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暗处的阴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希米·筱 书名:邪痞
    依蒙在听到维尔的要求后彻底呆了一下,好一阵子才反应过来,看向维尔的眼神充满了防备,“您……请问您这是什么意思?”

    维尔脸上依然是那种不变的温和的笑容,“老夫的家业太多啦,如今,老夫也打算彻底在阿玛塔西塔帝国定居,便打算将自己其他地方的家业全部转手给需要它们的人。老夫的人手毕竟不足啊,总不能一年到头老是这么两地跑来跑去,而且老夫的年事也已高,没有这种多余的气力。这里的所有家业老夫都要转手,所以也就很自然更没有多余的精力来管辖这家冒险者旅馆,因而便想把它交给最合适它的人……”

    “我一届佣兵,怎么会合适接手眼前的一家旅馆呢?我天生的个也不会许我这么做的,让我只能关在这一家店里,我肯定会憋出毛病来……我看您这次真算是看走眼,您还是找其他人接手吧!”依蒙听完以后赶紧推托,因为他不知道维尔葫芦里到底卖得些什么药,自然不敢轻易应。尤其是他说得好像很在在理,但是依蒙见识过他的“噱空之间”,那东西应该可以随意在任何地方打开门,去哪里不都是几步路的事?那在不在阿玛塔西塔帝国又有什么样的区别呢?

    “当然,您并不是最合适的,但您边有一个人是最合适的……”维尔顿了顿,“老夫实际上便是希望瑟玲娜能够接手这家冒险者旅馆,但是赛隆帝国的法规中明确规定,女人是没有任何权力接手不动产的。因此,也就只能把这件冒险者旅馆转手给您,至于您接手后打算不打算让瑟玲娜接手管理这家冒险者旅馆,便是您的自由了……”

    想到瑟玲娜,依蒙开始有些犹豫。但是他很清楚,事绝对不像听起来的这么简单,便抬头问道,“那……请问都有什么条件呢?接手这家冒险者旅馆不可能是免费的吧?”

    “一千五百个金币!”维尔脸上还是那样笑着,只是此刻,依蒙怎么看都觉得那简直就是地狱恶魔的化,那张脸后面的老混蛋丝毫没有任何一点点怜悯,甚至恐怕都不知道什么叫做怜悯。“当然,这笔钱应该不是对您说的,您看这样可以吗?您把这句话捎给瑟玲娜,让她三天内答复。如果三天内没有答复,我便会将这家冒险者旅馆转手给其他人!”

    “一千五百个金币!这个价钱都能买下整个曼坨拉镇啦!”依蒙有些愤怒。

    “这个请您放心,女人是种很奇怪的动物,在她眼里,这家冒险者旅馆绝对值这个价钱。还有,为‘暗夜玫瑰’的幕后首领,瑟玲娜……哦!不对!现在应该是卡尔文夫人了,卡尔文夫人拿出这点钱也并不是很困难吧?”

    依蒙先是浑一寒,紧接着盯向维尔的眼睛,甚至能喷出火来,要不是很清楚自己和对方的实力差距实在太大,真想跳过眼前的桌子给这个可恶的老混蛋几拳下去。他忍了忍,无奈的笑了一下,瞪着维尔说道,“维尔先生,您可真是黑啊!直到最后您也不忘记狠狠地宰一把对您来说已经没用的人……您利用人可真是利用的彻底啊!”

    “不敢不敢,不消几年,老夫恐怕也要对您刮目相看呐!依蒙先生这么年轻,却不仅目光犀利,行事果断,还有深不见底的充沛的潜力可以挖掘,实在是让老夫暗自羞愧白白活了这近百年啊!”维尔笑道,“再说了,难道在您眼里不是一样吗?女人除了是用来利用的还能用来做什么?”

    依蒙这会儿看向维尔的时候有些哑然。

    依蒙再次回到自己的房间,已经是深夜了。进门之前,依蒙先敲了敲门。门被打开,站在门后的瑟玲娜眼睛红肿着,显然刚才哭过,见依蒙走进来,忍住哽咽强挤出一丝笑,问道,“回来了?事怎么样呢?”

