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短暂的平静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希米·筱 书名:邪痞
    瑟玲娜在冒险着旅馆里面等依蒙等的脸都绿了,明明很早以前就已经听说依蒙他们已经开始往回赶了,但如今按照预算的期迟了一个多礼拜,却依然见不到依蒙的人影儿,瑟玲娜就开始坐立难安,每天傍晚都到镇子外最高的一棵树上远远的眺望着依蒙他们所在的方向,着急的跟锅上的蚂蚁一样。

    翘首以盼的子终于到了头,就在这天瑟玲娜还在忙着处理冒险者旅馆里的一些杂琐事项的时候,门前出现了吵杂的声音。瑟玲娜一个激灵,绕过了柜台噔噔噔的跑出去。这一举动让旅馆里所有人都有些好奇,不约而同的看向了瑟玲娜,瑟玲娜平时走路的时候是没有声音的。

    结果一出门,依蒙还没见到,倒和一群小孩子撞了个满怀。小狐狸瞪着大眼睛只剩下吃惊,这群该不是依蒙这些年风流的种子吧?想到这里瑟玲娜都忍不住浑上下一阵寒冷,这些年依蒙做了多少事儿?你看!最大的孩子都十六七了,依蒙竟然……嗯?不对!**岁就能有孩子?开玩笑吧!小狐狸立刻知道自己想歪了。

    那这群孩子哪里来的?瑟玲娜看着孩子们簇拥着的马车,满头的问号。偏偏当事人不赶紧出来解释一下,好像出个马车就是要拼命一样,手扒住马车的门框老半天没有动静。瑟玲娜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觉得事有蹊跷,赶紧拨开眼前的孩子们冲向前去看。

    依蒙见到瑟玲娜脸上立刻绽放出包含了各种感的一笑,有思念,有愉快,有渴望,有尴尬,不一而足。瑟玲娜看见依蒙的眼光,下意识的脸上了一下,但紧接着看到依蒙脸上滚着的豆子大的汗珠,便立刻迎上去搀扶。

    依蒙看瑟玲娜要去扶他,下意识的摆手拒绝。但手一离开门框,还没有摆完整,便无力的垂下去,他不得不开口解释,“没……没事儿,我自己来……”于是又重新颤巍巍的咬牙瞪眼的把手抬起来,重新扒住了门框。这么个简单的动作竟然累的依蒙喘着粗气休息了半天。瑟玲娜眼睛瞪得更大了,因为他发现车里面还坐着高戈、休斯和拉纳,休斯在发呆,而高戈和拉纳两个人则是坐在原处一动不动,对依蒙抱有同和理解的眼光,却没有担心的成分。依蒙稍稍平和了一些,看到瑟玲娜的目光知道她几乎就要忍不住问出口了,用迟些详细告诉她的目光回应了一下,便炸出了自己的斗气,提着斗气与体力一起,才慢慢的从车子里站起来,脚着了地,艰难的走了一步。

    在依蒙炸出斗气的时候,周围所有人都不约而同把目光了过来,甚至有人不自觉得起了杀气。毕竟这是冒险者旅馆,所有人都是出于职业本能。当看到依蒙没有什么危害的时候,也都安静回之前的模样,只是和瑟玲娜一样的有些不懈,不知道依蒙又在搞什么名堂。

    曼坨拉镇的冒险者旅馆里,最近依蒙小有名气,因为他从战场上活着回来了,更重要的,还取得了荣誉。这是能获得所有佣兵认可的实力证明。真实的战场状况没有传到曼坨拉镇,若是传了过来估计依蒙可就不是小有名气了。在赛隆帝国和斯坦廷帝国合作之后,两国之间本来的战争部分便被隐掉了大部分,反正曼坨拉镇的人们听到的是赛隆帝国和斯坦廷帝国同时对多利耶利动兵,然后被多利耶利陷害,幸好依蒙等人及时发现,所以避免了两国的更多损失,如是这般的。由于那句有名的“没有经历过战争的佣兵便不能算作是合格的佣兵”这句话的原因,现在依蒙等人已经成为被所有人都认可的佣兵了。他们又赢得了荣誉,也就在众人眼里成为一队优秀的佣兵了。

    瑟玲娜看到依蒙炸出的斗气,有些难以置信。因为现如今的依蒙的斗气根本不是之前的斗气,而是一种非常霸道的斗气,瑟玲娜经历过思德诺与依蒙的那场战斗,所以很清楚的感觉到,虽然现在还很弱,但这就是当初依蒙用来打败思德诺的斗气!

