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柳倩欣的告白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希米·筱 书名:邪痞
    这大半夜,突然腿肚子抽筋。这种经验倒是不少,往常的时候,不管是依蒙那边还是李翼浩这边,都会很习惯的站起来,然后走上几圈就会好。但这此刻并不顺利,依蒙睡旅馆的睡了一个多月,旅馆的自然是没有上铺的,所以从上弹起来成了他的习惯。也就,这关头上腿肚子一抽筋,他一下子就从上弹了起来。

    “咣咚!”

    他的头一下子撞在什么东西上面,这一点防备都没有,刹那间撞得头昏眼花,于是头也疼,腿也疼,大半夜的又不好意思叫出声来,窝在被窝里面闷哼着,差点没死过去。

    这一阵剧痛,让他完全清醒过来。但四周黑咕隆咚的,他也一时间没有搞清自己的状况。仰躺在上琢磨了好一阵子,才终于意识到一件重要的事

    他现在是李翼浩了!他终于在李翼浩这边醒过来了!

    他往自己裆间摸了一下,没错,穿着裤衩,不是真空上阵,这果然是李翼浩这边。

    终于回来了!

    这一刻,李翼浩突然感觉周围的一切都特怀念,大半夜地就想从上蹦起来把自己的这群老死党们都吵合起来,让他都一一怀念一把。

    但转刻,李翼浩意识到,自己到底睡了多长时间了?想到这里,李翼浩赶紧摸自己的裤子,从裤兜里摸出了手机。

    “嘟!”

    这熟悉的按键声,实在是太动听了,李翼浩莫名有种感动。看着手机屏幕,自己上次睡的时候是几号?仔细回忆了一下,再重新看了一遍手机,这边的时间竟然是正常的,自己没有睡几天,还是正常的一晚上。

    李翼浩重新躺在上,但眼睛瞪得老大,一时间没有了任何睡意。还好李翼浩这边并没有发生任何意外。那他们的工作应该还有个最多三天就全部完成了。

    这份工作可是费尽这五个人的心思了,五个人都清楚,这李明琛和他们上次的那次谈话,基本上就是通牒质。这几个人接下来这个工作,就没得蒙混。不但要按时完成,质量还要保证,否则,这以后就别想再有第二次合作的机会了。于是这几个人这几天都是绞尽脑汁,合同上写到的,他们尽量做到完美,合同上想不到的,他们有了新鲜可用的灵感也都加上去。拼到他们出小样的时候,几个人都颇感欣慰:这仅仅是小样就比去年交的联合作业强个N倍了,比电视很多播放的动画片都要强不知道多少,几个人还都是满有潜力的嘛!

    然后他们拿给李明琛看小样,李明琛看完,眼睛也眯成了一道缝,赞许道,“虽然上次餐桌上你们多少有些夸海口,没想到大家还真有点夸口的本钱嘛!效果我比较满意,不过这里有点问题……”然后李明琛象征地提出了几点意见,几个人都赶紧点头应诺表示改正。这就相当于李明琛实际上已经肯定了几个人的能力。

    于是这几个人就赶紧把作品完善,拼了几个昼夜以后,终于剩了一点细枝末节的事。这离原定的子还有五天,而剩下的,即便拖也就能拖个三、四天,认真做一天就能搞定,几个人才安心的这多天终于准点睡觉一次。

    当李翼浩躺在上仔仔细细的回忆了老半天以后,终于停在了柳倩欣上。

    这一念至此,顿时一发不可收拾。柳倩欣的影和小狐狸精的影几乎填满了他所有的思维。李翼浩摸起手机,看着手机上的时间,凌晨4点,应该马上就要天亮了。李翼浩就这样盯着手机上的时间,盯着它走过一分一秒。这个清晨突然间变得这么漫长。

    李翼浩此刻特别想见到柳倩欣,然后抱住她。自己不知道原因,在那一场战争后平静的半个月里,越是放就越发的空虚。这时候,在他心底,瑟玲娜与柳倩欣都是港湾,但瑟玲娜的分量稍微重一些。或者是因为在这种时候,小狐狸精更懂得体贴的原因吧!柳倩欣,则是自己一直没有开发完整的,就是李翼浩想抱一下,也要等待时机。好在,之前两个人曾经抱过一次,过往的经验让李翼浩清楚的知道,万事开头难,和女孩子交往也是这样。两个人之间有了感,不管是牵手、拥抱、接吻以及最终地上,只要有过那个开始,第二次、第三次将会简单不知道多少,若不是柳倩欣这种特殊人物,一般的女孩子有过第一次,第二次往后地都会很自然的发生。

