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战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希米·筱 书名:邪痞
    浩浩的莱森纳洛河依然在流淌,浪潮也如岸边博布卡镇的人们的心潮一样汹涌澎湃。在曙光洒落天地间迎来崭新的一天的时候,码头上的二百余人也即将面对他们人生的新一次挑战。只是这次的挑战是往常所无法比拟的。这是一场战争,这是一场大赌博,究竟谁会成为幸运儿?赌局尚未开始,每个人都无从知晓,只能无力地祷告。

    码头上已经人头涌动,码头周围也围满了博布卡镇的市民。大部分人是在为临行的战士们加油鼓劲儿,但中间自然少不了为战士送行的亲人们。

    依蒙看着周围。

    自己不远处就有一位四十岁左右的母亲,努力剥着鸡蛋,劝着自己的儿子多吃一个,再多吃一个。再远一些的地方也有眼睛饱含泪水的妻子和恋人,但是送战士去战场流泪总是不吉利的,她们便强打着笑脸喃喃地祝福着自己的另一半,为自己的男人一遍遍的整理着上的衣服。依蒙再远远望去,却也是几乎都是这种亲人送行的场面,虽说场面有些伤感,但依蒙隐隐约约的却油生出一丝羡慕。

    若是上战场的是李翼浩,估计妈妈一定会哭得死去活来的吧?但是自己和自己这群兄弟同样的第一次上战场却没有这种感人送别场面,想到自己若是和兄弟们一起死在异国他乡,竟没有几个人会为他们哭泣的时候,依蒙苦笑了一下。紧接着居然嗓子中开始有些阻塞的感觉。幸好,现实没有再给依蒙机会让他继续伤感下去,老村长在众人即将启航的时候,拨开了人群叫住了依蒙这个临时队长,让他火速前往码头内的议事厅。

    “蓝棘圣剑”的那名中年男子也一同被叫到了码头内的议事厅。

    议事厅中早早的站着一个军官模样的人。从背影看去,形上和边的“蓝棘圣剑”这位中年男子相仿,只不过全铠甲还带有头盔,一幅战士模样的打扮。那个人在听到仆人的通报以后才缓缓回过,看着后的两个人。依蒙在对方审视自己的时候也顺便打量着对方。可惜的是,对方带着全覆式头盔,只能看到他的两只眼睛。依蒙对于“双眼炯炯有神”之类的描述从来不敢冒,所以注定一回头就能忘了这个人是啥模样。

    此人见依蒙和中年男子都没有戴头盔,依蒙的头盔在依蒙的手中,侧抱在腰间,想到自己还带着头盔很不礼貌,便把自己的头盔也摘了下来放在了桌子上。这时候,依蒙才算看到了他的脸。

    这也是一名中年男子,似乎比边的这位还要年长一些,他面色微微发黄,面相具有与外表年龄十分不相符的沧桑感。这名战士模样的人留了两撇胡子,显然被精致的修整过,形状十分对称的撇在上嘴唇两边。他的双眼深陷到眼眶里面,眼睛不大,但目光却十分的坚毅。头发全部往后梳去,上还有一丝油光。仅仅看过这一张脸便能知道,这个人是个贵族出,但显然不是显赫的贵族,所以虽然具备贵族的仪礼气质,皮肤却不具备显赫贵族的那种养尊处优的病态的白皙。

    这个男人在把头盔放到眼前的桌子上面以后,开始自我介绍,“认识二位十分荣幸,首先请许我向二位介绍我自己。我是赛隆帝国第九军团第三十二分队队长,尔萨.布卢卡。”

    “这也是我的荣幸,‘龙与地下城’佣兵团团长,依蒙.卡尔文。”依蒙道。

    “这是我的荣幸,‘蓝棘圣剑’佣兵团资深团员,安史马.望勒。”边的中年男子道。

    互相通了名字以后,尔萨开始说明昭两个人来的目的,“很不幸的告诉二位,昨天夜里我们便得到可靠的报,莱森纳洛河对岸的斯坦廷帝国已经于昨天夜里便开使筹备进攻我国的博布卡镇。所以我便离开了自己的队伍,先一步到达博布卡镇来通知诸位。”

