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李明琛的利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希米·筱 书名:邪痞
    李翼浩刚刚一松手,柳倩欣就迫不及待的逃出李翼浩的怀抱,躲到沙发的另一边去面红心跳,仿佛电话另一端的人也能偷看到他们两个亲密的这一幕一样。李翼浩则在她离开的时候顺势在她大腿上轻轻捏了一下,然后对着柳倩欣装模作样的温和地笑了一下,顺便回应着李明琛。要不是李明琛现在在他李翼浩的心理地位超然,就凭打扰他好事儿,李翼浩也会亲切的在心里面把他祖宗八代的女下半全部问候一遍。

    “李翼浩同学吧?你们的工作做的怎么样了?”李明琛开门见山地问道。

    “李老师,马上就完成了。”紧接着,李翼浩又开始把自己的工作吹嘘了一番。

    “嗯,不错不错,那你召集一下大家,今天晚上大家聚一聚,我有事儿要对大家说。顺便拿上片子,我今天带了一个笔记本,一会儿正巧看一下大家的工作进度。现在嘛,已经下午4点多了,我看我们就7点钟吧!怎么样?还是在‘北飘香’好了。”李明琛道。

    “李老师,什么事这么急啊?能不能先透漏一点?”自从上次给李明琛看完小样以后,五个人的能力初步得到了李明琛的肯定,气氛也就缓和了很多,于是李翼浩又多多少少回到了以前的随意,虽然说话的心里面依然还能受点那次事件的影响。

    “晚上见了就知道了,详细的事电话里面又说不清楚。那就这么定了?你那边没有什么困难吧?”李明琛问道。

    “没有没有!晚上我们一定准时到。”李翼浩心里面则骂,的,老子就是想知道你到底有什么事儿,要是大事儿就去,小事儿别来打扰爷爷的好事儿!但这也就是敢在心里面发发牢,他心里面早就清楚,李明琛能给他打电话,就是无事不登三宝。李明琛能主动找他们的事儿,绝对是这群人的大事儿。

    挂断电话以后,李翼浩看到边的柳倩欣,心里又忍不住骂了李明琛一遍,今天似乎老天就在妒忌他一样,就不能让他安安稳稳的与柳倩欣两个人亲亲密密的呆上一段时间。

    李翼浩叹了口气,人在江湖,不由己,只能再次打击掉自己的**,站起来同柳倩欣告别。邻离开柳倩欣家的时候,李翼浩重新抱住柳倩欣小小的亲了一番,最终在她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这才离去。

    路上,李翼浩便给几个人都通了电话,十几分钟后,一家子人重新在宿舍集合。集合之后,李翼浩多少有些心理平衡,因为干震和陈醋的约会也被搅和了,气愤愤地发牢。剩下三个上了大学以后就在大学里面一直没一撇的混蛋看着这两个人,都笑地嘿嘿的,让李翼浩和干震特别想扁人。

    由于时间比较仓促,几个人还是着实忙活了一阵子,曹高卉在自己的上用电脑简单的合成了一下,最终压缩成一个几十兆的AVI格式,算是草草的大功告成。

    之后又稍微整理了一下,李翼浩等人拿着移动硬盘看了一下时间,还有一个小时,于是出了宿舍,又给柳倩欣去了电话。电话中,李翼浩隐隐的感觉到,柳倩欣和他一样的为李明琛半中途打扰他们感到不满,李翼浩只好悉心哄了一阵。好在柳倩欣的脸薄,被李翼浩开了几个玩笑便羞涩的开始回避自己的不满,算是糊弄过去。倒是被李翼浩提醒的干震,此刻哄他的陈醋费了好大功夫,李翼浩听着干震许下了N多诺言,那边才似乎算是冷静下来,这么看来干震模仿李翼浩反给自己添了麻烦,适得其反。

