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绝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希米·筱 书名:邪痞
    依蒙算是真正了解了战场的恐怖,也终于明白了那句“没有经历过战争的佣兵就不算真正的佣兵”的名言是怎么被传播开来的。

    眼前的仅仅只有不足两千人而已,若是论到战争规模,这简直是小到不能再小的战争。但这种小战争,却也眼前的人总似乎像是杀不完一样。与之相比,之前的那些最多三、五百人的任务简直都不屑于一提。这却还仅仅是小战争。大战争是什么样子?动辄几万、几十万、几百万的战场是什么样子?现在的依蒙简直不敢想象。

    为什么英雄都是在战争中诞生的,只有经历过战争的人才最清楚。

    自己这边的队友,影一个个得倒下,未曾间断过。但这几十人却也在战争中持续了很长时间。依蒙没有心去计算时间的,但却觉得这时间过得非常慢,当除了他们与索菲拉四个人之外的所有能看到的影全部倒下以后,依蒙觉得这场战争仿佛已经进行了好几天。

    但还算幸运的,依蒙终于让自己的团队打开了包围的一角。依蒙这边几个人都已经疲惫得无以复加,手中的武器、脚底的步伐都变得沉重无比。但终算有了一丝希望,只要躲进依蒙一开始便认准的那片灌木层中,由休斯丢烟雾弹拖开距离以后,拉纳在影子里面配合着做陷阱和暗杀,准备好持久战,应该可以拉火车拉死这一个队伍。

    河岸的碎石滩,此时已经大片大片的变成了暗红色。偶尔一个浪花打来,便有一道血线在碧色的河水里美丽的扭动几下消失在浩瀚之中。滔滔的莱森纳洛河仿佛不屑于岸边的这种壮烈,一次又一次的像一个顽童一样磨蹭着暗红色的河滩,将它能触摸到的每一块鹅卵石都冲刷回它们原来的颜色。暗红色当然不肯善罢甘休,与河浪争夺着地盘,一浪刚刚过去,暗红色便立刻蔓延过去,然后被后一浪吞噬。

    河滩上已经长眠了近三百个灵魂。

    依蒙马上就要带领自己的小团队冲进灌木丛的时候,突然间感觉到一股异常。这完全是一种潜意识的感觉,依蒙猛然间回过头。

    拉纳的影竟然渐渐变得清晰!

    拉纳不仅仅恢复了真体仿佛的了重病一样,脸色苍白的宛如一张纸,竟然连站立都无法平稳。虽然不知道拉纳体出了什么状况,但仅仅从他的面色上就能看出来,他并不是突然间的体不适,而是已经不知道忍耐了多少时间。

    依蒙一个箭步冲到拉纳边,扶住了拉纳踉跄的影。

    这时,意外再次发生。

    不远处的地上自己队的一个“死尸”突然从地上弹了起来,他嘴里咕哝着什么,手里腾起一阵淡淡的黑灰色的光华,迅速笼罩了依蒙,并在笼罩依蒙的一刹那,化作一股黑色的雾气,迅速溶解到依蒙的皮肤当中。

    依蒙下意识的抱着拉纳跳开,回头瞪着那个影。

    是索兰这个老头子!

    索兰混进了士兵的行列之中,跟随着依蒙他们到达了对岸。要是有空余的时间,“龙与地下城”佣兵团当中的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想象得出这个老头子为什么会在这里。本来这个老头子绝对没有预料到事会是这样,所以开始恐怕就打算好一旦到了对岸便中途溜走。但是所有人都不知道的,他们的队伍中了敌人的埋伏。敌人早就清楚知道他们会在什么时候来、在哪里登岸,所以重重包围,静静等着他们,使老头子的如意算盘再次打错。

    这使索兰老头子所有的幻想全部化为泡影。可是,在索兰给依蒙施加完那个古怪的法术以后,好像完成了自己一生的使命一样一脸满足,沙哑着笑了几声,“老维尔!你竟然这样出卖我!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东西重新落到你的手中!看!现在他已经完全属于赛隆帝国的人啦!哈哈!你永远得不到了!你的阿玛塔西塔帝国永远都得不到了!”说完便颓然倒地,不知是死是活。

