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群架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希米·筱 书名:邪痞
    这可是为数不多的不是李翼浩先起事件,这天大清早,干震第一个爬起来,把所有人吵喝起来然后迅速洗涮完毕之后,便一个人匆匆忙忙的跑了出去,今天是听说是陈醋的生,干震要拿出一整天的时间来陪伴陈醋,听说计划安排的满满的。

    李翼浩睁开眼,看到自己重新回到了这边,心里突然间一片空白。这种感觉都有些不现实的模样,李翼浩就这么躺在上,老半天没有动一下,又过了老长时间,才发现自己原来真的重新回来了。

    这是李翼浩这边了。

    李翼浩熟悉的抬起胳膊,活动了一下手指,看了一下上铺,一切都变得陌生又熟悉。这是种什么感觉?李翼浩说不出来,总之觉得自己重新找到脚踏实地的感觉了。这是一种国家的根,这是一种民族的根,这是他以前单纯混**时候感觉不到的东西。

    这是自己的国家哈,这是自己拥有的国籍哈,这时候依蒙那边的那种空洞扩大化,李翼浩变得更加对这种脚踏实地的感觉眷恋与不舍,之前那种不想回去的感觉进一步升级,李翼浩想,要是自己能控制两边醒来的时间就好了,那么,李翼浩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逃避那边一段时间,这边的世界真的太美好了。

    李翼浩抱住,抱住枕头,用脸蹭来蹭去,这时候,李翼浩突然想到了柳倩欣,觉得自己今天应该去和柳倩欣约会。而且,之前总是要到最后关口的时候就有事儿打扰,李翼浩觉得也应该让他成功一次了,关于这点,李翼浩总觉得自己很可能碰到惊喜,毕竟好事多磨。

    今天因为干震有事外出,和李明琛请假,李翼浩便征求过李明琛的意思,于是大家集体可以休假两天。李明琛也了解到,虽然他想,但的确这些子压活有些压得太多,这样下去也不见的是好事,于是便对李翼浩说了一句,咱是现在为自己干活,所以没有固定的哪天工作哪天休息,以后大家要是觉得累了提前和他打招呼,只要他看行程没什么特殊安排,就可以给李翼浩他们放两三天大假好好休息一下。

    赵孟德,郑文和曹高卉仨人今天是没有什么事儿,所以被干震吵和起来,三个人一起发了一阵子牢,然后倒头接着睡。李翼浩考虑到自己要和柳倩欣约会,便早早的起了

    当李翼浩熟悉的做那习惯的动作的时候,才又发现,自从自己在依蒙那边进行负重训练以后,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做过这个习惯动作了。如今重复起这个动作,李翼浩说不出的怀念,忍不住站在门前多伸展了几下。

    暑假马上开始了。

    但是五个人都没有回家的意思,如今干震的老婆陈醋以及李翼浩的相好柳倩欣也会和那个同人女团体一起做一些零散的轻松的小工作,李明琛在这方面安抚的很好,总有几个随着大活发下来的小工作,所以这两个女孩也相继安顿下来。最近,柳倩欣和陈醋两个人完成了一个小动画,虽然说这个动画简单的要死,但两个女生还是兴奋倒不行,五个**自然不敢惹怒两位女侠,便也安心的夸赞不停。于是这两个女孩便也决定暑假不回家,跟在工作组里面零散的做一些工作。

    柳倩欣拿着自己一千多块钱的第一笔可观的收入,兴奋的都舍不得花,几经犹豫,把钱平均分成三等份,自己留一份做纪念,然后一份给她爸爸买一份礼物,一份给李翼浩买一份礼物。也刚好这样决定了之后,李翼浩打过电话来,说今天约会,一会儿来找她。

    中海。

    繁华之中的某条街道,急匆匆的闪过两个俏丽的影。

    “五姐,你还真打算去盛京啊,要是被爸爸知道了,事就不好了……”后面的俏丽少女对前面的和她几乎一模一样的女孩喊道,并急匆匆的在后面跟着。噢,不是她,是他,跑在后面的正是亿源集团的创始人李美源的唯一宝贝儿子,李修立。

