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曲折的行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希米·筱 书名:邪痞
    这一个礼拜的囚徒时间终于算是到头了!高戈、休斯和拉纳都迫不及待的开始活动筋骨。刚开始还不敢太过剧烈,但反复尝试了几次确定没问题了之后,几个人都跑到了镇子外面的训练空地上大肆的发泄自己这些天的郁闷。不消一会儿,几个人都精疲力尽但却有种淋漓尽致的爽快感高兴得回来。休斯下一件事就是要找一个女来把自己上的弹药全部卸掉然后真正的彻底休息一把。

    瑟玲娜则在这时候很轻车熟路地为佣兵团找来了他们建团的第三个任务:一个护送任务。

    依蒙等人一听又是护送任务,一个个的都浑发毛。前一个任务就是个护送任务,差点要了这群人的小命儿,现在再听到护送,几个人连骨头都发麻。可眼下也没有什么别的什么任务可以做,几个人只好硬着头皮约见委托人。

    约见委托人的这个空当,几个人开始考虑挥霍这四百个金币了。大部分的,拿出来买装备,以增加自己的保命几率。现在这几个的上上一次花了一百多个金币买得装备基本上没有几件是完好的,所以这次几个人便预订好要重新物色一更好的装备好做保命之用。休斯在和高戈一起选装备的时候开始发牢,“你说咱成立佣兵团接任务是为了做什么啊?是为了赚钱?那赚钱来为了啥?为了买装备?买装备又为了啥?为了做任务!到头来我们自从创造了佣兵团之后只是在这样恶循环!连点具体的目标都没有!唉!我当年是怎么上当的!唉!”

    高戈则一边挑一边接到,“听起来好象这样,但我倒觉得咱成立了以后就像是在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说不定等滚到某种可以让我们安逸的程度的时候,我们真得就可以只是享受了。若是以把这个雪球滚大为目标,那咱佣兵团部就有目标了嘛……”

    休斯无言以对,不屑的哼了一声,算作回应。

    李翼浩那边这些子再也没什么重大事,在第二天回李明琛电话的时候,信誓旦旦的接下了这个工作,之后的时间就是在忙这个活了。工作时间是半个月,所以这半个月他们几个人基本没干别的什么事儿,只是闷在宿舍里做工作。至于白天的课程,大课几个人轮班,每次只去两个冒充喊到,小课冒充不了就去补充睡眠。

    也就有点波澜起伏的也就是依蒙这边。

    约见委托人的次,约见的时间到了,几个人就一起下楼去了一个独间去见委托人。但看到委托人的一瞬间,几个人掉头就想走:眼前的这个老头子,是维尔那个任务时候,进马车的四个仆人其中的一个。瑟玲娜一听也有些愤怒,二话没说就把这个老头子往外推。老头子弄明白了什么事以后,赶紧喊到,“我和那天那位大人没有任何关系啊!我只是被他雇去暂时冒充仆人的!”

    几个人这才将信将疑的肯听他说话。

    重续坐在桌子周围的时候,老头开口道,“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来自兽王森林旁边的一个小国,多利耶利国,大家都听说过吧!我的国家虽然不大,但是林木业相当发达,所以……”

    依蒙打断他的话,“我们都知道,你直接说任务的内容吧!”

    老头子自己笑了一下,见没人回应,尴尬的咳嗽了一声,接着说,“我来磅礴帝国已经近二十年了,毕竟对于我们这种小老百姓来说,这边的钱还是比我们国家要容易赚得多,所以便来了这里,这些天好不容易攒了些钱,突然觉得自己是时候回到自己的故乡啦。可是各位应该很清楚,这些年天下就一直没有太平过,我自己拿了这笔钱走在路上不放心,所以希望大家能保护我安全的过了边境回了自己的家乡。巧得很,我看到贵团现在正在做优惠活动,只收一半费用。我本来也没什么钱,攒了这十几年也才几十个金币,所能和贵团合作真是天作之合。我这初步估算了一下,我只需要付出十个金币,所以……”

    依蒙从头到尾打量了一遍,突然间笑起来,“也就是这个任务的原价是二十个金币罗?那应该算四级的任务,嗯……”

    老头子赶紧接到,“但我听中介人说过,贵团都完成过七级的任务啊!”

