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交错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希米·筱 书名:邪痞
    “嘿!你看!我是我他妈的收藏!嘿嘿!”看起来还十分年小的赵孟德拿着一张帖纸,在李翼浩他们之间炫耀,帖纸上面是一个穿着泳装的西方波霸美女,“这可是罕有品!知道烤脱么?嘿嘿!这张贴纸就是烤脱贴纸!不信你们看!”

    李翼浩看着周围好像都变年轻的一群人,心里莫名的有种熟悉感。而且,李翼浩有种清晰的感觉,这是在做梦,但因为怀念,李翼浩很自然的沉浸在梦里。于是随着梦中的视线,所有人都注意到赵孟德手里的那张贴纸,一个个凑起了脑袋,瞪着那张贴纸,然后,赵孟德用打火机一烤,贴纸上的美女立刻一丝不挂。

    紧接着,镜头丝毫没有衔接的,直接变成了干震在上课的时候一个人偷偷得烤着那张贴纸,看呆了。然后老师叫到干震的名字的时候,干震一个慌神,手一颤,忘记了打火机还开着,把那张贴纸点着了,但由于这时候他正在看老师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不久便被火烫到了手指,干震大叫一声,便猛力甩着手把贴纸丢在地上,而后用脚踩灭燃烧的贴纸。

    李翼浩忍住笑。

    老师问干震在课堂上干什么。

    干震气呼呼地吸着手指头骂道,“他妈的,下面老是黑呼呼的看不清楚,我就靠近了一下,结果她宁愿**了也不让老子知道她下面……”

    李翼浩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笑到,一直把自己笑醒了,依然还是止不住狂笑。宿舍里一帮**被李翼浩的笑声弄醒,不知道李翼浩作了什么梦能笑成这样。李翼浩终于彻底清清醒了,但嘴角还是止不住,时不时地呼哧两声,眼里都笑出了眼泪。

    “李子,做什么好梦了?”赵孟德问。

    李翼浩看着窗外已经大亮的天,平静了一会儿,他很少梦到以前的事,所以忍不住先没有回答赵孟德,而是重温了一遍自己的梦,才告诉赵孟德。赵孟德听了,轻笑了一声,“这破事儿值得笑成这样么?说起来,那时候那还真是我要命的宝贝啊……”

    李翼浩无趣地嘿嘿笑了一声,这种事本来就没办法解释,似乎在梦里他的绪要比现实中容易流露,容易冲动,所以很多现实里已经不为所动的事,在梦里总能在意起来。李翼浩哂笑了几声之后,见到上铺当事人干震竟然没反应,于是侧着头看了看上铺,上铺竟然时空的。李翼浩缩回头来,摸着脑袋问,“干震这么早就出去了啊?去哪儿了?”

    “我们当中还有谁比你起得早啊,你都不知道我们怎么知道?”赵孟德重新翻了一个,空调开得有些冷,赵孟德扯过一个被角继续睡。

    李翼浩摸了头上的表看了一眼,刚刚早上六点半,他想了一下,该不是上厕所去了吧?也没有多想,翻了一个,继续睡。

    第二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多钟了。这群人早已经把李翼浩当闹钟当习惯了,所以只要李翼浩不起,对于他们来说时间就还早。李翼浩这次起来之后,把所有人都吵喝了起来。但干震的上还是空空如也,没有人影儿。李翼浩本来也没想多想,但在刷牙的时候李翼浩突然间有种不好的感觉,干震这小子该不是打算去一个人解决这件事吧?想到这里,李翼浩立刻跑回宿舍,给干震打电话。

    “喂?”干震的声音听起来果然不是很对劲儿。

    “你现在在哪儿?”李翼浩严肃地问。

    “在外面,放心吧,我没事儿。”干震回答,“现在我有事儿,一会儿我就回去了,没有急事儿的话我一会儿回去再说……”

    “我告诉你!这些事你别去一个人傻乎乎的解决!你解决不了!大家回来一起商量着!少……”李翼浩在电话这边吼道。

    “啊?不是不是,你想多了,我现在和陈琳娜在一起……”干震哼了一声,“我一会儿就回去,不是那会事儿,回去再说……”

    说完,干震挂了电话,李翼浩一听干震和陈醋在一起,立刻绷紧的弦放松了。赵孟德急匆匆地问,“怎么样?那小子没干傻事儿吧?”