    “你就跟着好了,别说话!我们好不容易放暑假了,现在不去看就没机会去看了,坐飞机很快,顶多两天就能回来。爸爸发现不了的,放心!”前面的女孩头也不回,急匆匆的走着。

    “可是,要是去盛京我们应该给司机打电话去机场啊,咱这是要去哪里?”李修立又问。

    “笨蛋!我们叫司机那不就被爸爸知道了吗?所以咱先走远一点,然后打车去!连这点常识都没有吗?”李秀莉依然没有回头。

    “那……我们也应该准备几件衣服吧?我们就穿这几件衣服,难道到了不换衣服?很脏的!还有,我们也应该准备一些常用品才能出门吧?我的登山包里面所有基础用品都是齐全的,要么我回去带上咱再走?”李修立接着问。

    “你怎么这么罗嗦啊!你要是回去拿了登山包,被人问了怎么办?我不是已经带了卡出来了嘛!什么东西不能买?我们出去再买不就得了!从现在开始,不准你再提任何回家话,否则你现在就回去,我自己一个人去!”李秀莉终于忍不住停下了脚步,回头对李修立喊道。

    李修立闭了嘴,老老实实的跟了上。

    这样默默无闻的走了一段路,李秀莉似乎觉得终于走出她老爸的势力范围,伸手招呼了一辆车,便跳上了车。李修立自然也跟着上了车。李秀莉上了车以后,说了一个地址,车便动了。

    “五姐,咱这又是去哪儿?”李修立问。

    “拿机票啊,咱不能从家里直接买机票的,会被爸爸查出来的,所以我拜托朋友帮咱买好了,放心好了,你只管跟着我,这方面的事我都准备的妥妥当当的了。”李秀莉回答。

    “五姐,我记得中海也有影视院校的,你为什么非要去盛京?不都一样么?”李修立问。

    “说你笨你还真不开窍了啊!咱要是在中海,爸爸他能让我们安心的上影视院校?你就不用脑子想一下?笨!”李秀莉回答,“爸爸最讨厌演艺圈了,说那都是一群戏子罢了,而且还说戏子的生活向来靡烂。要是知道了我们要去考表演系,他非吃了我们不可。所以要离他远远的,至少能少听些罗嗦。”

    “可是,爸爸在盛京也有分公司啊……”

    “但是总部在中海!这就行!这样他顶多时常两地跑跑,但绝对没办法安心在盛京久留,这样就没办法长时间打扰我们,而他那些手下有谁敢真的管我们家里的家务事?放心好了!”

    李修立沉默了一阵子,终于还是忍不住再次开了口,“五姐,咱学校放假了,人家学校还能不放假?我们可是高中生哎,应该放假比大学晚的!”

    “你怎么这么多问题啊!你要再问我就把你从车上推下去!我早打听好了,那边后天才正式放假,我们还有三天的时间!现在开始,不准你再问任何问题!否则就把你丢下不管你了!”李秀莉有些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李修立这次真的沉默下来,老老实实的坐在一边,一声不吭。

    盛京。

    柳倩欣如今已经非常自然的抱着李翼浩的胳膊走路了。现在,正是柳倩欣去挑选送李翼浩的礼品的路上。李翼浩已经猜出了个七八成,因为一路上柳倩欣总在问他喜欢什么。李翼浩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先让他想一想。李翼浩这么说也是有目的的,李翼浩知道柳倩欣要买礼物送他,他接受礼物需要惊喜,但同样的,他也希望通过这件事带给柳倩欣惊喜。