    依蒙和安史马两个人表微微变化了一下,等着尔萨继续说下去。

    “幸运的是我们获得了这一个报,对方在今天中午才会完全准备妥当。但是,眼前却有一个难题,若是完全等待第九军团的援军到来,我们很可能就错过了这绝佳的进攻机会。这次请二位过来,便是希望二位先带领一百名勇士,先行拖延敌人的谋!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任务!也是一个非常艰巨的任务!具报显示,对方足有三千多人。所以两位万不可带着我们的勇士去硬碰硬,只需要拖延,拖延到下午援军到达的时候,我们便可以联合一举歼灭对方,消除后患!为分散敌人的注意力,两位将会从两个完全不同的方位同时上岸,之后,便要靠两位的勇敢与智慧与敌人周旋,我不希望看到有一位勇士倒在敌人的刀尖下!”

    这是命令,不容推辞的命令。听起来简直像是去找死,可是死不死的依蒙算是看清楚了,眼前这个家伙虽然说得好听可是根本没在乎。二百对三千还不死人?那这群人都得要是宗师阶层对方都得要是见习阶层。可惜的是,这两队都是见习的为多,说白了就是上战场的一群炮灰。依蒙听到这里已经对统驭这群人开始逐渐没了兴趣,反正这群人就是被拿来死的,一会儿上了战场自保才是最重要的。只要他们团队没事儿,这件事就没有问题。反正对方不可能组成一个全部都是资深阶层以上的三千人团队,自己这几个人打不过但逃跑总是绰绰有余的。想到这里,依蒙心下也就坦然了一些。

    两个人被细致的安排了一下战术以后,便走出了这个房间重新回到码头。

    码头上,已经有两艘运输船等待着依蒙和安史马他们。码头上,有一个人正在分发蓝布条,分发蓝布条的人自己的左臂上也系着一个蓝布条,然后每发一根便拍一下自己的左臂上的蓝布条教导每个人都把布条在左臂上拴好。这是他们一会儿上了战场上看到自己人的标志。

    高戈看到依蒙从码头的议事厅出来以后,立刻带着休斯和索菲拉一起走过去,并把代领的蓝布条递给依蒙。

    “拉纳有了布条了吗?”依蒙问,“一会儿在战场上可不一定会发生什么,所以至少别被自己人误伤还是好的。”

    “放心吧,他已经佩戴好了。”高戈说道。

    索菲拉对影子中的人始终还是充满着好奇心,他自始至终都没见到过影子里的拉纳,只是凭着几个人说话的气氛和莫名其妙变少的食物与水上隐隐判断出的确他们队伍里一直存在着一个相对他而言高级别的盗贼。

    老镇长最后一次在码头边上动员所有人的气氛,然后两队人马分别登上了两艘船,船便缓缓的离开了博布卡镇的河岸。

    船上,所有人都沉默了,在船的颠簸起伏中,整条船上只能听到河水击打在船板上的声音。船慢慢靠近对岸,船上的每个人在船每接近一分脸上的凝重便多了一分。毕竟这时候已经听不到博布卡镇送行的声音,直到这时候船上很多士兵们才真切的拥有了即将踏上战场的真实感。荣耀促使每个人都不容后退,却没办法抵消每个人的恐惧。当船抵达对岸的时候,整艘船上所有人都噤若寒蝉,但这却肯定不是平静,甚至都在浪涛声中听到每个人的心跳。有几个胆子小的团员脸色已经煞白,看着渐渐靠近的莱森纳洛河对岸,差点哭出来。

    莱森纳洛河的南岸,与北岸的景致产生了明显的差距。南岸上低矮的灌木丛反而更多一些,少了一些高大的树木。远远望去的时候,甚至还能看到大片的田地,田地内的庄稼形成一片难以言喻的嫩绿色,与间或的一些斑驳的树影连在一起,浩浩绵延到天际。南岸和北岸一样的是绿色,但北岸多的是一种沉重的暗绿,南岸则是一种新鲜的嫩绿。若并非是兵戎相见,这种景色或许会让人说不出的心旷神怡。

