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曼坨拉镇的冒险者旅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希米·筱 书名:邪痞
    天刚近中午,一行人便已经越过了赛隆帝国与阿玛塔西塔帝国的边境。

    肌男、丝莉娅和马斯坦三人在到达边境以后,相互对视,犹豫了一会儿,送君千里终有一别,便由肌男出面首先和众人告别。

    肌男等三人重返阿玛塔西塔帝国以后,马托拉也在一起前进了一段路的后的第一个分叉路口处,以有一点私事要处理为由,带领着玲、康斯汀,以及今天上午才显的一个大师级别——收割者的叫做多罗亚.乔丹的盗贼和众人告别。

    瑟玲娜在看到那个盗贼温和的笑容后才记起来,一直暗地里帮助她的那个盗贼正是眼前的这个人,便在道别前诚心诚意的向这个人道谢。于是,继续前行的队伍只剩下依蒙、高戈、休斯和拉纳四人,以及新加入他们的的瑟玲娜。

    在接下来的一段路途中,瑟玲娜脸上丝毫没有那种无处可去的忧愁,相反还有些归宿感的兴奋。只是这一队人的行动实在是太慢了。高戈他们三个人被主教们嘱咐过不能剧烈运动、不能运用斗气和魔力等等,瑟玲娜则失血过多还没有完全恢复,至于最健康的依蒙,浑上下没有一块不疼,这却也是最健康的一个,因此还要由他负责四处打点,别让几个人累着了什么的。这一天下来,竟然只走了不到三十公里路。好在,最终他们在天黑不久遇上了一个边境城镇。

    在找到城镇的冒险者旅店以后,依蒙为了高戈他们的体考虑也不在乎钱了,直截了当的外出高价雇佣了四个马车与四个车夫,准备明天一车拉一个回去,并且每个人都由一个车夫照顾。至于他们上的贵重物品,几乎全部都在小镇的冒险者旅馆里存了起来,上只带了点方便活动的细软和一些并不贵重的繁杂的东西。

    这晚上,五个人便在旅馆里面安歇了。

    瑟玲娜倒是很自觉,一开始便直截了当的把依蒙给她订的单人房间退掉,跑进了依蒙的被窝。

    这让依蒙这天晚上一只恨得牙根都疼:瑟玲娜这个小狐狸精在失血过多之后体突然多了丝病态美,并且她自己还十分的清楚自己新生的这一点优势,从踏进依蒙的房间开始,便用尽心思的利用自己各种可以点燃依蒙的姿态把依蒙挑逗的所有血管都几乎要迸裂。可怜的依蒙,他此刻又加上一天的劳累,浑疼的根本一点都动不了,甚至在一趟在上之后,连手指头动一下都要耗费他所有的剩余的力气。

    瑟玲娜这个小狐狸精早看穿了这一点,哪里肯放过这等好时机?看着躺在那里直勾勾盯着自己大口大口的咽唾沫的依蒙,小狐狸精主动地扑上去把依蒙剥的赤条条的,然后在依蒙上就这么挑逗、蠕动。一晚上依蒙就像个玩偶一样被瑟玲娜随意摆布,甚至中途瑟玲娜很干脆的在玩弄他体的敏感部位,可就是手刚刚举起来要表示反抗的依蒙的双手总是又无力的垂回去,躺在那里剩下的只有无奈。

    小狐狸精尽管在**上与依蒙相比还是个绝对的新手,但是在挑逗方面却是个十足的行家,依蒙生生地被她就这样点起火来一溜烟烧到脑门然后迅速就莫名扑灭,再点起火来一溜烟烧透心肺就又再次被莫名的扑灭,反反复复的不知道多少次。最终小狐狸精在看到依蒙真的已经被挑逗到愤怒的边缘了,才肯老老实实的、体贴的不再只有挑逗,在依蒙的肚子上展开了一阵狂放又美丽的舞蹈,让依蒙彻底舒坦了一把。

