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初次见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希米·筱 书名:邪痞
    李秀莉到了盛京之后,在盛京的朋友的指引下,去买了几男装,然后重新换成了一男装,又在到京第二天的大清早专门去附近的店里修理了一下头发,把自己打扮的像极了一个俊俏的还有点痞痞的小生,这才回去叫李修立起,准备出门。

    李修立现在正睡在旅馆单间的地上,他睡不惯大宾馆的软。在家的时候,由于老爸的“严于律己”限制,其实李修立还真没享受过多少大少爷的优待,从小跟着他的那个武功老师睡得就是大木板硬,倒是睡习惯了也很舒服。一换成软,刚躺上去也会很舒服,可睡一晚上上会疼不说,还累得慌,根本休息不了。所以李修立便和他那教他功夫的老师学习,到了大旅馆,把单往地毯上一铺,倒头就睡在地板上。

    李秀莉开门进去,李修立还在睡觉。李秀莉走到李修立边蹲了下去,看着弟弟秀丽的面庞,二十多年了越看越喜欢,可到像个小天使,让她忍不住扑向了还在睡梦中的弟弟,伏在他上亲了他脸蛋一下。李修立被姐姐这么一扑,被惊醒了过来,朦朦胧胧的老半天才回过神来,看到姐姐就这么压在自己上,忍不住有些臊得慌,小脸红扑扑细声道,“五姐,我们都已经是大人了,人家还是男孩,你这样做不好吧……”

    “男个大头鬼,男人有用人家这种词的么?唉也……女的都没人用了,别恶心我了!快起来!我们马上出发!”李秀莉从李修立上站起来,站在旁边等着。

    李修立看着姐姐没有出门的意思,催促道,“五姐,我要换衣服了……”

    “那就换呗,谁不让你换了……”李秀莉在旁边幸灾乐祸地看着。

    李修立小脸憋得通红,什么话都没说,就把自己的这个令人头大的姐姐推了出去。

    早晨简单吃了一点东西,两个人便一起打车出了门。出租车上的司机是标准盛京人,贫的要命,两个人一上车,司机便拍马说两个人很有夫妻像,怎么怎么着的。由于上车前,李秀莉强迫李修立像女生一样抱着她的胳膊走路,上了车当姐姐的又装出一副急色的样子,摸着弟弟的腿。被司机这么一说,李秀莉一把揽住自己的弟弟,做出得意又幸福的样子。

    李修立终于忍不住,把姐姐推了开,“五姐!别闹了!”

    李秀莉这才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这笑声一起,司机才知道原来这个小生是女生,就是能贫的老盛京也呆了半晌,才从反光镜里看着这两个小美人憋出一句来,“原来是姐妹啊,我说怎么这么像……”

    他这么一开口,李秀莉笑得更厉害了,拍着前面的座椅背,动作夸张地没法形容。司机不明所以,只好自己也跟着没趣地笑了两声,然后根据两个人去的地点,转移了话题,说什么电影学院,将来下来都是大明星啊什么的。一路上,就听司机一个人说,两个人几乎都没有插嘴的地方。

    就在靠近电影学院的时候,突然间,在大路上看到了两个人被一群人追敢。

    看到前面跑的两个人,李修立和李秀莉几乎同时喊出了声:“莫远桥?!”

    李秀莉动作突然都变得有些无措,对着司机大喊,“停车!快停车!”

    李修立则看着窗外,秀丽的面庞上少有的露出了一种严肃,盯着前面跑的两个人,汽车刚刚找了一个地方停下,他比他姐姐速度还快,第一个跳下车,朝着那两个人的方向大喊了一声,“莫远桥!!”

    司机看到这个美丽的小姑娘跳下车,便知道肯定是碰上什么重要的熟人了,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就在看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个虽然声调很高但跟本就是男人的声音在他车旁边响了起来,他立刻呆了,就连李秀莉丢给他一张一百块的说不用找了都没能马上把他从震惊中拉回来。

    等他回过神了,忍不住咕哝了一句,“电影学院这烂地方果然不是人呆的……”

    且说现在正跑着的李翼浩和干震,早已经拿出了手机,可惜跑得上起不接下气,根本没时间打110。而现在,几乎满大街上的人都以为他们两个是小偷了,他们自然也不敢停下来找打。就在李翼浩没辙的时候,偏偏又冒出了心的老盛京市民,故意突然出现在他们前面拌了一下子,好方便后面那群人抓小偷。两个人都一个趔趄,李翼浩和干震都差点摔倒,在地上狗爬了几下才勉强站稳。这时候,盛京的好市民作风充分的体现了出来,周围人看两个人打了个趔趄停了下来,都纷纷涌上来,一起拉扯住了两个人,搭不上手的也围了个圈儿,别让这两个人跑了。

    干震心下一着急,喘着粗气喊,“我们……不……小偷……他……他们……打手……”

    “少装样子!当爷没见过你们小偷儿是吧?都她妈这幅德!穿的人模狗样儿的,但就不干人事儿!快!哪个哥儿们儿方便?打个110!别让这俩人跑了!”刚才出头的那位心市民一把撕住了李翼浩的衣领,借着围上来的人多势众嚷嚷着。

    李翼浩一听打110,立刻把手机递上去,“手……手机……”

    “怎么?现在交还赃物?晚啦!等着吃皇粮吧你!”那位心同志得意的接过手机,和远处追赶的人招手,“嘿!哥儿们儿!你的手机!”