    踏上岸的依蒙虽然是整个团队的领袖,但是一点领袖的模样也没有,他甚至紧张到差点被岸边的石子给绊倒。在稍稍舒缓了一些绪的时候,依蒙按照之前尔萨简单教导过的样子开始调整自己的部队,但不论怎么调整他都不会让高戈他们离自己太远。

    运输船,在把众人送到对岸以后便慢慢的重新驶回博布卡镇。

    然而就在船渐渐消失成一个点的时候,依蒙才刚刚开始布置枪兵,便被高戈撞了开。

    又是箭!

    依蒙感觉自己这一路好象见了很多弓箭一样,在被扑倒的时候,依蒙突然记起了丝莉娅骂人的话,他这时候也有一样的感觉:全世界的弓箭手都他妈的死掉就好了!

    这一支箭是个开始,紧接着,岸边五十几米远的灌木丛中接二连三、稀稀拉拉地往外箭,而来的方位总有变化,几乎没有同一个地方来的两只箭!这边的这群菜鸟在这种稀稀拉拉的弓箭攻击下竟然也有人在猪叫一样的惨嚎,显然是中了对方的弓箭。手持盾牌的战士此刻赶紧挡在队伍的最前面,二十几面盾牌勉强保护住了己方的人安全。

    正在这群人防御弓箭的时候,灌木丛中开始响起了一些杂乱的声音,这些人还没明白过来,头顶上便已经开始慢慢聚集起了一团黑雾。

    “大家往西躲避!远离开水面!快!”依蒙看到那团黑雾还在聚集,赶紧命令道。

    这次依蒙发现所有人都听话了很多,不似之前那么总是有些拖后腿的。这件事倒也容易理解,这群脚们,佣兵团的像样的任务都没做过几个,士兵就整天都懒散惯了。没上战场的时候总有那么一肚子大便理论拉不出来就憋得难受,但真上了战场之后就全都蔫儿了,没几个有主心骨的人物。

    在接到依蒙的命令之后,所有人都小心翼翼的往西移用。骤然间,团队最前面持盾的战士猛然冒出若干人抱着头一脸恐惧的、无目标的四处奔走!依蒙还没明白过来什么况,整个队伍便全乱了。

    那团云雾的雷电魔法原来只是用来吸引所有人目光用的,他们队伍中早便有不少人被锁定了“恐惧”魔法!只是所有人都注意黑云去了,忽略了周围细微的异常。

    前方队形一乱,整个队伍便失去了唯一脆弱的防线。对方的弓箭手和魔法师便开始配合着对依蒙这边进行了一轮密集的攻击。刹那间,队伍已经完全没有了队形,惨叫声也从这开始此起彼伏,片刻便倒下了小半。

    这一阵密集的攻击过后,一直躲在灌木丛中的对方的部队终于慢慢从浮现。

    依蒙没看见的时候还是有一些侥幸心理。但当看到慢慢冒出来的近千人的部队的时候,依蒙倒吸一口凉气。再看一眼对方整齐的阵营,便彻底没了胜利的念。

    对方在把依蒙这边剩下还站着的六十几个人围在了岸边,一个首领模样的战士此时慢慢走到队伍前面,他突然爆喝一声,整个军队便跟着爆喝一声,声音震耳聋。

    依蒙这边有些胆小的同帮已经被这一声暴吼吓得腿抖成了筛子。

    为首的那个战士拿着自己手中的长剑,有节奏的敲击着盾牌,霎时间,整个海岸线上又响起了齐刷刷的敲击声。对方的队伍也在这种敲击声中慢慢收拢他们的包围。

    在对方这种气势和阵势下,依蒙此刻已经彻底无念。在他稍稍冷静之后便重新恢复了只以他们四个人的团队考虑战略。

    就在这时候,一个还有些稚嫩的声音突然响起,“主说!我们的荣耀便在眼前!主说!信他者比得到救赎!主说!他会站在自己信徒的这边,给予信徒的敌人们最沉痛的诅咒!勇士们!不要被眼前的虚假震慑了你们勇猛的心灵!我听到了!主说!他会站在我们这边!勇士们!握紧你们手中的武器!为了荣耀!为了前方的救赎!展现你们的勇气!无的给狂妄的异端一些颜色看看吧!”

