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盛京的流氓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希米·筱 书名:邪痞
    对方五个人,看到干震这边才多了一个人,稍稍愣了一下便立刻重新扑了上来。李翼浩指了一下其中的一个,便冲上前去,干震立刻冲向李翼浩指的那个。

    这是他们之间的默契,意思是说,干震一个人先揍趴下李翼浩指的那个人,李翼浩一个人先去顶住另外四个,揍趴下之后立刻过来帮忙。

    李翼浩长得比干震形矮一些,对方自然小看他,冲在最前面的那个,顺着跑势竟然学电视里面来个飞腿,这招帅是帅了,可都是一群乱打的**群架,不说他用的没章法,飞的不高也不合时宜,自然就是第一个找倒霉的,被李翼浩一闪,先在裆里面顶了一下子,然后在耳朵前面就是一拐肘,这厮立刻就被揭到了一边,体都撞的水泥地面咚的一声,爬不起来了。后面的三个人有两个人愣了一下,剩下一个冲的太往前,几乎还没反应到已经躺下一个,在那厮躺下的一瞬间已经伸手就抓住了李翼浩的衣服领子,另一只手便一拳打了过来。李翼浩头一扭然后直接撞在那家伙的鼻子上,对方的拳头擦着他的头发飞过去,却被李翼浩撞得眼前一花,头顺势往后仰了一下。就在该厮体刚往后一仰的功夫,李翼浩一手顶住了对方撕住自己衣领那条胳膊的胳肢窝,一手别住撕住自己衣领的那只手,体一扭,就是一个大背狠狠的把对方摔在了地上,这个人也趴下了。

    前后也就几秒钟的时间,李翼浩一个人连续放到了俩,后面那两个发愣的都下意识的往后退,这几个平时都只是闲混的小混混还真没见过这么打架的,看着躺在地上那俩,连气都上不了,那俩站着的都有些腿软。

    干震在那边终于花里胡哨的把那一个撂倒,刚要冲向后面那两个发呆的,就被李翼浩拦住了。李翼浩立刻换上了笑脸,“两位,实在抱歉,都停停吧,咱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我看这样,老祖宗有句话,叫化干戈为玉帛,咱之间要有什么误会就这么了了吧?我兄弟要有什么对不住的地方改天我替他请哥儿几个喝酒请罪怎么样?”

    哭的淅沥哗啦的陈醋,正一跳一跳的朝柳倩欣的方向逃去,就听到李翼浩这么说,她抹了一把鼻涕和眼泪,回头看向后面。柳倩欣这时候也迎上来,赶紧扶住颤巍巍的陈醋,陈醋下意识的狠狠的撕住柳倩欣的衣角。这一回头,陈醋都有些吃惊,刚才还五个人追他们,现在竟然只剩下两个人,双方竟然片刻变成一对一了。

    对方愣了一下,本来吓得几乎都裤裆里发凉了,见李翼浩这么开口,连回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立刻上前扶倒在地上的三人,就近叫了两辆车,风一样的逃了。

    这几个人刚一走,李翼浩立刻回头问,“怎么回事儿?”

    看着李翼浩脸上表严肃,干震感觉到上有股说不出的压力,就像不知道多久以前曾经和李翼浩单挑的时候的那种感觉一样,干震有点不住的害怕李翼浩,他低着头,想了一下,“我也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就这么和小娜一起回来的时候,突然见就碰到这几个人喊着就是他冲上来就打,要不是当时边有一片自行车,我现在已经被他们围起来放在地上打了……他们这群畜生凭着男人竟然连小娜都打,我……”

    陈醋这时候也赶上来,已经止住了哭声,只剩下哽咽,她听到干震这么说,接了一句,“会不会是那天下雨的时候碰到的那个人找来的打手?”

