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Happy Day……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希米·筱 书名:邪痞
    肖云一直不肯相信的,就是她很蠢。这是她没办法接受的,直到,现实谱给她一曲不和谐的乐章,她才彻底看清楚她自己。

    那天,是肖云和前夫离婚的子。那天,她刚领到结婚证只有不足两个月。

    肖云十六岁那一年,天真的以为天长地久,上了那个男人。那个男人和她同班,大她不到一年。那时候,那个男人的叛逆让刚刚开始有叛逆心理的肖云感觉到帅呆了。那个男人很洒脱,却也很胆大。一个人走出学校,凭着玩儿命让当地的很多社会青年都不敢惹他。

    肖云第一次跟那个男人约会的时候,那个男人牵住了她的手,肖云就紧张的脸红脖子粗,一句话都吐不出来。

    那天,肖云感觉到心动了。

    约会那天,肖云知道了,那个男人会吸烟,那个男人会喝酒。尽管那个男人把烟从大前门的烟盒里弹出来,叼在嘴边用火柴点上时候的动作那么帅,但肖云好孩子的心理作用,还是鼓起勇气胆怯的小声阻止,吸烟有害体健康。

    那个男人狠狠地吸了一口烟,在肖云没注意的时候一下子亲住了她的嘴,把一口烟吐进了她嘴里。

    这就是肖云的初吻。肖云竟然在那次咳嗽得死去活来的烟呛味的初吻中,觉得自己离不开那个混蛋男人了。以至于,很多年后,肖云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和她还不懂事的女儿说,千万别和她妈这么傻,千万不要。

    那时候,中国刚刚开始听说有下海这个词。但民风自由已经开始能看得出来了。

    肖云记得自己子弟一次约会以后,每天就和一个跟虫一样,跟在那个男人后。

    看着那个男人拿着**打麻雀,看着那个男人与一群人和坐山雕一样举办什么“百鸡宴”,看着那个男人歪憋着嗓子唱小小竹排,从指头缝里偷偷的看着那个男人光着股跳进水库去摸鱼,看着……

    一切都那么帅!

    那时候,大家都还喜欢工人,工人有稳定的工作,有稳定的收入,还有单位提供的住房。那时候,非农户口和农业户口天差地别。那时候,学校上学他们都还需要填成分。但那个男人却帅呆了的说,“工人是!干一辈子不就那个熊样了?顶多升个车间主任什么的。什么非农户口农村户口,老子进了城我就不信有人敢把我打出来!我拆了他兔子窝!成分?老子是中农!怎么?贫下中农都没保送了这玩意儿顶个狗屎啊!”

    这让肖云彻底上了那个男人。

    这让那个男人在一个树林子里把手探进了她的花衬衫的时候,肖云只是象征的挣扎了几下,便松开了抱住前的手。自己刚刚开始鼓起了的两个**,便第一次被男人开垦了。

    肖云清清楚楚地记着,那天她抱住了那个男人的头,那个男人的头上有股浓烈的油灰味儿,但那天那股味道却变得迷离起来。肖云抿着嘴唇,呼吸和肩膀一起颤抖着。

    也是那天,肖云知道了,原来亲嘴不能生孩子,生孩子需要

    那个男人要脱掉她裤子的时候,肖云终于想起了反抗,她把男人推了开。

    男人火了,冲上来把她摁倒。

    肖云拼命的折腾。

    男人气得扬起了手。

    肖云吓得闭上了眼。

    “放手!不放手我揍你!”男人喊。

    “不放!你打我也不放!”肖云喊。

    肖云喊着,就哭了起来。

    男人停了手,坐在旁边猛力的抽起了烟。“我不打你,刚才吓唬你呢!穿好裤子吧!”

