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往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密迹金刚 书名:同盟之星
    五月天餐馆。

    今天生意如同往常一样的好,虽说不是周末,餐厅的上座率仍旧非常的高。到了下午5点之后,刚进店的客人已经需要等候一会才能轮到位置了。班克斯注意到,从下午3点起,三号桌就一直没被排上空桌序列表。而且,希尔顿小姐从中午开始就有些魂不守舍的样子,时不时瞄一眼门口。同事们和她说话,她也只是有一句没一句的答应着。

    班克斯清了清嗓子,“咳,希尔顿小姐,杜鲁班先生什么时候来呀?”

    “嗯,大概7点这样吧。”露西斯话一出口才发觉不妥。“你怎么知道的?!”

    “嘻嘻,3号桌空了好久了嘛。杜鲁班先生每次来都是那个座位。”班克斯笑着眨了眨眼。

    “……!!”露西斯一下说不出话来,怎么就被这个家伙出了话呢!

    “我说,希尔顿小姐。”

    “什么?!”

    “杜鲁班先生向你表白了么?”

    露西斯的回答是抄起了柜上的托盘。但是狡猾的班克斯马上指着门口,“杜鲁班先生来啦!”露西斯连忙放下托盘回头看去,门口进来的却是一对老年夫妇。

    “欢迎光临!”领班小姐换上的笑容招呼客人,同时在心里发誓回头要整治红头发的服务生。已经远远逃到餐厅中部的班克斯只觉得背后一道寒流过境,他开始有些后悔不该拿这个开希尔顿小姐的玩笑。“唉,希望待会见到杜鲁班先生她会高兴点吧。”班克斯心里盼望着辛达早点到来好分散下露西斯的注意力,一边手脚麻利的协助正忙得不可开交的马努达处理些诸如换个盘子加个菜之类的琐碎事。对于突然赶来帮忙的班克斯,马努达是大为感激,暗暗打定注意,评选本月杰出员工的时候一定要投心的班克斯一票。

    辛达推开餐厅玻璃门的时候是晚上7点,正是用餐的时间,餐厅里推杯换盏之声不绝于耳。辛达径直走向服务台,他寻觅的目光遇上了正好抬头向门口张望的露西斯那双漂亮的宝蓝色眼睛。视线相接的二人都露出了笑容。辛达是欣慰,露西斯则是惊喜。

    “杜鲁班先生,您来啦。好久不见呢。”

    “嗯,最近工作比较忙。”

    “军队的伙食没有我们这的那么可口吧。”

    “是呀。样式几乎从来不会变的。”

    “嘻嘻,这样啊,真是辛苦呢。”露西斯纤细的手指弯曲着贴住了嘴,笑着低了下头。“您的位置在三号桌。”

    “谢谢。嗯,那个,希尔顿小姐。”辛达没有像往常那样走向熟悉的老位置。领班小姐有些奇怪的发现他在大口吸气。

    “那个什么……”辛达发现露西斯在好奇的看着自己,于是他咬了咬牙,压制住想抬腿逃向餐位的本能反应。“希尔顿小姐。”

    “嗯?”露西斯望着辛达突然放出光芒的水蓝色眼睛,心跳不由得加速了起来。但是她没有回避那炙的视线,就这么任由那团火焰烧到了自己的脸上。

    “今晚,您,我是说,一般况下,您大概几点下班?”这几个极其普通的字眼辛达此刻说起来是艰难无比,他几乎动员了全所有的能量才把这句简单的疑问句断断续续的勉强说完。

    “11点这样。”露西斯的话语里开始有了轻微的颤音。

    “这样啊,真是辛苦呢。您住的远么?晚上回家要注意安全喔,男朋友会来接您回去吧?”辛达努力让自己回忆起面对敌方集群战舰冲锋时的沉稳状态。

    “这个,我住的地方不算太近。搭乘自动车的话20分钟这样。我没有男朋友,一般都是自己回家的。”露西斯脸上的温度在升高,声音却在变小。

    “嗯,那要注意安全喔。”辛达的防御阵势终于到了极限,说完之后飞快的转走向餐位。他走的比较匆忙,完全不是平时稳健的步伐。他不知道的是,领班小姐此时也正红着脸低着头窘的不行呢。