    依蒙听到这一声都有些呆了,他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后不远处的索菲拉。

    索菲拉此刻正站在人群的最后面,稚气未退光的脸蛋上浮出一层坚毅的神色,一举一动都与他之前的模样十分得不相符。索菲拉带给这六十几个人的震慑力不容忽视,几乎所有人都开始冷静下来,眼中已经没给有那么多的恐惧。很多人都已经开始准摆好决一死战的架势。

    索菲拉却对眼前的状况似乎还是不满,他往前一步,在人群中一法杖敲倒了一个己方的队友。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这种发展,都不由自主地看向了这个年纪轻轻的牧师。这一棍的力道之大,看过倒下去的人的头壳上的凹陷便能知道,此人就这么不明不白地立刻化做了一具尸体。索菲拉不屑地说道,“主说!他已经舍弃了你!你根本没有资格得到主的偏!主说他只会偏无畏又虔诚的勇士!”

    这一举动再次大出依蒙的意料,依蒙看着眼前的小孩子,甚至觉得他突然间变得非常陌生和恐怖。这是那个在“百王城”内认识的那个天真的小孩子吗?是什么东西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改变了他?依蒙甚至在这时候很不应该的感觉到,就在刚才索菲拉敲死那个人的时候,索菲拉脸上似乎展现出一种狰狞的笑容。那种笑容开始模模糊糊的与另一个影子重叠,依蒙虽然忍不住想到可还是努力压抑着自己的这种感觉,让自己不要想到那个方向。

    索菲拉的脸上显现出正义凛然的神色,让依蒙开始觉得这一切只是错觉。战场上间不容发,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去留给依蒙思考。看着慢慢靠近的敌军,依蒙深吸一口气,绽放出了斗气,并凝结了自己的魔力给自己的长剑上加了各种增加伤害的辅助魔法。休斯老样子三个防御魔法招护,高戈也在瞬间提升了自己的斗气,也在这时候,狂战士特有的那种浓重的杀气在周围弥漫开来。己方的人们在这种杀气中更加的振奋,有几个人的嗓子中甚至响起了“咕咕”的声音。

    这不知什么成为了这场屠杀的开关,总之在那开关开启的一瞬间,双方的队伍便如决堤的洪水冲撞在了一起,霎时间杀声如雷!

    这是怎样的一场杀戮!依蒙在战争开始的时候便完全陷入了一种茫然。敌人没有他强大,对方军队中实力最好的也不过刚刚进入资深阶层而已,大多的士兵都还只是正式阶层的,因此不论他还是高戈和休斯,都一样的并不算狼狈。

    但对方正式阶层的士兵,穿着厚重铠甲的士兵,竟然也成为被屠杀的目标!那一群之前被所有人小看的见习阶层的士兵们,此刻竟然爆发出难以想象的实力!

    一个己方士兵用膛顶住了对方的长矛,竟然能让长矛贯穿了自己的体以后还能继续往走,然后一剑扎进了对方脖子附近的铠甲缝隙里和敌人这样同归于尽!还有一个己方士兵将对方一名士兵扑到以后,上立刻被对方跟上来的数个士兵刺上了好几枪,可就这样,却也不知道他那里还能剩下什么力气,竟然愣是用河岸上的一块石头砸穿了对方的头盔,把扑倒的那个士兵也一起送回了神的怀抱。这样的场面此起彼伏,整个河滩上的人们都完全陷入疯狂!

    这个世界也疯了……

    依蒙再无尽的血影中看到了索菲拉,依蒙确定这一眼没有看错,索菲拉真得在狞笑!慢慢的,依蒙发现了己方士兵们疯狂的真正原因:索菲拉正在一直不停的给眼前战斗中的士兵们每人上都加一个不知名的魔法,中魔法的士兵全部都失去了理智,一个个都变成了活生生的杀戮机器!

重要声明:小说《邪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