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战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希米·筱 书名:邪痞
    依蒙还没等说完,他就被高戈一拳打了出去。高戈有些火大的吼道,“上次也是这样!你到底把不把我们当兄弟?遇上事儿就想你一个人抗!我们到底在你心里算是个什么?你装什么就只有你会为别人考虑熊样?!”

    休斯此刻也流露出鄙视的样子,不屑地哼了一声,“真这样又他妈的怎么了?不就是这么大点事儿吗?咱这一群人什么时候完全活在安全里过?要是那么怕丢命早就不干佣兵了!”

    依蒙就这样被高戈和休斯轮流数落、训斥,直到他主动道歉,做了深刻检讨才算是平息下来。

    这次事平息以后,五个人凑在一起,一同商量起来这件事的应付对策。

    “解铃还需系铃人,我觉得,我们还是去找老维尔是最迅速的……”依蒙道。

    “没错,而且他老婆都已经知道了,他没有理由不知道,我们也没有对他隐瞒地必要……”高戈接道。

    “那……我们是不是应该先商量一下,这场战争到底怎么样了?既然你有这个本事,应该可以很快就能结束这场战争吧?他的,正好去杀了那一群混蛋!之前差点就玩儿死我们了!”休斯道。

    “你以为我知道怎么用这个恐怖魔法啊!妈的!就是知道我也不想用!”依蒙道。

    所有人立刻都表示理解。

    几个人商量了半天,突然依蒙一拍大腿,“我真是傻!竟然一直没想到!还领着大家在这边提心吊胆的!我们就这么直接回去不就得了嘛!”

    高戈和休斯听到以后,也相继恍然大悟,拍着大腿喊,“对啊!我们怎么也跟着你一起犯傻了!”拉纳和索菲拉则大眼瞪小眼,没明白他们三个到底在说什么。

    “但渡河是个麻烦……”高戈道。

    “这不就是个码头小镇嘛,怎么可能没船!走走走!大船我们弄不了,小船我们还能没办法应付?”依蒙想到了,便立刻站起来,朝码头方向走去。

    “到底怎么回事儿?”拉纳终于按捺不住好奇,扯了扯依蒙的袖子问道。

    “我之前在思考的时候,只想到要是退的话就要去和大部队回合,因为我知道了他们是把我们当作炮灰用的。可实际上,我们是不知道他们把我们派来当炮灰用的啊!更不知道他们有所谓的偷袭大计划啊!也就是说,其实我们完全现在可以大破敌军偷袭、发现异常况需要禀报的理由回到博布卡镇,那一切不就结了!就算他们再派我们出去,他们也需要重新再把我们几个人送回到河岸这边才会回到战场啊!就我们这几个人对战局有什么大用处?值得他们再送我们来吗?送不好还能把他们偷袭的计划给暴露了,这不是得不偿失嘛!要是他们大军已经偷袭不成反被偷袭,现在恐怕已经开始准备归计了,那我们也就没可能再被派出去了!”依蒙回答道,“可惜我之前犯了傻,还觉得自己思前想后地想得全面,结果这么大的漏洞竟然一直没发现!要不现在我们已经躺在旅馆里面了!”

    拉纳迷迷糊糊的有些懂了,索菲拉也有些明白过来。简单说来,就是他们可以回去了!两个人跟着兴奋起来。

    五个人在岸边找到了一艘他们感觉能驾驭得了的小船,就匆忙跳进小船,离开了河岸。到了河水中,五个人才发现自己把驾船想的轻松了,这艘小船的方向几个人根本把握不住,刚离开河岸不久,就被滔滔的莱森纳洛河冲着朝亚利英海的方向奔去。几个人生怕这样随波逐流会被冲进亚利英海,于是玩儿了命的往对岸努力划,几班手倒换,累了个半死,终于在深夜的时候到达了对岸,此刻,这几个人登岸的地方离博布卡镇有近二百公里远,要不是找到了另一个河边小村落做参照,几个人都不知道自己这是到了哪里。

    在路过的小村落里稍稍休息了一晚上以后,第二天一大早,累疯了的一行人雇了辆马车就向博布卡镇出发,在当天的深夜,终于重新回到了博布卡镇。

    博布卡镇依旧,但五个人此刻的心却是大不相同。

    他们又活着回来了!