    这次完事儿以后,依蒙第一次感觉到这种被挑逗到极限的**的方式好像也是蛮不错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在被到边缘后的释放从心底到每个汗毛孔感到爽得不得了,与这之前莫名其妙得赢了思德诺的那种爽的感觉有过之而无不及。依蒙在憋到最后一瞬间倾泻之后,明明没怎么活动的他却也忍不住大口大口的喘起了粗气。瑟玲娜这时候才小鸟依人的样子轻轻伏在了依蒙上,一脸满足喘着,任两个人的汗水交织在一起。

    “你知道吗,其实……你把你的感押在我上并不是很折本呢!”瑟玲娜稍稍缓和了一会儿后,摸着依蒙脸上的胡茬,缓缓说道。

    依蒙随意哼哼了几声,没有表态任何事,便把头一歪,眼睛看向了一边。

    瑟玲娜一番,让自己正巧重新回到依蒙的眼前,把依蒙的一根胳膊拿来做了枕头,并让那根胳膊绕过她肩膀的手臂正巧搭载了自己丰满的Ru房上,还帮助依蒙的手指头在那团柔软上抚弄,然后一边一点点地感觉着依蒙的变化,一边柔声继续说道,“你知道吗?我现在其实并非一无所有呢!我早就知道早晚有一天他会放弃我,抛弃我,所以早早便开始准备为自己留了一条退路呢……喂,你应该绝对听说过‘暗夜玫瑰’吧?其实那就是暗地里我创办的……”

    “暗夜玫瑰”,拉伊纳地区的小有名气的除了曼坨拉镇冒险者旅馆的瑟玲娜之外的另一个由女人成立的任务中介组织,另外听说那个组织还会做一些简单的侦探、间谍类工作,虽然规模并不庞大,但是涉猎的任务圈子也是相当的广泛,在整个拉伊纳地区的中介组织中的地位排名不下前二十名。只是没想到,这个组织的创建者竟然也是瑟玲娜!若是把曼坨拉镇冒险者旅馆的瑟玲娜的组织和“暗夜玫瑰”合并的话,那绝对可以进入整个拉伊纳地区任务中介组织的前五位!眼前这个小女人竟然这么有能耐!在商业上竟然这么有眼光和统筹管理能力!依蒙不由得从心灵深处被狠狠敲了一下。

    瑟玲娜清晰的觉察到依蒙浑一颤,满意的松开了依蒙那只手,重新翻轻轻地抱住了依蒙,媚的说道,“所以说呢,你这次可真的是赚翻了呢!不但有了我这么漂亮又体贴的美女陪伴你,又有了以后生活的保障呢……”

    这种大落后连续大起的感觉,让依蒙这两天都彻底从头发丝爽到脚趾甲了。他压抑住内心的狂喜,脸上立刻绽放出怜的笑容,用有些沙哑地声音温柔地说道,“说得我好像为了你的钱才救你似的,小可恶,我可一直都不知道这些呢!可依然还不为了你差点丧命?不过说回来,你还真是我舍不得放手的小心肝呢!”说着,依蒙咬牙瞪眼得努力抬起自己的一条手臂,轻轻地捏住瑟玲娜的小鼻子不放。

    瑟玲娜应和着撒地呻吟了几声求饶,在依蒙放手后重新一脸幸福的蜷缩在依蒙的边,“我知道哦……要不我才不告诉你呢!”这样安静了好一会儿,瑟玲娜再次抬起头,“你在想什么呢?”

    “想等我体恢复了以后怎么折磨你呢!好让你说出来到底隐瞒了我多少东西!”依蒙坏笑着。

    瑟玲娜用指尖戳了一下依蒙,就又用两座山峰压住了依蒙,“那我现在就要多赚回一些本钱了,哼嗯!不能总被你这样欺负我……”

    当清晨的阳光再次打到李翼浩宿舍的窗台上,李翼浩又迎来了崭新的一天。

    李翼浩从上爬起来的时候,终于又做了习惯的老一动作:只穿着条裤子就打开宿舍门,向小院子里大声的伸展着自己的体,然后才又回去了个T恤,拿了家当去洗涮。虽然好像才刚刚几天没有做这个动作,但竟然在自己的印象里好像很长时间没这样舒舒服服地做过了一样,感觉特怀念。习惯这东西就是这样,一旦违背了,实际上只差一点却也总是感觉好像差了很多。

    李翼浩舒舒服服的洗涮完毕以后,就是该叫醒其他人的时候,李翼浩一回到宿舍就大声嚷嚷,“起啦!起啦!快他妈的起!马上要迟到了!”