    班克斯走进服务台。“杜鲁班先生来啦。噫?希尔顿小姐,你的脸怎么像要着火似的。”班克斯转头看看三号餐位方向,又看看露西斯。“怎么啦,杜鲁班先生亲你了?”露西斯没有回答,手却悄悄的抓住了托盘。班克斯调侃的话音未落立刻就变成了求饶,“我错了!希尔顿小姐,饶了我吧。”抓着托盘的手稍稍犹豫了下,于是班克斯抓住机会,借口帮忙马努达,飞快的开溜了。

    菲利普·加比尔和大卫·菲斯特两位准将大人是在7点36分的时候同时抵达的。他们今天都当班,所以下班后一起搭乘自动车前往郊外的五月天餐厅。菲斯特对这里也并不陌生,很久以前约会希尔维斯的那次午餐便是在这里。到服务台报出辛达·杜鲁班的名字后,班克斯很快的带着他们来到3号餐位。

    辛达左手的食指和拇指正沿着下巴的轮廓摩挲着,眼神空洞,面前水杯里的水是满的,一点都没喝。当然,他也完全没有注意到二人的到来。好在两人都知道辛达喜欢深度思考,也不以为意。但是细心的菲斯特发现辛达脸上好像带着一丝笑意,这是平时深度思考的时候没有的。

    加比尔拉开椅子,在辛达对面坐下。“等了很久啦?辛达。”

    菲斯特坐在辛达旁边,“都是加比尔,半天搞不定,我们才出来晚了。”

    辛达回过神来,“喔,你们来了。先点菜吧。”

    二人翻动着菜单,班克斯不失时机的向三位客人推荐餐厅刚推出的改良型浇汁牛柳。辛达点点头,“我要这个。配料重新研制过,香醇而浓郁,烘培和蒸煮的巧妙配合使得口感兼具鲜嫩和香脆。”说着他看了眼服务生,“对吧。”

    班克斯突然被抢了台词,有些措手不及,好在小个子服务生也不是第一天伺候客人点菜了,他脸上的笑容没有丝毫的变化,“您说的对极了!这是本餐厅厨师们倾力打造的镇店之作啊。”

    加比尔和菲斯特见状也表示要试试这道新菜式。追加了2瓶白兰地和一些别的菜式,晚餐的菜肴基本就确定下来了。班克斯拿着菜单迅速告退。

    加比尔有些狐疑的问辛达,“那个牛柳你之前吃过么?”

    辛达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没有,听说不错。”

    菲斯特也好奇的看着他,“那么你为什么知道得那么清楚?”

    “这张宣传单上是如此写的。我等你们的时候顺便看了下。”辛达递给菲斯特一张餐厅宣传卡片。“对了,加比尔今天弄什么忙到这么晚?”

    “别提了。杨威利攻陷伊泽仑要塞的事你知道了吧。他们足足抓了50万的俘虏!这对于后勤供应是极大的负担啊。而且,那个要塞也需要很多的物资供应,简直忙不过来。”菲利普苦着脸,今后一段时间里,为了应付这突然增加的开支,后勤部会非常的忙碌。

    菲斯特耸耸肩,“刚才在车上还和他说这个事,总不能让杨威利把这些俘虏全部枪决吧。”

    “嗯,用来交换我军的俘虏是非常有用的筹码呢。”辛达点点头,“所以,加比尔,你们后勤部就辛苦下吧。总好过准备50万人份的抚恤吧,虽然那样工作量比较小。”

    “唉,说得也是。今天忙的我晕头转向。好久没这么忙过了。”菲利普无奈的点点头,上次如此繁忙还是在第四次迪亚模特之战结束之后了。

    “嗯,接下来派舰队进驻伊泽仑要塞,人员和物资方面的调动都不是小数目。50万战俘的押解啊,哼哼,不知道哪个舰队会摊到这个任务。”菲斯特有些幸灾乐祸的看着辛达。

    “这个,大概会交给星际巡航队吧。为了安全,应该是分批次转移到各个监战俘的星球去。”辛达不大以为然,在他看来,这种完全没有技术含量的任务是非常简单的。

    “杨威利会因为本次的功绩被提升为中将。”菲斯特的报无疑具有极高的真实

    “这样,今年内他就连升2级啦。不到30岁的中将,真是厉害。”加比尔羡慕的弹了弹自己的阶级勋章。“当然,凭借攻陷伊泽仑要塞的功勋而晋升一级,无可厚非。”

