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梦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希米·筱 书名:邪痞
    第三十章梦彰

    面对安妮珂的愤怒,维尔丝毫不为所动,“尊敬的安妮珂公主,死亡并不可怕,但是您期待您深的海因里希将军与您反目成仇、势不两立吗?难道您期望看到他恢复了强大第一个去毁灭的是您吗?而且,虽然爬虫的血液是可耻的,爬虫的体是肮脏的,爬虫的思维是堕落的,但是,爬虫们却总能成为各个位面中都能生存的物种,他们有我族所不及的地方。他们和我族一样,一样的不懂得什么是真正的团结,种族内部经常厮杀争夺,但是他们却能顽强的生存下来,还能生存的并不比我族差多少,甚至弱小的他们还有很多时候优于我族的生活,他们的确有胜于我族的地方……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老臣才心甘愿地融入到这群爬虫之中,学习他们的生存之道……”维尔缓缓道。

    “强于我族的地方?奥其诺!别跟爬虫们一样的啰嗦!我倒要听听他们强在什么地方!”安妮珂不屑的哼了一声,目光锐利的向维尔。

    “他们有很强的适应能力,又懂得管制,合理管制与合理消耗,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很多老臣正在慢慢领悟的事。甚至可以这么说,若是他们再了解了力量本源,懂得控制与吸收力量本源,这个种族便会成为第二类凯罗一族!尊敬的安妮珂公主,您应该很清楚,若是论个体力量,我皇与他的两大将军便可以横扫整个凯罗军团!但是,为什么我族的荣耀在这个世界却被凯罗给消耗殆尽,沦落到被这个世界称作是‘魔’的地步?老臣说的狂妄了,若不是我皇的力量足够强大,依照爬虫的历史诠释,我皇早已经……”

    “没有力量?没有力量父皇即便被推下魔皇的台位我也不会可怜他半分!力量本来就是我族的标志!难道我族还要用一些爬虫们的肮脏思想当作指引吗?”

    “依帕卡迪将军他……现在的作为,在我族是被视作极为大逆不道的,但在爬虫们之间却是司空见惯的,却是很自然又很合理会发生的事……我皇也是明白与肯定了一些爬虫们的智慧,所以在海因里希将军下落不明以后,立刻开始削减依帕卡迪将军的实力……所以尊敬的安妮珂公主,请您息怒,请您冷静的处理这件事……我相信您在冷静的决定下会重新获得您所期待的那个海因里希将军,还有可能您所获得海因里希将军将是被更强大的思想镀过金的、而可以横扫整个我界协助我皇统一的更加伟大的强者!但若是您冲动了,您不止将永远失去您的人,还会平白为您及我皇增添一个强大的敌人,恐怕您还会痛苦的死在挚的怨恨中……”

    安妮珂脸上的表十分复杂,最终,她玉手一摆,又重新凭空撕开了一道裂口,准备回到她应该在的位面。这个世界她不了解,她也不想了解。她不明白,只要自己愿意,一挥手就能死上几千万的爬虫们,到底有什么可以值得父皇和父皇的智囊佛鲁茨大人都这么关注的地方?佛鲁茨大人甚至在这群爬虫中安排了数个奥其诺这种角色,融入到爬虫的世界,舍弃掉本族的荣耀听从爬虫们差遣。

    “安妮珂公主!希望您不要向任何人提及您已经找到海因里希将军的事……”维尔在安妮珂踏入裂缝的瞬间,诚恳的忠告。

    安妮珂回过头,看了一眼维尔,“虽然我不知道你们到底在做些什么,但是我不傻。他的事如果被我族知道了,依帕卡迪要杀死并控住爬虫的他的灵魂,简直和撕掉一根草叶没什么区别……你放心,我族中只有我一个人能感知到他的力量,因为他曾经在我的……我的某处安置了一个印记……”安妮珂脸上微微一红,再次回过头,表中已经失去了方才的愤怒,千百媚的浮现出一种可以让任何男人动心的哀求的神色,“奥其诺,你是从小照顾我长大的人,也是我唯一信赖的人。虽然我不懂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是我知道你不会害我,所以今天我刚刚感觉到他的力量就在第一时间只通知了你。这件事,我……不会再干涉,只希望你能把他完完整整的送回到我边……我以安妮珂的份请求你,而不是公主的份,希望你能够接受我的请求……”