    时间,在越焦急的时候就走得越慢。李翼浩在上翻来覆去的,只想赶紧上午八点,自己好给柳倩欣去个电话。

    终于,胡思乱想着,李翼浩的那种睡觉比脱裤子还快的睡意涌了上来,这种睡意一来,李翼浩片刻间便重会周庄了。

    再一次醒过来,是百年陈醋叫醒的。

    由于之前对李翼浩的闹钟方式一群人颇有言辞。于是干震独出心裁,决定要让大家体味一把美女叫醒的乐事。于是,百年陈醋便被安排来,于这天大清早叫醒大家去上课。

    只是这仅仅第一个早晨,除干震以外,其他所有人都酥掉在上,连骨髓都发酸。百年陈醋那一波三折的叫声一经响起,宿舍里立刻鼾声绝迹,静可闻针。干震倒美滋滋的从上跳下来,然后乐颠颠的拿着洗漱用品,和门外的陈琳娜谈笑自如的去了洗漱间。剩下的屋子里面的五个人,除了姚宗光还能一脸愕然的从上探起了半个子,其他四个人都摆在上一副死相。

    过了老半晌,才听到赵孟德一声“呜呼”,几个人才算活了过来。赵孟德擦着眼睛悲叹道,“李子,直到今天我才知道你的好啊!”

    一时间房间内感叹声此起彼伏,经过一致协商,最终大家都达成一致,宁愿妥协在李翼浩的“威狮子啸”下,也不愿体味百年陈醋的“酥骨酸牙叫”了。

    “因此,从明天开始,我舍将继续秉承传统,由李翼浩同志继续**!”赵孟德做最终总结发言。

    “的,终于知道老子的好了吧?这**……我靠!你她妈的才**呢!”李翼浩突得明白过来。被他这么一骂,没明白的也一下子明白了,小宿舍顿时笑成了一锅粥。

    李翼浩从上爬起来之后,先是习惯的伸展了一番,然后匆匆忙忙的洗漱,和自己的哥们儿们请了一天假,便给柳倩欣去了电话。今天上午的课程是马列主义,也是唯一一个不点名的大课,是五个系统一安排在一个课堂都坐不满的一堂课。约柳倩欣的方式多少也有些霸道,直接让柳倩欣逃课陪他。

    柳倩欣在电话另一边犹豫了半天,因为她根本就没有想过没事儿的时候逃课,好学生的心理影响着她的思维,她觉得逃课是坏事。

    她没有想到,李翼浩见她好长时间没有回话就已经猜出了她的想法,电话另一边道,“我说,亲的,你知道吗?做一个好大学生,是要做到不逃课、认真学习、迎接考试,但要是想做一名合格的、对社会有用的大学生,就一定要学会逃课、补考!逃课也是一门学问,随便逃课那是败家子,但课课都上那就是书呆子!只上对自己将来有用的课,不为没用的课浪费时间,省出来的时间做点其他有意义的事,知道吗?”

    柳倩欣活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理论,即新鲜又颇有几分道理,于是又憋了一小会儿,决定同意逃课,然后以“谁是你亲的!”了表反抗,只不过声音小到她自己都听不清,李翼浩在电话这边直问她刚才说什么。

    见了面,李翼浩很自然的的把手揽在了柳倩欣的腰上,柳倩欣暗地里大吃一惊,脸上感觉火烫火烫的。但是,不管心里怎么对自己喊要反抗可体就是一点都不应和大脑指挥,反倒顺从的依偎在李翼浩的肩膀上,一路上只知道低着头走路,听李翼浩东拉西扯的说些什么。

