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殊途同归”法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希米·筱 书名:邪痞
    李修立刚到达中海不久,便电话联系上了那个男人,约了个地点马上见面。

    “我说,你是不是没打算让我喘口气啊,你知不知道我这几天股几乎就没有着过实在东西,两条腿都打飘了!”刚一见面,这个男人就抱怨了起来。这个男人看起来三十多岁的模样,材相当魁梧,足有一米九的模样,面庞与材比起来略显消瘦,五官轮廓清晰,双眼活泛,透着一种与他年龄和材不相符的调皮,倒是与他精气神十足的平头很是相容。总之这个男人往前一站,每个人都能感觉到他用不尽的活力,就算他现如今似乎有些劳累的模样。

    “这对老师来说不是小事一庄么?你不是都在体极限训练营呆过半年以上么?小菜一叠哦……”李修立笑眯眯的看着这个男人。

    “你就这时候才会说句人话,一会儿你想要的东西拿走以后,估计又想不起来我来了,更别说什么老师了。”男人扑通一下坐下,脊梁靠住了椅子背,把全的重量全部压在椅子上,“真他妈累死我了……”

    “老师先喝杯水,我们慢慢说,不急……”李修立依然和气的笑眯眯的坐在对面,说是一方面,做却是另一方面,体根本连动都没动。

    “不急?不急你刚下飞机就把我叫出来做什么?哎,你这一说不急,那我先回去睡个觉,晚上见!”说着,男人作出要站起来走人的样子。

    “悉从尊便……”李修立还是那一张笑眯眯的脸,但上的气势突然间发生了变化,那是一种没办法用语言表达的气势,但是看到那种气势之后,几乎每个人都会很容易的老老实实地服从他真正的意思。

    这个男人自然也不例外,重新坐了回去,手拖着腮帮子,眼睛看向了一边,脸上充满了厌恶,并从怀里掏出一个大信封,丢给了李修立,“我最反感的就是你这一点……”

    李修立突然警觉一样,那种气势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老老实实的坐在对面,沉默了好一会儿,李修立首先打破了沉默,“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男人听到李修立道歉,脸上更难看,他转回头,盯着李修立,愤愤地说,“我更讨厌你现在这副模样!不对,不是讨厌,而是反感!”

    李修立刚才那点男孩的气质突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眼神也霎时间没了刚才的城府,水汪汪的清澈见底,一副受了委屈的雨打梨花的小美人的模样,怯生生地看着对面的男人。

    男人看着看着,没忍住笑了起来,“你再这样我真揍你了哦!”

    李修立这才恢复了方才的大方,捂着桌子“莞尔一笑”,拾起了那个信封。

    男人看李修立打开了信封,手指头在桌面上一点一点地说,“虽然这个李翼浩和莫远桥一模一样,但我简单的搜集了一下材料就发现他几乎和莫远桥完全没有任何关系。莫远桥在美国出生,出生后随父母回的中海。李翼浩则是在他小县城的第一人民医院里出生的,出生的期也迥异,莫远桥岁数比他大了三年,所以也打消了我最初觉得说不定是双胞胎兄弟的念头。不过说真的,盛京人说话,‘邪门儿’啊,两个人实在太像了,就像我之前说的,连脸上那种带着邪气的笑容都几乎完全相同。不过,我这简单的调查结果显示,这个叫做李翼浩的,和莫远桥可是完全相反的类型,几乎任何事都相反,莫远桥出生在美国纽约,李翼浩出生在这个你不说我都不知道的小地方,莫远桥父母一个是世家,一个是企业家,李翼浩父母则是一对下岗工人。莫远桥的家世十几年前开始迅速衰落,而李翼浩的家则是在十几年前开始有起色,最近开了一家小店,卖建筑装潢材料,生活虽然说不上富足但也绝对在普通百姓中算得上一般以上。最根本的,两个人的格也是完全相反,这个叫李翼浩的小子,在当地他那个小圈子里小有名气,以前在老家就是混小**,是老师家长都头疼的人物,但是认识人的评价却都不低,从他们的口中听到的李翼浩,绝对是个对生活充满希望、积极向上的人。怎么样?完全不同吧?”