    依蒙这么颤巍巍的艰难的一步步走进冒险者旅馆,瑟玲娜紧接着发现这么惨兮兮的不止依蒙一个人,依蒙后的高戈和拉纳也一个模样,艰难的要运用斗气才能勉强的站起来走路。只是所有人的脸上的表都写着他们体很健康,自然这是有其它的原因了。

    爬上了二楼,依蒙感觉自己的体都已经空了,好不容易坚持着走到了房间,瑟玲娜抢先一步,帮依蒙把门打开,顺便也给高戈等人打开了房门。三个人一起感激得看着瑟玲娜,说实话,现在他们抬手开门的力气也没有多少了。

    进门之前,高戈回头说了一声,“第三天,上肌已经不再疼痛,而且能够用斗气支撑完成常起居问题……”

    另外两个人有气无力的笑着应了一声,然后一起进了门。

    刚一关上门,瑟玲娜就迫不及待的问到底这是怎么回事,依蒙没回应瑟玲娜首先嘭的一声扑在了上,“想死我了!这些天我天天都在想要是有张就好了……哎哟……噢哟!你干什么!”

    瑟玲娜见依蒙竟然回来之后首先不是想她而先想,气愤愤地从后面揪住依蒙脖子上的一小块皮转了个圈,转就要出去,依蒙一看小狐狸生气了,立刻从上挣扎起来,陪着笑脸阻拦,可惜的是他现在已经连抬起手的力气都没有多少,也就没能伸手抓住瑟玲娜,倒是离开一个重心不稳,狠狠的摔在了地上,然后一个人趴在地上呻吟。

    瑟玲娜也顾不得分辨真假,赶紧过来扶依蒙,把依蒙扶到了上,“你们这到底是怎么了?”

    “负重练习,最原始最有效的锻炼方法……”依蒙抬着头看着瑟玲娜,笑着说,“把脸靠近我的手一下,我实在抬不起手了,但我想摸摸你的脸,这些天都做梦都梦到你呢……”

    小狐狸的脸忍不住又了一下,把依蒙在上摆正了以后,像只小猫一样蜷缩在依蒙边,脸便贴在依蒙粗糙的手上轻轻的磨蹭着,温存了一小会儿之后才接着问,“我刚才扶你的时候怎么感觉不到你上有多重?”

    “是用魔法增加负重的,只有本人能感觉到……妈的,二百公斤呵!若不能在一个月彻底适应会被追加的二十公斤压垮的……”依蒙说着,用眼神瞄了一下自己的右臂,瑟玲娜打开依蒙的衣袖,这才看到了依蒙手臂上的紫黑色的符纹。

    “你们三个都是?”瑟玲娜问道。

    依蒙点点头。

    “你……这是为什么?”

    “笨问题,当然是为了增加实力啊……”

    “这我当然知道,二百公斤已经不是个小数字,你刚才还说一个月后会加二十公斤……你为什么突然这么拼命?”

    “不拼命不行了……否则自己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发生什么事了?”瑟玲娜的头离开了依蒙的胳膊,伏在他上瞪大眼睛问。

    “没什么……突然警觉自己原来弱的一塌糊涂……以前的圈子太小了,所以还以为自己虽然不是天才至少是个人才,但出去开了视野后才知道,狗人才,我这种人满大街都是。若是不赶紧提升自己的实力,现在找出来能干掉我的人一抓一大把……就是亲的你,你要是认真了,我不也一样死的很利索么?更何况,我发现我好像还有更大的危机在等着我,说不定哪天会有仇家上门报仇……”依蒙费力的把手弯起来,轻轻的抱住了瑟玲娜,手指在瑟玲娜的肩膀上轻轻摹娑着。

    “怎么?你得罪谁了?那个人很厉害么?……你该不是说思德诺吧?”小狐狸赶紧反问。

    “你不说我还忘了这个人了,对啊……他也有可能来找我复仇啊……妈的……”依蒙吐了口气看向天花板。

    “你还得罪了其他人?……听你这口气,好像比思德诺还要……”瑟玲娜有些惊恐的支起了子,盯着依蒙。

    “……不是我……这……应该怎么说,是我的前生?或者是我多虑了,最好是多虑了,他妈的,最近出现在我边的怪物实在是太多了……”依蒙习惯得想摆一下手,但没能摆起来,只能郁闷地吐了口气。

    瑟玲娜越听越糊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还不知道呢!”

