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异途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希米·筱 书名:邪痞
    柳倩欣第一次有这种彻底的无力和挫败感,她感觉自己完全输了,自己什么都不会,什么都没有。看着两位美女围绕着李翼浩,她第一次发觉自己原来还会有比自己还要漂亮的女孩出现在李翼浩周围,这让她原先仅有的那一丁点自信也霎时间湮灭。

    自己很不幸,这种念头渐渐重新侵袭了柳倩欣的心里,她有些惧怕的东西。从生下来,柳倩欣就是一个不幸的孩子,她的听力只有一点点,然后,她的母亲在她很小的时候自杀,她的父亲一直照顾她很周到,但却只是物质上的。自己人生碰到的第一个朋友和恩师,却又因病而逝。自己太不幸。如今,她终于找到一个似乎可以让她安心的肩膀,似乎是强大的敌人又出现了。柳倩欣胆怯的想哭。

    李翼浩也终于觉察到一点儿什么,为了安慰柳倩欣,他尽量和李修立说话的时候多看柳倩欣。柳倩欣这时候只有紧紧地抱住李翼浩的胳膊,仿佛她不这样做李翼浩就会飞走一样。

    李翼浩接下来和李修立两个人说话的口吻明显变了,由刚开始的排斥,渐渐的变成了现在的好奇。这对李翼浩来说可是鲜见,因为他很少对自己之外的事好奇,长这么大,基本上与自己以及与自己兄弟们无关的事很少有能触动他神经的。李翼浩有自己的道理,他曾经说,口头上说关心中国八亿农民是人就能做到,但那有用?只为了证明自己善良?真傻B!这种原因也就造就了如今李翼浩的格。

    李翼浩对李修立开始好奇,也不是完全与自己无关的好奇,李翼浩很想知道刚才李修立和他姐姐到底怎么打倒那一群人的,进而他突然想到了中国拳法,进而想起了拉火车这个词,这时候他突然重新记起来,他那次在索菲拉的提醒下,本来不是想两边相互补充和利用么?自己过习惯了这种生活,结果稍不在意便会把这种习以为常的事忘得一干二净。李翼浩现在最关心的是另一边依蒙的生存问题。如果,他能知道一些中国拳法,然后带到那边,不大大的有利么?而且他本就是搞动画的,动画都画得出来,还怕在那边不能出一简单的教程?要是他的“龙与地下城”……错了,现在叫做“暗黑破坏神”了,要是现在的“暗黑破坏神”佣兵团人手一份那种小教程,那团员个体实力评估肯定会上升一个档次!

    让李翼浩其它好奇的,就是李修立的刚才那句话,“你想得太多了。”李翼浩发现,李修立说这句话的时候底气十足,开始以为对方只是个男办女装找噱头的,但现在李翼浩却有种和李明琛打交道时候的感觉,虽然对方看来好像有些作秀的幼稚但却根本看不到李修立的底牌,对方城府在自己之上。因为这个原因,李翼浩对李修立的态度产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毕竟李翼浩以前做**的经验,这种聪明人结交的越多对自己越有利。这时候李翼浩脑子里面又冒出了一句话,“聪明人是用来做朋友的,只有蠢材才是用来欺骗的。”这句话是谁说的?李翼浩想了老半天才记起来,是依蒙以前碰到的一个女说的。

    接下来的气氛融洽了很多,中午饭尽管吃过了,但李翼浩还是陪着没有吃饭的李修立和李秀莉去“呱呱食街”又吃了一顿。再次吃完饭以后,四个人在校园里溜达了一阵子之后,才真正的相互留了一次具体的联系方式。

    李翼浩把两个人送出了校门看着他们打的走了,突然间明白了李修立那一句“你想得太多了”的意思,自己拍着脑门讪笑自己,真的是这样,他发现其实这个世界他懂得东西还太少太少了,经常就这么自己吓着了自己。想明白了,李翼浩便打算立刻跑回宿舍告诉自己那一群哥们儿,他想到接下来应该怎么做了。