    辛达想起上次和杨一起吃饭的景。当时也是在这张餐桌,杨威利用平实的语言讲述着亚斯塔战役的经过。惊心动魄的斗智斗勇在他说来仿佛平淡无奇。但是同样为舰队指挥官的辛达却知道,要在那样险恶的况下翻转局势,需要怎样的勇气和魄力啊。创造了奇迹的杨威利却丝毫不觉得有这有什么了不起的,真是个谦逊的人。

    “你们说,今后会有段相对平静的子么?帝**失去了伊泽仑要塞,不能再像之前那样随意的进攻我们了。”辛达提出了自己的观点——或者说是希望吧。

    伊泽仑要塞落入了同盟军手中,从防御的角度上来说是非常有利的。虽然帝**的大举反攻需要认真对待,但是凭借这个几乎没有缺点的屏障,同盟军应该能够比较轻松的抵御住帝国未来可能会有的攻势。至少辛达就有信心,如果是第三舰队驻守伊泽仑要塞,基本不会有太大问题。费沙回廊方面,帝**从来就没有从那里攻击的记录。就算考虑到这点,2个正规舰队驻守费沙回廊的入口就足够了。毕竟帝**不可能悄无声息的越过费沙人的领地,将大军开进同盟星域。加比尔赞同这种观点。而菲斯特甚至开始考虑下一步会不会裁军了。现在的自由行星同盟国内的劳动力结构已经接近失衡,优秀的人材大半集中在军队。保障社会正常运转的必要人力资源已经捉襟见肘——最近时常出现的堵车便是因为管制员作不熟练造成的。如果缩减现有军队的规模,让一部分军人退役后转入社会工作,可以很大程度的缓解这种窘迫的现象。稳守反击成为国防主导思想的话,就不需要再维持目前的宇宙舰队规模,缩编为6—8支完全可以应付国防所需,如此财政支出的负担也可以大为减轻。

    “当然,打定主意退役后当蛀虫吃退休金的人也不少的。”菲斯特便说边眨巴着眼睛看着加比尔。加比尔一脸无所谓的表,早已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

    班克斯端着三人要的菜式来了,他两支手上捧着7、8个盘子,腋下还夹着两瓶白兰地。这种巧妙的平衡能力一直让马努达非常羡慕。平稳的放下菜肴,小心的没让一滴汁水溅出盘子,从口袋里摸出启瓶器,给众人的酒杯盛上白兰地,服务生的连串熟练动作让人不得不承认,五月天的生意之所以好,除了菜肴可口之外还有其他深层次的原因。

    露西斯推荐的菜式果然不俗,三人吃的是赞不绝口。

    “目前可以说是形式一片大好呢。”辛达停顿了一下,但是正吃得高兴的二人显然暂时还不想回到刚才的话题,自顾自的在开怀大嚼。“你们说,我是不是该趁现在退役?”辛达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心中的想法。

    加比尔吃惊的抬起头,嘴里的牛也忘了嚼。菲斯特拿过酒杯,一口灌下大半杯白兰地,咳嗽着说:“你开什么玩笑!”

    辛达放下手里的叉子,整理了下思绪,向二位好友道出了自己的想法。从军十多年了,一直以来干的似乎还不算坏,个人的才能也得到了施展的平台。工作总是能顺利完成(虽然最近有超负荷增长的趋势),没给一起工作的人添太多麻烦,自己也感觉如此继续下去不会有太大问题。但是,随着杨威利攻陷了伊泽仑,今后的局势发展无疑会大大的不同。原来看似理所当然会继续的很多事将会产生变化——虽然这种变化目前还只能推测预计下而已,但是历史的车轮无疑已经改变了前进的节奏和方向。

    “我觉得,该开始新的生活了。”辛达最后如同总结般的说道。

    加比尔若有所思的继续小口吃着盘里的菜肴。菲斯特沉默了一会,拿起酒杯,将杯中剩下的白兰地倒进喉咙。

    按照同盟的法律,服役十年以上的军人退役之后可以享受一笔终生的福利。辛达目前是中将军衔,退役之后的生活是有保障的。问题是,军部肯不肯让他退役。而且,菲斯特不明白的是,这家伙退役之后打算干什么呢?投社会工作么?总不会像加比尔憧憬的那样当米虫吧?