    “李子……你什么时候能温柔点叫我们起啊……这老是一惊一乍的能吓出我们心脏病来……”赵孟德半梦半醒地哼哼着。

    “等你有了老婆让她温柔地叫你,我他妈的没有这种义务。”李翼浩笑着说。

    上午的时候,李翼浩和柳倩欣还是照例坐在一起听课,偶尔李翼浩会在课堂上小声给柳倩欣讲点小笑话逗逗她。但是,柳倩欣一直都没有笑。

    自从李翼浩打算铁了心追柳倩欣之后,就发现一件一直让他很郁闷的事:柳倩欣一次也没有对他笑过,或者应该说,柳倩欣很少笑,对其他人也没怎么笑过。有一点让李翼浩还算是有些欣慰,她对待李翼浩和别人有一些不同,最明显的就是偶尔和李翼浩在一起的时候脸上会有一种很羞涩的可

    李翼浩这时候却早就忘记了另一个人的存在:张德山。这个活宝,这天中午放学主动找到李翼浩,竟然硬要拉着李翼浩去食堂吃饭,还要他打卡请客,李翼浩怎么推都推不掉。李翼浩一脸难堪的看向柳倩欣,柳倩欣却在这时候没敢看他一眼就逃掉了。无奈只好从了张德山,和自己的哥们儿打了声招呼,同张德山去一起吃了个中午饭。

    午饭间,张德山先是憋了一阵子,之后终于向李翼浩伸出了一只手,搞得李翼浩莫名其妙。看着那姿势,李翼浩想了老半天才明白过来,自己也伸过去手和他握了握手。张德山握手的时候表十分投入,让李翼浩都有些浑发毛。好在时间不长,只握了两下,否则李翼浩非把早晨吃的东西吐了不可。

    握完手之后,李翼浩静静的坐着等张德山的下文,张德山又憋了好一阵子才说出一句话,“以后柳倩欣就交给兄弟你了!你可不能亏待她!”

    李翼浩赶紧用两声咳嗽掩饰住自己差点失态笑出来,不自然的堆出那种商业微笑,嘴角抽动着说,“你放心好啦!早知道是这事儿,这饭应该我请你!”

    只是,这顿饭后,李翼浩就立刻回到宿舍,一阵狂笑后,小肚子更疼了。他觉得张得山这个人实在是太经典了!他都十分想看一眼到底是什么样的爹妈能生出这种宝贝儿子来。

    依蒙第二天还是继续赶路,上的疼痛已经消减了一些,人也就更有精神了一些。雇用的四辆马车,第一辆是他和小狐狸精挤在了一起,这一路上依蒙没少好好疼这个可恶的小宝贝。只是苦了驾车的车夫,在那一阵阵此起彼伏的各种让人遐想的声音折磨下,几次忘了驱赶马,结果跑进了周围的树林。但这一路还是快了很多,仅仅傍晚的时候,一群人就已经回到了曼坨拉镇。依蒙这次回曼坨拉镇,一方面是因为他在曼坨拉镇的冒险者旅馆长期租用了三小一大的四间房作为自己佣兵团的临时据点,另一方面就是维尔的钱必须要回到曼坨拉镇才能领到。这就注定他们必须回曼坨拉镇。

    只是这样便苦了一个人,回到曼坨拉镇心最为复杂的就是瑟玲娜。瑟玲娜看着她一手经营起的店面此刻已经不再属于她所有,心中忍不住的一阵阵感伤,虽然她早便有准备会失去这一切,但真看到这种形的时候那种绪还是克制不住。她忍不住紧紧地抱住依蒙的胳膊,把脸藏在依蒙的肩膀后面,她害怕看到冒险者旅馆任何的一切。曼坨拉镇的冒险者旅馆,这个记录着她数年艰辛的地方,如今竟然变得这么陌生了……