    若是平时,依蒙肯定会立刻给这个老混蛋动私刑,问出他到底对自己动了什么手脚,但是现在,怎么说也没有时间去照顾这些。依蒙稍微活动了一下,浑上下并没有什么异常,至少现在并没有见到。眼前停下脚步就可能没有将来,将来的事将来再去苦恼向来是依蒙面临危机的处事法则,眼下顾不得去确认索兰的死活,抱着拉纳赶紧朝那片小灌木丛逃去。

    休斯在依蒙靠近灌木丛的一瞬间,立刻抛出四、五个装有能够制造烟雾的药水的小瓶子,小瓶子在接触到石滩破碎的刹那,一股灰绿色并带有一股强烈臭味儿的烟雾骤得弥漫开来,霎时间几十米内伸手不见五指。依蒙在烟雾散开后把剑往腰间一别,将拉纳发到了自己脊梁上,背着他跑了起来。拉纳在被依蒙扶住的时候就已经完全进入了半昏迷的状态。

    索菲拉的脸色也并不好,同样有些泛白,与拉纳不同的是索菲拉此刻表晴不定,也没有体力不济的现象发生。在依蒙背着拉纳开始逃跑的时候,索菲拉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紧跟在依蒙的后迈开了步子。

    休斯一边跟随依蒙跑一边从自己的腰带中搜寻着可以减轻重量这类的魔法卷轴,找到以后立刻触发开来,加在了依蒙上,让依蒙上稍稍轻松了一点。

    高戈断后,提着双手斧跟这众人小心的防备着后的任何变动,直到依蒙他们逃出了一段距离之后,高戈重新仔细的确认了没有人从烟雾中冲出来,才随着依蒙逃开。

    没有了拉纳的陷阱和暗杀,刚才的计划只能说彻底报废。眼前的困境另依蒙的大脑迅速旋转,努力寻找有什么好的解决方法解决掉眼前的难题。

    时间却没有等待依蒙想出对策,后面的大队人马显然适应了烟雾以后,发现烟雾虽然恶臭但是却没有毒素成分,便立刻招呼兵马突破烟雾冲了过来。这时候依蒙等人才逃出去才一百多米,在这一片平整的大地上那么突兀、明显。

    高戈往后看了一眼,忍不住骂道,“妈的!他们要用弓箭手拖我们的后腿然后长矛兵追赶!”

    依蒙这时候连回头都嫌耽误时间,边跑边问道,“休斯!还有没有烟雾弹了?”

    “还有三个!”休斯说着便掏出来一个握在手中,等待依蒙吩咐。

    “丢一个在我们后,然后在烟雾中点一个火墙!”依蒙话刚一出口,一只箭便从他耳朵旁边飞了过去,依蒙浑一凉。休斯也是一惊,立马把小瓶子摔碎在自己脚跟处,烟雾腾起的时候,他停下了脚步,迅速的念起咒语,片刻,休斯重新发动脚步,继续跟随依蒙往前玩儿命地逃着。

    几个人刚刚奔出不远,背后传来了一两声惨叫,虽然仅有一两声惨叫,但却暂时拖住了追赶的队伍。惨叫声刚刚响起,依蒙立刻道,“休斯!再来一遍!”刚刚喊出,依蒙突然想起来什么,“休斯!我记得你这次也带了‘魔法炸弹’卷轴对吧?的!我怎么刚才没有想到!现在用绝对迟了,对方已经因为吃了一次亏有防备……高戈!你丢!把魔法炸弹卷轴丢到上一片烟雾的后面!趁他们还没完全缓过劲儿来!一定要丢准了!”

    高戈把斧头往背后一别便停下了脚步,一伸手接过来休斯丢给他的火球一样的东西,结合着自己的斗气,狂喝一声,便把那一团火球远远的抛了出去。休斯则在高戈丢出的一瞬间锁定那个火球发出了一个火球,几个人便重新开始逃跑。火球要想准确地击中并触发“魔法炸弹”卷轴就必须锁定一个生物目标,不用说,前一个火球实际上又是小火焰幻魔。这几个人之间的默契根本不需要解释什么,就都十分得清楚。