    然而看到李翼浩快步走向宿舍,柳倩欣突然拉住李翼浩的胳膊不动了。李翼浩呆了一下,回头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柳倩欣。

    柳倩欣咬着下嘴唇,努力的看着李翼浩。李翼浩明白柳倩欣这是在放出一种信号,但是偏偏他这阵子傻了筋儿,根本不知道柳倩欣什么意思。柳倩欣期待着李翼浩先说出那句话,可偏偏平时那么欺负挑逗她的李翼浩今天傻掉了一样,反而问她怎么了。

    柳倩欣低着头,憋了好一阵子,嘴唇动了动,但基本没有声音。

    “你说什么?大声点,我没听到……”李翼浩凑近了听。

    柳倩欣脸都红到了脖子根,“……我家里现在只有我一个人……”柳倩欣觉得对象是李翼浩,要是说到这份儿上他还不明白就该掐死他。

    果然,李翼浩这时候明白过来了,忍不住又拍了一下脑门。但随即,这混小子也没打算迎合柳倩欣,坏笑着低下头看着柳倩欣的双眼问,“只有你一个人怎么了?”

    柳倩欣看到李翼浩的坏笑表,知道自己又被李翼浩耍了,攥起粉拳就轻轻拍打了李翼浩一下。李翼浩赶紧笑着讨饶,然后重新抱住柳倩欣,在怀里摇了摇。

    柳倩欣这时候刚才紧张的绪也缓解了下来,她也轻轻抱住李翼浩,为了压制住油生出的那种强烈的不安,自己对自己一遍遍地默默地说,只要是李翼浩,一切都没问题的,一切都没问题的……

    宾馆。

    李修立一回到自己的房间,脸上的表立刻严肃起来。他把门关上,然后把安全锁也扣了上,这才拿着手机去了离门比较远的地方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我说阿立,你跑哪里去了?你爸找你和莉莉都快找疯了……”对方先开口问道。

    “五姐不是已经给他打电话了么……”

    “嘿!打了和没打一样,‘爸,我在外地呢!别担心啊,我玩几天就回去。’然后手机关机。”

    “唉!老爸着急的时候也会犯傻,他怎么不给我来电话?五姐的手机号已经换掉了哎。”

    “这个我都忘了,我说,你给我电话该不是找我聊天吧?我记得你的习惯就是,只要找到我,就是无事不登三宝……”

    “当然不是找你聊天……”

    “你看你看!唉!所以我真不想接你的电话,应该看到你的号码就给你挂了……”

    “帮我调查一个人可以么?”

    “我就知道又是些麻烦事!不理你吧,觉得对不起朋友,理你吧,我就发现你小子从来都是得寸进丈的……”

    “先不要开玩笑了,这次很认真,我要你查一下这个人和莫远桥有什么关系……应该是说有没有关系……”

    一听到莫远桥的名字,对方也突然间认真起来,“你说吧!”

    “要调查的人,名字叫做李翼浩,他是山东……”

    “等等,我找支笔记一下……”

    电影学院门口,李翼浩正搂着柳倩欣往她家走。柳倩欣走路的时候也不忘紧紧握住李翼浩的一只手,那样子就是怕她一松手李翼浩就跑掉似的。李翼浩倒无所谓,虽然走起路来有些不方便,但柳倩欣这样子,李翼浩觉得很可,也就不会很在乎这点不方便了。

    但似乎老天故意刁难一样,李翼浩又在这时候接到了电话,而且又是李明琛的,让李翼浩都有些想翻翻命相,看看是不是李明琛就是自己的克星。李翼浩非常郁闷的接通了电话,但仅仅一个“喂”字就口气变回到了尊敬,还是那话,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好在这次没什么大事儿,李明琛把工作组的网络换了,现如今搞到一个似乎能快不少的网络,但是具体怎么局域网铺线共享李明琛不懂,所以给李翼浩打电话让他带着组里的人过来一趟。这方面李翼浩懂一点,因为本就不难,连线器什么的都有,所以铺好线应该马上就能用。李翼浩在挂了电话以后,重新给赵孟德去了个电话,让他叫上曹高卉一起去工作组。