    李翼浩一听,差点哭了,一时间也顾不得喘了,大声喊,“我们不是小偷儿!我们是电影学院的学生!”

    “电影学院的学生当小偷儿?真他妈给你们学校摸黑!”心市民依然撕住李翼浩的衣领不放。

    “这手机真是我的!不信我念给你号码!”说着,李翼浩赶紧把号码背了一遍,“不信你打打看,我们真不是小偷,我们是被他们从电影学院后门追打到这里的普通学生!你要再不信,我背给你听手机里地短信内容!或者电话本的人名也行,或者……你们再不信,电影学院就这么近,我可以找人证过来!”

    “那你递给我手机干嘛?”心市民问。

    “我是让您打110啊!”李翼浩着急的嚷嚷,“他们是一群打手,我们好不容易才从他们手里逃出来!我们不是小偷!是他们为了名正言顺的追我们硬要喊我们是小偷儿的!你们不信……哎!你看你看!他们打车跑了!”

    这位心市民和周围的心群众一起回头,果然,那十几个人见事儿不好已经打车遛了。他们这才发现自己好心办坏事儿了,那位心市民赶紧和李翼浩道歉,松了手还赶紧给李翼浩整理了一下衣服,“抱歉抱歉,哥儿们儿,您可别往心里去,我这也没想到……哥儿们儿你也知道,盛京最他妈可恨的就是小偷儿,是老盛京哪个没被偷过?没被偷钱也丢过自行车儿什么的!这对偷儿可恨啊……”

    李翼浩一看虽然场面乱了些,但自己的确因为这场乱子得救了,于是反道谢,“哪……哪儿的话,要不是您,我们现在已经被他们追上,背着小偷的恶名被痛扁一顿了……”

    当所有人都知道原来一切只是误会,便一起哄然了一些时候,纷纷指责逃逸的那群人,这么七嘴八舌的讨论了一阵子之后,围上来的人渐渐散了开。散开时,李翼浩对着一圈儿人喊谢谢。

    所有人都散去了,李翼浩才拍着干震,忍不住笑起来。两个人一起笑,几乎笑出了眼泪,笑了老半天,才冷静回来。冷静下来,两个人正打算回学校稍微休整一下疲惫的心,却看见面前站着两位小美女,正直勾勾地盯着他们。

    虽然电影学院里从来不少见美女,但眼前这两个女孩还是让李翼浩忍不住眼前一亮。这两个女孩虽然有一个是男孩子打扮,但她此刻脸上吃惊的表出卖了她的别,没有男孩会用手捂着嘴,两眼泪汪汪的吃惊的。

    “……莫远桥?”站在前面的李修立皱着眉头,有些吃惊的看着李翼浩,他实在是不太敢相信眼前这个人竟然不是自己说出来的那个人,因为两个人完全一模一样。但举止和声音上有了些许差别,李修立又隐隐觉得自己认错了人。

    李翼浩看着其中的一个小美女对自己询问似的叫了一声什么“莫远桥”,有点愣,四周看了看,边除了干震没有别人了,“什么?金庸老爷子的片子翻拍找演员么?”李翼浩觉得自己好像在金庸老爷子的书里见过这名字仿佛,再加上他现在正在电影学院和电影厂附近,这里经常会有人来找演员什么的,所以自然反应成这个。

    李修立又盯着李翼浩看了老半天,还是有一点半信半疑,但基本确定自己是认错了人了,于是放开了眉头,温柔的笑着点了一下头,“对不起,我认错人了……”

    “没关系……”任何男人对美女总是宽容的,更何况只是认错人这种小事儿。李翼浩看着眼前的小美女忍不住有些看呆了,一起的干震也一样。

    李修立看着李翼浩有些色的眼神,终于确认自己真的认错了人,于是甜甜地笑着伸出一只手,“但认识就是缘分,你好,很高兴认识你。”

    李翼浩立刻迫不及待的也伸出一只手,紧紧地把那只细嫩的小手抓在手里。李修立感觉到李翼浩握住自己手的那只手偷偷地在蠕动,更确定了自己的的确确认错了人,但脸上的笑容却更甜,笑地李翼浩小心肝都扑通扑通的跳。

    干震看李翼浩握手握傻了,有丝嫉妒,忍不住想打断李翼浩,便说了声,“啊,柳大妹子……”

    李翼浩像是被烫了一下,立刻缩回了手,“哪里哪里?”

    “噢,我和这位美丽的小姐一样,看错人了……”说着,干震立刻恬不知耻的伸过手去,把李修立还没缩回去的手重新握了住,“幸会幸会,我叫干震,请问您怎么称呼?”