    柳倩欣又有了那种熟悉的感觉,在李翼浩的怀里的她隐隐约约的反而仿佛期待着发生自己不敢做但李翼浩敢做的“坏事”,和那天晚上藏在被窝里一样。

    李翼浩没让柳倩欣失望,两个人溜达溜达就走进了街头公园的小林子当中的僻静处,先是快不可防紧紧地抱住了柳倩欣直到把柳倩欣上的骨头都抱没了,然后把已经抱软了的柳倩欣摆到了自己面前,探来了她的嘴唇。柳倩欣象征的的反抗了几下,便沉浸在一种她自己都没办法抵抗的海洋中。反抗的意识,就仿佛这波涛汹涌的海洋中的一叶小舟,还没等被人看见便一个浪头卷入了海底,霎时间覆没。

    这长长的一个吻,让柳倩欣的目光朦胧起来,李翼浩在依蒙那边以无数女人练出来的吻技,让柳倩欣溶解的连都找不到了,全软的像是就像皮肤下面就是水,若不是有李翼浩搀着,她现在就能软在地上。

    就在这时候,李翼浩趁打铁,向柳倩欣告白,说出了“我喜欢你”。柳倩欣这还在满是彩色泡泡的世界里没醒过来,李翼浩就又一个浪头打过来,把她彻彻底底的打懵了。她还没让自己缓过神来,李翼浩又来了一个短吻,便轻轻的抱住她,走出了僻静,回到了繁华。

    偌大的海洋一瞬间被抽干,柳倩欣被李翼浩抱着走回人群的时候,心里落下了一个偌大的空洞。柳倩欣是不知道什么叫做心理战术的,因此不知不觉已经彻底着了李翼浩的道儿。李翼浩一直以来,都在想尽办法的开发柳倩欣,毕竟恋是两个人的事,现在虽然李翼浩已经看得出柳倩欣对他绝对有点意思,但是只让李翼浩一个人动也动不乎,一个巴掌拍不响。于是李翼浩便想,今天这一天的时间,就拿出来闪柳倩欣,每次都调动起柳倩欣的绪,然后再中途收工,给她心里留下空洞,而后让她自己强迫自己,稍微学会一点主动。

    柳倩欣遇上这种况,如李翼浩所料,果真上钩。只是在这人群中压抑自己体里的翻江倒海的感觉,就废了她好大力气。即便压抑下去了,心灵深处都觉得空落落的,仿佛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李翼浩偏偏在这个时候突然松开搂住她肩膀和腰肢的手,把她一个人晾在那里自己走到前面。柳倩欣回过神来就仿佛在抓救命稻草一样的死死的抱住李翼浩的一条胳膊。

    直到这一刻,柳倩欣才大约感觉到了一点,自己好像一直所有的行为都被什么引导着,然后里所应当的掉进了某人的陷阱。发觉到这一点的时候,她已经抱住了李翼浩的胳膊,一时间松开也不是,不松开也不是,她连头都不敢抬,把火烤一般的脸藏到李翼浩的肩膀后面,轻轻骂道,“你个彻底的坏蛋……”

    李翼浩佯装听不清的,大声反问,“你说什么?路上太吵了,我没听清楚!”

    这么快奏效李翼浩都没有想到,本来他还想用一天的时间来实现这一个目标。而且这一天的目标还相当低,只是想在自己放手的时候,柳倩欣能够主动靠过来。李翼浩之所以没想到,是因为他忽略了自己在那场战争以后晾了半个月,柳倩欣其实在这段时间也是被李翼浩晾了十几天。这些子,李翼浩一直都在忙自己的活,中途基本没怎么联系柳倩欣,虽然之前打过招呼说自己接到一个活要做半个月。李翼浩忙得跟球一样,和五个兄弟一起觉不出什么,尤其开始几天还有小狐狸精在另一边陪他。柳倩欣在这些子里却是一个人在一天一天扳着指头算,那态度比算自己大姨妈的子还要严谨,而她又不好意思主动联系李翼浩,也就每天只能盯着电话等李翼浩主动联系她。这一盼就盼了十几天,心里早就等急了,所以今天李翼浩让她逃学她都能答应,也忍住了一见面的时候平时绝不可能服从的放在她腰上的李翼浩的手。

    这是李翼浩不知道的。

    由于计划得以提前完成,本来预定的计划立刻临时修改。李翼浩重新估算,然后决定了更放肆的计划书:于今天晚上完成上一次没有完成的事!