    “没,他现在和陈……”李翼浩呆了一小下,接着说,“和陈醋在一起。”

    “噢,没事儿就好。吓死我了……”赵孟德吐了口气。

    “好像不是没事儿啊,估计这小子和陈醋吵架了……”李翼浩苦笑着说。

    半个小时以后,干震回来了。李翼浩从来不会主动干涉自己兄弟感的那些事,所以只是打了个招呼。倒是郑文和赵孟德两个人主动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你好象昨天晚上就回来得很晚,今天早上有这么早起来,和陈醋两个人吵架了?”

    “不是,分手了。”干震冷冰冰的回答,然后爬上了自己的,“我先睡一会儿,中午别叫我了,一晚上都没睡几乎……”说完,连衣服都没脱,就这样躺下就睡。

    屋里剩下四个人一听,都愣了一小下,接着就没话了,都该做什么做什么去了。

    中午吃中午饭的时候,陈醋突然找上了李翼浩,两个眼睛哭得跟灯笼似的。柳倩欣刚巧吃午饭的时候也过来找李翼浩,看到陈醋眼睛哭成那样,没等李翼浩回答就先帮李翼浩应下了。李翼浩叹口气,只好硬着头皮陪着陈醋和柳倩欣两个人一起去了学校后面的小饭店。

    这是他们这个小休的最后一天。

    陈醋一开口就说什么干震要和她分手,等等的,听陈醋的口气,李翼浩隐隐约约的感觉到,陈醋其实有让他当和事人的意思。李翼浩基本没仔细听陈醋的啰嗦,等到陈醋说完了,李翼浩才示意陈醋和柳倩欣吃东西。陈醋看李翼浩竟然这种反应,一时间也摸不准李翼浩的想法,便又要开口。

    李翼浩伸手制止了,他看着陈醋,脸上的表很漠然,“先吃饭吧……”

    柳倩欣也不知道李翼浩想了些什么,期待的看着李翼浩。李翼浩没说什么,看两个女生不动筷子,首先拿起了筷子夹起了菜。柳倩欣看看陈醋,又看看李翼浩,最终还是没有拿起筷子。李翼浩吃了一会儿,看向柳倩欣,拾起筷子,硬塞到柳倩欣手里,用命令的口气,“吃!”

    然后笑着对陈醋说,“你也快吃吧!否则咱都叫了菜,可别凉了。”

    陈醋始终还是没动,柳倩欣尴尬的不知道做什么好,用几乎求助的眼神看着李翼浩,李翼浩则没看到一样,时不时地还往柳倩欣碗里夹菜,催着她快吃。柳倩欣最终衡量好一阵子,顺从了李翼浩,开始吃东西,虽然吃得很乏味。李翼浩直到看到柳倩欣开始吃东西了,才舒心地笑了一下,继续边吃边招呼着陈醋吃东西。

    吃到差不多了,李翼浩和老板招手结账。陈醋起说要她来,李翼浩把她按下了,笑着付了钱。再次坐下的时候,陈醋终于忍不住再次开口,李翼浩再次伸手制止了,但这次不再是什么也没说,“我会帮你和他说,但是具体怎么样要看他的意思……”

    陈醋忍不住打断李翼浩,开始再次说起干震的事儿来,但她刚开口不久,便看到李翼浩的眼神中有一种冷漠的压力侵袭了过来,陈醋霎时间再也说不下去了。李翼浩静静的看着陈醋,好一阵子才开口,“我和干震兄弟十五、六年了,我也不是帮他说好话,可是往常和别的女孩分手的时候,他都会难受个几天的。但今天,他回宿舍之后,明显不一样。说实在的,虽然我不知道你们吵架导致分手的理由,但至少不和你现在告诉我这样,什么都是干震的错。如果是这样,你理直气壮去找他啊,找我干什么?”