    “嗯,说起来我们都从军十几年了。时间真是过得快啊。”加比尔有些意兴阑珊的放下了叉子。

    “辛达,你是不是突然觉得这些年来错过了很多东西?而如果按现有轨迹运行下去还会错过更多呢?”菲斯特拿过酒瓶给众人满上。

    “喔,比如?”菲利普赶忙喝掉杯中的剩余液体,然后把空杯伸向菲斯特。

    “比如希尔维斯,对吧?辛达。”菲斯特没有理会菲利普惊愕的眼神,继续往他的杯子里注入白兰地,刚好让酒低于酒杯边壁一点点,完全没有溢出来,手法之专业比起班克斯来也不愈多让。至于菲利普怎么收回伸长的手臂,他就不管了。

    辛达的惊讶不在菲利普之下,他放下了刚刚拿起的叉子,“当时追她的是你啊,菲斯特。”

    “但是她喜欢的人一直是你,辛达。”菲斯特平静的放下酒瓶,拿起餐刀切下一块牛

    迪亚多拉·希尔维斯,786年毕业。早在军校时代她就是出名的美女,各项成绩优异,以全校第八名的份毕业后分到后勤部见习。由于希尔维斯的到来,到人事部门找关系要求调入后勤部的年轻男参谋突然多了起来。工作方面,尽管新进参谋对业务普遍都不是太熟,工作量也很大,但是自愿帮她忙的人总是不会缺少,加上自的优秀素质,希尔维斯在后勤部过得还算不错。除了……经常要奉命为时任部长的道森少将泡茶。

    在众多的事务参谋中,总显得不是太忙的辛达·杜鲁班无疑是非常显眼的。而且,这个家伙从来不主动为希尔维斯效劳。一开始,迪亚多拉和大多数人一样,认为辛达是占据了比较轻松的职位。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对后勤部业务逐渐了解的她发现,其实辛达的工作量比部里其他人的都大。然而,凭借其可怕的运筹能力和施行手腕,烦杂的工作到了辛达手里总是会有条不紊的运作起来,然后顺利的结束。有次菲斯特在自告奋勇的接下迪亚多拉手头的一份难缠事务之后几乎陷入死循环,不得不求助于辛达。辛达用了3个小时就处理完毕。第二天有人看到菲斯特和辛达在“海尼森的天”吃饭,那是一家比较高档的餐厅。在做完手头的事之后,辛达不是发呆就是在办公桌前写划着什么。迪亚多拉好奇的观察了次,结果她惊讶的发现辛达是在抄写文件——过期的文件。于是一次午间休息的时候,希尔维斯忍不住问起了这个问题。

    “辛达中尉,可以问你个问题吗?”因为和辛达关系不算太亲切,希尔维斯有些小心翼翼的。

    “嗯?喔,请问吧。”正在深度思考的辛达被打断了思路,虽然打扰他的人是后勤部的大美人。但是辛达并没有表现出特别在意的样子。

    “你每天都抄写过期的旧文件,可是下班时又全部丢进焚烧炉。这是为什么呢?”

    辛达看看希尔维斯,后者正睁大了眼睛望着他,满脸的好奇。不可否认的是,如此近距离的对着后勤部第一美女,辛达平静的心起了阵阵涟漪。但是他没有像其他男同事那样一副神魂予授的神态,相反,在希尔维斯看来,辛达的表几乎是冷漠的。

    “我在练字。”

    “!?练字?”迪亚多拉的惊讶可想而知。

    “嗯,我的字写的不是太好,需要多练。”辛达说完半转过体,眼看又要深度思考了。

    于是希尔维斯只能带着更多的疑问离开了,的男同事们早就准备了午休时的消遣,她向来都是办公室的核心人物——虽然道森少将坚持认为自己才是后勤部的核心。

    但是让众人失望的是,希尔维斯虽然对待每个人都很亲切,却始终没有一个人能走得离她更近些。如果时间合适,她也会答应和男同事一起吃饭,部门的聚会活动什么的也都会参加。但是不管年轻的男参谋们如何努力,也仅仅只能达到这个程度而已了。

    “说起来,菲斯特。我们当中还就数你和希尔维斯关系亲善了。”加比尔犹豫再三之后终于不顾形象的站起来喝掉了一大口白兰地,才得以放下手里的酒杯。“我说,你下次不要倒那么满了!”