    两个人一起在街上漫步着,李翼浩正在估计自己的礼品的价位应该在多少上,因为他很清楚,这前不靠村后不着店的子,柳倩欣之所以想买礼物送人,无非就是因为自己赚到钱了。李翼浩知道那就只有一千多块,毕竟前几天就是李翼浩递给柳倩欣钱的,然后自己能获得多少的预算?这个钱应该不会只花在他一个人上,那么,应该还有柳倩欣的父母,要是柳倩欣还想祭奠一下她那死去的老师,那这个钱应该是四个人分,每个人应该不到三百块。这还是平分的状况,很可能自己会算多了或者算少了,于是李翼浩便决定,多不再多少不再少,怎么说,五十到一百块钱自己总能分到吧?这样就不会超出柳倩欣的预算,并且多出来的部分可以托词说,希望两个人一起来用,和她一起用才是最快乐的,如果礼品自己能挑出个惊喜,那么对柳倩欣来说就是双重惊喜。想到这里,李翼浩便决定了,自己“喜欢”的东西价位在五十到一百块之间。

    既然有了价位,接下来的时间就是物色猎物了。两个人一起在精品店或者精品专柜游。李翼浩看着所谓的精品,忍不住一阵感叹。如今这些精品店,先不说东西是不是精品,价钱可真是精品,感觉一块都没什么特别只不过打磨过的普通石头,竟然也敢写上几百块的售价,看的李翼浩只能摇头。这些东西浪漫是浪漫了,但自己浪漫不起,几百块买块石头,要是自己是那种百万富翁了,倒也没啥,无非就听着精品店里那些售货员的一张嘴把这块石头吹出个花儿来,然后就买了个虚荣。但他不是,毕竟不是自己掏钱,更不清楚柳倩欣具体的价位在多少,也就不敢满天乱要东西,他了解柳倩欣,柳倩欣是那种打落牙往肚子里咽的人,自己可不能做出让柳倩欣偷偷难受的事儿。再说这块石头在这个柜台里可以吹出个花儿,要自己拿到当铺,估计会被老板打出来,根本物无所值,就贵在售货员那张嘴上。

    于是李翼浩就这么一家家地走,终于,在一个精品店里发现了一个看起来很精致的价值八十五块钱的小八音盒,李翼浩拾起来才知道这个八音盒为什么这么便宜,塑料做的,然后表面一层很花哨的金属色喷漆,李翼浩重新放下去。旁边有一个木质的八音盒,标价一样,但看起来没有塑料的花哨,李翼浩拿起那个,在手里掂量了一下,至少比塑料的有份量多了。李翼浩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这个八音盒,外形还行其实。李翼浩又打开了盒子,上了弦,八音盒叮叮咚咚的响起了《昨重现》。柳倩欣听到这个音乐,眼睛一阵发亮,紧紧地盯着小八音盒。李翼浩看到柳倩欣的表,立刻决定了今天“自己”的礼物要什么了,并煞有其事的在手里装模作样的不释手的揣摸了一阵子,便招呼店员拿一个新的,并包起来,还做出要付账的样子。

    柳倩欣立刻冲上前去,拦住了李翼浩,并自己拿出钱包,买下了八音盒。李翼浩象征的推让了几下。

    刚一出门,柳倩欣就迫不及待的问李翼浩还想要什么。

    李翼浩无奈的笑了一下,“你问这句话是说你还想帮我付钱?”

    柳倩欣低着头,一脸小甜蜜的不说话,并把刚才的八音盒递到李翼浩的手中,“送给你……”

    李翼浩接过八音盒,明明知道原因但却还是装作不知道的问柳倩欣,“怎么?今天是什么特殊的子么?”