    等到差不多的时候,李翼浩等人一起去了火锅店。李翼浩不经意间突然想到一件小事儿:李明琛之前吃烧烤的时候说他特别喜欢吃烧烤,但结果却是大家碰头的时候火锅店来得多一些,总共聚了算上今天四次,有三次是在火锅店。可见,这李明琛喜欢火锅还要强于烧烤。这些小细节都需要记下来,以后说不定就有用。

    几个人到了火锅店半个多钟头以后,李明琛也到了。几个人站起来迎接,然后一同坐下来点菜。

    上一次给李明琛看小样的时候的聚餐,最终就是李明琛结的帐,这一次李明琛也是做好了结账的准备。这倒不完全是他小气,李明琛自己自然有自己的打算,与李翼浩一群人刚认识的时候还摸不清他们的底,也不知道他们干活方面怎么样,再说了还是对方求上他的门来,商人本色的小钱也是钱心理,让李明琛觉得能少投资就少投资,尤其可能拿出去打水飘的钱更是能省则省,毕竟能认识到他李明琛是人才的人还不一定为他所用还很可能反被其用,所以前两次尽管自己说是要掏钱但实际上根本就没有动的意思。但上次的碰头,李明琛的感觉就不一样了。这几个人看来除了混,还是有些工作能力的,自己又潜心观察了一下,这群人的确可以为自己所用,这时候自然就不能再继续小家子气,应该慷慨。李明琛本人不是什么专业能手,他对自己讲究的原则一向是关系不怕多越多越好,专业不怕松够用就行。用李明琛的话说,就是他不是个技术工人。所以他边缺的就是能干活的。

    按照一般人的想法,说什么物以类聚,李明琛应该竭诚欢迎这种和他一样是混子的人才对,可实际况根本不是这样。比如说要是李翼浩等人的专业入不了他的法眼,手头并不能做活,虽然前面说得好听他喜欢聪明人但实际上一定不会再和李翼浩等人有过深的牵扯,除非李翼浩这群人有其他的利用价值。原因倒不是李明琛眼高手低,而是他自己很清楚,自己建立这个圈子有多么费劲,自己到现在为止最值钱的也就是自己上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这个关系网络,所以他需要保护自己的私人财产,绝对不能随随便便外露。对方要是会技术,用活压着让他们没有多余的精力谋私倒也不怕自己的关系会被抢了去,可若是对方只是个和他一样的混子那说不定什么时候自己的关系就被对方给混去了。因而,这也就注定了,如果是下属他只能结交技术工人,不是技术工人到了他手下他也要把对方培养成技术工人,然后他自己胜任业务这一块,这样才能一切按照他的意思发展。可这就又来了难度,这也是李明琛为什么轻易接受李翼浩这一群人的原因。李明琛很清楚,那些一脑门子钻里技术里面的孙子,几乎没有人能瞧得起他这个只会Flash还并不精通的李明琛的,也就造成他只能退而求其次。好在他对技术要求不是很高,因为他深知道中国现在的形式,这方面国内的能用的技术基本凑合就行。那些技术国际化的也早他妈的国际化跑国外给老外效力去了,老外重视专业人才还给钱多,为什么不去?他李明琛要是那种高等技工他也出国。中国,各行各业吆喝着重视专业人才却门门坎坎的都和“关系”藕断丝连,那些专门研究技术的有几个还有闲工夫去发展关系?再加上这种人大多心高气傲,瞧不起“没有真才实学的人”,很难与这群混关系的滑头们相处,不把处世学问当学问,要是再没有个背景什么的,在国内何止是很难混。