    依蒙强打着精神,把布条重新系在胳膊上,然后去见镇长。

    上一次的那个指挥官尔萨已经不在博布卡镇了。镇长则对自己小镇出去的所有士兵的况一无所知。当依蒙把自己这队的况并报给小镇镇长以后,镇长立刻捂着头痛哭起来,由于老镇长低着头哭,这又是深夜,所以依蒙也分不清老镇长是真哭还是假哭,声音倒是蛮大的。

    在稍稍平静了一会儿以后,老镇长命令边的仆人在深夜敲响了镇子里面的钟。

    悲凉的钟声,划破了寂静的夜空,传得很远很远,一声声,仿佛叩击着灵魂。

    码头广场上,片刻后凝聚了一片凄惨的呜咽声。依蒙为了自己的团队生存不能说他知道的所有一切,正巧场面也让依蒙有些不忍心说出另一队已经全军覆没,让没等到亲人的小镇的人民留有一丝幻想,也好给他们迎接悲伤营造一个缓冲的时间。

    老镇长安排了一个仆人,把依蒙获得的异常状况送至了他唯一能联系到的一个后勤指挥官那里。

    这个异常的消息,很快传到了赛隆帝国第九军团总部。得知这一报以后的第九军团总部立刻与前线部队取得联络。前线偷袭的赛隆帝国的部队,也正巧在收到报的时候发现了似乎是在埋伏他们的一支部队的尸体,其死状凄惨,与总部获得的状况完全相同。于是,赛隆帝国这支部队因为没有饮用毒水而幸运的存活了下来。

    这之后,赛隆帝国的部队为安全考虑撤回了北岸,躲开这种恶**件,并及时与斯坦廷帝国取得了联系。

    凯罗神历七千一百六十八年九月,赛隆帝国与斯坦廷帝国举办双方会谈。会谈中,两国在针对发生在多利耶利国的恶投毒的恐怖事件上取得了一致的态度,议定将于半个月后同时对多利耶利派遣反恐军队,要求多利耶利国政府及时做出相关的正确反应,协助两国追查事件真相,并赔偿两国在该事件的严重损失。

    两大帝国的双方会谈结束后的第三天,得知此事的多利耶利国大公立刻做出反应,派出使节向两国求和,并声明多利耶利国政府内部对此事一无所知,请求给予一定时间,该国会对该恶恐怖事件做出细致调查,将严厉处置破坏三国和平相处的制造该恐怖事件的个人或组织,并同意通过进一步协商对两大帝国在该国境内造成的所有损失进行赔偿。

    凯罗神历七千一百六十八年九月二十三,由多利耶利国大公邀请的三国和谈正式开始。和谈中,多利耶利国同意签署赔偿条约,赔偿斯坦廷帝国的损失一千三百八十二公斤黄金,赔偿赛隆帝国五百三十二公斤黄金,开放所有沿岸港口,同意两大帝国入驻维安部队,多利耶利正式脱离亚利英海岸联盟,成为独立国。针对之前的恶**件,多利耶利本国将拥有一个月的独立调查时间,如一个月以内未破获该恶**件,赛隆帝国与斯坦廷帝国将正式协助调查此案。此次和谈在融洽的气氛中圆满结束。

    在风云变幻的时刻,天天都提心吊胆、生怕事件被查出然后抖搂掉小命儿的依蒙被自己的国家——赛隆帝国正式授予一等功,高戈、休斯、拉纳和索菲拉被授予二等功,“龙与地下城”佣兵团正式被授予“护国佣兵团”的荣誉称号,获得所有税役减免一年的特殊嘉奖。

    这段时间,依蒙一直在博布卡镇停留,一停停了半个月,这半个月对依蒙而言天天都是末,于是他便几乎每天都去喝酒**,让自己尽量走也走的享受点。

    就在这段时间,依蒙碰到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儿,但却因为这件小事儿,依蒙懒得再去**,以至于剩下的几天只能喝酒解闷。

    事发生在依蒙去酒吧找小姐的过程中。有一个还算漂亮的女在他连续找了三次之后,突然对他说,“带我走吧,离开这鬼地方,让我做什么都可以,但不要让我在面对这么多男人了……我的一切都属于你!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求你带我走吧!”

