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突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希米·筱 书名:邪痞
    该来的,怎么也躲不过去。依蒙此刻算是深切地明白了。在他们踏上丘陵的一瞬间,周围突然腾升起的强烈的杀气,把几个人完全包围。连索菲拉这种新手也感觉到了这一股强烈的杀气。杀气并非一个,而是若干个,从四面八方涌起。依蒙心底一寒,四周看了一圈。

    这里不愧为是丘陵地带,一波挨一波的丘陵如同柔和的波浪一直延伸到天际。每座丘陵都高低不一,起伏高度不定,坡度也一样的有急有缓。连在了一起是这么的壮观!丘陵上,大多覆盖着绿色的植被,从低矮的灌木到拔的树木,在这一片绿色的簇拥下,使它像一个绿色的海洋,甚至看得久了,都会有种波浪动起来的错觉。

    这样的丘陵森林,特别适合藏匿危机。

    “包围我们的有一百多号人呢!老头,这和合同不同啊!”依蒙不屑的哼了一声,把手中的剑拔了出来,“好在,我感觉到这个气息还不都是很强烈,勉勉强强,算是没超越六级任务了。老头,你最好别再耍花招了,能招惹上这么一群人,我想你肯定能支付得起六级任务的钱!你可别想赖账,我们有的是办法让你生不如死!所以你最好一个大子儿也别少给我们!眼前已经值一百多个金币了!打个五折还要五十多个金币呢!”

    老头坐在马上浑一寒,紧紧地抓住口不放,胆怯的朝四周看了一圈,“只要你能让我回到我的祖国,回到我的家乡!我想你保证,多少钱我都付的起的!真的!”

    “你终于肯摊牌了。实际上你也是个人物吧?我不知道你来赛隆帝国的真正原因,也没有兴趣知道,但恐怕你和维尔那老东西接触肯定不仅仅是受雇于冒充一个仆人那么简单吧?否则也不会在维尔的任务之后不久就这样兴师动众的回国。估计,你现在手头上掌握着什么重要的东西吧?虽然我和维尔接触时间不长,但也知道维尔那老东西从来都只管拉屎不管擦股,现在有了烂摊子要砸在你头上了,我说得对吧?能告诉我现在这个训练有素军队是哪个国家的吗?他们要是是赛隆帝国的人,这么一群人要消灭我们这么几个人,恐怕早就动手了,也就不需要这么躲躲藏藏的,在这兔子不拉屎鸟不生蛋的地方聚集了。”依蒙刚说完,几只鸟就从树林里面飞出来,像是证明这个林子里面是有鸟的一样。

    老头犹豫了好一阵子,才憋出一句话,“军队的话,恐怕是阿玛塔西塔帝国的……”

    依蒙愣了一下,“阿玛塔西塔帝国?他们派了部队横跨整个赛隆帝国?就为了阻截我们?我他妈的还以为是斯坦廷帝国呢!……慢着!这件事该不会与什么德华还是什么布尔玛下之类的皇族有关吧!我靠!我们佣兵团是不是被诅咒了啊!怎么任务一个比一个蛋!”依蒙回过头来,对着老头喊道,“一会儿眼前这个难关度过了,你最好老老实实地把真正的任务告诉我,你要是还是不老实,我他妈才不管用什么手段呢!一定要撬开你的嘴!否则这个任务就只能中断!我们这就他妈的立刻走人!”

    索菲拉对眼前的脏话连篇的依蒙突然有些陌生,他闪烁着自己铮蓝铮蓝的眼睛,看着依蒙,突然间有些迷茫。那高大的依蒙和眼前这个依蒙是同一个人吗?

    依蒙此刻根本没有时间顾虑索菲拉的绪,和休斯合计到,“怎么样?能点的起来火墙烧一片树林吗?”

