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郊游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希米·筱 书名:邪痞
    柳倩欣一个人呆在房间里面,今晚她的同住那个朋友去了男朋友那里,所以晚上只有一个人在家。本来柳倩欣觉得李翼浩那么胆大妄为,今天晚上应该百分之百的会主动留下来陪她,可是没想到中途出现一个搅局的,让她有些恨狠不已。刚才告别的时候,李翼浩说的是“明天见”,也就是说,今天晚上他不会回来了。

    柳倩欣根本搞不清楚自己在想些什么,当意识到自己的想法竟然这么……这么开放的时候,忍不住一阵阵的脸发烫。其实她根本无从谈起了解自己,就像前几天意志薄弱倒想要去吸毒一样,她只是不知所措的想逃避这个社会而已,因为她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所幸这时候李翼浩出现了,于是柳倩欣仅存的那一丁点良知让她自己排斥了毒品,继而把所有都寄托在李翼浩的上。恰好,李翼浩的举动勾引起她的回忆,李翼浩的轻薄勾引起她体中的一种渴望,李翼浩的处世又会勾引起她内心深处期待的一种安全感,也就渐渐的她便有些把持不住自己。

    用她的大脑所能解释范围内理解,她下的结论是自己喜欢上李翼浩了。

    柳倩欣如今几乎所有闲暇的时光所思考的都是李翼浩,但是,比她不了解自己更加不了解的,她完全不知道李翼浩的脑子里装的是什么,但是她却近乎盲目的信任了李翼浩。她从她读过的小说里找到了李翼浩在她心里面的定位,对此她深信不疑,“我和木月与直子是同一类人……”

    但人生毕竟不是小说,柳倩欣不能活得和小说里那么一板一眼。知道李翼浩晚上不能过来了,柳倩欣便把自己悉心的打扮卸了下来,换上了睡衣。百无聊赖的看了半晚上电视,电视里面演的什么根本就没有弄清楚,手上的遥控器就这么按来按去,电视也一闪一闪,终于还是没办法平静的坐在那里,索准备睡觉。当自己躺在上,李翼浩本来会对她做的事的时候便猛地充斥了她的大脑,体内渐渐开始翻腾起一股她自己都不能自制的流。

    渐渐的,柳倩欣感觉已经有一点把持不住自己,她总感觉到自己的双手正要对自己进行一些邪恶的举动。柳倩欣的手隔着衣服申向自己的部,使她猛地警觉了什么一样,扯过被子把自己盖了个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对眼睛小心翼翼的四周审视了一圈,仿佛怕有人偷窥一样。观察了自己早已经熟悉的房间好一会儿,她不放心的站起来又检查了一遍门是否关好了、窗帘是否严丝合缝等等,最终把灯也关掉,才有些安心的全缩回被子里。

    闷在被子里好一会儿,真做好准备了反而没有了刚才的胆量与氛围,倒是闷出了一的汗,最终熬不住,柳倩欣“噗哈”一声坐了起来,满脸通红的坐着喘粗气。

    怄气一样的,柳倩欣重新开灯,把空调的温度调到最低,然后坐在上抱着膝盖等房间降温。一来二去的,刚才浮躁的心渐渐平静下来。因为平静,一切似乎又变成理所应当。柳倩欣慢慢的重新躺在上,关上灯,再次缩进被子。同样的,一会儿工夫又开始燥,但是这一次的感觉却完全不同,相反当她沉浸在那种感觉的时候,这种燥反而激发起她的绪。柳倩欣在被窝中越缩越紧,鼻翼因为绪的高涨伴随着呼吸一张一合,伴随着她的右手指消失在睡裤里,眼看就要突破最后一道防线的时候,柳倩欣咬住了下嘴唇,摒住了呼吸……

    短信声!