    维尔看着安妮珂的面庞,温和的笑道,“公主敬请放心,老臣不会让您失望的。”

    安妮珂轻轻咬了一下下嘴唇,似乎还想说什么,但始终没有说出口,裂缝就消失了。

    费雷德里克直到安妮珂消失之后,才将自己压抑的魔力彻底收回了体。刚才所有的话,弗雷德里克一句也没认真听,这是她的习惯,她从来不会理会权贵们到底会在权力、地位以及其他任何相关事上的采取什么态度与作风做法,她只想着做好自己,而已。所以尽管她早就知道维尔是魔族的人,却没有半点兴趣追问与宣传。但安妮珂的强大,弗雷德里克还是从灵魂深处深深的体会到,甚至安妮珂已经消失在这个世界,那种强大的力量还在她的内心反复激。虽然安妮珂从进入这个空间就一直压抑和隐藏自己的实力,但仅仅泄露出来的那一丁点气息,也远远胜于弗雷德里克,甚至也胜过她的老师维尔。一直只看到力量的弗雷德里克,此刻十分清楚,自己的实力远远不足,不用说刚才的女魔头,就连自己的老师维尔那已经接触过神域的实力,她也还望尘莫及。

    弗雷德里克曾经问过维尔,人世间的等级究竟是依照什么制定的。维尔这样回答她,“依照人们所感知到的凯罗的力量拿来参照为顶级,然后细细划分出来的。”

    “那主神凯罗所展现出来的被人们认知为顶级的能力有多少级呢?”弗雷德里克小心地问道。

    “一万级吧!”维尔无奈的笑了一下。

    “那……岂不是说,主神的实力只会高于这个等级而不可能低于这个等级了吗?”弗雷德里克惊讶地问道。

    “那并不是我们现在能够理解的……”维尔叹息道,“这个世界很庞大,而那些异常存在们却比这个世界更庞大……”

    老维尔好像想到了一些往事,接着说道,“你知道吗?弗雷德里克,曾经老夫刚刚到达这个位面的时候,以为自己会成为这个世界的控者,成为这个世界的统治者。所以老夫很狂妄的想要看一下自己的领地到底有多大。老夫用自己的飞行术,配合着老夫接触过神域的力量所获得能力‘噱空之间’,认准一个方向,丝毫不偏移的直飞出去。

    “那一路,老夫飞行的惊心动魄,才知道自己的那点力量有多么的可笑。几次,老夫差点死在途中,几次,老夫想放弃自己的旅行,几次,老夫不得不改变自己的径直路线。但终于老夫还是坚持了下来,只因为,那世界的边缘的惑力对老夫来说实在是太大了,老夫只是想看一眼这个世界的边缘,已经绝对没有什么狂妄的心自己能统治这个世界。

    “但是,当老夫用了几年的时间,结局却是老夫竟然回到了出发的地方。虽然老夫的路线修改过几次,但老夫绝对确定它没有偏离直线的路线,可是这个世界却和老夫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用这种讥讽的结局告诉老夫,老夫这种小角色,根本不配看到世界的边缘!老夫狂妄的旅程,被它随意的画了一个圈让老夫重新回到了原点……你知道老夫那一刻的心吗?弗雷德里克?

    “那一刻,老夫对这个世界充满的只有畏惧!没有其他任何的感觉!