    “恐怕不行,刚刚下完雨,空气都还很潮湿……”休斯说道,并在手指尖燃起了几个小火焰,在旁边的树干上一捻,火焰便熄灭了。

    依蒙看了一下,点了点头。然后把高戈和索菲拉也叫到了眼前,“嗯……那一会儿咱都以最快的速度往我指得方向跑,对方建立的这个口袋并没什么可怕的,本来他们实力就都不强,却又分散了开,突破一个口子绝对不成问题。只要跑出去,即便拖上一列火车,各个击破应该不难……”依蒙说道。

    “什么是拖上一列火车?”索菲拉好奇地问道。

    “这是他发明的古怪的词!意思就是我们在前面跑,后面一群追的敌人,但敌人跑的有快有慢,然后渐渐的就能产生一点差距,我们把追的最近的宰掉,然后继续跑,再宰最近的,再跑,一直把敌人都遛没了,这样懂了吗?”休斯还没等依蒙开口,就赶紧接道,“他说,火车是他在梦里的一种交通工具,不用马,竟然能凭着火烧开水就能拖着几十辆马车跑,他却还经常不承认那是梦,真是个异想天开的浑蛋!你说是吧?”

    索菲拉一脸茫然的看向依蒙,依蒙皱了一下眉头,无奈的笑了一下,耸了耸肩膀。自己在李翼浩那边又何尝不是被大家讥笑,把一个有魔法的梦当真?只是他早就习惯了,懒得在这个到底哪边是梦的问题上纠缠。

    索菲拉却在这时候自言自语道,“要是真的有这种交通工具就好了……”

    依蒙听的一愣,突然间一些想法如海潮般的涌了上来:他一直都是两重份活在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里,因为习惯所以一直没有意识到过两个世界可以相互利用的地方。被索菲拉这么一说,依蒙突然感觉到,自己为什么这么笨呢?要是一开始就从另一个世界带点科技什么的过来,制造一些这个世界没有的东西,不就可以发家了吗?哪里还需要像现在这么拼命?这个世界里也有一些另一个世界里没有的东西,比如说女魔法师们那些延缓衰老的非魔法材料的方法,若是能在李翼浩的世界做出来不是就发死了?

    “看眼前的形势也就只能这么办了……他们怎么还没动静?包围了这么长时间,难道等着咱们逃吗?”高戈看着了一圈,感觉着杀气,有些好奇。

    依蒙被打断了如潮的想法,被眼前的危机拉了回来。

    外围的那群包围的士兵,此刻内部起了矛盾。因为来兵一共分了三队,三个小首领分别控制。但眼前的形势却是,对方的四个佣兵当中有两个是精英阶层的人,而他们这一群人却最高的就是三个小队长,刚刚步入资深阶层而已。这次上头安排他们这三个人出征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他们三个小队都级别低,不容易被赛隆帝国的侦察部队觉察。但是眼前的形,每个人都清楚,谁先上谁就是炮灰,谁就是最先死的。这三队人没有一个人希望死的,本来这潜入敌国就已经让他们腿肚子打颤颤,所以在这三个小首领眼里,即便完不成任务也是理所应当。因而在包围了这四个人以后,没有一个队长下令先收缩包围圈,互相推脱责任。几个人都有自己的算盘,这事很容易闹大了,闹大了惊动了赛隆帝国的军队,那还有活吗?就说他们承认是被阿玛塔西塔帝国派遣来的,自己的国家会承认吗?那时候活活被折磨死的他们可就死的忒冤枉了。这样包围住了不动,就看天命选择哪个是倒霉鬼了,折点兵卒是在所难免的事,然后他们也都尽力了,就可以回去交差了。

    这些事依蒙是不知道,相反觉得对方有什么谋。在他仔细并快速衡量过后,觉得气势最弱的一个角落,反而最像是陷阱,所以在基本确定以后,他把手指向了气势最强烈的一个方位,几个人便立刻冲杀过去。

    这是那队的小队长万万没想到的,他们来还在想,要是自己这一小队把气势搞得大了点,对方恐怕会先挑软骨头下手,没想到他算来算去算计了自己。在发觉对方冲向了自己以后,慌忙的往两边撤兵。士兵们毕竟不清楚长官心里的算盘,虽然看到长官的命令是撤退但还以为长官是发错了命令所以两边摆手是让他们两边包抄,就一起涌了上去。士兵冲出去了,长官就成了光杆儿一个,心下不由得一惊,为了不让自己的这般突兀成为众矢之的,也硬着头皮随着士兵冲了上去。