    柳倩欣慌慌张张的在被窝中把衣服整理好,才小心翼翼的在边的小台子上摸到手机。

    是李翼浩的短信。

    柳倩欣盯着屏幕,抿了抿嘴唇,这才打开看了短信。

    “亲的,晚安。”

    柳倩欣看着手机屏幕,老半天,没能想出应该怎么回这条信息,最终她忍了好几忍,终于算是找到一个合适的称呼,回了这条短信。短信一发出去,她的脸上便是一阵火,紧接着,这么多天,柳倩欣终于第一次甜甜蜜蜜的笑了,尽管是一个人偷偷在被窝里……

    “呼哧!大狗熊!哈哈哈!哎!李子,没想到你小子进展还满快的嘛!才几天,亲的都叫上了!你还是大狗熊!哈哈哈!”赵孟德在旁边看着李翼浩的短信,笑着打趣道。

    “去去去!谁让你偷看我和我老婆的甜言蜜语的?”李翼浩倒是说起这方面来丝毫不脸红,瞥了一眼赵孟德,一副和柳倩欣老夫老妻的模样。赵孟德看着都有些发愣,他本来还想借机戏弄一下李翼浩。虽然朋友这么些年,李翼浩的某些举动他还真是看不明白,这怎么看能象是第一次谈恋的人的表现?赵孟德是不知道,依蒙那边,都不知道他对多少女人称呼亲的,这男女之间的事儿,李翼浩恐怕是他们这群人中接触最多的。

    “哥几个,今天这么大的喜事儿,你说咱是不是要庆祝一下啊?”干震和郑文两个人从后面冒上来,刚才的兴奋劲儿还没用完,“正好明天就礼拜六了,要么我去和盛京的同学借辆车,咱们几个一起出去逛逛?”干震补充道,“顺便可以带上女朋友!”

    干震和郑文两个人都会开车,郑文还有驾驶执照,郑文的老爹以前就是开长途的,打小他耳濡目染,这驾驶执照几乎是和份证一起到手的。

    这么一提议,两个人表示抗议但不反对出去玩,两个人完全同意。

    “妈的!欺负我们还没有马子啊!”赵孟德嚷嚷着,“我反对带马子去!玩儿都玩不自在!就咱哥儿几个!”郑文表示赞同。

    “反对无效!”李翼浩盯着曹高卉,现在就他一票意见可以决定大局了。

    “妈的,整天说我没品位,你不能用个好字眼儿啊!那叫女朋友!别对我的小娜用那么粗俗的字眼儿!”干震进行人道呼吁。

    曹高卉一个人傻愣愣的,半天没明白过来这群人在干什么,于是一圈一圈的看,却看着一圈儿人也都在盯着他看,忍不住问道,“你们盯着我干嘛?我又不会开车!”

    几个人差点晕过去,“我怎正等着你表态呢!”赵孟德催促道,“快说,站在我们这边!”

    “表什么态?”

    “明天有女朋友的可以带女朋友去!”李翼浩抢先一步。

    “那就带呗!怎么了?”曹高卉还是一连茫然。

    “好啊!你背叛我们!曹高卉同志!我算是认清你的真面目的了!”赵孟德对曹高卉一幅失望的模样,郑文也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上前拍了拍曹高卉的肩膀。

    “我说什么了我?我……我不同意?”曹高卉感觉自己好像上当了,但有些不知道怎么应付。

    “哎!槽子,刚才你可是说赞同我们的,怎么出尔反尔啊!做人可太没立场了吧?你这样让我们怎么信任你啊!”李翼浩推搡了曹高卉一把。

    “你她妈才槽子呢!”曹高卉周旋不过,索反挑刺儿。

    “那我们以后叫你小卉姑娘?”郑文这么一接,一群人为这个笑了千八遍的话题再次笑得前仰后合。

    当夜回到宿舍以后,这群人便联系到一辆小车,但是那种带后兜的小货车,盛京城里不让跑,只能一群人先做车出盛京再说。但也无所谓,几个人反正接下来的两天也没事儿。干震和李翼浩两个人都联系了一下自己的另一半儿,明天的行程就算搞定了。

