仑的英雄”本人对局势有着非常冷静而客观的看法。但是如此令人喜出望外的战果却让最谨慎小心的人都躁动不已。一场战役的胜利被渲染成了对整个银河帝国的决定胜利,似乎从伊泽仑到奥丁的遥远星途,已经门户大开,等待着勇猛的同盟舰队进入了。而在银河帝国暴政之下呻吟的帝国民众们,仿佛也正翘首以待解放军的早降临。

    虚幻的假相虽然甜美得让人沉醉,但那终究不是事实。自由行星同盟自并没有攻陷伊泽仑那样的实力,至少没有无血夺取要塞那种程度的实力。这次的取胜,是依靠了杨威利个人的奇策。杨巧妙的利用了双方多次攻防之后形成的思维定式,准确的抓住了帝**的要害从而出奇制胜。但是要灭亡银河帝国,单靠这样的奇策甚至完全指望杨的再次奇迹无疑是不现实的。杨自己也承认,取得如此的战果,运气的成分占了很大比例。之所以采取如此的战法,并非是他愿意,乃是因为别无他法。所以只能如此的赌了,然后赌赢了。令人冒汗的豪赌结果取得了辉煌的胜利,处赌局中的杨却是如同从地狱走了一趟。虽然在多个环节都进行了周密的思考和妥善的安排,但这些脆弱的链接只需一个环节出错,就会全盘崩溃,得到悲惨的收场。只是杨也做了最坏的准备,虽然被要塞炮和帝**驻留舰队夹在中间,兵力也只有对方的一半左右,如果敌人发动猛攻,支撑一段时间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就算奇袭要塞的蔷薇骑士联队失手,他也可以找到空隙逃走,而不至于被敌人赶进要塞炮的程,悲惨的成为雷神之锤的祭品。当然,如此一来,蔷薇骑士联队就不免全军覆没。但是,打仗就是要死人的。先寇布在接过命令的时候就知道自己面临的风险有多高,当然也做了相应的心里准备。即使是分派任务给他的杨,同样可能会在撤退的途中被敌舰击中进而送命的。第十三舰队没有人能在这场赌局里悠闲的置事外。

    万幸的是,杨威利赌赢了。可是辛达期望的会随着这场胜利到来的短暂和平却好像正在远去。

    不费吹灰之力得到了伊泽仑要塞,像一剂甜美的毒药,让整个同盟都为之癫狂。过小的代价,和巨大的胜利之间的巨大反差,让人很容易的联想到,如果投入更多的代价,想必能取得更大的成果吧。至于这样推理是不是合乎逻辑,会不会导致灾难的后果,就不是一般市民关心的话题了。

    而现在的自由行星同盟拥有进一步增加赌注的实力,除去只有正常舰队一半规模的第十三舰队和上次亚斯提会战损失3成多的第二舰队,同盟宇宙舰队还拥有9支整编舰队的庞大战力。对于现在业已落入同盟军之手的伊泽仑要塞,是用作缔结和约的有利条件以迫使银河帝国回到谈判桌,还是作为进攻银河帝国的桥头堡?绪激昂的同盟民众似乎更倾向于后者。辛达不得不承认,之前只是考虑了得到伊泽仑之后可以很大程度的利于前者,却忽视了后者实现的可能。诚然,从他的角度看,此时进攻银河帝国是非常愚蠢的行为,可惜,他说了不算。给杨威利布置了如此艰难任务的席特雷本部长说了也不算。在这民主自由的国度里,民众选举的政府说了才算。

    现任同盟政府的执政能力已经受到了多方面的批评。几年来,自由行星同盟国内的经济萧条,失业率不断上升,军费开支逐年攀升,各项福利却逐年削减,公共管理事务中,大量的老人和新手使得办事效率低下,事故频发。