    七级任务?依蒙皱了一下眉头,转瞬明白过来:就是上一个维尔的任务嘛!那个任务说十级都不足为过。只不过瑟玲娜都清楚,这几个人拼命、耍小聪明什么的全部加起来,充其量也就能搞得了七级的任务,所以便说了七级。但依蒙再次笑道,“我不是说这个任务的级别,可是,有一个大陆上的常识您可能还不知道,算我这里提醒,那就是若是只是防备一般的强盗、土匪之类的护送,这段路虽然并不近,这一去就要半个月的时间,但消费全价也不过几个金币!任务等级都是被划分到最高是三级的!您不会连这点常识都没有吧?好吧!这种常识我们就算它是佣兵常识,那我再说一点更大众化的常识,你到冒险者旅馆里面办理个魔力保险箱,交上一年的十几个银币费用,然后把金币放进去,一年你还走不回去吗?回到老家之后再取出来不就行了吗?你又需要冒什么险?还要花十个金币来雇用我们?嗯?”

    老头子一个激灵,紧张之余嘴角都有些抽动。

    “或者,现在您能告诉我您还隐瞒了什么吗?您可要搞清楚一点!若是您对任务有所隐瞒的话,到时候我们可有权利不但要拿走佣金还要单方面中止合约!但是即便这样,我们也不想打没准备的仗,万一我们准备不足晚上睡觉的时候死在了梦里,到时候想中止合约都做不到了。”依蒙道。高戈等人也同时在这时候反应过来,凌厉的目光一同指向了老头。

    老头战战兢兢的回答,“没有……真的没……”

    依蒙立刻起,带着大家伙就往外走。老头一见事不好,立刻冲上去阻拦,“二十!二十个金币!……啊!不!二十三!二十三个!……我全部都给您了!我总共只有二十八个金币,还有四十六的银币!连同十六个铜币!真的!真的没有了!求求您一定要留下来可怜一下我这个老头子!”老头几乎已经急得要哭出来,竭力挽留依蒙。

    依蒙鄙视的看了一眼,“可怜?我们又不是慈善家,为什么要可怜你?还有,你都要骗我们去为你卖命,你还有值得可怜的地方吗?看在钱的份儿上,我就再和你谈一点。即便二十九个金币的一倍五十八个金币,不到一百个金币,也还是属于五级任务以内的收入,如果要是出现了六级任务的难度,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少了的钱一定让你吐到骨头也要给我吐出来!要是不幸进入了七级的难度出现了一个宗师阶层的人物或者等同于宗师阶层实力的团队,我们就立刻把你拱手让给对方!而且!我们要在任务履行之前便要取得所有的酬劳!一分不能少!你要是肯同意就立一个这种合同并在上面签字,要是你不同意,随便哪个团队,你去哪里去哪里与我们没有一点关系!”

    合同顺利的签好了,几个人在回到自己的房间后,高戈问道,“这么做没问题吗?他不会真的隐瞒了我们什么吧?”