    最早李明琛说的那个四十五万的活,其实就是为了试探李翼浩这群人到底是群什么样的人,能不能交往或者说交往的话应该怎么交往。试探结果是,对方是明白人,价钱上以后只要不是太过分都好说好说,对方开的尺码也相当低,甚至一折都行,可见对方的确很有攀附他的诚意,可以进行下一步的实验。下一步试验在李明琛眼里可是至关重要的,就是看看这几个人的工作能力是否值得他合作,前面提到过,若是李翼浩等人不能干活,那犹豫都不犹豫立刻踹了,这种聪明人留在自己手下是祸害;但若会干活,就给他们一个“钱景”,用活压住他们。于是李明琛就随便丢给他们一个不到三万块钱的小活。李明琛清楚,虽然这不到三万块钱在他眼里算不了什么,他是绝对不屑于五个人拼命半个月赚这点小钱,但是在这帮子大学生眼里绝对不一样,大多数的大学生在整个大学生涯都接不到几个过万的活。然后二次实验结果,这群人可以合作,但要堤防对方挖走自己的关系,也就是自己的回扣恐怕要吃得少点,而且绝对不能断了对方的粮让他们有闲心,要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还让他们心甘愿。

    由于肯定了李翼浩这五个人的能力与可合作,也明白了用的时候的注意事项,李明琛自然就要开始考虑这群人应该想个什么办法怎么为自己所用了。

    点完菜,李明琛便迫不及待的拿出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招呼李翼浩把他们做的东西拿来看。李翼浩把移动硬盘接了上去,李明琛便打开了李翼浩等人临时压制出来的小片。

    总共三十秒,李明琛看完了以后便好奇地问,“这不已经做好了吗?怎么还说没完成?”

    李翼浩尴尬的咳嗽了一声,“这里还有些声音没有调整好,比如说刚才那个地方,音乐的部分就没有和场景结合好……”

    “那也就是说你们顶多再有一天就完成了吧?”李明琛又看了一遍,顺便问道。

    “事儿是可以这么说,但是,我们还是觉得吧,我们应该精益求精,尽可能完美我们的作品……”

    李翼浩还没等瞎掰完,李明琛就抢先一步打断了他,“那就尽快!明天完成。我说小李啊,你现在做的工作可是社会上的工作,我手头呢,这种活多了去了,你啊别还抱着在学校交作业的那种心态去做,一直拖到最后的时间再做完了。这么和你说吧,以后,大家什么时候把上一个工作交给我,下一个工作就在第二天准时到达你们手上,当然前提是在提前完成任务。”

    李翼浩一听赶紧哼哼哈哈的点头称是,其他四个人也赶紧迎合。

    李明琛发现和李翼浩这种人交往是又又恨,这群人总能很快理解自己话后面的意思,却也因为这种悟而危险重重。李明琛手指头在笔记本旁边的桌子上一点一点,思索了一下以后,才接着说道,“对了,这段时间我从蔡老师那里调出来几位上半年的毕业作业看过,说实在的,以后啊,要是到你们手头的活在五、六万之内,你们啊就做得比那个毕业作业强一点就成,现在这个活的水准以后就定价在十万以上,这样可以节约时间,大家呢也就不用做得那么辛苦……”

    几个人一听,集体愣了一下,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立刻压制住内心的狂喜疯狂点头。李明琛这句话可就表明了以后他会给这群人十万地活啦!

    “不过这也是好事,正好可以给大家做个广告,这毕竟是个好的开端啊!”李明琛接着道,“既然大家的能力还行,我呢有个想法……”

    李翼浩看着李明琛脸上的表,知道今天晚上李明琛急着找这群人的答案即将揭晓,于是竖起耳朵来仔细听。

    偏偏这时候,服务员把火锅端了上来,于是几个人忙着帮李明琛撤笔记本什么的,话题就这样被打断。火锅一上来,大大小小的盘子、筐子也相继端了上来,一会儿的功夫,桌子上便气腾腾,饭局也就此开始。