    刚刚挂了电话,李翼浩便开始朝工作组走,毕竟不能让李明琛等太长时间。但他刚走出几步,却发现柳倩欣停在后面一动不动。李翼浩回过头,柳倩欣正在他后面低着头看向一边的路面。

    “怎么了?”李翼浩问。

    柳倩欣没吱声。

    “放心好了,我今天一定不会离开你的。”李翼浩笑着安慰道。

    柳倩欣依然没有吱声。

    李翼浩吐了口气,看着后怄气的柳倩欣,“我数三个数,要是再不跟上来,我可就先走了啊!一,二……”

    柳倩欣低着头嘟着嘴,慢慢腾腾的走向李翼浩,用手指勾住一点李翼浩的胳膊,很不愿的被李翼浩拖着朝工作室的方向走去。

    刚才的气氛全没了,柳倩欣有些记恨李明琛,所以在到达工作室的时候,偷偷的瞪了李明琛一眼。

    李明琛看到了柳倩欣跟着李翼浩这样亲密的走进来,就知道自己破坏了李翼浩的好事儿,紧接着发现柳倩欣瞪了他一眼,便想借机打个圆场,就笑着对李翼浩说道,“哟哟,我说李翼浩同学,你怎么不告诉我你正在约会啊,你瞧,我都被柳同学记恨了。反正也不是什么急事儿,咱明天一样干啊。”

    李翼浩立刻假惺惺的笑着说,“没有没有,哈,反正也只是在玩而已,没关系没关系……”

    “你没关系柳同学可不是没关系啊,对不对?柳同学?那咱就赶紧开始,忙完了早点回去,我看在柳同学的面子上,给你们两个做个补偿,明天早晨可以迟到两个小时,行不行?柳同学?”李明琛嘿嘿的笑着。

    柳倩欣已经被李明琛羞得藏在李翼浩后不敢露头,脸红得跟西红柿一样,也就顾不得记恨李明琛了,直到赵孟德和曹高卉两个人来到了工作室才稍稍让她感觉有点解脱,但转瞬意识到自己竟然连那种色色的想法都被李明琛看穿,顿时开始害怕起李明琛来,自始至终都再也不敢看李明琛一眼。

    李明琛配合着李翼浩他们三个,前后不到一小时,便把网线什么的都铺好了。之后试验了一下,每台机子都能上网了,然后几个人一同离开了工作室。

    临离开时,李翼浩大声问李明琛,“我说李老师,你刚才说的明天早上我们俩能迟到俩小时是真是假啊?”

    李明琛笑着大声回应,“当然是真的,但注意安全啊,另外别太累影响明天工作。”说完李明琛便进了汽车。

    柳倩欣藏在李翼浩后,攥着粉拳狠狠地打了李翼浩几下,赵孟德也在一边搭腔,“我说柳大妹子,李子破了可就嫁不出去了,你可要负责到底啊……”

    柳倩欣已经不知道应该怎么和这群人周旋了,拉着李翼浩一声不吭的急忙逃走,李翼浩一边被拉扯着逃走,一边朝赵孟德喊道,“你们自己设好闹钟啊,明天我可不会大清早给你们**……呸呸!明天早上我可不能叫你们起了!”