    “什么下雨?”李翼浩听陈醋这么说,立刻反问。

    干震被陈醋这么一提醒,也想起了之前下雨溅到陈醋不道歉然后被自己扁了的那个家伙,于是把事原原本本的讲给了李翼浩听。

    李翼浩听完了皱起了眉头,想了半天,才重重吐出口气,“我看这事儿恐怕还没完,一会儿回去咱们再在一起合计合计。以前的事儿我就不说了,以后一定给我记住,这是盛京,不是他妈咱老家!敢在这个地方闹事儿的,不是傻B就是有背景的人,以后遇到这种事儿就给我忍了!听到没?否则被退学倒是小事儿,很可能因为这些大的事儿就丢了小命儿!”

    虽然干震比李翼浩个头要高,但现在干震像个做了错事的孩子一样,低着头对李翼浩点头,中途不安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陈醋忍不住帮干震说好话,“这事不应该怨他,都是对方不讲道理,是他们的错……”

    李翼浩打断了陈醋,“当咱和对方实力差不多的时候,咱能讲理。当咱和对方实力差距过大的时候,咱还能有道理可言么?道理这种东西本来就是在大人物手里的……这些话不说了,走,先回宿舍,咱一起商量一下。”

    干震过去重新背起了陈醋,一同走回了学校。

    柳倩欣看着刚才的李翼浩,心里突然觉得李翼浩特别的帅,但她也知道,今天的约会恐怕再次到此为止了,忍不住心里有种失落。

    柳倩欣说不上来,但是她现在已经几乎没办法控制的希望和李翼浩粘在一起,不只是心理上渴求,她甚至觉得自己变色了,总会忍不住的希望李翼浩对她做些色色的事。这些事是她说不明白也想不明白的,自然更不会知道她之所以会有这种感觉,是因为李翼浩在这段子里一点一点的培养出来的。李翼浩如今只差最后一道就功德圆满了,曾经有几个晚上工作太晚,工作室里只剩下他和柳倩欣两个人的时候,李翼浩可是不仅仅是手都探到了柳倩欣衣服里面,还有一些更为出格的事。要不是工作室实在是没地方躺着,柳倩欣不喜欢自己有意识的第一次太随便,估计李翼浩早就忍不住那啥了。这怨不得工作室,当时几个大男人挤在一起,地面能扫扫已经是奇迹了,桌子上都排满了电脑,很多电脑虽然没人但还在自己努力为三维动画出片奋斗着,不能关机然后挪到地上去,能呆人的只剩下椅子。偏偏,这种转椅十分不结实,大家都估计,肯定是李明琛为了节省资金买的便宜货,郑文已经坐断一个了。郑文虽然体重是有点儿,但他才一百七十多斤能工作状态下坐断,李翼浩自然也就没有勇气在这种质量的椅子上两个人做点运动什么的。

    毕竟工作室是用来工作的,不是用来那啥的。

    回到宿舍,宿舍里那仨人竟然还在睡,被李翼浩一顿吵喝全吆喝起来了。曹高卉反应最激烈,从上跳起来喊道,“怎么了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他刚刚就沉浸在一个打打杀杀的梦里,还没从梦里醒过神。

    赵孟德则慢腾腾懒洋洋地哼哼着问,“李子……几点啊……”

    “一点多……”

    “一点多……大半夜的……你吆喝啥啊……”说着又翻了个打算接着睡。

    “是他妈下午一点多!快起来!真的出事儿了!”李翼浩推了赵孟德一下。

    李翼浩回来叫人的时候,柳倩欣陪着干震和陈醋去了女生宿舍,陈醋没有了一只鞋子,脸上也哭的妆已经花掉了,尤其是看到事结束以后,陈醋之前恐惧反而没流多少泪,事一结束干震背着她往回走的时候她趴在干震背上哭的妆都印在干震的T恤上一大片了。柳倩欣的单纯在这时候再次凸现出来,她竟然看着陈醋哭得淅沥哗啦的,自己也忍不住,在旁边陪着掉眼泪,去了陈醋的宿舍陪陈醋去了。

