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成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希米·筱 书名:邪痞
    依蒙终于受不了沙拉布莱曼的啰嗦,指向索菲拉,让沙拉布莱曼去“教育”索菲拉。沙拉布莱曼立刻应,一颠一颠地跑向索菲拉,上的肥就这样上下跃动,就像一个装满水的塑料袋。索菲拉年龄还小,在看到沙拉布莱曼的实力以后,对沙拉布莱曼的崇拜仅次于依蒙,所以当沙拉布莱曼对他开始喋喋不休的时候,他竟然听得津津有味,时不时地还点头。对于一个“演讲人”来说,最大的幸福就是找到一个忠实的“听众”。沙拉布莱曼见索菲拉听得认真,啰嗦地更加卖力。

    “她可是个美女啊!”在沙拉布莱曼开始对索菲拉进行“教育”的时候,休斯摸着下巴看着远处的沙拉布莱曼,口里面还咂吧着什么。

    依蒙愕然的回过头,盯着休斯,就像看一个相貌怪异的恶魔一样的盯着休斯看,“休斯?没在刚才的战争中吓傻吧?醒醒!战争已经结束了。”

    休斯在听到依蒙这样说了之后,一幅早就猜出依蒙想法的模样,不能另依蒙理解的露出一种怪异的笑,从上到下打量了依蒙一番,才接着道,“一看你就不懂品位,不信你问拉纳,对吧?拉纳?”

    拉纳抬起头,看到休斯在和他眨眼睛暗示,就顺应的点点头。往常这个时候,休斯一般都是找高戈做证人的,依蒙先是觉得有些不正常,然后明白过来,就也看向拉纳。

    拉纳脸上写着他没有撒谎,但显然隐瞒了什么,刚打算拉纳的词儿好弄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儿,高戈就战了起来,点了一下依蒙,“跟我来!”

    依蒙看了一眼高戈的脸,又望了一眼休斯和拉纳,跟着高戈走了去。

    直到一个看不到众人的地方,高戈才回过,打量着依蒙问道,“体怎么样了?没有大碍的话和我一起对练一下。”

    “没问题了,单纯的搏绝对应付得了。来吧!”说着,依蒙握起了拳头。

    高戈很显然是在找人恢复一下体的感觉,失去一只眼睛之后,高戈甚至觉得体都失去了一些平衡,有很多步伐都把握不住,攻击的准确度更是大幅度下降,急需要找回以前的感觉。整个团队里面,与自己实力相近的,只有依蒙。现在他们还在斯坦廷帝国的盘上,多利耶利宁静的夜晚不会有几个,他们需要保命。失去眼睛是痛苦的,可每个人都知道,在这乱世之中活着才是赢家。

    依蒙在这次醒过来没多久的时候,便发现他们一开始就被赛隆帝国当作弃卒,只是并没有在一开始的时候察觉罢了。斯坦廷帝国何尝不会知道这一切?但出兵这么多对付这么小股力量是为了什么?依蒙不知道,也懒得知道。只要知道自己在战争之后还活着,就足够。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斯坦廷帝国这次的指挥官绝对是偷鸡不成还折把米。为了一个一百多人的小团体,竟然丧生了几千人,估计这个指挥官做梦都想不到。

    高戈也同样紧紧握住了拳头,摆好姿势,他要找回的是体的感觉,所以不需要斗气武技什么的,只需近搏便可以。体力上,高戈为狂战士自然占足了优势,但他和依蒙毕竟是一起长大的,知道怎么把握分寸;依蒙也知道怎么与高戈搏,这又不是第一次,一切都得心应手。在准备妥当以后,两人便同时发起了攻击。

    高戈失去一点体的感觉,依蒙则失血不少。初期,两个人的搏基本平手。到了中后期,依蒙的体里渐渐不支,模样有些狼狈。高戈则在这时候喊道,“没关系!你用技能好了!”依蒙听到以后,便立刻炸出了斗气,他自然不担心自己能伤了高戈,自己为魔剑士,本就是一个各方面都会一点但没有一方面是特别精通的,即便高戈上没有现在这一普顶装备,自己徒手也难伤了他,更不用说高戈这一装备了。

    依蒙一炸出斗气,高戈却停了手,看着依蒙,皱着眉头“咦?”了一声。

    依蒙见高戈停下来,有些不懈。转眼想到了自己的斗气,用心感觉了一下,顿时一股无法言喻的喜悦涌上心头。他立刻散掉自己的斗气,重新激发出来,再次散掉,再次激发……重复了不知道多少遍,才忍不住内心的喜悦叫道,“我终于找到这种感觉了!”