    依蒙示意瑟玲娜别问了,瑟玲娜虽然依然很好奇,但是看着依蒙的脸色,最终住了口,重新伏在依蒙的膛上,“没事的……而且,你也变得越来越厉害了,才这么一小段时间没见,虽然不知道你究竟变强了多少,但我知道你又变强了,你好像领悟了那个非常厉害的曾经都能打败思德诺斗气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有你在就肯定没问题……”

    依蒙听的心理面暖洋洋的,费尽力气抬起手臂抱住了瑟玲娜,就这么静静的躺着。这些话不用瑟玲娜说出口,依蒙也是对自己的前途充满了信心,尤其是他知道自己还有一个暗中的保护者,本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危机可言,更是让自己说担忧的时候像极了卖弄。虚荣作怪,却也是没有办法有意控制的事。被瑟玲娜这么一说,依蒙不但虚荣心满足了,而且霎时间还涌发出一种男人的责任感,甚至愈发地觉得瑟玲娜着实可。按照依蒙现在的想法,自己会在短时间迅速的强大起来,然后慢慢恢复自己前生的力量,变成一个整个世界都不可小看的人物!每每想到这里,依蒙都会下意识的血沸腾,只是,这些不能说出来,只能暗藏在心里沸腾。被瑟玲娜这么一安慰,种种的味道全都涌到了嘴边,也就,抱住瑟玲娜的手臂上悄然增加了几分力气。

    两人就这么安静的躺在那里,突然,瑟玲娜大叫一声,“对了!我还忘记问了!门前的那群孩子是怎么回事?”

    “对了对了!哎呀!你看我这记,我竟然也忘记了,你赶快出去照应一下,把他们都安排妥当。这是我们‘龙与地下城佣兵团’的新成员!”依蒙赶紧准备起道。

    “新成员?你找这么一群孩子做什么?”瑟玲娜看依蒙又要起,便用手把他又压回去,“你先好好躺着休息一下吧!”

    “你出去的时候拿一块侦测水晶看一遍就知道我是做什么了……”依蒙重新躺回去,歪着头看着瑟玲娜笑。

    瑟玲娜看了看依蒙的眼神,便猜出个七八成,和依蒙简单的温存了一下,就跑了出去,毕竟除了这群孩子,店里还有很多工作在等着她。

    大约躺在上一个人无聊了有一两个小时的功夫,依蒙重新调动起了体上的气息。依蒙也习惯称呼鬼火为斗气,虽然依蒙知道现在他上的鬼火并非只是单纯的斗气,但在这个世界里,这种力量本就是一种异类,而且,这股力量的激发方式和斗气十分类似,虽然知道了鬼火的本质但是依蒙和其他所有人的意识中就已经默认了叫他斗气。

    在依蒙激发了鬼火的力量之后,从上艰难的坐了起来,然后一步步的走出房间。高戈、拉纳和依蒙三个人几乎有心灵感应一般,三个人几乎是同一时间打开的门,然后相互看着对方,忍不住笑了几声。三个人什么都没说,一起艰难地走下楼梯,寻了个空桌坐了下来。如今,整个冒险者旅馆,至少在名义上是完全属于依蒙的,也就依蒙要酒的时候服务生都来的特别迅速。依蒙点了三杯啤酒,和高戈与拉纳一起一饮而尽,然后又要了三杯。

    依蒙注意到高戈脸上的表,沉默了一阵子,轻声问道,“玛丽那边已经想好了怎么说了么?”

    玛丽是这四个人青梅竹马长大的一个纯朴漂亮的女孩,也是高戈的未婚妻。她就住在“光狼佣兵团”的大本营附近的光狼村里。光狼村是二十几年随着光狼佣兵团设营地在那里而慢慢发展起来的一个新的小村子,由于本就没有名字,最终便随了光狼佣兵团叫做光狼村,基本上村子里面居住的人士都是与光狼佣兵团有牵连的人,也有少数的商人入住进去,使得小村子虽然年龄不大却也相当的有活力。依蒙等人也是在那个小村子里长大的,他们的扶养人便是“光狼佣兵团”的前任团长,马休·卡尔文。高戈等人和依蒙一样都是孤儿,至于他们姓氏是光狼建团时候最初几个元老的姓氏。这个玛丽,也是当初光狼佣兵团扩张的时候收养的一批人士,不过玛丽不是孤儿,而是遗腹子,一直与她母亲两个人生活在一起。后来她的母亲又嫁给了光狼佣兵团的一位下属官员,成为了光狼村的正式常驻居民同依蒙等人住在了同一个村落里。高戈的格从小便是比较独立,不太喜欢说话,当初甚至还有些孤僻,小时候肯和他说话的同龄人,除了依蒙、休斯和拉纳三个人,就只有玛丽一个女孩。后来久生,就在去年,高戈与玛丽定了婚。订婚的时候高戈许诺,只要自己赚足了一千个金币,就来迎娶玛丽。