    依蒙笑道,“怕什么!你看!咱上现在这装备,咱手里现在的武器!拉纳现在手里还有一把圣器呢!依照咱现在的实力,即便真的出现一个宗师阶层的人物我们也能勉强应付得了。更何况合同里面有言,到了七级我们就立刻把他让给对方,据我估计,基本可能不是没有但应该不大,都能惹得宗师阶层的人亲自出马,他应该不能穷到这种地步只有这么点家底。也就是说,非但我们没有什么太大的危险,很有可能我们到了对方的家里还能再坑上一笔……”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依蒙、高戈和休斯便已经集合在老头子边。老头昨天在合同上写下的名字是索兰,不过几个人估计这个名字恐怕是假名,所以也懒得记忆什么。老头看了一遍三个人,有些不安的问道,“怎么只有阁下三个人?贵团里不是应该有四个人吗?噢!我不是说我不放心诸位的实力!但是……”

    “你放心好了,我们一直是四个人一起行动的,多了你就别问了!”依蒙示意让老头子开始准备上路,老头只好有些揣揣不安的骑上了马,在休斯给老头子施加了一个“远程防御”以后,依蒙等人开始踏上了这段新的征程。

    若是不细看的话,很难发现一件事,就是依蒙骑的马要比其他人的马壮很多。这是依蒙由上次的任务学习到的一点,就是盗贼要从任务会合之前便要潜行。所以依蒙他们三个人都清楚,尽管看不到,但是依蒙的马背上其实还有拉纳。

    不一,一行人已经走出了拉伊纳地区,进入到了摩萨特里地区。这段时间一行人没有遇到任何麻烦,甚至连强盗都没有碰到。但依蒙等人却越加的紧张,因为对方若是没有在路上扰,很肯定的一件事,就是对方也在续力,等待一次击破他们的团队。

    在接近了一个小镇过夜的时候,依蒙把所有人都叫在了一起,先让休斯在他们周围放了一个魔法屏障防备盗贼们窃听,然后他一个人看着地图发呆了好一阵子,才缓缓说道,“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这样走下去比较好!从曼坨拉镇前往多利耶利,走这条路是最近的,也是一般而言最快的,但却不是护送任务应该走的。我们已经按照这种常理走了这些五天了,因为骑马加快了不少速度,接下来只要一天就能到达莱森纳洛河,然后渡河大约又需要一天的时间,我们就能到达斯坦廷帝国了。照这条路下去,我们完成这个任务,只需要十天的时间。但我觉得似乎没这么简单……我觉得就在这条路的某个地方,已经有人布置好所有的一切就等咱们慢慢走进去这个口袋了……”

    “那你的意思是我们现在修改行程?”高戈问道。

    “嗯,我以前听说过这么一句话,就是‘往往开始看起来最曲折艰险的路程,却是到达目标的最快捷径!’所以我觉得我们还是给对方个出其不意,从这里往西绕,让对方产生咱要直接绕远路渡莱森纳洛河进入多利耶利的错觉,然后在到达这片丘陵地带后再折回来往东南方向走,学一下维尔那老混蛋的手段,绕进阿玛塔西塔帝国,然后混进教徒的传教船只进入圣凯罗岛参拜一下主神凯罗,再从圣凯罗岛再回到赛隆帝国渡过莱森纳洛河,这样应该就能万无一失了。虽然说行程长了很多,但是却安全了不少。只是,以后咱们就别想光明正大的走大路了,有些时候恐怕还要我们自己开路出来……”

    依蒙说着,但期间一下地图都没有指点,他们的声音虽然外面听不见,但是他们的行动外人还是很容易看到的,万一有个盗贼就在天花板上偷看,那可就功亏一篑了。几个人看着地图只是听着依蒙讲,在依蒙讲完之后,几个人都表示赞同的点了点头。

    依蒙接着说道,“我现在要在地图上乱指了,这是为了防止盗贼偷看,以后在路上为了麻痹敌人我也会经常这样指一通,大家到时候一样都点头就好。”然后就在地图上指出了一条路线,就是在到达那个丘陵地区后直接南下,渡河进入多利耶利。高戈和休斯听话的一起点头。