    肖云颤巍巍地把裤子穿好,又把花衬衫用力往下扯了扯,靠在男人边继续抽噎。

    男人把烟头扔在了树下的草丛里,直接用手捻了捻,然后两只手拍了拍,一只手就又从肖云的衣领伸进了她的衣服,然后捻着她小小的**。

    “你以后会对我好么?”肖云问。

    “还没呢!不知道!了就对你好。”男人的手似乎不过瘾,另一只手也从衣领里往里伸,衣领太窄,手伸不进去,男人就把肖云花衬衫的扣子都打了开。花衬衫里面,肖云就只穿了一个白汗衫。白汗衫两个微微鼓起的顶端,在月光下凸起两粒小影,非常突兀。男人隔着汗衫捏了捏那两点影,便趴上头,从汗衫的边缘出了一点,咂吧的啧啧作响。

    “真的会对我好?”肖云用紧紧地攥着自己的拳头往外无力的顶着男人的肩膀。

    “废话!了你就是我老婆了!我能不对自己的老婆好?”男人抬头看了肖云一眼,又继续玩弄肖云的两个小**。

    “真的会对我好?”肖云两只眼睛都闪着晶莹,她感到无以复加的害怕,害怕的东西那么多,多到数不清,也说不清。肖云眼里的小树林,斑驳出那片有星星的天,天立刻模糊起来,每个星星都长满了刺,从树叶的空隙中刺出来。

    “你不信?”那个男人学起了小说里的人,举起了右手,“我!柳存义!要是了肖云不把她当老婆,就天上打五个雷,劈喽!”

    肖云就信了,信了那个天上五个雷劈喽谁都没说的誓言,然后自己就这么没皮脸的放开了自己最后的矜持,把自己的整个世界就那么地给了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冲进她子的时候,肖云感觉痛得整个世界都碎了。尔后,肖云就觉得自己没有世界了,自己的一切都是那个男人的,自己的世界已经碎了,没有男人,天下就没有她的容之处了。男人的蠕动,渐渐地把痛楚变成快感,肖云觉得男人已经开始给她幸福了。

    那时候,她就那么容易满足。

    那天晚上,那个男人把她送回了家。肖云走路很吃力,但回到家的时候,她努力忍住了所有的疼痛,没事儿一样走进去。在昏黄的灯光下,肖云从镜子里看到了自己没有半点血色的脸。肖云怕被爸妈知道,就一声招呼都没有,跑进了自己的房间,扯过毛巾被躺在炕上的角落里。

    肖云现在重新怕了起来。怕的东西依然那么多,多到说不清,多到想不清,多到乱成一团麻。肖云把自己完整的包在了毛巾被里,感觉到自己浑都冰冷冰冷的,冷到,发抖都几乎不会了。肖云嗓子里面好像憋住了什么,憋得她喘不过气。肖云用鼻子努力的呼吸了几次,终于没忍住,眼泪再次决堤。

    她再次感觉到,而且是真真的感觉到,她的世界真的崩溃了。

    恨吗?

    肖云发现一点都没有,一回忆,脑子里面全都是那个男人对她的好。

    肖云想起了那次村头放电影的时候,那个男人从家里抓来的一口袋炒熟的瓜子,然后硬是把前面的几个人打跑了帮她占的地方。那天,肖云感觉所有在场的人都在羡慕她,都在嫉妒她,她感到好虚荣,好满足。嗑着那个男人拿来的瓜子,她可以嗑得那么目中无人,每嗑一颗都往前吐半个瓜子皮,所以每颗瓜子都那么香甜。

    肖云想起了那次同年级的三个女生欺负她,那个男人就找了十几个高年级的女流氓,把那三个女生外在中间打得眼角和鼻子流血,然后哭的鼻涕都流到嘴里的来和她道歉。那天,肖云感觉到所有在场的人都怕她,她却不怕任何人了。她学者那个男人的样子,给了那三个女生每人一巴掌,自己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这么舒爽过。

    肖云想起了那次考试获得的不错成绩,那之前自己没有读书、没有做作业,什么都没学,但那个男人硬是让班里一个学习不错的人平时为她做作业,考试的时候给她传纸条。那天,肖云感觉到一切都那么美好,成果来的犹如那一切一样那么轻松,自己只要和那个男人一起玩就好,玩就好。

    肖云是他们学校最漂亮的女孩,而那个男人就是当时他们学校最厉害的英雄!美女配英雄,这简直浪漫的一塌糊涂。

    浪漫的一塌糊涂。

    一塌糊涂。

    肖云在毛巾被里不敢哭出声,她把头埋进了枕头里。

    自己没有恨。

    后悔么?

