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灭团之灾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希米·筱 书名:邪痞
    第二十八章灭团之灾

    “思德诺先生,我们的战场就在这里一公里为界限好吗?谁出界谁就算输,您看可以吗?”依蒙站在战场边缘,看着思德诺小心翼翼地问。

    “的确,战斗范围不能太大,要是跑回了赛隆帝国还算战场,那这场战斗就没有终结的时候了……”马托拉见依蒙开口,立刻帮腔接道。

    “哼!他们在我手里能逃回赛隆帝国?!玩笑!天大的玩笑!但一公里太小!五公里!没得商量!”思德诺似乎生怕对方在这一公里的字眼儿上使诈,盯着依蒙道。

    依蒙一脸吃惊的样子,最终忍耐了很长时间,才做出无奈而妥协的模样,颓唐道,“好……吧!”

    思德诺一脸狞笑,“老子再添点乐趣吧!给你们三个数的时间!算是老子看得起你们的奖励!我数三个数,三个数之后老子再开始狩猎!一!”

    依蒙等人相互一看,依蒙几乎要笑出来,这简直就是老天在帮助他们完成计划!依蒙率先转向远离思德诺的方向逃去,其他人也立刻紧随着依蒙,紧跟着逃去。

    “二!”思德诺看着众人逃跑的影,脸上压抑不住地浮现着满足的狞笑。

    依蒙等人的步伐更加快了些。

    “三!”思德诺刚喊出口,依蒙几乎是同时喊道,“休斯!”

    休斯一转过,两个小火球瞬发凝结,向思德诺丢出去。

    思德诺从容地迈开了步子,追向四个人,面对冲向自己的火球流露出不屑的神。刚才丝莉娅那一堆大火球砸中他,他都毫不在意,怎么回瞧得上休斯这几个小火球?于是轻松写意地挥出了一刀,将第一个火球切成两半。

    意外发生了!一道强烈的闪电顺着思德诺的长剑猛地击中了他!思德诺浑一麻,愣神的功夫被另一个火球结结实实地砸中!思德诺还没有从吃惊中恢复过来,又是两个火球飞了过来!思德诺想都没有多想,也瞬发出去自己的两个特殊火球,分别击中休斯的那两团火球。意外!再次让思德诺意外!自己的火球砸中了对方的火球之后,竟然引起了对方的前一个火球强烈爆炸!更想不到,那强烈的爆炸声音竟然像是就在自己耳边一样!耳朵刹那间什么也听不见了!强烈的爆炸声更甚至直接穿透耳膜影响到思德诺的平衡感,思德诺一时间体都稍稍有些踉跄。但思德诺强烈的意志支撑着思德诺的体,片刻让他重新把握住自己的体,战斗中只剩下感觉和视觉的他用力睁大眼睛随时防止任何人偷袭,并急速冲向了这个可恶的魔法师,为了不再发生类似意外首先需要结果了他。就在这个时候,思德诺只看到依蒙好像对休斯喊了一句什么,休斯的嘴唇动了几下,下一刻,思德诺的眼前就一片苍白,什么也看不见了。

    看到思德诺已经停下脚步,并且双眼无神的四周张望,手里的长剑还在四周胡乱挥舞,依蒙马上意识到前一轮攻击已经全部得手,立刻和拉纳两个人就紧抱起了一段粗壮的树干,掩藏住了自己的一切气息轻轻的跑向思德诺,高戈跟在树干的后面跑动着,在靠近思德诺的一瞬间,高戈猛地亮出强烈的杀气,思德诺感应到杀气,手中的长剑不偏不斜的刺向了高戈的方向。这一剑的力度之大,甚至轻易洞穿了整条粗壮的树干。依蒙则在思德诺刺中树干的同一时间和拉纳一起把树干一拧,在思德诺毫无防备之下把思德诺手中的长剑硬给拉了出来。在这种连续的意外中,思德诺已经陷入疯狂,他开始为了保护自己连续的向四周释放了无数的火球。除了依蒙,所有人都立马趴在了地上,依蒙亮开子保护住了头,硬生生的接了冲向自己的几个狠的火球,火球每击中一下依蒙都浑一颤,在这一轮火球狂轰中,依蒙最终仅仅能勉强站得住,嘴中涌出一股腥味,但他脸上已经露出了不应该有的笑容,他用尽自己最后一丝力气,喊道,“休斯!”

    休斯一翻,把一个卷轴发动了以后准确地丢向了思德诺。与那个卷轴一起飞向思德诺的,竟然还有几个诡异的火球!火球先至,生生地砸在思德诺的影上,周围都立刻尘土飞扬。思德诺似乎完全措手不及,因为根本一点杀气都没有,而且这几个火球竟然和自己的那种狠的掺合了斗气的火球一模一样!在自己狠狠地挨了几下之后,还没来得及作出什么反应,休斯丢的卷轴也敲在了自己上。魔法发动了!

    依蒙在看着思德诺咆哮的影在卷轴产生的法阵中渐渐变淡以后,浑的伤痛都被自己忘记了,兴奋的大喝了一声跳了起来。高戈、休斯和拉纳也从地上爬起,一起抱住了依蒙又喊又跳。他们都没想到,一切竟然都这么顺利!这次赌博的计划竟然这么成功!