    商讨结束后,第二天几个人便按照这个行程安排往正西方的丘陵地带进发。

    这天刚刚上路不久,便开始下起了雨。休斯为每个人撑起了一个小型魔法屏障,继续赶路。这样的天气是黑魔法系的职业最不喜欢的天气了。因为在这种天气下只能用对生物伤害威力一般地系和水系魔法,生命高伤害输出的火系魔法的威力会被大大削弱,风系的电魔法可能会波及到自己人。休斯忍不住骂,“!要他妈的下雨在我们完成任务之后再下不行吗?”但却也无可奈何。

    雨不大不小,刚开始一阵大的,但持续仅仅不到半分钟,然后出现了短暂的间歇便是这种不紧不慢的雨。雨下了半天之多,然后气势开始再次变小,雾蒙蒙的毛毛雨。所有人的视野都因为这个鬼天气而降低了,因此都不住的埋怨。这样的天气是没办法露宿了,可是若不能在天黑以前赶到下一个城镇,就只能危险的在夜间行路。夜间,又是雨天,简直是盗贼的天堂!依蒙等人无时不刻都保持着高度警惕,任何风吹草动都能让他们毛骨悚然。

    依蒙估算着时间,下雨天天黑得早,按照现在的时间计算,应该再有三四个钟头就要黑天了。依蒙了一下嘴唇,下一个小村子,在天黑之前不知道能不能赶到,早知道是这种况应该折回去,至少等这种鬼天气过去再说。

    就在依蒙想得入迷的时候,自己突然被后看不见的拉纳扑倒,一根弓箭就这样略着他的头发疾飞过去。依蒙一冷汗,但看弓箭的力道已经不是很足,软绵绵的连后不远的树木都没有扎进去可以判断出来,对方离自己并不很近。似乎这只是招呼罢了,根本没有要伤他们的意思。这种力道,打在人上也就刺破些皮,若是随便穿了件可以看的装备估计连皮都没办法划破,除非弓箭涂了毒,否则应该绝对伤不到任何人。

    但吓唬人,它的分量还是足够了。依蒙等人立刻都把武器握在了手里。依蒙根本感觉不到对方的杀气,也就是说对方在自己一百五十米以外。依蒙盯着弓箭飞来的方向,一动不动。眼前的只是一片茂密的树林,什么都看不见。

    对方却也没了动静,仿佛等着他们靠近一样。

    “撤!大不了明天再修改路线!前面恐怕已经有了口袋在等着我们了,没必要冒险!”依蒙小心翼翼的一边命令一边缓缓得向后撤退。但撤了一段距离他又觉得有些不对:如果对方要他们进口袋,那为什么还要先放一箭吓唬一下呢?依蒙赶紧示意大家暂停,原地围成一个三角形,把委托人老头子放在了中间,然后小心翼翼的四周观望。

    “怎么了?不是要撤退吗?”高戈在僵持了一小会儿后问道。

    “我觉得事有些不对!你想想,要是对方打算埋伏咱,那为什么要先放这么软绵绵的一箭吓唬咱们呢?”依蒙紧张的回答,眼睛不住的四周观察。

    休斯三层魔法罩护以后,也感到事有些不对头,说道,“该不是对方已经发现了咱们行程有变,然后只派了一个弓箭手超越咱们,放一箭吓咱们回去,而他们的主力早他妈的在后面布置好了口袋埋伏咱了吧?”

    依蒙咽了一口唾沫,“我也是这么想的……”

    “那就往前冲呗!我就不信,我们走的直线,对方追过我们还不被我们发现,能有多少人在前面埋伏咱!”

    依蒙皱着眉头道,“但是我觉得恐怕还有什么其它的漏洞,我说不上是什么来,但就是感觉到好像还漏了什么,好像往前走也一样是个危险……”

    高戈这时候接道,“往前是个危险,但是咱还是往目标走,往后也是危险,但是却撤回去了!这种算法不很容易出结果吗?往前的好处大于撤回去的好处,咱不是往前更好吗?”

    依蒙干笑了一下,造成他犹豫的原因是,现在他们走的路也不是前进啊……

重要声明:小说《邪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