    有一点,但都已经下定决心跟了他了,自己迟早是那个男人的人,又有什么可以后悔的?

    剩下的,只有怕。

    是啊,怕。

    怕。

    这种盘旋了肖云十六年的感觉。

    从小,肖云就很听话,很听话。她爸妈都以她为骄傲,因为在她爸妈眼里那是懂事。每次出门,带着自己又漂亮又听话的女儿,简直他们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一家!

    但肖云真的是听话么?肖云在和那个男人好了以后,慢慢发现,自己只是怕而已。怕她的父母,怕挨打,怕挨骂,怕被唠叨,怕别人的闲话,怕……怕她也不知道在怕的什么就这么一直怕,一直怕,怕到她遇到那个男人,才知道什么叫不怕。

    她可以一点都不担心的占好位子,她可以一点都不担心的报复欺负她的人,她可以在学校里公开说自己是最漂亮的女人,她可以不写作业、考试照样有纸条。什么都不怕了。

    那种不怕一来临,肖云就发现自己上瘾了。于是,只要哪个男人还在她边,她本来觉得自己永远不会知道什么叫做怕了。

    如今的怕,来得这么奢侈!让她一下子怕的不知道如何怕了。

    她开始后悔回家,那个男人要是今天晚上跑掉了怎么办?

    肖云就这样开始了与这个男人真正在一起的子,那些子充满了

    十七岁那年,肖云顶着学校、社会、父母等等多方面的压力,变成一个所有人眼里都不要脸的女人,就这样为那个男人生了一个女儿。肖云不后悔,反而很幸福,因为更她不怕了,有了孩子,以后天塌下来,那个男人也会顶着。

    但肖云没有想到,事会发生意外,从她作出这个荒唐决定的时候似乎就注定要迎接这个荒唐的结局,却因为那时候她年龄太小,怀孩子的时候营养又没有补足,孩子出生的时候很不很顺利的生下来了,血流了一盆,她自己也差点撒手而去。

    孩子似乎也受了营养不足等等的影响,落下残疾。

    肖云自己也伤着了子,她再也不能再生育了。

    抱着对深的那个男人的内疚,肖云到放纵他的一切。那个男人想要一个男孩,她没能满足他,而且,更不用说生下来的女儿,耳朵几乎听不见。肖云能弥补的,就只剩下和包容了,一直以为自己的肯定能感动那个他,甚至一直没怀疑过,所以她依然只感觉到辛苦却从来没怕过。

    然而,肖云刚刚提起要和男人办理结婚证,那个男人就开始了一种反常的态度。先是因为一点小事开口就骂,然后骂到动手打,气汹汹地说要她滚蛋。

    肖云忍了,这是她的初恋,那个男人既是她感里的第一个男人更是她子第一个男人,而且自己还有了和她的孩子,怎么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想要离开他,离开那个让她这些年一直不怕的男人。她也幻想,他还她,和她一样怀念以前的花前月下,更何况,还有他们的结晶,一个漂亮的女孩,虽然听不见,但比她还要漂亮,还要可,好看的让人心碎的女儿。

    肖云开始回忆他们的甘苦岁月,他们都是初中就辍学的人,从肖云怀了孩子之后,学校就已经容不下他们了。应该坐月子的时候,肖云却拖着差点死去的弱子陪着那个男人去南方打工,中了一的病。他们一起看着在一个破渔港旁建起的高楼大厦,经历着靓丽繁华背后的风风雨雨,那段时光,辛苦的每天只会想到,但却是肖云一生的宝贝。