    高戈一脸迷茫,依蒙大变赢了斯德诺的那一次,他们三个人正处在死亡边缘,虽然事后依蒙简单说过一次但根本不知道具体的况。眼前的形着实让他有些吃惊。双斗气,是每一个近职业梦寐以求的,但是获得的方法却又是让每一个职业都望而生畏的。也就一般人一生之中只能修成一种斗气。眼前,自己这个靠斗气吃饭的职业都没有和双斗气,依蒙这个魔剑士竟然领悟到了双斗气!这是一件多么令人欣喜的事!高戈也随着兴奋了一下,毕竟这代表着团队的整体实力又将提高。

    斗气和魔力,都和游泳一样,一旦学会了一辈子都忘不了。依蒙既然成功释放出一次,高戈自然不怀疑他能放出第二次、第三次。方才战场上,依蒙第一次使用这种斗气的时候,高戈只是觉得依蒙突然间有些怪异,却没想到依蒙竟然在危急关头上领悟了双斗气。

    依蒙看着自己现在炸出的斗气,叫完了那一嗓子之后,一时间高兴得再也说不出话来。他为了寻找这种斗气的感觉,拼命练习了不知道多少时,谁知道竟然在无意之中获取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虽然现在这股斗气微弱的连发光都做不到,但是依蒙清晰地感觉到,这就是那时候切掉斯德诺整条臂膀的那种斗气!之前依蒙的斗气是基础斗气,一种还没有确立属的斗气。如今的斗气,却清晰地感觉到它的各种属,有火焰伤害,有物理伤害,还有十分纯粹的魔法伤害,更有依蒙都说不清楚的一些其他的伤害属

    就在依蒙反复激发斗气的时候,在无人注意的上空,似乎突然间产生了一丝空间的扭曲,只是这一丝扭曲转瞬即逝,就像根本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其间,除了胖女人沙拉布莱曼那双小眼睛不为人知的闪动了一下,其他人都没有注意这丁点古怪的异动。

    在不知道来回激发了多少次斗气以后,依蒙忍不住拔出剑,然后激发了一个斗技,让斗气凝聚在长剑上,而后转了一圈,寻找可以试剑的东西。可惜的是,四周没有任何可以让他试剑的东西,一片旷野。高戈明白依蒙的意思,亮出了双手斧,“来!我们简单试练一下!”依蒙看着高戈,笑着点了点头。

    这一次高戈也亮出了斗气,和依蒙对峙了片刻,首先跃起,冲向了依蒙。

    一阵剧烈的金属撞击声炸开,在武器与武器对撞的时候甚至摩擦出了一串火花。两人在第一击过后便停了下来。依蒙和高戈的虎口都隐隐在做疼,但两个人都有些惊喜:方才高戈的一击使了八成力,并且用的是双手,依蒙竟然单手接住了!两人一同看向了自己的武器。高戈的双手斧上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缺口,依蒙的武器则安然无恙。两人再次对望了一会儿,瞬即一起大笑起来。

    大笑过后,两人再次收起武器,一起激发起斗气,再次搏起来。

    次傍晚,“龙与地下城”佣兵团内出现了第一位二十级的人物,自然,就是依蒙。此刻,依蒙连跳两级,正式步入了磅礴大陆的高手行列。

    这天晚上,也不知道是心原因还是环境本来就不错,依蒙感觉这天的天气棒透了,雪白的弯月好像一盏光灯,照的周围亮堂堂的。临近傍晚的时候,一行人爬起来之后,发现好像少了一些什么,在索菲拉喊了一声“杰弗逊夫人不见了!”之后,大家才注意到,沙拉布莱曼不知道去了哪里。这等高人依蒙想留都不一定留得住,留住了不一定不会威胁到自己的人安全,自然不会去深究对方到底去哪儿了,走了正好。

    依蒙昨天晚上与高戈搏到很晚,累得回到小营地一躺下就没了任何知觉。睡了一个白天之后起来,依蒙才发现,自己有没有在李翼浩那边醒过来。虽说有些担心,但是依蒙倒也不很在乎。一方面,以前也发生过类似的事,过几天又就恢复了;另一方面,自己刚刚进入二十级,心实在好得不得了,也就没有闲心担忧这些小事儿。

    一行人匆匆吃了一点随带的干粮以后,便开使打算这个晚上的行程,他们这几个人白天不敢随意露面,莱森纳洛河的南岸平地居多,少有可以遮挡隐蔽的地方,只有晚上才适合他们行动。

    或者是因为依蒙连跳两级的缘故,他突然兴意大发,打算重回战场。当然不是去奋勇杀敌,而是偷偷摸摸给对方搞点破坏什么的。大清早吃东西的时候,依蒙就发现,自己这队果然是拿来牺牲的,从一开始那个指挥官模样的人就这样打算的,所以连食物都没有给他们准备太多,只是一群人都是些菜鸟,也没有人注意到这点。看到食物,依蒙瞬即联想到,对方可是有不少人,不可能没有集中放粮草的地方,若是在这时候偷偷学电视剧里那样去点上一把火,保准对方吃不消,还可以早早结束战事,早早准备回程。想到,几个人就开始行动。

    首先,几个人先确定了敌人大概的位置,休斯在白天的时候放出了几个低等的侦测魔法,考察一下具体的细节,让大家可以按照所得资料作部署。

    这一行人现在没有一个是健康的,高戈刚刚失去一只眼睛,休斯昨天魔力透支、加上还受过伤,拉纳完全恢复体力还需要几天,索菲拉直到现在大脑还没有完全正常,依蒙自己则失血过多。所以部署问题需要仔细考究。