    依蒙安慰的拍了拍瑟玲娜的抱紧自己那双微微颤抖的手,和她一起慢慢走进冒险者旅馆。至于高戈等人,则由马车车夫照料着一起走进了冒险者旅馆。高戈拒绝被搀扶,一个人走在前面;休斯则把依蒙和高戈的车夫都喊了来,几乎是被三个车夫抬进去的;拉纳则看着两个人,不知道自己应该学谁,到底怎么做,只好简单的顺从的被自己的车夫搀扶着送进冒险者旅馆。一切安置妥当以后,依蒙点出了之前开的两个金币,四个车夫在看到金币的一刹那,一起跪下去,小心的接过两枚金币。然后在他们小心地退出了依蒙的房间以后,便听到楼梯中回起一阵欢呼声。

    天色渐晚,瑟玲娜自从进到依蒙的房间后便死活都不肯出去了。依蒙无奈。

    在这个时候,瑟玲娜的从小到大一起长大的姐妹,凯琳,走了进来。她眼神中演藏不住一种哀伤,目不转睛的看着瑟玲娜。瑟玲娜几乎要哭出来,赶紧低下头看向别处。这样沉默了一段时间以后,凯林才缓缓道,“依蒙先生……维尔先生一直在等您,让您回到冒险者旅馆以后务必去见他……”

    依蒙叹了口气,和凯琳递了个眼神,示意她留下来。凯琳十分感激地行了一礼,“维尔先生现在在贵宾室等您,贵宾室在……”

    “我知道路,这里都几乎就是我家了,我先过去了。”说着,依蒙出了房间,轻轻把门关了上。

    贵宾室内,老维尔安详的坐在桌子的另一边,似乎睡着了一样。直到依蒙推门进来,才微微睁开双眼,脸上笑得那样慈祥与和蔼。

    依蒙看着维尔现在的这张脸,简直都没办法想象把眼前的这个老东西,和那天晚上丝毫没有感的拥有深不可测的姿态的可恶的老家伙挂钩。依蒙脸上难看了一下,但转瞬间也堆起了商业笑容,毕竟钱还在对方手里。

    “依蒙先生真是大出老夫预料啊!没想到这么快又见到您!您别来无恙?”老维尔的笑容中甚至都能让人感觉到他真心的关怀。

    “当然,毕竟维尔先生的佣金还没有领到,我就这么不回来了的话总感觉自己会很亏本……”依蒙也笑着,仿佛在开玩笑一样的口吻。

    “那倒是……既然依蒙先生的表现这般出乎老夫的预料,也算是为之前的一些误会的道歉……”老维尔取出一个锦袋,小心翼翼的放在桌子上,轻轻推给依蒙,“这里是四根金条,请您查收!至于多出来的部分,算是对您的歉意,希望您能过往不究,大家以后还能愉快合作。”

    依蒙呆了一下,但即刻重新笑了起来,“维尔先生真是客气了……其实您完全不需要这么破费……”说归说,依蒙还是把锦袋拿了去,他轻轻地打开锦袋,迅速清点了一遍,紧接着就深吸了一口气,脸上重新笑成了花,这次的笑容完全是发自真心的。一根金条等于一百个金币,拿眼前的酬劳就相当于是四百枚金币!

    “当然,除了表示歉意,还需要您帮一个小小的忙……”维尔接着说道。

    依蒙脸上的笑容刹那间凝固了,果然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尤其维尔这个老东西的事他预感都不会真得很简单。依蒙看着维尔的眼睛,挤出一丝笑问道,“还请您先告诉在下是什么忙好吗?”

    “您不必紧张,即便您不打算答应帮助老夫,老夫也绝对没有任何怨言!更不会反悔将多余的酬劳收回来!”维尔还是那一脸亲切的笑容,可是他越这样说,依蒙越觉得悬。维尔这老东西不可能真得这么大方,这件事恐怕是他没办法拒绝的。

    维尔见依蒙没有说什么,便接着道,“老夫希望您能以您的名义将这家冒险者旅馆收购,您看您愿意帮老夫这个忙吗?”

重要声明:小说《邪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