    “不管在哪个位面哪个世界,对于偌大的世界而言,我们这种存在的本质和那些被我族称作是爬虫的人类,其实没有任何区别,我们的区别,只是在那些同样是爬虫的存在面前,是一个爬虫世界中的一只小小的强悍一点的爬虫而已。至于那些异端的强者的能力,却可以轻易摧毁这个我根本无法看透的存在……这种强大,仅仅我界就有二十几位,他们之中异常强大的十三位各自成立了自己的国度,在这个位面被称作十三魔皇……”

    眼前的形,却让弗雷德里克对当时维尔的答复产生了质疑,她忍了忍,却最终还是忍不住,在一起回到“噱空之间”之前,轻声问道,“维尔老师,您以前说得我能理解一些,但是眼前的这个女人虽然我知道她隐藏了实力,但就算是她真正的实力也不可能合之前您所说的这个世界的力量相比较啊!听她的口气,她似乎在魔界也算是佼佼者,为什么这种弱小异端的存在,无边神力的凯罗神会熟视无睹而不消灭他们呢?若是凯罗神是能够毁灭轻易这个世界的,毁灭这种程度的对他有威胁的敌人不是很轻而易举吗?”

    维尔轻轻一笑,回道,“你不知道的事还很多很多,就如同老夫的无知一样。但这仅事老夫还是可以解答你的。比如,为什么老夫口中的我族那么强大却不去凯罗界找凯罗一决生死?而那么强大的凯罗却也不来我族的领地找我们较量高下?”

    弗雷德里克摇摇头。

    “因为,那些异端的强大谁都是最适应自己的位面、是最会利用自己位面力量的存在,凯罗界与我族界力量刚好相反相冲,不管谁到了对方的位面都一样的不仅实力大挫还会让自己受相冲力量其害,自保和抵抗都尚且困难,又何来的消灭?所以他们的争斗便不可能存在于这两个位面当中,只能在两种力量都趋于平衡的第三位面里开辟第三战场才能够势均力敌的相互抵抗一番……”

    维尔重新看了一眼弗雷德里克,声音有些沉重地说道,“至于你说的,你感觉不到安妮珂公主的力量,是因为凯罗在这个世界已经是赢家,为了克制我族,在他管制的整个大陆上设置了三个只针对高位我族强者们有用的力量封印,所以但凡我族高位强者来到这个位面都会实力大挫,根本没办法与他的爪牙抵抗……”

    弗雷德里克此刻才明白过来一些什么,又问道,“那……您一直说凯罗是个卑鄙无耻、背信忘义之徒,又是怎么回事呢?既然凯罗神与魔族是对立的,他又凭借他的凭借力量赢得了世界,那为什么魔族非但不认同对方的实力还要说什么信义呢?您不是一直教导我,说不管神、魔、人以及其他所有种族,对待敌人根本不可能存在任何信义吗?这样的话……不就和您所说的又矛盾了?”

    “骂主神凯罗只是我族每个成员自出生之刻起的习惯罢了,具体高位者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却不是我们这种角色能够有资格知道的……”维尔回答道。

    弗雷德里克此刻已经默默无闻,沉思着跟随维尔回到“噱空之间”,这个世界有太多她不明白的事了,所以她重新平静回来,开始继续关心自己的力量提升。在两个人都进入“噱空之间”后,那红色木门关闭的一瞬间,地面回复了它往昔的模样,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至于远处的高戈他们,此刻已经十分幸运的被马斯坦和康斯汀全部救了回来。四个人抱在一起号啕大哭,他们这次真的吓坏了,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重复的在心底反复默念那同一句话:“活着,能活着真是他妈的太好了!”

    玲和瑟玲娜远远地看着四个人,也都忍不住眼睛发红,只是此刻不便打扰到四个人,只能远远地看着他们。

    马托拉则是一脸微笑,尤其觉得自己很是幸运,依蒙这个家伙不但义气,而且还绝对不简单,潜力无限,剩下的只是需要时间来一点一点的开发,将来恐怕绝对会成为整个大陆上了不起的人物!