    次大清早,依然是李翼浩先起,然后把所有人都抄和起来。

    上午七点钟,所有人在学校门口集合,这时候李翼浩发现柳倩欣除了旅行包之外竟然还骑了自行车来。

    “你骑自行车干嘛?我们这马上就要去做公交车了!”李翼浩有些纳闷儿。

    “这个自行车是可以折叠的,很轻便,我觉得路上应该有用……”柳倩欣本来勇气十足,想炫耀一下自己的想法周全,但一碰到李翼浩之后立刻又蔫儿了,声音跟蚊子哼哼一样。

    干震两口子倒是十分,李翼浩还没做出反应就一起冲向柳倩欣,干震说着“有用有用肯定有用!”便把自行车接了过去,陈醋则一边上前摘柳倩欣的背包一边说“要他们臭男人做什么用的?就是这时候用的!你还背着着抱做什么?丢给这群苦力咱们自己玩!”,说完正巧包也丢到了李翼浩的手里,陈醋便拉着柳倩欣一蹦一跳地走在了前面。

    “哎!小陈!俺家柳倩欣现在我喜欢的,你可别教她‘酥骨酸牙唱’啊!”李翼浩看到柳倩欣被拉着走了,赶紧不放心的嘱咐道。

    “李~翼~浩!干震!帮我揍他!”陈醋虎着脸回过头来命令到。

    “哎!好咧!”干震把手里的自行车丢给郑文,便一把揽过李翼浩的脖子,就是一顿爆菜。

    “干震!我白认识你这么多年了!竟然胳膊肘往里拐!重色轻友!娶了媳妇忘了死党!噢哟……我投降!我投降!……你真她妈的不是东西……噢哟!不不不,你是东西,你是东西还不成吗?……算他妈什么东西嘛……噢哟!我失言!我不该把心里话儿说出来,您大人不记小人过……”

    柳倩欣看着后的两个大男人闹腾在一起,不住随着周围一圈儿人笑了起来。

    李翼浩注意到的时候,竟然有点痴了。他和柳倩欣在一起这么些子,还是第一次见柳倩欣笑。很快,柳倩欣也注意到李翼浩在盯着她看,立刻收起笑容,眼神有些散漫的看向一边。

    于是这一路上,李翼浩一直恳求柳倩欣再笑一个,然而柳倩欣却无论如何都不肯再笑。就这样一知道了郊区的朋友家借到了车,李翼浩的攻势依然无果。

    一切都很顺利,几个人一同坐上了车。车里只能坐三个人,本来应该优待女士,让两位女士坐座位,可在陈醋的领导下,谁都不能拆散小两口。由于某两个人已经幸福的有了伴儿了,所以早就铁令在先被放逐在后车兜里面,最终变成了上了大学就没有另一半着落的郑文、赵孟德和曹高卉三个人坐在前面。

    车后兜一边坐了两个,倒也逍遥自在。每一边都在窃窃私语,虽说空间小了点倒也是互不影响。

    “再笑一个,你笑得时候很好看,再让我看一下好吗?”李翼浩依然坚持不懈,柳倩欣也依然无动于衷。

    李翼浩开始有些恼火。

    柳倩欣发觉以后觉得自己犯了错,“我想笑,但我太紧张了,笑不出来……”这声音就像蚊子哼哼,小到只有李翼浩能听到。

    李翼浩来劲了,接茬道,“那我就帮你好了,要是你今天成功因为我再笑一次,那么就要无条件答应我的一个要求!”

    柳倩欣立刻想到了李翼浩的要求可能是什么,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即不敢同意也不敢反对。

    于是,李翼浩这一路上就开始发挥自己的本事,一个个的陈列着他能想到的笑话。

    但是,代沟再次出现。

    “一个男人希望约一个美女出去出去吃顿饭,那个美女叹了口气说:‘改吧!’”李翼浩先讲完了他的第一个笑话。本来还在得意自己会一击及中,但转瞬间就发现柳倩欣听得云里雾里。

    “一个男人居住在深山老林,有一天,他全**的躺在草丛中晒太阳。这时候,过来一个采蘑菇的小姑娘,‘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五个!五个!五个!五个!……’最终放弃离开了。此男感觉甚爽,于是第二天又以同样的姿态躺在草地里面晒太阳。这时候过来一个采蘑菇的小熊,‘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五个!五个!五个!五个!五个!六个,七个,八个……’”