    “不过,这种完全相反的调查结果反倒让人不安哦……”李修立看着手里的材料,轻轻叹了口气。

    “你当写小说呢!啊?这种调查结果我甚至都敢用人格担保,这两个人绝对没有任何关系!哎哎,不信你看,这是他们父母的照片比照,李翼浩是鼻子和眼睛像他父亲,其他五官像他母亲,然后还有一些自己的模样,但莫远桥则是只有嘴巴像他母亲,其他几乎都是他父亲复制出来的。但你看这组父母照片,他们之间你能看出什么联系?除了都是人没有任何相同点!你就别多心了,再说了,李翼浩和莫远桥都比你大不少,你家则是你妈怀了你和小莉的时候才开始迅速崛起的,之前你爸只是个小企业的老板,谁会花二十几年来算计一个小老板?对吧?这份心你可别瞎……”

    李修立凝视着手里的照片,片刻后舒心一笑,“没有关系就好了,那么我也就不打算介入五姐和她之间的事了……”

    “怎么?小莉见到他了?”男人有些惊讶。

    “没见到我还不会麻烦老师你呢,我自己就有办法解决掉……”

    “那倒也是……你说,我现在该祝福这个叫做李翼浩的呢还是同他?”男人笑着拿起杯子喝了口水。

    “都有吧,呵呵,反正五姐只是因为他想起了莫远桥,估计过一段时间消退了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也是,平白多一个这么漂亮的女朋友,而且女朋友后还是亿源集团,说起来应该是幸运的……”

    “是啊,如果前提是他没有女朋友的话。”李修立笑着站起来,亲自给这个男人加满了水。

    “他有女朋友了?”男人吃惊的问,“那你还让小莉她……”

    “那又怎么了?他的那个女朋友绝对不是五姐的对手,只要五姐认真起来,估计这个叫做李翼浩的很快心里的天平就会动摇了。”李修立笑着坐回原处,“你的资料里也有,这个李翼浩在之前的老家里从来没有谈过恋,这是他第一谈恋,第一次可是很脆弱的哦……”

    “……你这家伙简直就是个坏人!”男人无奈的笑了一下。

    “不是哦,毕竟他只是个不相干的人,我没有必要为他着想,不是么?我不是神,我只是个人,所以只为自家人着想就好了……”李修立再次浅浅的笑了一下。

    话说盛京的李翼浩一干人等似乎遇上了麻烦,所有人都陷入了一个“什么乱七八糟的职工考核与现场抽查测试”的问题,反正听了半天很多人都没有头绪,不清楚到底是个什么原因造成的,只知道了一点,就是下午要应付一帮子人,还有可能被现场抽查测试一本书的内容,他们的头儿李明琛现在一个头俩大,这个问题似乎严重的。

    李翼浩了解了一些之后,赶紧问李明琛,“我说李老师,您刚才说的这个测试是谁出题啊?我听了半天,我觉得外人不可能了解我们的团队,那要是外人出题不见得适应我们,那就应该是我们自己出题吧?”

    李明琛突然抬起了头,脸上蹦出了喜悦,“对啊!可以我们出题啊!出完题然后大家背过答案……”正说着,李明琛翻到了那本书后面的样题,又蔫儿了,“这试卷样板这么厚!?三四页!咱来得及么?还有两三个小时了!连出题加背诵两三页可不容易,要是被抽查出了岔子可就……”

    李翼浩赶紧说,“李老师,我说的就是这个。如果我们自己出题,然后我们自己回答就简单很多啊。我记得我小学的时候,曾经有一次老师布置作业,作业内容是……”

    李明琛有些不耐烦,“你有话就直说,都什么时候了,还这么拐弯儿抹角的?”

    李翼浩尴尬的咳了一下,这是他说话的习惯,他赶紧自己圆场道,“老师,急不在这一分半秒的,你听完了立刻就能明白……”

    李明琛看了李翼浩一眼,立刻恢复了一点冷静,摆了一下手示意李翼浩继续说下去。

    李翼浩接着说,“小学的时候,曾经有一次老师布置的作业是让家长出题,一共五十道一百以内的加减法,当时我觉得这么做太麻烦了,于是和我爸妈说的时候,老师布置的作业就变成了‘50道结果分别等于二十五、三十六、七十二、八十一的一百以内的加减法’……”

    李明琛也一下子明白了过来,笑着拍了李翼浩肩膀一下,“不错不错!你这么一说我一下子明白了。这群老爷子,来这里测试只是个幌子,他们不可能一下午的时间只是在审核卷子,我们只要出一些答案相同,但问题不同的题目,凑在一起不就成了?这样大家几个小时之内只背四五个答案绝对没问题!”

    李翼浩也从李明琛的话里听出了一些苗头,显然,这个测试真的是个幌子,而这个测试直接攸关的实际上是李明琛之后和这群人谈条件的难度。显然,要是这环节出了问题李明琛就算要解决这个问题会麻烦不知道多少。

    李明琛这一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立刻安心下来,这便站起来安排一干人等找题、打印等等。安排完一切之后,李明琛舒心的出了门下了楼给他那个朋友去了电话。直到这时候,李明琛还没有发现自己的小团队里多了一个人。

    “我问题解决了!”李明琛笑着自豪的说道。

    “怎么解决的?”对方轻描淡写的问道。

    李明琛一五一十的描述了一遍,正等着对方夸奖他,没想到对方劈头就是一句,“你就是傻B!”