    柳倩欣抿起嘴唇,有些俏皮的笑着回答,“庆祝我第一次赚钱……”

    最近由于工作的时候也是和李翼浩泡在一间屋子里,经常一有空两个人就粘在一起,柳倩欣已经越来越习惯和李翼浩粘在一起了,也开始变得渐渐喜欢偶尔耍耍小子和撒撒。李翼浩对这个是喜欢的紧,便顺势哄着让柳倩欣更粘自己一些。比如,这种俏皮的笑容,就是以前李翼浩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之前为了看柳倩欣一笑,可是差点中暑挂掉。如今看到柳倩欣俏皮的样子,李翼浩觉得柳倩欣可的像只小猫,忍不住一下子抱了起来,在怀里好好的心疼了一下。

    柳倩欣如今被李翼浩当众抱一下还是会脸红,但已经不像以前一动都不敢动,她会很温顺的贴在李翼浩的膛上静静体会着李翼浩那种有力的温柔。李翼浩稍稍松手,柳倩欣抬起脸,小脸红扑扑的,两眼水汪汪的看着李翼浩。李翼浩心里的某种东西再次被触动,也不管周围有人没人了,一口亲了下去。

    这对柳倩欣可是个冲击,她还没在众人面前和李翼浩接吻过,肩膀和体霎时间僵硬了一下,却又不敢反抗,只能紧紧地闭上了眼,任李翼浩胡作非为。李翼浩也感觉到了柳倩欣的体有一点僵硬,便也没有太放肆,只是亲了很长时间,但却没有像只有两个人的时候那样湿吻。

    柳倩欣在李翼浩的嘴唇离开的时候,体再次软了,心跳的自己都能听到声音,站在原处恢复了以前那种一动都不敢动的状态。李翼浩这时候则把手中的小礼品盒子递到了柳倩欣面前,“伸出手,接着。”

    柳倩欣有些莫名,伸出手,接过小八音盒。

    李翼浩笑着搂住柳倩欣,用额头轻轻碰了一下柳倩欣的额头,“祝亲的以后工作顺利。”

    “这是我要送你的礼物啊……”柳倩欣小声说。

    “这也是我要送给亲的礼物啊,也是送给我自己的,送给亲的和自己一首好听的音乐,毕竟,音乐是可以同时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对吧?然后亲的可要好好保管好我们的礼物啊。”李翼浩笑着说。

    柳倩欣几乎要忍不住笑出来,嘴角硬是被自己好不容易压下去,她沉默了一小会儿,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再次不自的抱住李翼浩的胳膊,手里小心翼翼的捧着小八音盒。

    李翼浩在心里窃喜,今天的准备工作看样子已经做的差不多了。由于柳倩欣的住处离学校不远,电影学院虽然说正规放假的子还有几天,但学校里的人早已经走地七七八八,包括柳倩欣一起同住的那个朋友也离开了盛京,所以现在柳倩欣的住处简直就是天然的好去处。李翼浩想着,一会儿带着柳倩欣回一躺学校溜达溜达,然后在学校附近随便吃点什么,玩点什么,继续培养点什么,然后静等夜晚来临,便可以和怀里的小可人淋漓尽致的小狂欢一罢了。

    李翼浩给自己打气,这次一定要成功!不论发什么意外!

    当然,除了干震背着陈醋逃跑,被别人追打这种事除外。

    嗯?!

    李翼浩在靠近学校附近的时候,突然间发现了一些异常的状况:干震正背着陈醋慌慌张张的逃跑,后面紧跟着五个人,眼看着就要追上了干震。

    李翼浩呆了一下,立刻捏起了拳头,丢下柳倩欣一个人朝那五个人冲了过去。

    两个人的模样十分狼狈,陈醋穿的是那种拖鞋一样的高跟鞋,现如今只剩下了一只。干震背着陈醋,虽然跑得很玩儿命,但步伐早已经开始踉跄。干震看见一个人影冲过来,发现是李翼浩,立刻来了精神,停下了脚步,把陈醋丢在地上,上气不接下气地只是往后指了一下,哼哼了两声,扶着膝盖先喘着粗气休息了一会儿。

    李翼浩越过他的时候,拍了他的肩膀一下,示意让他放心,便越过他们,挡在了后面追来的五个人前面。

    后面追的人看见半路杀出个程咬金,都停下了脚步,和李翼浩对视了片刻。

    干震喘了一会儿,恢复了一些,便站在李翼浩的后,恶狠狠地盯着对方,“……**的……该……该老子……发威了……”

重要声明:小说《邪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