    “对呀,她结婚的时候不是你当的伴郎么?”辛达意识到气氛正在变得有些奇怪,话题已经有些,有些失控了。但是,辛达感觉自己并不想岔开这个话题。

    “那是因为她一直把我当她哥哥,所以很多时候会对我说些心里话。你们大概不知道吧,迪亚多拉也是战争孤儿,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她是跟随叔叔和婶婶长大的。”菲斯特继续吃着自己的那份菜肴。“妹妹结婚当然是我这做哥哥出任伴郎。”

    菲利普和辛达互相望了望,他们彼此已经认识10年以上了,而今天菲斯特说的这些,他们之前完全不知

    菲斯特突然放下餐具,叹了口气。辛达这家伙啊,真是太迟钝了。当希尔维斯在闲谈时越来越频繁的提起辛达的时候,菲斯特就已经意识到自己完全没有希望了。那次在海尼森公园的长椅上,两人望着天上的星星,迪亚多拉说起了自己的世,然后拉着菲斯特的手,希望能有个护自己的哥哥的时候,菲斯特爽快的答应了。

    “辛达,你记不记得有段时间,迪亚多拉很频繁的请你帮忙。关于星界巡航队的物资调动的事。”

    “嗯,记得,那段时间由于宇宙舰队的编制更改,舰船维修用材料和各类补给物资的供应非常混乱。她当时负责舰船发动机维修用配件部分。”辛达仔细回忆了下。“当时我很尽心的帮了她呀,连续2个星期都加班帮她弄分类表和统计损耗量。”

    “你没发觉自己哪里做得不妥么?”

    “不妥?怎么可能。我拟订的报表错误率是0,为了保险起见,每次施行前我都检查一次的。事实也证明,没有任何问题。”

    这时加比尔插了句嘴,“是啊,马铃薯事后也不得不把当月的优秀奖给了辛达。”

    菲斯特下意识的捏紧了叉子,尽管事已经过去了那么久,可每次想起这件事的时候,他都会忍不住火大。

    “辛达,你是不是很讨厌希尔维斯?”

    “没有啊,这是哪的话啊。”辛达突然觉得好冤枉。

    “那么为什么她和你深夜加班的时候你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全神贯注的处理数据,话都不和她多说一句。”

    “我……那么一大堆的事任谁都会有点烦的吧,想早点理顺弄清有错吗?而且,希尔维斯的处理方式一开始就有问题,如此我要花费更多的时间来整理数据。而且,我几乎做完了全部的工作,她也就是在旁边记录个最终数据,填下表,发个邮件什么的……”辛达回忆起当时的景,仍旧没有发现不妥之处,所以他不太明白为什么菲斯特会突然一副兴师问罪的口气。但不妙的是,他发现加比尔的表也从诧异成了恍然大悟继而变成对他怒目而视了。

    “唉,辛达,你……”菲斯特大概是想起事已经过去很久了,迪亚多拉也早已为人妻,所以缓和了下自己的绪。“希尔维斯是个很传统的女孩,她从来不肯和男人在深夜单独共处的……”

    加比尔几乎是咆哮了起来,“还不明白吗?既然她在那里也就是帮着记个数,她为什么不干脆回家呢?”

    辛达愣住了。

    “嗯,辛达中尉,辛苦你了。真是不好意思,今天又麻烦你了。我给你泡杯茶好么?呵呵,放心了,不会是给部长的水啦。嗯,辛达中尉,你平时下班都忙些什么呢?啊,抱歉,我不该分散你的注意力,这个图表比较难弄是吧,真是不好意思。呃,你饿吗,我们去吃点消夜好不好?现在很晚了呢,能不能麻烦你送我回家呢……”

    记忆深处的图像一幅幅的横过眼前,这些极普通的回忆现在却被赋予了完全不同的含义。辛达完完全全的愣住了。

    “当然了,辛达,怎么对她是你的权利。如果说你对她没感觉那也无可厚非。可是为什么她结婚的那天你和加比尔都喝醉了呢?

    “我……我怎么可能讨厌她呢。可是,当时的希尔维斯是那么的高不可攀,部里不乏优秀的年轻男参谋,比我出色的可谓不胜枚举……但是没有人能够成功。对于我来说,她简直是一堵让人叹息的墙壁,左右看不到头,往上看不到顶。敲一敲吧,非金非木,实心的。”辛达抓过酒杯,一饮而尽。“或许我是欠缺了些,可是,加比尔,包括你在内的其他人够了吧。结果又如何呢?”