    李翼浩本来还想先让李明琛说一下他的设想再开饭,但李明琛则对火锅有些迫不及待的样子,招呼着一群人先吃饭。

    几个盘子下了锅以后,李明琛看着锅中翻滚的汤料,笑道,“这才叫做吃饭嘛!”这个吃饭的话匣子一打开,李明琛便开始讲起了饭局,从不同场合的不同讲究,到什么地方的什么好吃,李明琛的嘴皮子就像顿时轻快了很多一样,喋喋不休。“我不知道你们吃没吃过这种酒局,吃过的话肯定和我一样印象深刻,满桌子啊,那么多好吃的就是不能动手,就象是摆花一样的摆在那里好看。记得我第一次去参加这种酒局的时候,没提前准备,然后到了那里就饥肠辘辘,本来还以为马上就能开饭了,正好狠狠的措一顿,谁知道,人家一桌子人就没有一个动筷子的,只拿着酒杯闷酒。我在那桌子上那难受啊,你说一家子人都在说话你还不能不说,可这一说话我这口里的口水啊就能顺着嘴角流下来,饿得我最后都几乎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后来,你知道我怎么办的?说出来不怕大家笑话,我啊跟着一个撤盘子的服务员就跑了出去,半道上拦住了那个服务员,端着盘子跑进洗手间几口扒进去了。”

    李翼浩几个人赶紧象征的跟着李明琛笑了起来,其实他们心里急着想听李明琛到底找他们来干什么,所以根本没有兴趣听这档子陈年旧事儿。

    “那时候啊,我就特怀念上学的时候和自己的几个哥们儿吃火锅啊什么的那段时光,想想都感觉畅快。”李明琛不知道是真不知道李翼浩他们的心思还是假不知道,总之一点反应没有,继续说自家话,“从那以后我就长了一个心眼儿,但凡约么着可能是那种酒局的,就提前先吃点东西垫垫,正好去了喝酒也轻松……”

    “那老师就放开了使劲吃,反正这里又没有外人!”李翼浩顺着李明琛的话接道,心里则已经开始翻李明琛家的祖坟了。

    李翼浩隐约已经明白了李明琛这是明显在拖延时间,拖他们的耐。李明琛为什么这么做?李翼浩琢磨着,这件事儿恐怕有戏,说不定是个长期合作的大买卖,也就是说李明琛打算正理八经的用这一群人了。这时候,要是李明琛一开始就迫不及待的把他要召集起来一家子人来说的事儿全盘拖出,反倒象是李明琛耐不住子在求这几个人来合作了,那李明琛就会显得没地位并且为人很不稳重,这个合作的成果也就对在座的五个人来说不显得珍贵。所以李明琛才故意在人家上菜之前的这一小块空间先调动起在做所有人的胃口,然后把这一群人先给拖急了,让结局变成是这一群人反来求他快些公布答案,合作的地位和这次合作的珍贵,在一定时间内就会越拖约有价值。

    想到这里,李翼浩有些释然了,但想明白了更难受,他更迫切的想知道,李明琛到底要和他们做什么大买卖。

    浮躁也无济于事,李翼浩这一群人只好一起拼命压抑着自己的好奇心,听着李明琛罗嗦了半晚上,直到两三个小时后,桌子上的人都吃了个**成饱,李明琛才终于在所有人的再三询问下把话题拉回了一开始。

    “我啊,看过了大家的能力,觉得以后我们有很大的合作空间。要是还是按照现在的这种形式呢,说实在的,我觉得我们沟通起来有些障碍。所以我就想,我们是否可以转变一下现在的形式。”李明琛用平常的语气说了一句疑问句,说白了就没打算让这群人考虑。

    李翼浩和赵孟德几乎同时开了口,“李老师,您说就好,我们都听您的。”

    李明琛满意的点了一下头,笑道,“既然这样,那我就放心说了。看到大家这么有活力,我也沾染了一些斗劲儿,于是也就想和大家一起成就一番事业。大家的第一个工作合作的还是满愉快的,正巧我们也可以当作我们事业的辉煌起步,我去牵扯一下我的关系,争取让它有些更风光的彩头。我们事业的初步计划,我呢想以我的名义开办一个工作组,而大家先来协助我,然后,我们一点点的把工作组做大,等将来到了一定规模以后,我们就一起正式合作,把它正式变成一家股份公司!而在座的诸位,大家每一位都会是那一家公司的原始股东!”

重要声明:小说《邪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