    后“轰”的一声巨响,地面都随着微微颤动了一下,依蒙喊了声休斯,休斯便立刻把手里早已经准备好的那瓶烟雾药剂丢在了后,后又是一片烟雾。

    依蒙就像一个守财奴一样小心翼翼的计算着自己这边所有的可以利用的东西。突然间,他想到了一些什么,片刻便冒了一层汗,与之前战斗、奔波出的浑大汗交织在一起,依蒙说不出得难受。但他知道现在不是想这个问题的时候,强迫自己不考虑这个问题。

    就在依蒙还没有想出全新的对策的时候,几个人赫然发现,他们的前方的地平线上出现了若干黑点,渐渐地连成个一道黑线。那条线迅速靠近过来,扯出了一个黑色的面,分明是一大队拥有坐骑的骑兵!

    几个人都是一愣,从头顶凉到脚心:他们都忘记了现在他们所在的地盘是斯坦廷帝国的控制地盘!

    之前都是在国内做任务,唯一一次出国,就是上次的那个蛋任务,让依蒙这几个人都死里逃生一把。这次任务紧接着又是这样,虽然不是圣域阶层,但却以绝对的数量弥补,几个人突然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前进和后退。多利耶利现在完全被斯坦廷帝国控制了,也就,依蒙这一群人实际上逃进了敌人的腹地。

    依蒙现在对以前向往的“出国”这两个字再没有半点兴致,由此产生的后遗症,说不定以后提到出国就会浑发毛。

    腹背受敌便是这种形,依蒙看到眼前的这种形势,又一次感觉到了死亡。在两边都看了一眼,依蒙咬着下嘴唇好不容易吐出了两个字,“往西……”

    南面和北面都有敌人,自然只有往东或者往西了。东面,虽然斯坦廷帝国的边界离这里还有几百里远,但是在依蒙的潜意识那就是往贼窝里跑,剩下的只有往西,西面是亚利英海,虽然也是在几百里之外,潜意识之中却觉得那是更适合逃跑的方向。

    绝望,再次萌生。

    敌人似乎早就预料到他们汇往西面逃跑,他们还没有跑了几步,就看到不远处的低矮的灌木层中齐刷刷的战起了一排伏兵。这一切都毫无征兆,就连一项对杀气敏感的依蒙也完全没有任何感觉,就这么齐刷刷的站起来数百人。

    依蒙刚刚回过头,却发现自己的退路已经被后的那两队阻断,他们再也没有任何方式逃走。

    “他祖宗的,要是瑟玲娜当初给咱的那个传送卷轴没有浪费多好啊!”休斯看到眼前的形,有丝哭腔地抱怨着。

    依蒙这一刻是没有了任何想法,大脑中一片空白,间或,一种莫名的伤感涌上心头,他在原地背着拉纳转了好几个圈,一时间完全不知所措。

    敌人只是把他们围了一个圈,似乎是顾及到依蒙等人的等级,并没有进一步要靠近的意思。圈的直径有一百五十米左右,依蒙他们五个人就在圆心附近。依蒙刚打算弃械投降,留一条小命,就突然间看到对方的弓箭手全都拉满了弓弩,指向了他们,依蒙还没来得及喊什么,箭便如暴风雨一般席卷过来。

    高戈拿好双手斧,配合着各种武技,努力的击档着眼前飞来的弓箭,休斯则在对方弓箭发动的前一刻已经掏出了三个卷轴,在自己小队周围瞬间撑起了一个三层的魔法护罩,弓箭与蓝色的魔法护罩击撞产生了数不尽的璀璨的蓝色火花,即便在白晃晃的太阳下也一样的光彩夺目。

    这却当然不是长久之计,依蒙围着自己周找了几圈,都没有找到任何白色的可以充当白旗的东西,至于呼喊自己失败,对方像是根本没有听到一样。魔法罩在弓箭的冲击下,脆弱的所有人都能感觉出来,当一只弓箭穿透了魔法罩向依蒙的时候,依蒙下意识的一躲。依蒙凭着这种战斗中培养出的潜意识躲了过去,弓箭几乎是贴着他的皮肤飞过去,但这种潜意识的躲避无法顾及到他上背着的拉纳,拉纳正处在半昏迷状态,很自然地中了这一箭,弓箭被肩膀上的皮护肩简单的挡了一下,却还是浅浅地刺进了拉纳的肩膀。