    依蒙听着瑟玲娜鼻子不通气说出来的话,进了门坐在桌子旁边先是叹了一口气,“有两个消息,对你来说。一个是好消息,一个是坏消息。只是坏消息必须要先有好消息诠释,所以只能后说,你要听吗?”

    瑟玲娜强忍住不能平息的抽噎,缓缓坐在依蒙旁,看着依蒙的眼睛点了点头。

    “好消息是,维尔说要把这家冒险者旅馆以卖给我的名义转让给你!”

    依蒙刚说出口,瑟玲娜便僵在了那里,红红的眼睛按捺不住兴奋的目光,但转瞬间,那种光彩立刻消逝,“坏消息我已经猜出来了,他开的价钱是多少?”

    依蒙对眼前这么聪明的瑟玲娜一经产生那种朦朦胧胧的真正舍不得放手的感觉了,他暗暗感觉到,这很可能就是所谓的。可是他不明白,为什么维尔对这么有能力的女人却丝毫没有兴趣呢?但片刻他又明白过来,答案只有一个,维尔边更出色的女人有的是。想到这里依蒙忍不住开始嫉妒。

    依蒙甚至此刻都有些不忍心开口,但看着瑟玲娜已经一脸坚毅的表示自己完全准备妥当,还是如实说了出来,“一千五百个金币……而且,只给你三天的时间,一旦超过时间,他将立刻出手给别人……”

    瑟玲娜还是不住手指抖了一下,老半天后,才一脸苦笑道,“这果然是他的作风……他……已经知道了我是‘暗夜玫瑰’的创始人了吧?”瑟玲娜的目光中一片暗淡,“但是,我到哪里弄一千五百个金币啊!‘暗夜玫瑰’总共的资产才一千多个金币啊!即便算上我所有的积蓄,也还差近四百金币!四百金币却只给我三天时间!我到哪里去弄?我又不是那种能随意潜入到皇宫偷皇家宝物的圣域阶层盗贼!”说着说着,瑟玲娜忍不住重新哭了起来。

    依蒙听到“四百个金币”这个字眼,转瞬明白过来,怪不得那个老头子这么慷慨!原来他早就调查的清清楚楚,并这么打算好,让自己这四根金条再回到他的手中!

    依蒙一拍桌子,“那就先别买了!我就不信,要是这家店卖给别人,能他妈的卖出去三百个金币!一千五百个金币!我倒要看他怎么坑别人!先让他出手,到时候咱再从别人手里买来不就得了?”

    “你不了解他!若是他出手给别人,那个人肯定是他熟悉的人!他们一定会商量好,拖的时间越长,这家店就越贵,而且如果错过了这个时候,以后我能接手的恐怕只是花更多的钱买到一个空架子!”

    “这家店就对你这么重要么?你不是已经决定放弃了吗?真的,不是我说什么,你有‘暗夜玫瑰’支撑着,只要再过个一年半载,你完全可以承包下这么一家店,甚至可能远远胜过现在的规模!你这是何苦呢?”依蒙奉劝道。

    瑟玲娜忍了很长时间,终于还是摇了摇头。但依蒙则不想就这么圆满了老维尔的心愿,所以没打算把手里的四根金条让出来。这次他们都拼了命了,这四根金条是他们应得的。而且这样只要拖过这三天,瑟玲娜便没有机会买下这家店了。依蒙相信时间能够洗刷一切,所以倒也不担心瑟玲娜会记着一辈子。于是,他借口道,“但钱不够也是没办法啊!我看即便这些天你买也凑不起这些前来……”

    瑟玲娜愣了一下,呆呆得看着依蒙。依蒙的眼神中丝毫没有帮她买下这家店的意思。她忍不住还想试探一下,便说道,“……你,能借给我一些钱吗?我后一定还给你……”

    “不可能!我从来不会帮着别人做错事儿!除非那件事儿对我眼前和将来都十分十分有利!但眼前这件事儿怎么看都不会是什么好事儿,对我更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好处。而且更重要的我觉得维尔好像还隐瞒了什么,所以故意把这家店开成天价,以此来消除别人的疑虑一样。我也不能确定,但我确实有这种感觉……”依蒙直截了当的打断了瑟玲娜。