    高戈在面对眼前一个个低等级士兵的时候,充分的显示出他级别的优势来,双手斧挥的那叫一个轻松自在。此刻依蒙、高戈和休斯三个人手中的武器都是能买到的武器中的极品,除了找武器大师们花天价订做的那些宝贝武器、以及是秘宝圣器什么的武器之外,他们现在手里的就是整个磅礴大陆最强了的武器了。至于手持不知名圣器还躲在影子里面的拉纳,在这种程度上的敌人面前,几个人都懒得关心他的人安危。对方的小士兵的武器装备呢?充其量是运气好点,做武器的时候被师傅疏忽多放了一两生铁、多砸了几锤,上的铠甲就更加不堪了。被高戈的斧头劈过去之后,每个被砍中的士兵都被砍开了铠甲伤到了骨。高戈在试探的挥了几下斧头砍倒两个人以后,立刻运用起斗气来,也不再和依蒙与休斯配合多打一,一个人冲进去砍得好不痛快。被施加了斗气还运用起技能的普通极品双手斧,遇到那些批量生产的劣质铠甲,虽然没有夸张到像切豆腐,但是也是不比豆腐强多少,只是在高戈的斧头砍过去之后,铠甲充其量保住主人的小命儿一时半会儿死不了而已。依蒙则跟在高戈后,算是保护高戈所防御不到的地方,虽然没有高戈砍得那么痛快,但是也瞅准了时机,放倒了两三个人。休斯站在最后面,看到自己这边的优势以后,一片片的轻松自如的放着廉价的瞬发魔法,姿态悠闲的就像在放烟花。这些小士兵装备能好到哪里去?铁定了没有魔法抗,于是这些金属铠甲不管面对的是火球还是电箭,都一点不浪费的交给了自己的主人去承受。至于不知道什么地方会时不时地莫名其妙得倒下一两个人,浑抽搐死像凄惨的士兵,更是给战场上增添了一丝诡异。霎时间杀猪一样的惨叫声此起彼伏,依蒙几个人自打开始做任务到现在还是第一次杀得这么痛快。

    为首的那个小首领,一看大事不好,自己的三十多个人不一会的功夫被对方放到了一多半,喊了一声,“嗷哟!我的娘来!”便滑稽的一跳一跳得逃向了自己的盟友。仅剩的十几个士兵一看头儿都跑了,哪里还有战斗的意思,立刻一哄而散。依蒙等人从来不追穷寇,一方面为了防止那是圈,另一方面得对方拼命了,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事儿。几个人杀出了包围圈之后,依蒙立刻修改原计划,现在要是再往阿玛塔西塔帝国走就是犯混犯傻,直接按照虚假的计划往南直走渡过莱森纳洛河才是正途。依蒙他们的马也都在刚才突围的时候丢在了口袋里面,此刻不可能回去骑回来,于是一行人跑步往南逃窜。骑着马的只剩下老头子一个人,跟着一群人后也都迅速的往南逃。

    这一路没有人敢停下自己的脚步,直到跑出了茂密的丘陵森林,见到了一条还算宽广的道路,才放慢脚步大声喘着粗气。他们打开地图大约的确认了自己的位置,便顺着一个方向走下去。终于,天黑之前,他们在丘陵森林的边缘看到了一个驻扎部队的小镇子,毫不犹豫的投奔进去。

    依蒙在事稍微平静了一阵子以后,开始骂人算不如天算。早知道事是这个样子,还不如顺着大路一直走到莱森纳洛河边坐船过河呢!这绕了一个圈子反而绕出些麻烦来。

    几个人在小镇子里仔仔细细的盘问了老头子,终于大概算是了解了一点事:这个老头在维尔的家族里面生磨硬泡了十几年,终于取得了维尔的一点点信任,而后从维尔那里以高额买到了一个什么东西,花光了自己所有的积蓄。但看来好像那个东西物有所值,所以老头子要把他拿回自己的国家用那个东西帮助自己的国家。但是,当老头子买到手以后,却听到维尔那个老混蛋的一个仆人传话来,老维尔声称自己家被盗,布尔玛陛下的某某宝贝在他家被家奴盗走!于是,他便成了盗贼,成了布尔玛下亲自要追踪的盗贼。老头子本来觉得这并不是什么天大的秘密,也不是不可以对受雇于自己的佣兵提及,原因是那个什么东西只对国家有用,对老百姓、佣兵而言几乎没用处。但是他却在那时候听说能找到的廉价的佣兵团似乎和维尔有什么瓜葛,所以不敢如实以对。