    现在距离换届选举还有半年多的时间。想要在有限的时间里提升民众支持率似乎非常困难。经济恢复不是喊几句口号就可以实现的。社会福利的增加也需要足够的预算来开支。欠缺的熟练劳动力也不能一夜之间变出来。现行的吏治改革更是几乎无从谈起。不过,这些不肯就此走下政治舞台的民主政府的官员们现在看到了一剂救心丸。历来,对外战争都是缓解国内压力的好办法。前线激烈的战事会分散民众的注意力,而媒体对政府的口诛笔伐也会转移到战争的关注上去。关于出征部队的详细报道,银河帝国可能采取的军事对策,甚至包括众多资格有待考证的军事专家的无责任预测,这些从来就是受众非常广泛的点话题。对于战争中出现的英雄的追捧,更是媒体乐此不疲的。凭借这些战争英雄的光辉战绩,发动战争的政府自然也会得到民众的拥戴,当然,前提是能打赢。

    在此种况下,同盟军内部也开始出现了不同的声音。以安德鲁·霍克准将为代表的“790党”(虽然私下里对这个他们自封的称号嗤之以鼻的人很多,当事人自己却非常乐在其中)在各种场合下都鼓吹继续进攻的论调,与持不同意见的同事公开辩论,甚至到宇宙舰队司令和统合作战本部长的办公室集体请愿。仿佛是配合他们的行动一样,政府官员中也出现了类似的动向。但是令众人有些奇怪的是,一贯善于长篇大论高唱打倒银河帝国主旋律的国防委员长特流尼西特这次倒是表现得非常低调。

    原本满心期待着和平年代就此到来的杨威利,对这种出乎自己意料之外的出兵帝国的论调极其厌烦,他向本部长递交了辞呈。在他看来,不管军部下一步是稳守反击还是积极进攻,都与自己无关了。完成了攻陷伊泽仑要塞的任务之后,杨威利觉得已经“非常对得起今后将要领取的退休金了”。他的志愿是研究历史,自从父亲意外去世后,为生活所迫,差阳错的成了军人,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实在是无可奈何。但是目前,杨威利已经成为了少将,即使这次军部不给予晋升一级的嘉奖,以目前的军阶退役,也足以保障自己和家里的小男生衣食无忧了。

    “你想退役?”

    杨递出辞呈之时,席特雷元帅的反应并没有特别震惊。但是杨也早料到断不会出现那种一手收回辞呈,一手递来退休金和养老金的顺利况,所以也并没有抱持太大的期待。听到元帅的问话,他只好尽量迎合的点点头。

    “但是你才三十岁吧?”

    “二十九岁。”

    杨刻意地特别强调二十这个数字。

    “还不到医学上平均寿命的三份之一,就要走下人生的舞台,不嫌太早了点吗?”

    “部长,你说这话就不对了。”

    年轻的提督提出了异议,并不是要走下人生的舞台,而是要回归人生本来的道路。以往只是迫不得已才要走不符合本意的迂迥路线。对他而言,比较起历史的创造者,他还是宁愿做一个历史的观察者。

    席特雷元帅习惯地将两手手指交错在一起,并将他那结实的下巴靠在上面。

    “我军所需要的不是你在历史研究家方面的学识,而是在用兵方面的器量和才华。这一点是相当重要的。”

    “我不是都已经被你煽动过一次了吗?”——杨在心中如此反驳着。站在由军官学校开始的与军方的借贷关系上,怎么看他都觉得是自己付出太多了。

    光是攻陷伊泽仑要塞一事,应该就已是超额的任务了。

    杨如此想着,但是老谋深算的席特雷本部长却还有一着杀手锏。

    “你打算扔下第十三舰队吗?”

    对这看似轻描淡写却极具效果的一句话,杨不由得微微地张开了嘴唇,头开始感到疼痛起来。

    “被称为残兵败将和菜鸟新兵组合的第十三舰队,如果你退役了,他们将如何是好?”早在担任军校校长时期就非常了解杨威利的席特雷巧妙的抓住了昔学生的软肋。

    “这个……”

    忘记了这一点,只能说是自己的失算。杨威利不得不承认这一次的“作战”失败了。这纠缠得愈加复杂的结,并非那么容易就可解开的。

    结果,杨在本部长面前留下辞呈后告退。但他也清楚元帅是不会批准的了。怀着怅然若失的心按开了重力电梯的门,伊泽仑的英雄沉默的踏上了回家的路。

重要声明:小说《同盟之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