    干震陪了陈醋一阵子,才重新回到李翼浩的宿舍。

    这时候,屋子里那三个人已经起了,除了赵孟德,其他两个人已经洗漱完毕。

    五个人重新坐在了一起,气氛才开始重新严肃起来。李翼浩示意干震把事的始末说个清楚,干震便开始从头把整个事描述了一遍。三个人仔细听了整个事件,时不时还提几个问题。

    干震讲完了,所有人重新安静下来,赵孟德想了一会儿,问道,“李子,你说这个人是不是傻B呢?我听干震说,他是在公共汽车站上揍的那个家伙,要是这个人稍微有点势力,怎么可能做公交车?就算买不起车也应该打的啊……”

    李翼浩吐了口气,“你说的有道理,但是,你我都见过那种骑着自行车上下班的政府人员,当中不有很多要是丢咱老家能吓死一片县委书记的干部么?所以我也有些犹豫……不敢肯定啊……”

    赵孟德闭了嘴,也皱起了眉头。

    这时候,曹高卉突然间掺了一句,“嘿,这小子可真牛,要是我老子在盛京骑自行车上班,我至少能明白我老子在盛京还什么东西都不是,绝对不敢这么到处惹事。”

    这句话让李翼浩和赵孟德一起懵了一下,和干震与郑文一同看着曹高卉,让曹高卉都有些浑发毛,“怎么了?我说的话你们别信啊,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

    “不不不,这次你说得十分有道理!看来咱**成的遇到傻B了……”赵孟德笑着说。

    “即便这样,咱也最好不要把事闹大,毕竟在盛京这种地方,关系才是天。谁知道他老子有多少门路呢?再说了,要是那小子那天只是一时兴起,想坐公交车体验一下生活,那咱可就……”李翼浩打断说道,“我并不是要想的太多,但老祖宗有句话还是很有道理的,平时,我们要做好最坏的打算。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应付最坏的局面。而且,我有预感,这事儿还没完,咱这几天就能再次碰上那群混蛋了。不过,这次槽子说得很有道理,咱这次碰上傻B的况居多,盛京是什么地方?就是领导人他亲儿子也不敢随随便便这么横!”

    曹高卉被这么一夸,有些不好意思,摸着后脑勺。

    “既然这么说了,那么我这里说一句,这些天最好大家一起行动,另外,碰上事儿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出手!碰上事儿能逃就逃,反正咱有手机,随时准备好用一下纳税人的特权,嘿嘿……”李翼浩笑了一下。

    “打110?”郑文问。

    李翼浩点点头,“对方是傻B,有局子帮咱报复;对方有势力,局子也能替咱挡一下,至少这段时间我们有办法打听对方到底是个什么货色,然后再商量怎么应付……”

    干震一直沉默着,直到这时候,他才开了口,问李翼浩,“李子,你能告诉我一件事儿么?咱这次最坏的结局是什么?你不是刚才说咱凡事儿都要有最坏的打算么?我……咱这次不会出人命吧?”

    李翼浩看着干震的表,知道干震现在因为闯祸而忐忑不安,甚至都有些慌神,便安慰道,“你想哪里去了?就这么点儿事儿会出人命?放心吧!没事儿!”

    “你告诉我!我想知道,我真的想知道!我知道事儿没这么简单!”干震认真地看着李翼浩。

    李翼浩犹豫了一下,看着干震认真的眼神,叹了口气说,“离开学校,被电影学院开除,就是咱这一群人的最坏结局。”

    干震感到浑一冷,神黯淡下去,“让我一个人来吧,事因我而起,我不想拖累大家……”

    干震这么一开口,赵孟德猛地站了起来,朝他膛就是一拳,“你瞧不起人是吧?当初咱在山东的时候怎么说的?嗯?少他妈在这里装模作样!你要他妈的怕了就现在离开盛京!的!当我没认识你!”