    其实几个人本现在也不打算冒险,但是眼前摆在这里的,若是大战持续个几个月,他们就什么事儿都不用干了。他们被博布卡镇记录过,牺牲了上报了倒也就罢了,但若躲起来事后再出来活动极有可能被追究逃兵责任。帝国就是这么不讲道理的,讲道理就不是帝国了。但若是直接去找赛隆帝国的大部队,谁又能保证他们不会再次被派出来当炮灰?因而依蒙想过,首先,把灭掉这两千多人的功劳揽到自己团队上,这样的功劳应该够借口拖个十天半个月的。然后在这段时间里找到另一个功劳,一直拖到战争结束,至少他们不是逃兵,回家也能回的安稳点。

    计划当先就是尽快离开现在呆的这个地方,留在这个地方自然不是好办法,昨天的战场离这里只有一个小时的路程,敌方的大本营离这里也只有不到半天的路程,今天仍然没有看到自己的部队回去恐怕对方已经起了疑心,啥时候来支援这个角落还不一定,当务之急自然是远离这片是非之地。离开,躲到哪里去?依蒙有个大胆的想法,就是去“蓝棘圣剑”佣兵团的登陆地!

    依蒙估计,对方肯定也和自己这边一样遇到敌方的伏击,现在他们是否还有生存的都是个未知数。自己这边要不是莫名其妙的出现了一个大魔导士,这死翘翘绝不二话。另一边呢?依蒙觉得,根据传闻,安史马等人绝对算是“蓝棘圣剑”佣兵团的底层人物了,他自我介绍的时候也说自己仅仅是个资深团员。那自然一般常理来说,这种突发战争对方不可能短时间让剑圣亚舍塔罗兴师动众来支援。若不是这样,面对几千人,基本可以定论现在他们已经被团灭。但天下总有些说不准的事儿,所以才有所谓的奇迹。依蒙也就不敢定论安史马等人已经饮恨沙场,远远的确认一下总还可以。

    依蒙在虔诚祷告这群人被灭团,这样他们“蓝棘圣剑”佣兵团就不会再与他们的“龙与地下城”佣兵团产生什么瓜葛了。被一个背负着世间最强的魔剑士“剑圣”的追杀,毕竟不是什么好玩儿的事

    这一次的夜间行程速度很慢,五个人直到黎明时分才到了大约是另一个战场的位置。那处同样是河滩,但河滩上斑驳的血迹诉说着这里曾经十分惨烈。只是没有半具尸体,战场很显然已经被清理过。看到地上斑驳的血迹,所有人都感到毛骨悚然,之前战争的场面一一重现在眼前,让五个人都远远的绕过战场,丝毫不敢靠近。

    这个战场附近根本没有一处可以藏的地方。依蒙环视了一周,微微叹了口气,招呼着大家趁着天还没有大亮赶紧继续赶一段路,争取天明之前能找到个安之所。太阳升起的时候,他们到达了一个乱石滩,乱石滩上有些比较大的石头,间或还有些稀稀拉拉的树木,隐藏这么寥寥数人绝对没有什么难处。五个人一起简单的检查了一番,依蒙决定先在这里落一下脚,然后决定下一步的行程。

    所有人做好隐蔽措施以后,然后抽签分了两组,决定了休息顺序。中午时分,依蒙和索菲拉两个人被叫醒,开始下午的放哨。下午平静的度过,夜晚安安静静的降临。一行人重新上路。夜晚对于特别的人群是格外有利的,比如依蒙这群人。在连续两天的休息,所有人都恢复了大部分的体力,也就行进速度大大提升。未有一个小时,已经走出了二十公里左右的路程。这次他们的目标是多利耶利这边的码头小镇的后方,经过他们的猜测与侦探,已经发现敌军的大队正是驻扎在博布卡镇对岸的这个小镇里。依蒙一行人并不知道这个城镇的名称,所以也只能称呼小镇为这个小镇了。

    这个小镇容纳的士兵似乎并不算太多,只有三五千人的样子。在到达他们预定的目的地之后,拉纳也体力恢复得差不多,自告奋勇的潜行到村子周围查探。侦查的结果确定镇子里面的驻兵并不多的事实。这引起了依蒙的疑心。若是敌方主力只有三五千人,不可能派出两千多人去攻打他们这么个小队。那埋伏另一对又有多少人?只是粗略算机一下,也应该有个万人以上。那对方的大部队在哪里呢?

    正在一群人好奇的时候,远远看到一个骑兵正火速朝这个小镇赶来。依蒙见对方只有一个人,且行进相当快速,便赌这个人很可能信使类的人物。想到要赌一下试一试,依蒙立刻招呼所有人准备。

    马上的骑兵才是个刚刚转正的士兵,如今一群比他强不知道多少的人藏在暗处,而且还要偷袭他,自然这个家伙连点悬念都没有就简简单单地落入了依蒙等人手里。而审讯的过程更为简单,依蒙仅仅给他用刀子翘掉了一个指甲,对方就把知道的全都说了出来。

    审问的结果,另依蒙等人相当惊喜!

重要声明:小说《邪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