    依蒙听了,不屑地把那女人推了开,然后立刻要求换人。

    那女人一见,立马转变态度,把进来的姐妹推了出去,小心翼翼的继续服侍依蒙。

    依蒙盯着女人道,“你要是再把我当傻子一次,以后我的这个财源你可就算是断送了!”

    女人是立刻媚笑着赔罪。

    依蒙摆了个舒服的姿势,尽量让女人自己动,自己则享受着视觉和体的双收获。享受过程中,依蒙为了岔开自己的精力,和这个女人继续闲谈着,“你做买卖从来这么不讲公德?嗯?”

    女人一边迎合着一边喘息着,一边断断续续的回答依蒙,“我们这个行业还有公德可言吗?所有人都这样的。老板也说过,聪明人是用来做朋友的,只有蠢材才是用来欺骗的。而我很笨,不询问一次的话分不出您是不是聪明,所以您可要原谅我的笨拙……”

    “哦?还真有上当的蠢才啊!”依蒙伸出一只手,在女人圆滑的部上抚弄把玩。

    “当然,像您这么聪明的客人其实并不多见的。”女人喘息着,握起了依蒙的另一只手,先十分挑逗的含住每根手指仔细吸了一遍,才轻轻放在自己的另一个Ru房上。

    “那对方真的有钱,那么你真的跟他走么?”依蒙感觉着手上传来的柔软,有一搭没一搭的接着问。

    “当然。但是,一般况上当都是穷小子,拿不出钱的……”

    “穷小子?那么他上能有几个钱赚?上当也没什么赚头吧?”

    “其实,不瞒您说,他们上能赚到的钱有时候比从您这种聪明客人这里赚得还要多呢,因为您要是和我玩的时间长了就会希望换其他的姐妹,但要是被我们骗来感的傻小子则每次都会来找我的……”

    “噢,那这群执著的傻小子真的会攒够钱赎你出去吧!”

    “不可能,永远不会……”

    “为什么?”

    “因为他们每次攒的差不多了,我就会生大病,或者出其他的大意外,然后他们的钱就又会花光了……”

    “哈!你可真够险的……那么你是一直等到自己要花容失色的时候再选一个傻小子跟了他们吗?”

    “才不会!谁会跟那种傻小子走?另外,险的不是我哟,我们所有姐妹都这样,我也跟着学样子罢了。”

    “哎?怎么和我听到的不一样啊?我听说,好像你们这行风尘女子都喜欢那些痴地傻小子啊……”

    “您是听故事听多了吧?对于我们而言,我们还可能有段真感吗?我们接触的男人这么多,其实很多时候,我们已经对男人没有办法动真感了。世间的男人没有可以让我们放心的,所以我们要是追求以后的生活的话,肯定是追求平稳安逸的生活。”

    “平稳安逸……但听的口气好像会选择有钱的人啊,他们老婆多出后院儿去了,你能获得平稳安逸吗?我倒觉得那些傻小子好像更有前途在这方面……”

    “听您这么说我就知道您虽然是男人却一点都不了解男人。我问您,傻小子连我们都能骗了他,连我们都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动摇了他的心志,要是我跟了他,在以后几十年的时间里,他能坚持几年不会被周围人动摇了自己的这种冲动?然后他还会拿我们当东西吗?我们还能有好子过吗?要是没有了这份短暂的所谓的感冲动,他们又不能带给我们面包,还要受他的冤枉气,而我们本根本就不会对这种幼稚的傻小子动起感冲动,也就连短暂的幸福都没有,那我们图什么呢?如此说来,还不如嫁入大户人家,毕竟他们一开始就对我们没有什么深厚的感,而我们也就注定了这辈子就是侍候人的命了,同样在以后的几十年不会被当人待,我们为什么不去选择能吃饱的饭口呢?要有幸生个儿子,说不定还会提升价呢!那些富人家的夫人也都是水扬花,其实在有钱的绅士眼里,女和妻子的区别并不很大呢!”