    “你以后真去**了,我们是指望不上你了!”赵孟德和曹高卉一起哈哈大笑。

    工作室离柳倩欣住的地方不远,没一会儿,两个人就到了楼下。真要进楼坐电梯了,柳倩欣才止住了脸,一种害怕的感觉涌上了心头,瞬间,柳倩欣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柳倩欣开始默默祷告,这一小段路能变的长一点,这样祷告着祷告着,柳倩欣开始感觉自己迈不开腿了。她咬住自己的下嘴唇,几乎每走一步都能要她的命一样。

    李翼浩刚迈进楼门就发现了柳倩欣得异常,他是很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儿,在柳倩欣停下脚步的时候,从后面轻轻的抱住了柳倩欣,一句话也没说,只是这样轻轻的抱着。

    柳倩欣听着耳旁李翼浩的呼吸声,慢慢的,心终于平复了一点。她重新鼓起勇气,轻轻说了一声“可以了”,在李翼浩松开手后拉着李翼浩的手挪开脚步,一起走进了电梯。

    一进家门,李翼浩便拉着柳倩欣一起坐在了沙发上,现在是下午三点左右,李翼浩已经准备好用这段时间放松柳倩欣并且培养气氛一直到晚上,所以刚刚坐下就搂住了柳倩欣,来了一个轻轻的吻,然后搂着柳倩欣的同时握着她的小手轻轻揉捏着,一点点地让柳倩欣放松。

    慢慢的,柳倩欣平静下来,她把耳朵贴在李翼浩的膛上,静静地听着李翼浩的心跳声。“其实……我觉得我和木月与直子是同一种人……”柳倩欣在李翼浩的膛上伏着轻轻地说,声音有些伤感。

    “嗯?那是谁?”李翼浩无意识的问道。

    “《挪威的森林》里面的女主角和他的前男友……我们都一样,就像在无人岛上长大的光股孩子,只知道肚子饿了吃香蕉,但这不可能持续下去,我在长大,一天一天的长大,总有一天要到社会上去……但我自己真得很害怕,你和我老师都同样是必不可少的存在,就像一根链条,把我同外面的世界连接起来,我企图通过您们来努力使自己同化到外面的世界中去,但……”

    “哪有这么麻烦?”李翼浩听明白了柳倩欣说得是书里面的人物,打断了柳倩欣的伤感论调,开玩笑道,“你要实在这样觉得仅仅靠自己没办法强迫自己融入社会,那就生一个孩子,然后把自己的一生目标都定力在让孩子幸福上,到那时候,保准你累得跟个熊一样根本没这些纽约时间烦躁这种问题。”李翼浩搂着柳倩欣轻轻地摇着说,“你啊,到现在为止一直吃的太饱了,穿的太暖了,住的太舒服了,总是里里外外得让别人照应着你,却从来没想过自己照应自己,更别说照应别人了。明明知道自己是个负担为什么还要这样继续?不过没关系,我在你边,我们两个一起过你这种心理的难关,以后我会帮你自立起来的……”

    柳倩欣听李翼浩这么说,心里隐隐的有种不舒服的感觉,虽然李翼浩刚刚说的的确是道理,但柳倩欣觉得自己现在不需要讲道理,这些道理她都早就知道,问题是她觉得她根本不能像李翼浩那样坚强起来,而且李翼浩这样说实在是太破坏绪了。但柳倩欣的格注定她不可能把这种不舒服说出来,只是象征的挣了一下李翼浩的手臂,但随即重新软弱的靠了回去。她发现她现在已经彻底离不开李翼浩,与喜欢或者不喜欢无关,而是如果没有李翼浩在她边,她觉得现在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自己只会彻底垮掉。和李翼浩在一起的子,快乐也好,伤心也罢,一切都那么充实,不空虚,与其说喜欢李翼浩,她觉得自己根本上更喜欢的是这种和李翼浩在一起的生活。她没有一点儿信心,自己离开了李翼浩之后还能这么充实的活着。离开了李翼浩的依赖,她会完蛋。

    柳倩欣突然间油生出一个念头,她发觉自己配不上李翼浩,这样继续和李翼浩在一起只会拖累李翼浩,自己仅仅是因为自己的自私而害怕离开李翼浩,或者这并不是真正的喜欢李翼浩。一直以来,自己好像完全都错了,因为眷恋这种感觉,甚至好像连自己也被自己骗了。

    柳倩欣想到这里,鼻子一酸,眼泪顺着脸庞就流了下来……

重要声明:小说《邪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