    他们还后很多宝贝。

    那时候,肖云记得自己不管多累,只要那个男人想要,自己都会凭着自己意志,迎合着男人扑在自己上的蠕动。不知道多少次,肖云记忆里,自己的手指头都没办法动一下。但她没哭,她忍耐了所有的辛苦。

    在南方淘到的钱,却不都由那个男人支配。所以那个男人听说老家开始承包小煤厂,便立刻把手里本来说用来结婚的钱都砸在了那上面,肖云虽然担心却一点都没有反对,肖云当时想,大不了再陪自己的男人重新干这些年,肯定能赚回这些钱!

    那个男人的眼光是正确的,他们抢到了第一波,然后以后的子就几乎是坐享其成,钱没头没脑的往他家里钻。

    肖云终于要看到幸福了,尽管她落了一病,还很年轻得她就三天两头的子不舒服,却一点都不后悔的幸福着。

    那个男人却要抛弃她了。

    肖云好不容易在双方父母的强压下,弄到那个她盼望已久的结婚证,肖云和这个男人终于成为正式的夫妻了。如今,双方的父母的话都有了些威力,家大业大了,男人也有了怕的东西。

    但结婚证出了不到两月,男人便要离婚。

    之后,就是男人不择手段的为了离婚做出任何事

    吵了,肖云忍了。

    骂了,肖云忍了。

    打了,肖云忍了。

    那个男人却依然不肯放弃,他改变了开始的强硬,换做是哄的,对肖云说离婚的事。

    肖云对那个男人突然温柔了的态度,突然的害怕起来。

    肖云清楚,这再不是火头上的气话,马上一个肖云不愿意面对的,就要闯进她的生活。她却无力挽回。

    肖云背地里哭泣,但在他的面前,她依旧是忍。她期盼着那个男人能回心转意。

    她不想离开他。

    那个男人看到肖云的忍耐,终于坚持不住,又暴躁起来,又开始了打骂。但却终究看到了心犹未死,对他还有一丝幻想的肖云,是软硬不吃的。

    所以那个男人只能丧心病狂。

    那个男人开始毒打他们的亲骨——肖云几乎是用命换来的、漂亮又可的、还有有残疾的女儿。

    肖云的心彻底碎了。

    当看着自己女儿的亲生爸爸边打边说,“要疼要恨去找你妈!是她我这么做的!”的时候,看着伤痕累累、却因为听不见而不会哭出声的女儿只能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用扭曲的表证明痛苦的时候,肖云的心揪揪得疼。肖云冲上前去,狠狠地抱着女儿,帮女儿承受着棍棒和皮带,那一下下,犹如地狱,痛得肖云死去活来,但她单薄的子,却怎么也不能完整的保护起自己的女儿,空旷的院落只剩下那一声声歇斯底里的哭嚎,“我同意了,我离婚!我离婚!我离婚……”

    那一夜,真的是夜,虽然月亮星星就如多年前树叶的狭缝中斑驳出的一样明亮,却照不亮那个院落,照不亮肖云哭不出气的脸,照不亮只会发着嘶嘶声哭嚎的耳聋女儿。

    肖云在那个透亮的漆黑夜,抱着女儿大哭了一场,肖云几乎哭晕过去。次,肖云被迫接受了那个男人的离婚要求。男人问她想要什么都会给她,肖云哭着说,她什么都不想要,她只要她的女儿。

    男人立刻同意了。他们就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这段肖云拼了命却只维持了两个月的婚姻。

    肖云更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离婚刚三天,那个男人就又结婚了。

    对象是一个东北的女孩,进门的时候已经抱了一个快两个月的男孩,那竟然是那个男人的孩子!

    肖云终于明白了自己半年以来的痛苦的所以然。

重要声明:小说《邪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