    “啊?怎么了?这个事这么办不成?难道他们下午来测试会动真格的?”李明琛有些心惊的反问,“不会吧!?你想多了,根据我的经验……”

    “打住打住!我说的不是这个!”对方打断了李明琛,“你这辈子,我看就他妈跑腿儿的命!虽然钻关系你有一,但管理简直就是个门外汉!你今天处理的方法简直就错到家里去了!”

    李明琛一听,心一下子平和下来,这是他的特长之一,就是倾听。

    “遇到这种况你怎么能慌了?而且慌了也不要紧,怎么能在自己手下面前表现出来?你把你的底线都显摆出来了,以后那群人还钻不了你的空子?你不是还和我说你一直在防备着其中的一个人么?说怕被他摸清了路子然后把你的道儿学了去,抢走了你的关系。今天你可倒好,你说,你就这么一步步的,你以后是要拿这群人当干事儿的伙计还是当利益的朋友?”

    “今天事的确有点儿急……要不我也不会慌了……”李明琛尴尬的替自己申辩了一句。

    “你急可以来问我啊!”

    “我不是觉得已经要了你一本书了,你也不是没事儿的主儿,我不好说啥了。”

    “你要告诉我你没主意,我给你处理这件事就一句话!”

    “嗯?什么话?你早想出办法来了?”

    “根本不需要想办法!这个时候,你要学会把工作推给手下人,该拍手下人的马就拍,反正就算马也不过是‘我相信你的工作能力’之流,然后让他们去头疼!”

    “可这事急啊,要是他们想不出办法怎么办?”

    “那你急就会有办法了?”

    李明琛哑住了。

    “今天只不过是因为刚巧你手底下那几个人想到了办法,要是他们一开始就想不出来,那么你瞎着急就有办法了?”他的朋友接着说,“咱们是商人,凡事要讲究首要的是利益!就刚才的事,你把着急露给了手下让手下人对你产生不放心的感觉,你就败了一筹,没有办法又败了一筹!这叫双输!与其这样还不如只是没有办法输那一筹呢!又不是说你把问题交待下去了,你自己就不能想办法了!而且你也和我说过,你手底下那几个人以前就是好朋友,他们中间以前就有个头儿,今天出主意的,我问你,是不是那个当头儿的?”

    李明琛犹豫了一下,应了一声。

    “你看你看!听你刚才的描述,那小子在你慌张的时候还冷静的很,还有闲心用故事引导的方式来告诉你方法,这么一来,你慌乱没主意的时候那打首的小子却有主意,实际上更助长了他在这个团队的潜在领袖地位!更决定了一个现实!他们只是现在没铺开路子,还不会铺路子才依仗你!一旦那个打头的学会了你那,你还有用?你站在那群人的角度上想一想,那小子也学会了钻路子,要是你的话,你是跟你还是跟那小子?那时候不一脚踹了你自己才怪!”

    李明琛深吸一口气,虽说自己在社会上摸爬滚打有些年头了,也知道这个社会上要成事儿的首要准则就是学会自保,但真还没注意到,原来防人要防到这种地步。他这个朋友,他相处了近十年了,对方是个年轻企业家,以前是他高中同学,他说的管理上问题都是对方摸索了十几年的经验,自然不会有什么错,那错自然就在自己上了。李明琛琢磨了一阵,终于品出了一点儿味儿,“管理还真是深奥啊……”

    “管理要说他深奥他就深奥,你要说他粗浅他还真就粗浅!老祖宗就说,你要学会把一碗水端平了,说白了,管理就是一门平衡之术,讲究的就是平衡!那也实际上就是说,你要管人了,你自己心里可一定要有杆秤!时时刻刻知道团队的斤两,每个手下的斤两,每件事的斤两,自己的斤两等等,哪边重了,就要从哪边切下点来补充在轻快的地方!你自己那杆秤,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能慌了!一旦慌了,这斤两称出来就不准,那就没得个平稳!”

    李明琛听得有些头大,问道,“你先别急着给我将那些大道理,听你说得这么严重,我现在心里都开始后怕了,你先告诉我,你说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办法多了去了!我现在就有七八种方法应付这种场面。说多了也无益,你现学现卖也不一定能闹个好,我就给你说个适合你的简单方法,等这趟买卖干成了之后,你就招工,招几个新人,既然他们一帮子是兄弟,那外人也不是简简单单能溶进去的,招来的新人刚好能和他们对着干,你再在背后多鼓励新人,之后你只要在他们闹得欢的时候出来安抚就成了,总之,现在你手下那几个人要对付的首要目标其实是你,你只要把他们的首要目标从你上推开,让他们先忙着对付别人没时间来闹你就成了!”

重要声明:小说《邪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