    至于肌男和丝莉娅,马斯坦在事态平静下来之后用自己仅剩的一点魔力过去简单治疗了一下,他们二人只是受到盗贼技能“意识冲击”的偷袭而暂时休克罢了,并没有什么危险。所以马斯坦稍微调理了一下,两个人就都幽幽的醒了过来。“意识冲击”只对完全没有防备的人十分有效,只要有了防备,效果都不会很好,就像李翼浩的世界的板儿砖彻底打击对方需要是偷偷拍的效果差不多。

    直到几个人稍稍冷静了之后,已经彻底魔力亏空的马斯坦和康斯汀两人才一同嘱咐道,“你们三个要注意!这是用了‘招魂术’和‘回复术’救活你们的,所以你们的体此刻并不稳定!一个星期之内,不准做任何修炼、剧烈运动、以及提升斗气和魔力之类的事,更不能接任务、打架!只能静静的修养!等待**与灵魂重新完全融合之后再作其他事!若是这一个星期内再出什么意外,除了主神凯罗谁也没办法救你们了!”三个人一起点头,表示绝对服从。

    丝莉娅和肌男醒过来以后,首先是警觉,但紧接着看到周围人的气氛,知道危机早已经过去,才稍稍平静下来。两个人相互看了一眼,径直走向马托拉,“马托拉先生,十分感谢你,对于你救了我们一命的恩惠,后我们二人一定竭力回报!”

    马托拉大笑道,“在下可不敢妄自托大,这次救您二位的并非在下,而是他们四个人!”马托拉直向依蒙他们。

    肌男和丝莉娅同时愣了一下,看向依蒙他们四个人,充满了疑惑和惊诧。马托拉似乎早便猜到会这样,便主动地把刚才发生的事原原本本的讲给了这两个人听。两个人听完以后,重新对视了一下,肌男恭敬道,“在救助我们的过程中你依然有不可替代的功劳,若是没有你帮我阻挡第一下攻击,现在我已经首异处了。至于他们四个人,自然我也不会亏待的!完美的肌一定会报答有恩于他的任何一个人!”

    马托拉则再次笑道,“依蒙先生,您大可不必报答我什么,若一定要说在下有所请求,便是下一次我们见面的决斗仍然和以往同样淋漓尽致吧!所以,在下会不停止在下的脚步,继续让自己攀爬力量的高峰,也邀请依蒙先生一起,做在下最有力的对手和朋友!您会答应在下的请求吧!”

    肌男脸上终于重新浮出了笑容,“就这么说定了!高尚的肌为能有你这样一个朋友和对手而无比骄傲!”气氛,终于重新活跃起来。

    维尔丢弃的马车,此刻有了它的用途。依蒙在把高戈、休斯和拉纳三个人安置在马车中之后,便在周围点起了一堆篝火。今天晚上已经不可能这么上路,还有几个小时天就要亮了,并且在场所有人都觉得,是应该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早晨再赶路的好。

    在丝莉娅清出一块空地以后,又设定了一个巨大的魔法障蔽。几个人安心地进入到障蔽内,铺上几张简单的毯子。依蒙彻体疲惫到极限,此刻刚刚躺下,鼾声便响了起来。只是,除了他以外的所有人,都被今天连续的变故冲击的精神异常兴奋,虽然也是十分疲惫,却很难睡过去。

    看着依蒙睡得那么快那么香甜,众人都有些羡慕。休斯从马车中探出了头,笑骂道,“大家都千万别在意!这家伙从来都都他妈这样,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睡觉比脱裤子还快!”

    众人都笑了一下,慢慢的就近或躺或依靠什么坐着,也都渐渐的没有了多余的声息,和这个夜晚一起沉睡过去。

    这不安分的一夜,终于就这样一分一秒开始平静的过去……

    (梦彰卷完)

重要声明:小说《邪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