    这是依蒙在这极短的时间内拟订出的计划。

    时间回到刚才,依蒙向大家陈述了自己短时间内想出来的对付思德诺的计谋。

    先用他们以前常用的手法,丢出的小火焰幻魔捆着一个闪电陷阱冒充火球。小火焰幻魔是一种靠岩浆维生的异界生物,本相当弱小,所以为了迷惑所有天敌,会给任何生物施加一个幻觉,让所有生物看到它的时候都只是看到一个普通的火团,以此能在岩浆上安全生存。自从休斯意外召唤出几个这种生物并降伏它们与它们签订了灵魂契约以后,他们便常常做好低等的召唤卷轴,并在卷轴上捆上拉纳制做的各类魔法陷阱,在开战的时候冒充火球术给敌人意外伤害。面对第一轮的这么一小团火焰的小火球,大部分人都会以为对方只能瞬发这么弱的小火球,所以轻蔑的一般只会用两种方式应付:第一,把火球打散,第二,轻巧的躲过去。但结局却是一剑砍上会触动闪电陷阱,但是躲过去又会被休斯锁定小火焰幻魔放的一个真正的火球将其击中保证陷阱被触发,让对方一样的躲不过去。

    接着,再次丢出一个捆着那个之前准备炸保护人用的魔法炸弹卷轴的小火焰幻魔,并在小火焰幻魔周施加了扩音魔法,在丢出去的时候同样外带一个真的火球术来糊弄对方,让对方以为还和上一轮的攻击一样。但吃过亏的人绝对不会再吃一次同样的亏,在这短时间内又不可能想得很仔细,面对这种怪异的火球,就只会立刻下意识的用远程的攻击。思德诺的远程攻击大多是火球,正好可以用来点燃炸弹卷轴,即便他不使用火球,锁定了小火焰幻魔的火球也会点燃它,这样就铁定会触发炸弹卷轴,被施展了扩音魔法的小火焰幻魔的周围有爆炸,附近所有没有防备的人的耳膜肯定会被震裂。虽然他们没有预估到耳朵是个微妙的东西,伤到耳朵内部甚至会影响到体平衡,但是仅仅失去听觉也绝对可以说是重创了对手。

    在对方失去听觉的时刻紧接着一个“强光术”,让夜晚中还剩下眼睛能看得见的思德诺暂时成了瞎子,只能凭感觉决斗。这时候,再用杀气引思德诺把长剑刺进粗壮的树干中,让思德诺手中的长剑脱手。由于他们决斗的地方就是刚才肌男和马托拉决斗的地方,地上很多砍碎的树干,其中也不乏有些一、两个人才能抱过过来的粗壮的树。在这样一番折腾都成功的况下,思德诺虽然还有一把匕首,但人是一种贪婪的生物,在这种不确定的况下,一般绝对不会用宝贝出来冒险,那会怎样?依蒙赌博的判断到,思德诺大多会用小而多的魔法来攻击。对方那种怪异的魔法,依蒙领教过以后,初步判断出很可能是混合了斗气的产物,这种猜测虽然有些匪夷所思,但谁又能知道圣域阶层的变态们能做到些什么呢?好在,依蒙观察过程中发现,思德诺似乎能混合斗气的怪异魔法的攻击,几乎魔法本的等级并不高。这说明了一个问题,思德诺能瞬发的怪异魔法,恐怕没有高等级的。那密集攻击会采用不能瞬发的魔法么?肯定不会!这里依蒙又赌博了第二次:瑟玲娜之前给他们的那些来自东方大陆的能有一定几率反弹低阶魔法的护心镜!他一个人戴上了四面,拼命提升反弹魔法的几率,然后做最后一次给思德诺的意外反击。若是赌赢了,这种险的魔法,估计思德诺自己受了以后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最终,在被自己的火球击中、没有多余的心神顾及周围的思德诺上,抛出了他们之前打算用来逃生的、传送回曼坨拉镇冒险者旅馆的传送卷轴,就算误差再大,难道还传不出去个几百公里吗?决斗的范围是多少?不可能以百公里计数的。所以方案一旦成功,这场战斗的结局就是他们获胜。

    “好计谋!好计谋!连老子都忍不住要夸奖你啦!这么短的时间里,你这个小子竟然会想出这么完善的办法,老子都喜欢上你了!你说,要不是老子喜欢你,会让给你们三个数的时间?要是老子一开始就攻击,你们有时间运作这个吗?嘶嘶嘶嘶!”思德诺在这群狂欢的人群旁边,笑着上前拍了拍依蒙的肩膀,“最让老子喜欢的,你明明这么卑鄙无耻,连自己的小妞儿都肆无忌惮的拿来利用,却还能做出这么一幅正义凛然的样子!要是你的实力只比老子弱一点老子也肯定死在你手上!嘶嘶!你和老子是一类人!所以老子真的喜欢你!说吧!给你两条路,要么做老子的徒弟,要么现在被老子用各种魔法和酷刑一点点的折磨死,你选择哪一条路?”