    李翼浩说完了,站起来,重新对着陈醋礼貌地笑了一下,“我会尝试着和干震说一次。”说完,便拉着柳倩欣走了出去。

    陈醋呆了半晌,看着李翼浩走远了,突然哭喊道,“姓李的!我知道这事都你挑起来的!是你挑唆干震的!我就说你的坏话!怎么了?!我就说!我就说我就说!”

    李翼浩什么都没说,回头笑着看了陈醋一眼,然后笑嘻嘻的看了一眼柳倩欣,又用有种可怜的眼神看着陈醋,拉着柳倩欣继续走。

    柳倩欣在李翼浩拉着她出一段时间问李翼浩这样丢下陈醋好吗,顺便还问李翼浩陈醋最后说那句话是什么意思,让她听得不安心。

    李翼浩笑着回头捏了一下柳倩欣的小脸蛋,笑着说,“两口子的事儿必须自己解决,知道么?这就跟穿鞋的道理一样,不管那双鞋有多么好,如果不和你的脚,那你也没办法让它陪伴你的人生旅程。至于后面那句话的意思是,你这样的小迷糊也比那些自以为聪明的人强。”说着又拉着柳倩欣继续走。

    李翼浩今天出门的时候,特别小心,昨天的人不一定不会在今天找上门来。李翼浩本来就有些心烦,懒得和陈醋多废话。路上,李翼浩再没说一句话,眼神也一直在路人中扫,生怕碰到找茬的,毕竟边跟这个柳倩欣,很多事都不方便。

    但有时候就这样,你越不盼着的事,它就越往你头上砸。还没到学校后门,李翼浩就看到几个熟悉的影,危险这个念头和自己的脚一起开动,李翼浩立刻转,他现在宁愿走远路绕到前门进学校。好在,李翼浩佣兵那边的习惯有作用,他发现对方太早,以至于对方根本没有发现他和柳倩欣两个人。

    但刚从正门踏进一步,就听到有人喊他的名字。李翼浩下意识的回头,后站着两个女孩……错了,是一个很像女孩的男孩,以及一个货真价实的女孩。正是昨天在学校附近碰到的那两个怪胎。

    李翼浩脸上的表有些尴尬,出于礼貌招招手。他已经忘了这两个人叫什么了,只记得好象叫什么美丽还是什么的俗的名字,为了别叫错只好傻笑着打圆场。

    柳倩欣看到眼前的两个女孩,心就狠狠地跳了一下,下意识的手握住李翼浩的力量大了些,也同样下意识的盯着对方看,拔不开眼。

    “昨天怎么不告而别了?”李修立笑着问,而且他似乎一眼就看出李翼浩忘记他的名字了,看着李翼浩后的柳倩欣,依然温和的笑着,“这位是您的女朋友吧?真是郎才女貌啊。您好,我叫李修立,这位是家姐,李秀莉。”

    柳倩欣木纳的跟着李修立点头,并看向了李修立后的沉默的另一个女孩,刚巧,那个女孩也看向她这边。柳倩欣凭着一种女的直觉,感到后面那个人很讨厌,似乎对方也并不喜欢她,所以两个人对视了好长一段时间,渐渐的都感觉到了一些很恼人的气氛,柳倩欣看着对方的脸,心底莫名其妙开始胆怯,不由自主地抱住了李翼浩的胳膊。

    李修立注意到了这个细节,有意挡在了李秀莉和柳倩欣之间。依然微笑着和李翼浩两个人闲聊着。在柳倩欣抱住李翼浩的胳膊的时候,李秀莉才终于开始和柳倩欣错开目光。

    之后聊了一阵子,李修立微笑着问道,“能遇到你真是太好了,我们打算熟悉一下电影学院,能帮忙简单介绍一下么?谢谢你了。”

    李翼浩不方便再次拒绝,便同意带着李修立两个人在大校园里转转。李翼浩自然是察觉不了什么古怪的,毕竟和这两个人是初识。但是李秀莉却知道有些东西不一样了,她看着自己的弟弟,突然感觉这个几乎是自己另一半的人变得很陌生,不再是那个只知道迎合她的可弟弟,而是和他父亲一样,有一种潜在的魄力,让她有些害怕。李修立依然和李翼浩闲聊着走在前面,时不时指点着周围问这问那。但柳倩欣抱住李翼浩的右胳膊,李修立则站在左边,把李翼浩边的位置都站满了,根本就是在阻碍李秀莉和李翼浩之间会产生什么瓜葛,让本来还精心打扮了一下,为了吸引李翼浩目光的李秀莉不知所措。