    不过两个人都清楚,其实玛丽根本不在乎那一千个金币,玛丽只在乎高戈安全,在乎那一千个金币的是高戈自己。高戈总觉得自己就这样把玛丽娶进门对不起玛丽,所以执意要有了一些积蓄以后再说。

    如今,高戈在任务中丧失了一只眼睛,这件事让高戈很费心。高戈不知道应该怎么和玛丽说这件事,如果玛丽知道了,肯定会执意让高戈离开佣兵团的。但高戈自己很清楚,自己离不开这帮兄弟,离开了他们,离开了佣兵这个行当,高戈除了舍不得这群死党还会迷失了自我,至于愧对当初马休老师的遗愿反倒是其次了。

    依蒙看出了高戈的心思,他也基本知道高戈的想法,一般的做法而言,高戈肯定会对玛丽隐瞒,他的个使然。也就实际上他多此一问。

    高戈沉默了一阵,突然间仿佛上没有了那些恼人的重量了一般,说了声“喝酒喝酒!”便立刻扬起手中的酒杯咕咚咕咚的又灌下去一杯。依蒙也不再多说,陪着一起喝起了闷酒。

    傍晚时分,瑟玲娜终于安排妥当了一切。由于冒险者旅馆也时常会接待比较大型的佣兵团,所以旅馆内有个别大型的房间,可以供四五十个人,甚至上百人居住。因而安排孩子们住下也不是很麻烦的事。不过,这个安排也要费一番脑筋,毕竟不是只住一晚上,所以随意不得。下午的时候,瑟玲娜观察了一下这群孩子,便切实感觉到依蒙要把这群孩子收入佣兵团的原因了。看着这群孩子,瑟玲娜忍不住联想起自己的世,如这群孩子的际遇很是相像,冥冥中对这群孩子生出一些莫名的好感。

    给他们安排好了起居之后,瑟玲娜去问依蒙接下来的事,依蒙在瑟玲娜耳边轻轻安排了一下,在瑟玲娜微笑着吻了他一下然后去处理那些事的时候,重新奋力站起来,艰难的去见那群孩子。去之前依蒙早让厨房准备好了足够的烤,随着依蒙踏入房间一同推了进去。

    至于这群孩子,除了索菲拉,其他人还是第一次住旅馆,住这种在他们眼里这么豪华这么整洁的房子。本都压抑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在屋子里翻翻这个动动那个。索菲拉此刻则是一副大人的模样,常常呵斥一两声乱翻东西的孩子们。

    依蒙首先踏进瑟玲娜为男孩子安排的这个大房间,当门被依蒙推开之后,所有的孩子就都安静下来。有几个正在抱着房间内的木柱子打转的孩子也立刻跳下来,老老实实的站着不动。依蒙笑着看着大家,缓缓说道,“今天大家就先不用拘束了,可以自由自在的玩乐与吃喝!来!我为大家准备好了我许诺给大家的香喷喷的烤!大家过来随便拿着吃!”

    不用依蒙说什么,孩子们的鼻子已经告诉他们烤的味道,一个个喉咙咕咕做响。在依蒙一声令下以后,孩子们冲了上去,抢得不亦乐乎。依蒙笑着把门关了上,又安排后的一个女店员,按照刚才依蒙的说法做法去一躺女孩们的房间。听到女孩房间里的欢呼声后,依蒙满意的一步一步沉重的回到了自己的二楼,刚把门一关上,依蒙死撑的脑细胞顿时全部松懈,瘫在上老半天动不了。

    正在依蒙准备先小睡一觉的时候,突然大脑中同时响起了两个声音,声音隐隐约约的根本听不清楚是什么,但是他的头却仿佛要炸开一般的痛疼,依蒙忍不住惨叫了一声,从上滚了下去。

重要声明:小说《邪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