    这就是这件小事儿的整个过程,只不过依蒙因为这件事开始没办法平静所以才拿出来简单讲述。倒不是因为可怜傻小子,依蒙绝对没有那种空闲去可怜那群傻小子,而是好像在这次对话中自己明白了一点什么,却又没被自己抓牢,让自己明白的那点东西转瞬间消失了。

    接下来为了重新找到自己的这种感觉,依蒙无心再留恋风尘,一个人憋在酒馆里,闷到不行就喝酒。

    也在这时候,依蒙突然开始特别想念瑟玲娜,开始特别想念李翼浩那边的柳倩欣。他的心中在这段时间产生了一个大洞,这个大洞是那些风尘琐事所无法填补的。接下来的这段时间,依蒙只想把这两个女人搂在怀里,但不是一定要压在下,只是想抱着她们。

    想到了柳倩欣,自然而然的想到了李翼浩。自己已经近一个月没有在李翼浩那边醒过来了,这绝对不正常!李翼浩那边这段时间工作做的怎么样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体出状况了吗?这一切让依蒙煞是苦恼。

    难道,这件事也与索兰老头子的那个魔法有关?那自己应该立刻去寻找老维尔解决这件事。否则,李翼浩一直昏迷不醒被当作植物人怎么办?

    这类的事搅和在心头,让依蒙更有些坐立不安的感觉。

    逗留在博布卡镇的这段时间里,另外还有几件相对重要的事

    第一件就是高戈的眼伤在索菲拉和当地的一名医师的共同努力下已经完全痊愈,在博布卡镇买到了一只水晶假眼安了上,已经一打眼不仔细看看不出来他失去了一只眼睛。

    第二件事,休斯研究这种咒毒有了一定的进展,但结论有点和依蒙之前得出的结论迥异的感觉。根据休斯的研究表明,这种咒毒的提取物是可以凝结成固体结晶的,固体结晶可以溶解,本无色无味。经过休斯提取的这种固体结晶本并没有毒,更像是一种魔法催化剂,因此,休斯的研究结论是,这是在水源中投放这种特殊的魔法催化剂,然后用来触发特殊的诅咒类魔法的人为事件,研究的结果是投毒事件,应该与依蒙无关。但由于研究结果并不十分可靠,又有沙拉布莱曼的肯定在先,所以所有人都认为,休斯的结果有错误。

    第三件事,索菲拉去给两名被肢解惨死的妇女举行了个人盛大的祷告仪式,使她们的灵魂能够得到安抚,也使自己的罪过能够冲淡。

    第四件事,博布卡镇举行了盛大的哀悼仪式,为丧生在战场上的200多英魂致哀。帝国授予每一位战士荣誉称号,并相应减免其家属的赋税。

    当三国协议签署、依蒙等人受到嘉奖以后,依蒙才发现,其实自己的担心根本是多余的,从他回到赛隆帝国的那一瞬间,他就已经摆脱了危险。当得知多利耶利的赔款的黄金竟然用公斤计量,他也明白了为啥自己能得到一点嘉奖。帝国的正规军可是因为他所以没有损失一兵一卒,斯坦廷帝国却因此丧生了几万大军。即便如此,赛隆帝国还能和斯坦廷帝国同分一杯羹,赛隆帝国这次因为他赚翻了。

    受完嘉奖以后终于可以离开博布卡镇了,博布卡镇镇长代表全镇人派遣五马车将依蒙这个英雄团队送回拉伊纳地区的曼坨拉镇,当一切准备妥当之后,博布卡镇所有平民都结道欢送这位英雄。

    依蒙此刻虚荣心被添了个满,直到已经听不到欢送声,依蒙才依依不舍的躺在马车中。马车一晃一晃的前进着,依蒙感觉自己好像躺在了摇篮中,慢慢的,这些天的疲惫都全部涌了上来,迷迷糊糊的,依蒙念念了一句什么,便沉沉地睡了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邪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