    看到瑟玲娜惊诧的表,依蒙把瑟玲娜一把揽在了怀里,继续说道,“宝贝儿,你很聪明,我承认。你有很多比我要强的地方,我也承认。比如说,你要是给我几十号人让我现在就管好了这些人并且井井有条,我绝对做不到。但是,我有些方面是远胜于你的。因为我生活的环境某些方面比你复杂得多,在我的世界里,就说陷阱啊,诈骗啊,拐卖啊,什么什么的很多很多花样,而且这些谋诡计什么的还在不断的翻新。就眼前这件事的类似事,我以前就听说过很多次。虽然你说你对维尔很了解,但是你又怎么保证他现在卖给你的不是个空架子?有可能他故意让你这样想他,错以为这次肯定能全部接手过这家店,才这么做的呢!你说你了解维尔,但是却照样被他坑了让我结下那种任务,搞得你自己现在的处境都人不人鬼不鬼的,何苦呢?听我的,这次把心放宽了,把这家店放弃,然后我们一起做好我的‘龙与地下城’佣兵团与你的‘暗夜玫瑰’中介组织,以后的大好时光都在等着我们呢!别只在这一棵树上吊死!”

    “对不起……”瑟玲娜把头埋在依蒙怀里,紧紧地抱住他。

    “还是不能放弃吗?”依蒙叹口气问道。

    “不是……”瑟玲娜的声音小到只有依蒙能隐隐约约地听到,“但是太好了……你制止了我……”

    依蒙皱了一下眉头,握住瑟玲娜的肩膀问道,“你还有什么事瞒着我吗?”

    瑟玲娜楚楚可怜的看着依蒙,咬住下嘴唇老半天才小心翼翼地问道,“你能答应我你不生气吗?”

    “你先说是什么事!我看况……”依蒙一脸认真。

    “我……那我不说了……”瑟玲娜挣开了依蒙的手,坐在了桌子对面,“我只能告诉你我刚才哭并不只是为了失去这家店哭,还有因为骗了你觉得对不起你才愧疚的伤心的……”

    依蒙看着瑟玲娜,好一阵子,缓缓问道,“凯琳刚才过来说了什么对吧?难道说老维尔要你串通他骗掉我的这四条金条吗?”瑟玲娜一怔,看向依蒙的眼神中充满了惊讶。

    “好像猜对了……他都把你留给思德诺,你也不应该是真心给他卖命的,也就是说他开出了惑你的条件,比如说只要把我的这四百个金币骗回去,就能彻底拥有这家店?这好像筹码太小了点……哦!是不是从一开始他就要接管你的‘暗夜玫瑰’所以你刚才才直接说即便算上整个‘暗夜玫瑰’也不过值一千一百枚金币?嗯!很可能!然后让你的姐妹凯琳来说服你,然后你就卖了……”“我”字还没说出口,瑟玲娜已经惊恐的扑上去捂住依蒙的嘴,手都有些发抖。

    依蒙拿开瑟玲娜的手,“我知道你的想法,你觉得只要拥有了这家店就能很容易的靠很多门路赚回四百个金币然后还给我……但你想得太少了,瑟玲娜!你就没想过吗?你之前为什么能开得这么安稳?不全都是因为依仗维尔给你作后台吗?”