    依蒙等人霎那间变得一片死寂,依蒙脸色重新煞白,体内已经没有了水分,皮肤上却还是浮起了一层水光。依蒙像是被“冰冻术”冻结了一样,呆了好一阵子,才上下牙打着架问道,“咯……咯咯咯咯咯咯……”

    “哦?你问老子怎么还在这里?让小王八蛋你失望了!从马车下面走出来的时候,在你们面前的就只是个影子!老子一直潜伏在那个影子旁边!所以,你们在计划的时候,老子就走到在你们边,把你们的计划听得清清楚楚,一个字都没落下!”思德诺依然是那一脸狞笑,但笑容中莫名的多了一丝不用该存在在思德诺脸上的温和,“你该不会真的以为老子就这么听话,被别人挑拨挑拨,随随便便是个人就能挑战吧?你也未免太小瞧老子了!老子是因为喜欢你,才站在自己的影子旁边配合着演戏,演到你表现完为止!好歹让老子喜欢的人自己高兴一把,老子也高兴!但你可别都当真啊!这就让老子失望了!说吧!你选择哪条路?别忘了!之前说好的,要是你们输了就任老子处置,现在老子赢了,还给你个选择!老子今天真是都有了神的……神的……神的那俩**了!”思德诺怎么也记不起“怀”或者“襟”这两个词中的任何一个,只想到了“脯”,便随口胡说道。

    依蒙怎么会有选择?面对着眼前的况自然是认了思德诺这个老师!先留下小命儿再说以后的!他刚要弯下去认了这个老师,就听拉纳先一步冲出来道,“谁会认你这种变态当老师!我们现在又没输!有种再打一遍!”

    依蒙还没来得及阻止,拉纳膛上便“轰”的一声爆炸,他的体也飞了出去,倒在地上没了任何声息。思德诺一脸不屑,指着依蒙道,“谁要收你了?我只收这个小子!其他人我一个没打算留!少往自己脸上贴金!老子和没耐和你们废话!”

    这句话却也阻止了依蒙的念头,依蒙在拉纳飞出去的时候,恐惧和侥幸也同时飞了出去。他眼中先是充满了悲伤,之后变成了平静,转过看向思德诺,冷冷得说,“我们兄弟从来都是同生共死的,思德诺先生,谢谢您的厚,我们的决斗继续吧!今天,不是我们一起死掉就是我们一起胜利,不会有其他妥协的结果!”

    三个人一起亮好了架势,眼中剩下的,只有拚命,其他任何意念都看不到。

    思德诺看着眼前的依蒙,突然手一招,嘴唇动了一下。两道光束还没来得及让所有人看清楚,高戈和休斯就在一声爆响中也一起飞了出去。

    依蒙惨叫了一声伸出去手臂企图阻挡,但伸出去的两只手却没能够挽留住任何一个体,高戈和休斯的体像被敲碎的花朵,飘扬着血红色的花瓣一起飞了出去,无声无息的倒在了不远的地方。那距离,明明十分相近,但却又那么遥远。依蒙停在半空中的双手开始颤抖,眼泪喷涌而出,甚至连鼻水也一同流了出来。

    当他再次回过头的时候,甚至连剑都没有拔,握着拳头,就狂吼着“我**!”冲了上去。

    这种冲动,这种悲伤的冲动,这种愤怒的冲动,这种失去理智的冲动,在实力的差距上非但不会有任何的有利的发展,反而加剧了他的失败。思德诺的脸上竟然出现了一丝不忍,只是在无休止的把依蒙狠狠的一拳打远,然后问一遍依蒙做不做他的徒弟。依蒙失去理智的眼神,让思德诺清晰地感应到,他这一注押错地方了。本来,他以为依蒙只是在三个人面前打肿脸充胖子,所以迅速的解决了三个人,却没想到依蒙和这三个人的感竟然真得这么深厚。他看到依蒙无神的双眼,竟然几十年了,第一次有种心疼的感觉。几十年了!他都没有碰到任何一个能够有资格做他继承人的人!

    依蒙还在一遍遍的冲上来,思德诺一遍遍的打远。思德诺以为自己会无休止的持续下去的时候,依蒙在不知道是第多少次冲上来的靠近的那一刹那突然亮出一把短刀向思德诺刺去!

    思德诺完全措手不及,勉强躲过了要害。但是,依蒙手中的短刀怎么看都不是什么好武器,却割穿了他的黑龙皮甲,在思德诺的左手臂上划开了一道恐怖的血口!

    至于依蒙,短刀的刀柄已经深深陷入了他双手的皮之中,血,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顺着手掌往下流,两只手都为了这全力一击废掉了,手中的短刀也因为这一击崩坏了大部分。思德诺已经顾不得什么才之心,右拳下意识的凝结了厚重的斗气,狠狠的一拳打在了依蒙的下巴上。依蒙的体远远的飞了出去,落得比休斯、高戈和拉纳更远,但不同的,他的体在落地以后却还在抖动着,抽搐着……

重要声明:小说《邪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