    当初赵孟德家里遇难的时候,就是其他四个人一起帮忙的,甚至可以说,要是没有这四个兄弟,自己根本连高中都上不了,更不用说来盛京上电影学院了。所以干震这么一开口,赵孟德第一个心里窝火。

    但赵孟德这么一开口,李翼浩反倒有了主义,“哎!你别说,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咱还可以回山东啊!别忘了,马上就暑假了!”

    几个人一起看着李翼浩,李翼浩笑着说,“看来,这次接下来的事还真的只能我和干震两个人来做了,毕竟现在露脸地就我们俩,你们就当不认识我们好了这段时间。要再闹地稍微大点,大不了我和干震两个人和李老师说家里有事,暑假非回去不可,然后回山东避上他俩月,把大事儿托小,小事儿托了……”

    “大家一起不也一样吗?”赵孟德反问。

    “那工作室的事儿呢?咱一群人都把李老师撂下逃回山东?那以后李老师这边咱就不用指望了……”李翼浩接口道,“只有我们两个回山东的话,还好办很多,毕竟我们还能通过网络继续联络,我们在山东那边一样可以做活儿,只要你们把细节什么的告诉我们就可以了。但要是咱都回去了,这边谁来应付?”

    事果然和李翼浩预感的一样,第二天,李翼浩和干震两个人刚刚在校园里逛了一下,正打算从学校后门出去吃顿饭,就被一群人围了住。这是李翼浩始料未及的,他没想到对方竟然敢在学校里面动手。这次对方来了十几个人,李翼浩和干震就这么被堵在了后门。电影学院以前后门不是指现在这个顶多能过辆自行车的小门,但后大门自从封锁了之后,通往电影学院教职工宿舍的这道小门就成了后门。这里只会每天早晨开,每天晚上关,平时没有人看守。这些天电影学院里面人也早就走得七七八八,校园里冷清的都成了麻雀的天下,也就,李翼浩和干震两个人被堵了都没人求救。

    往学校里面跑,是根本不可能的。电影学院抓的最紧的项目不是逃学、旷课或者学分之流的,而是打架斗殴。因为电影学院的氛围主要就是混,混社会的基本就是人际关系,尤其是成熟的人际关系中,可以说最忌讳的就是打架斗殴,这个一但闹起来,几乎就可以用老混子的两个经典字眼儿评价:傻B!所以,电影学院不需要傻B,也就不需要打架斗殴,也就,混子不能血,凡事能忍则忍,小不忍则乱大谋等等,都是混子们的老祖宗留下的至理名言,自然,李翼浩等小混子要严守,就算打也不能让学校里的人知道。

    但十几个人在没人的地方围住俩人,这还用说什么么?李翼浩很清楚,基本上求饶是用没有,现在该想的是如何全以退。

    李翼浩赶紧陪笑,干震则清楚李翼浩这个笑的真正意思。就在李翼浩假装后退了两步之后,猛地撞开了眼前的人,从后门跑了出去。干震紧跟其后,踩着被李翼浩撞倒的那个家伙便跑了过去。

    这时候,李翼浩算是彻底体会了一把盛京流氓的无耻招数,李翼浩知道,对方一般应该不敢在盛京街头上明追人,毕竟这是盛京,这种行为都可以说上是在首都搞黑社会质的群体活动了,所以跑出后门以后便立刻朝大路的方向跑。这时候就听后面那群人中的一个这么喊了一声:“抓小偷儿!”然后就见那一群人都受了点化,大喊着抓小偷儿死命的追赶李翼浩他们。

    李翼浩这时候简直懵了,但这种时候又不能停下脚步来辩解,停下来用不着辩解就被一群人围上来揍熊了,反正是揍小偷儿,旁人只会看闹,于是只能在前面玩儿命地跑。干震这时候脑子也一片空白,跑了老半天才气喘吁吁地闷叫了一声,“你们才他妈的是强盗呢!”

重要声明:小说《邪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