    “但我也有自己的路,否则我也不可能一个人开创了‘暗夜玫瑰’……”被依蒙这么一说,瑟玲娜有些愤愤不平的反驳。

    “这点我不否认,但是‘暗夜玫瑰’是一种只能生活在黑暗当中的组织,先不说你的‘暗夜玫瑰’也很可能是依仗冒险者旅馆的底气才创办的,可单单冒险者旅馆是要摆在曼坨拉镇,动都动不了的这一点还不够你后有很多麻烦打点吗?它们本存在的特就不一样!说件很简单的事儿,要是有士兵来额外的收税,‘暗夜玫瑰’可以打包跑了连本来应该给的税都不付,只打点好自己的需要的圈子就行了;可是冒险者旅馆就要黑白场上全要应付,完全没有想得那么简单!至于其他的杂七杂八的事呢?你想过吗?”依蒙质问道。

    “那些我不管!我只要这家店!”瑟玲娜被依蒙一刺激,完全耍起了小女人的子,这时候的女人根本毫无道理可讲。

    依蒙和瑟玲娜又吵吵了一阵子,最终依蒙气乎乎地扔下一句,“就你这么不可理喻我也不会把钱砸给你!你别做梦想为这件事儿从我这里拿走一枚金币!”然后摔门走人,去找拉纳凑合着挤了一晚上,现在他根本和瑟玲娜说不到一起去。

    瑟玲娜在依蒙气乎乎地走了之后,先是一阵子强烈的委屈,抱着枕头打了一阵子出气,然后又觉得自己的确是做错了。可是,她却怎么也没办法说服自己先去和依蒙道歉。她说不上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若是面对维尔,她一直只有惟命是从。现在的依蒙在她心里已经是一个不同于其他任何男人的存在,至少在面对她的任的时候,依蒙没有以自己是男人的份来命令和控制她,还给她讲道理,这怎么说自己都不应该得寸进尺的,但那种感觉就是压抑不住,她觉得依蒙应该来道歉,不管道什么歉,或者没有理由的道歉也好,但就是应该依蒙来道歉!她感觉到只要依蒙道歉了,她说不定会一切都听他的。但依蒙竟然没有接受她的任反而摔门掉头走了!想到这里她又气愤愤的摔了几次鹅毛枕头,把头埋进枕头作出哭声的样子,闹了好一阵子终于无果才彻底安静下来。

    安静下来的瑟玲娜突然感到特别伤心,真得就这么哭了起来。这一哭便一发不可收拾,越哭越觉得自己委屈,整整一夜都没有睡好。

    这一夜,同样没有睡好的还有依蒙。只是依蒙没有在考虑瑟玲娜的事,他在考虑维尔的事

    维尔这次的举动很奇怪,为什么维尔要贪自己的这四根金条呢?先不说传闻只要是大魔导士都是富可敌国的事,就是依照维尔现在的权势什么的,再怎么说也不会是能瞧得上自己手上这四根金条的人。再说,就是维尔直截了当的要克扣什么,依蒙现在能力也只能打掉牙往肚子里咽,他又何必绕这么一个大圈子呢?

    很显然,这里有什么谋。

    依蒙想到了谋,便又有些莫名其妙,自己这种小角色怎么被维尔看得上眼的?此刻,思德诺的影在依蒙眼前闪过,想到思德诺曾经喊过一句和维尔很熟的样子的话,原话是什么记不清了,但可以很清晰的知道他和维尔的关系不一般。那么说来,自己砍掉思德诺一只胳膊的事也肯定传到了维尔的耳中。

    如此想来便也就有了一点眉目,维尔很可能是想把自己上绝路,然后他再做个顺水人,让自己投奔他。可是这样想来,又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依蒙又不是离开这四根金条就会被惨了,维尔为什么要吞掉这些金条呢?依蒙在金条上作了很大的文章,但始终没有像透彻。

    这时候突然想到维尔曾经说的一句话:难道要去往邻国只能从临界这一条边境上路过吗?于是依蒙的思维也转刻便跳出了金币,文章应该不在金币上。除了金币,就只有冒险者旅馆了。冒险者旅馆名义上由谁来接管?他依蒙啊!也就是一旦这家店出了什么问题,首先要倒霉的肯定是他依蒙!想到这里,他又开始明白为什么维尔会想要自己的这四根金条,甚至还连瑟玲娜的“暗夜玫瑰”一起接手:维尔这是在断绝依蒙所有的退路。毕竟,四百个金币也不是小数目,甚至可以扭转不少事。至于瑟玲娜的“暗夜玫瑰”,是可以生出金币来的东西,自然更加留不得!

重要声明:小说《邪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