    至于白天这段时间,自然是花上一整天的时间来做前戏。给柳倩欣一个不可拒绝的一天,晚上自然顺理成章。

    中午吃饭的时候,李翼浩已经对柳倩欣三擒三放。柳倩欣脸上的红晕甚至已经无法退却。直到对坐在一家小餐馆中,柳倩欣才敢抬起头,恶狠狠地瞪着对面那个坏小子。

    午餐吃得还算丰盛,柳倩欣仿佛对饭菜有怨恨一样,吃东西的时候就是在拿食物发泄,小小的一个女孩子,吃的竟然比李翼浩还多。李翼浩吃到半截,都有些惊诧地看着柳倩欣。

    “你看我干嘛?”柳倩欣发现李翼浩盯着她看,气呼呼地问道。

    “没有,有点吃惊而已。不过你刚才吃饭的表满可的。”李翼浩笑着说。

    柳倩欣脸上又是一,“还不是被你得……”

    李翼浩本想追问他她什么了,可还没等问出口,就忍不住笑了起来,柳倩欣气呼呼地拍了一下桌子,轻喝,“不许笑!”

    “好好好,不笑。”李翼浩止住笑。他凝视了柳倩欣一会儿,把脸凑上去,突然严肃地问,“我能听听你的答案吗?”

    柳倩欣莫名其妙地问,“什么答案?”

    “我喜欢你!”李翼浩认真地说。

    柳倩欣愣了一下,顿时脸上又是一,岔开话题道,“对了,你早晨说好大学生要逃课和补考,逃课的原因你说了,补考你却没告诉我……为什么好学生要补考?”

    “我先问的,你先回答。”

    “不行!你先说!”

    “好,那我先说,我说完了,你一定要回答我。”

    柳倩欣狠狠心,点点头。

    “首先呢,纠正一点。补考不是好大学生,而是很多踏上社会的人才们必备的特征之一。因为补考有好处。好了,轮到你了。”李翼浩盯着柳倩欣道。

    “不算!你耍赖!你还没说为什么呢!”

    “说了啊,有好处嘛!”

    “这不算!你要说有什么好处!”

    李翼浩摸了摸后脑勺,“你真要听?”

    柳倩欣坚决的点了点头。

    “因为这能锻炼一个人在面临对自己不利的况的应变能力。”

    “嗯?”柳倩欣一脸惊讶,一方面没想到李翼浩真能答得出来,她本来以为这是李翼浩顺口胡诌的;另一方面,她没明白李翼浩到底说了个什么意思。

    “人这一辈子可不都是顺利的吧?很多况下,在你明明以为自己做了万全准备,还是会有意想不到的状况发生。计划这种东西,一但踏上社会其实用处有,但都不是很大。所谓的计划没有变化快,很多时候其实需要一个人面临自己突发的恶劣状况做出相应的调整与生成新的对策,但这种能力是需要锻炼的,你知道‘姜是老的辣,酒是陈的香’这句老话吧,就是这么来的。要上了社会以后再锻炼这个,学费可就交得太多啦,所以不如在学校的时候少交点学费,多学点东西呢!”李翼浩谈论着自己这些年的**心得,颇有些得意的样子,而后迅速追问,“你的答案呢?”

    “你骗人!上了社会哪里还需要交什么学费?”

    “被别人坑、骗,被人利用,被人拿去做代罪的小羔羊等等造成的损失难道都不算是社会学堂向你收的社会学费?难道自己被欺负、自己被利用、自己上当受骗就只能抱怨别人、抱怨社会不公平?不自省其?不从中吸取经验学会自我保护?只会学鸵鸟把头埋在砂子里面逃避?”李翼浩接着说道,“别再岔开话题了,没用,你要听这些道理,以后我有的是时间讲给你听。先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柳倩欣看着眼前的李翼浩,品了老半天才多少明白了一点李翼浩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而后呆呆的做了很长时间的心理斗争,低着头喃喃道,“你……你明明早就知道的……”

    “我不知道,你不说我怎么知道……”李翼浩做出一副懊恼的样子,拖着腮帮子看向一边。

    柳倩欣看着李翼浩的表,轻轻地把手中的筷子放下,小心地问,“生气了?”

    李翼浩继续演这种只能用来骗柳倩欣这种单纯的女孩的戏,侧着脸不满地说,“哪敢?”

    “我也……喜欢你……”柳倩欣看着李翼浩的表,着急地憋了老半天,终于强迫着自己说了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邪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