    加比尔动了动嘴,最终还是没说出什么来。为了希尔维斯,他私下里和几个参谋甚至都开打过。但是结果确实如同辛达所说的那样,完全没用。希尔维斯最后选择了个民间人士——在商务部供职的卡森·伦巴特做男友,平静的恋几年之后,嫁给了他。

    “我当时为什么不和她多说话?当然不是因为工作繁忙,不能分心,那点事对我来说算什么啊。我担心自己话一多就忍不住想约她啊!那样的话,吓跑了她怎么办?”辛达放下酒杯,手背揩掉嘴角溢出的白兰地,重重的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深深的叹了口气。

    希尔维斯结婚的那天,悄悄的告诉菲斯特。她说:“我看到辛达眼里的落寞了,说明他是在乎我的。我真高兴。虽然这么说很对不起卡森,但是如果辛达现在冲过来拉着我逃走,我会跟他走的。呵呵。哥哥,你要保密啊。”

    菲斯特看着表复杂的辛达,心想如果当时告诉辛达,这家伙会不会上演抢人的好戏?可惜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如果”这个东西。

    “所以说,辛达。不管你退役与否,努力的去抓住自己想要的东西。不要再错过了不该错过的。”菲斯特最后说了这么句。

    这顿饭足足吃了将近3个小时,三人喝掉了6瓶白兰地,总算是记得明天要上班,所以还是比较节制的。看着加比尔把最后一块牛叉进嘴里,辛达晃了晃喝空的酒瓶。“那,今天就这样吧。待会各自回家。”

    菲斯特点点头,站起来。加比尔努力的想站直,可惜腿脚有些不听使唤,晃悠了下又坐回椅子上。

    “我去结帐,菲斯特,你送加比尔回去。注意安全,把这家伙稳妥的扔到上去。”辛达见状便简单的分了下工。于是菲斯特扶起加比尔,三人一起向门口走去。辛达去服务台结帐,菲斯特和加比尔直接出门招呼自动车去了。

    服务台里只有领班小姐在。露西斯麻利的计算着费用,看着计费单上的白兰地瓶数,她不有些匝舌,“哇,杜鲁班先生,你们今天喝了不少呢。”

    辛达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嗯,几个老朋友回忆起往事有些伤感。所以比平时多喝了些。”

    “您那位朋友没事吧。”

    “嗯?喔,没事的。加比尔是出了名的不能喝,半瓶白兰地就会上头的。”

    已经上了自动车的加比尔突然打了个喷嚏……

    看着忙碌的露西斯,辛达突然有种温馨的感觉。他很想让这种景象持续下去,最好露西斯永远结不完帐,那自己就可以一直这么站在她面前。

    可惜业务熟练的领班小姐很快就结清了费用。接过辛达的现金卡,露西斯准确的刷去相应的款项(打了折的),然后撕下发票和卡一起还给辛达。但是接回卡的辛达没有转离去。“努力的去抓住自己想要的东西。不要再错过了不该错过的。”菲斯特的话语在辛达耳边回响着。望着露西斯清纯的笑脸,他在心中做了个决定。

    “希尔顿小姐,快下班了吧。”

    “是啊,还有20分钟这样。”

    “您下班后还有别的事么?”

    “没有,下了班我就直接回家的。”

    “呃,那么,待会能不能……一起逛下?”

    “啊!唔……”露西斯整齐好看的小白牙轻轻的咬着嘴唇——正如辛达想像过的那样,仿佛下定决心般的点了下头,“那么11点10分在拐角的浣熊公园门口见吧。”

    “好的,那待会见。”辛达得到了满意的答复,转出了餐厅。

    目送着辛达离去,领班小姐红着脸沉默了一会。突然,她换上了一副严肃的表,“班克斯!”

    红头发的小个子服务生几乎是连滚带爬的从服务台侧面的柱子背后应声出现。他惊恐的看到希尔顿小姐手上拿着托盘。“我,我什么都没听见。包括小浣熊什么的……”

    露西斯松开了抓住托盘的手,换上了一副灿烂的笑容,“班克斯啊。帮我个忙好么?”

    “您说,什么事?您尽管吩咐。”逃过一劫的红头发服务生忙不迭的满口答应。

    “我有点事,想早点下班。待会你帮我照料下打烊好么?”

    班克斯小声嘟哝着,“约会就约会嘛,有事……”这时他眼角的余光瞥到托盘又开始动了。班克斯立刻知机的说:“没问题!交给我好了。”

    “呵呵,班克斯,你真好……”

重要声明:小说《同盟之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