    拉纳呻吟了一声,依蒙慌张的把拉纳平放在地上,被迫重新抽出了长剑,努力砍挡着过来的箭。

    高戈闷哼了一声,休斯惨叫了一声,依蒙的腿上也钉住一只弓箭,他们这个四人组合片刻全部挂彩。敌人的弓箭非但没有停止的迹象,反而更加不容这几个人喘息。索菲拉从一开始就被高戈按趴在地上,此刻成为唯一没有受什么伤的人。

    没有人注意到趴在地上的索菲拉,他的眼睛此刻急速转动着,神上就像是在和一个无形的东西战斗着,眼神扑朔迷离。眼神中最后一丝闪动的光华,慢慢被一种灰色的烟流淹没,几经挣扎后,索菲拉的目光深邃下去,再也看不到任和他这个年龄应该有的纯洁。

    休斯中了三箭,终于再也没有站着的气力,就地倒下。高戈面前被他打落的弓箭就已经凌乱的撒了一地,至于高戈上,虽是金属铠甲,却也在铠甲的缝隙处插着数根箭。依蒙更不必说,好在这次的装备品质相当好,虽然一眼看去依蒙简直就是一个刺猬,但没有一处致命伤。只是,伤口多了,不是致命伤流血也能流的致命,依蒙也完全是强弩之末,意识渐渐模糊起来。

    就在依蒙感觉到自己将要倒下的一刹那,突然听到高戈的一声惨叫。依蒙被这一声惨叫惊回了神,手中的长剑完全是无意识的胡乱挥舞着,他努力回过头。这一回头,依蒙便是一个激灵,体深处突然炽起来,依蒙忍不住咆哮着,“干你亲妈!我和你拼了!”喊完这一声,依蒙疯了一样的朝着高戈守护的那个方向的那一对士兵冲过去。

    高戈左眼上插着一只箭,倒在了地上。

    高戈应该说是十分幸运的,对方现在正在采取密集攻击,搭弓箭的时间太短暂,也就都上不满力道,因此这一箭的力道并不足,又在他看到弓箭过来、躲无可躲的况下激发了一次“斗气铠甲”阻挡了一下。虽然“斗气铠甲”在有护甲的范围内会被护甲影响到几乎没有任何防御力,但在不被铠甲保护的方位还是能多多少少起到一点守护作用。由此,高戈并没有生命安危,弓箭进了他的眼球便失去了所有力道,没有再深入半分。只是这疼痛也足够让人窒息,高戈惨呼一声便暂时休克过去。依蒙却并不知道这种况,眼镜上插着一只弓箭,怎么看都没救了。依蒙狂骂着,失去理智的冲了出去。

    对方的弓箭此刻有了集中的目标,站着的,现如今只剩下依蒙一个人。片刻间,依蒙完全成为了一个刺球,摇摇晃晃的又坚持了几步,终于歪歪斜斜的倒在了地上。在他倒地的时候,伴随着若干弓箭折断的声音。

    依蒙这时候意识却还十分的清晰,在倒下的时候,一遍遍的在意识中寻找强大的自己,“力量呢?我需要力量!的!力量呢!你不是说力量你会用吗?快出来用一下啊!我都快死了!快出来啊!”

    在依蒙彻底倒下之后,敌人的包围圈开始收拢。长矛兵都将手中的长矛指向地上躺着的每一个人,慢慢地靠近他们。

    依蒙清晰地感觉到,若干个杀气正在向他靠拢,他喃喃着,一遍又一遍的呼唤着那个无敌的自己。但是这一次,那个无敌的自己却丝毫没有任何回应。

    三十米。

    二十米。

    十五米。

    十米。

    当着数不尽的杀气离依蒙只有不足十米的时候,依蒙终于按捺不住,对能召唤出冥冥中那个强大的自己完全绝望,他从地上一下子弹了起来,大吼了一声“混蛋啊!”便冲向了眼前最近的敌人。

    所有敌兵们都大大的吃了一惊,被眼前的景象冲击的措手不及,慌杂的拿着长矛围住依蒙,却连刺都忘记。依蒙冲进人群,带着一的弓箭,与敌人砍杀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邪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