    “你该不是听到我之前骂维尔故意这么说来讨好我们吧?”依蒙反问。

    老头子赶紧声明,“我绝对没有说谎!这次我绝对没有!我对主发誓!我以我的国家起誓!您想,要是我这都是在撒谎,那布尔玛下可以向赛隆帝国请求支援缉拿我啊!但是那样我手里的东西就会落入到赛隆帝国,所以布尔玛下才会冒着挑起战争的风险来派人越境捉拿我也不敢向赛隆帝国通风气!”

    “你还想骗我,那个东西不大吧?我们这一路都没看到你上有什么大型的物品。若是小东西,你为什么不直接寄存到魔力保险箱里?”依蒙咄咄人的问道。

    “因为这个东西看起来是个东西可实际上是个活的!魔力保险箱能消除一切生气,要是把它放进去,它会死掉的!”老头子赶紧解释。

    说到这种地步了,依蒙也懒得去深追究这些事,知道得越多他反而觉得自己越危险,他甚至已经觉得自己知道得已经太多了,于是也就不再继续深究什么事,信了老头子的话。

    晚饭的时候,索菲拉一脸的不舒服。依蒙专门为他点的几道油水很足的菜,他却看着脸色一阵阵的变化,一口都没有吃。依蒙想了一会儿,温柔的问道,“体不舒服吗?是……第一次看到杀人?”

    索菲拉看着依蒙,几乎要哭出来的样子,嘴唇苍白苍白的,好不容易点了点头。他们以前外出抢劫,也就是把那些不听话的爆打一顿。在这之前,索菲拉一直以为自己打猎时间已经够长了,所以见到死人的画面也应该没什么。但是他的想法大错特错,杀人的场面和杀动物的场面是那么的不同,那么的有震撼力。在战场上,几次他都差点呕出来,硬忍下去自己那些异常不舒服的感觉,要不是他意志还算坚强,恐怕已经被那些画面吓晕了。

    依蒙见自己猜对了,叹了口气说,“这我帮不了你什么,自己多适应吧!多看上几次就习惯了。而且,为了在战场上倒下的不是自己,就必须不能被战场所有的无关紧要的东西牵扯精力!要是你不能尽快适应,那很有可能只是靠我们来保护你是一点作用都没有。不想死就杀死对方,这是战场上最简单的道理。这些什么的,也是给你的一个考验。你要知道,跟着我出来之后,所要面对的世界是一个很现实的世界而不是你所幻想出来的美好世界。这个世界上不仅仅有耀眼的荣耀,在无尚荣耀背后搭建的砖石,全部都是活生生的人的血。不死人是不可能有荣耀的。做我们这一行的,吃了今天的不知道是否还能吃到明天的,所以今天的就一定要在今天珍惜,错过了之后你就永远见不到今天的了。”

    依蒙看了一眼眼前的小孩子,叹了口气,继续道,“你知道吗?我在差不多你这个年龄的时候,杀了第一个人……这个世界本来就已经很疯狂,所以我们要是不随着疯狂那就会被他们其他的疯狂所淹没。你能明白吗?”

    索菲拉艰难的点了点头,端起眼前的一整只烤鸡,大口的撕裂着。依蒙清晰的看着,索菲拉刚刚有点凸起的喉结正在上下不自然的翻滚着,知道他这已经在尽力。依蒙笑了一下,便不再说什么。

    次一大早,依蒙带领着所有人离开了小镇子,顺着道路开始继续往南走。一行人谁也没有发现一件事:就在他们后,远远的跟着六个矫健的影。

重要声明:小说《邪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