    “我本来以为还会遇到很多同学的,没想到这么冷清……不是还有一天多才正式开始放假么?”李修立随意问道。

    “哎,这是电影学院啊,电影学院哪里有准点儿的,都看差不多了就都走了。”李翼浩笑着说。

    李修立笑起来,甚至有些化枝乱颤的感觉。李翼浩发现明明自己知道对方是个男的可依然不住看得脸了一下。

    就这巧的,在李翼浩岔神的时候,那帮堵李翼浩和干震的盛京流氓这次远远的看到了李翼浩,其中一个眼尖的指着李翼浩这边和其他人咕咕哝哝些什么,一群人就冲了上来。李翼浩一见,立刻就想跑。他不是打不过,因为以前混**的经验,只要一个人撂倒两三个其实一般其他人就胆怯了,然后基本就是在一面倒的单挑,只要匀称着用力气,问题不大。但现在形式不是这样,一方面他边有三个拖油瓶,另一方面,他现在就在学校啊!李修立看着李翼浩转开始逃,紧跟上来问到底怎么回事儿。李翼浩抱怨道,“天晓得!反正得罪了一群浑蛋!”

    李秀莉这时候明白,后面追上来的人是打算对李翼浩不利,正巧她现在心里相当窝火,一声不吭就朝后面那群人疾步走去。李修立最先发现了自己的姐姐打算闹事儿,还没来得及阻止就看到他姐姐已经一个撩脚踹翻了一个。后面那群人也都呆了,看着眼前的小美人本来还有些舍不得下手,但看到对方竟然这么目中无人,立刻冲动起来,打算围住了李秀莉欺负一下顺便沾点便宜。就在这时候,李修立也已经冲进了人群,李翼浩本来还打算跑,反正对方是和自己无关的人,他们多管闲事儿吃亏是他们自己活该,但毕竟柳倩欣就站在他旁边,他知道自己没办法跑了。陈醋的事儿他还能有办法说得过去,但眼下这件事儿,撂下两个仗义出手的美女……不,一个人妖一个美女,但至少在柳倩欣眼里绝对是两个女孩,自己却溜了,柳倩欣会怎么想?李翼浩只好也硬着头皮上,刚走出几步李翼浩又想到了应该报警,然后又回对柳倩欣喊,“你先跑!打110然后!”

    然而就在李翼浩重新回头的时候,却发现,对方十几个人竟然已经被眼前这两个看起来是瘦瘦小小的女孩子的人给撂倒了,一张嘴顿时合不拢。

    “你,你们……真他妈厉害,专业的吗?”李翼浩看着李修立和李秀莉一同走回来,忍不住问道,李翼浩明白,除非自己依蒙的实力能在这边使用,否则自己根本不可能再这么短的时间撂倒十几个人,这方面说来,李修立至少实力绝对在李翼浩之上。

    李修立笑着说,“没有的,只是之前学过一些……”真话李修立隐藏了,其实,他们家所有成员从小都被严格训练过,以至于可以随时面对诸如被绑架、意外事故、野外求生等等事件,这些东西拿到来对付几个小**,就和李翼浩借着佣兵经验混**的道理基本相同,都是斩马刀砍苹果,一砸一个碎。恰巧,李修立又是被李美源严格要求的唯一儿子,他的真实格斗实力就只有他的武术老师一个人知道。而且,李修立他们学习的都是实用格斗,比如,刚刚李修立用得就全部是勾绊技巧,一接触到人就能把那个人放倒,然后在对方体上的要害部位补一下,对方自然就起不来了。那些招式基本都不华丽,中着者甚至都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儿就倒在地上了。

    “你就不怕惹祸上?你连对方的底细都不知道啊。”李翼浩瞪着眼问。

    “这时候应该说谢谢哦,还有,你想得太多了。”李修立依然笑眯眯的。

重要声明:小说《邪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