    李翼浩觉得最可笑的两个笑话,柳倩欣听完了全部一脸茫然,都不知道哪里好笑。倒是对面的干震已经笑得喘不过起来了,好在值得安慰的,陈醋也没能明白,正掐着干震让他解释,看来这两个笑话说给女人还是差一点。

    李翼浩改变思路,又讲了几个他子人物中的适合柳倩欣的思路的笑话,比如,“校园里的一座石雕像求名字,石雕像是一个女孩一手拿着书一手举起一只白色的鸽子,最终的名字是‘读书顶个鸟用!’”又比如,“一只小熊和一只小兔子一起上WC,结果小熊发现小兔子和他一样没有带手纸,于是小熊就问小兔子,‘难道你不怕上沾到大便吗?’小兔子说,‘不怕!’于是小熊就拿起小兔子来擦了擦。”这次陈醋都笑了,但柳倩欣竟然还是茫然的眨着眼睛!

    李翼浩使尽浑解数,最终都搬出来八十年代的笑话,但柳倩欣就是丝毫不为所动,李翼浩终于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挫败感。

    倒是干震,把前几天郑文替柳倩欣喊到的事说出来,博得了柳倩欣的一笑。但柳倩欣说这不算李翼浩的,于是干震便在李翼浩的杀气中对此类事件保持了长时间的缄默。

    这一路上,李翼浩白忙活了。

    郑文开着车,七拐八拐的不知道怎么走进了一片山区,就听到赵孟德在前面喊,“蚊子!我们还能回去吗?”

    然后就听到郑文安慰道,“你放心好了,我早把来的路记得清清楚楚。”

    李翼浩却觉得这时候的郑文这句话说的底气不足,也忍不住担忧起来。就在这时候,路上闪出了一个指示牌,指示着去盛京城里怎么走。也就又安心了。

    下午三点多钟的时候,所有人才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虽然他们因为指示牌的缘故知道怎么回到盛京城,但是却不知道怎么回借车的那个朋友家了,而且,他们也找不到他们预先想去的地方,只能在这路上吓转悠,一整天,脚都没怎么着过地。

    这郊游,真的成了远郊一游了。

    李翼浩看了看这条路上少有车通过,便建议道,“我说,咱要么就下来走走吧!要不这一天可真就都在车上过子了!”

    “这大马路的,连个人影儿都没有,有什么可以玩儿的?”曹高卉左右看了看,叹了口气说。

    “怎么没玩儿的?你看路边这里群山环绕,绿树成林,你再看着坡度,不很适合爬坡运动嘛。咱这里还有自行车一辆,要么咱就在这挥洒一次汗水,也算是不枉出来活动一回。”李翼浩玩笑道。

    “啥?李子,这坡度你敢骑自行车?发傻吧你?”赵孟德在窗户外面抻着头取风凉快,听到李翼浩这么一说无意识地接茬喊道。

    守着柳倩欣,李翼浩多少要些面子,故意夸大的说,“这种小坡,我从头到尾几个来回都没有问题!”

    本来赵孟德和李翼浩两个人都是无心的相互搭茬,但几来几去之后,两个人都认真起来,赵孟德和李翼浩打起赌来,赌一顿火锅,就是李翼浩能不能从盘山路的底一直骑自行车到最高点。

    赵孟德坐在前头,只是他看到的就有很长一段,骑自行车就能累死,至于还有看不到的,就更不敢说了。所以赵孟德对自己信心十足,觉得李翼浩铁定输了。

    李翼浩在柳倩欣面前,正在一直扮演完美的角色,怎么能在这种小事儿上认输呢?一时间也头脑发,没顾及路程,便和赵孟德赌上了。

    说开始就开始。郑文把车开回了山下,李翼浩拎下自行车便跳了下去,像模像样的伸伸胳膊伸伸腿,然后在手上吐口唾沫搓了搓,便跨上了自行车。

    真开始了,李翼浩才知道了难度。

重要声明:小说《邪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