    “两位,别这么色的拉着我弟弟的手,却把真正的女士晾在一边好么?”李秀莉终于忍不住打断了两个发花痴的大男人。看着李修立,用生气和嫉妒的眼光瞪了他一下。毕竟,刚才他们都把李翼浩当成了那个莫远桥,而那个莫远桥,当初可是她李秀莉的男朋友。如今,看到一个和自己男朋友一模一样的男人,正在惊喜的几乎要哭出来的时候,却看到那个男人对她弟弟发花痴,心甭提多复杂了。

    “这是没办法的啊,谁叫令弟是个大美……弟弟?!”突然间反应过来的干震,手简直就像碰到了烧红的烙铁,弹开的时候都发出了划破空气的“咻”的一声,紧接着浑上下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李修立依然没有任何变化的站在那里楚楚动人的甜笑着,“您好,我叫李修立。”

    李翼浩也看着眼前的漂亮的李修立,有些回不过神来,刚刚偷偷烧起的火就被哧啦一声浇没了。而后,他用活该倒霉的眼神笑着看了干震一眼,便恢复了常态。

    “这是我的姐姐李秀莉。”李修立依然甜甜地笑着介绍道。

    “你们两个同名?”李翼浩有些好奇。

    “是同音,但是字不一样。我们两个是龙凤胎。”李秀莉回答李翼浩道。

    “哦,我说怎么长得这么像……”李翼浩笑着说,但这时候,笑容已经变成了礼貌的笑容,心里则偷偷咕哝着,就是看起来这两个人生错了别。

    两个人相互寒暄了一番,李修立要了李翼浩的联系方式,李翼浩就想溜人,给干震使了个眼色。就在这时候,李秀莉也在给李修立使眼色,让李修立留住李翼浩。李修立假装没看到,和李翼浩就告别。李秀莉自己终于忍不住,出口叫住了李翼浩“唉!那个!你……我听说你是电影学院的?”

    李翼浩回过头,看了一眼李秀莉,点了点头。

    “那……能给我们带路……介绍一下吗?我们两个都打算考电影学院的表演系……”李秀莉有些怯懦的说,她看这李翼浩的脸,忍不住的眼珠子又开始发红。

    李翼浩本来还想推托,但看着突然间腼腆起来的李秀莉梨花带泪状,心下便出于男本能的一软,“哦……好吧……”但还是忍不住推了一小下,“但我们还没有吃饭……”

    李秀莉想说正好我请你们,但怎么也开不了口,就用手肘顶了顶边的李修立,让他留下李翼浩来。但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平时感觉明明和她很有灵犀的李修立,今天完全接不到姐姐她的暗示,反而出面劝阻说,“五姐,这样不好吧?人家也有事要做,再说我们也还有别的事要做……”

    “要是大家都有事儿那就先忙,改天我们都有时间了再说……”李翼浩也赶紧接口打圆场。

    李秀莉终于忍不住,气呼呼的把李修立一把从自己边拉了开,“你有事你自己去!你们!你们两个!你们的饭我请了!”

    李翼浩看这场面,根本就莫名其妙,脸上不自然地笑着说,“我看今天要么就先……”

    “少废话!我让你们来你们就跟着来!”李秀莉气呼呼的喊着,喊完以后背过,用手臂恶狠狠的抹了几下眼睛。李翼浩和干震两个都被这莫名其妙的邀请弄傻了,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反应,杵在原地一动不动。李修立则看着姐姐,一脸忧郁地叹了口气,但却也没动,这样,就只有李秀莉一个人走了出去。

    李秀莉自己一个人走了好一阵子才发现就她一个人走出去,回过头来,本来还打算喊一句,但心里堵着一个什么东西根本喊不去来,突然感觉特别委屈,也不管是不是在大街上,自己还是一男孩打扮,蹲在地上就哭了起来。她这么一哭,另外三个人一起慌了神,李修立赶紧跑过去安慰姐姐,李翼浩和干震两个人则面面相觑,干震愣了好一会儿,才忍不住反问李翼浩,“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

    李翼浩哭丧着个脸,“你问我我问谁啊?”

    偏偏这时候,柳倩欣真的出现了,看着李翼浩和干震在大街上呆站着,便发现李翼浩和干震两个人是在看前面两个人在大街上哭,于是偷偷走上前轻轻拍了一下李翼浩的肩膀。李翼浩被吓了一跳,回头看到柳倩欣有点恶作剧的笑脸,忍不住轻轻捏了一下柳倩欣的脸。

    干震问,“咱怎么办?”

    李翼浩无奈地说,“溜吧,正好他们现在看不到我们……咱最好少和这种莫名其妙的人打交道,他们的脑沟都不和正常人一样,会惹麻烦上的……”然后悄悄对干震说,“这说不定就是以为自己肯定会是大明星所以平时老是活在梦里的那种人,总搞什么狗。咱可不是大明星,只是一群混蛋罢了,和这种一起说不准会发生什么呢,还是跑吧……”

    干震也表示同意的点点头,所以在李翼浩说完,趁李秀莉与李修立两个人没注意的时候,转就走。李翼浩也赶紧拉上柳倩欣,一路小跑跑回了学校。

重要声明:小说《邪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